当前位置:首页 社会主义研究
仲大军:中国外向型发展战略正在遭受重创 
作者:[仲大军] 来源:[] 2008-04-11

编者按:这是最近仲大军在博克中国研讨会上的讲话。

美国的经济泡沫再也难以支撑了

    我先给大家介绍点真实的经济情况,只有深刻地了解当前的世界经济形势,才能准确的评判我国的发展问题。星期三晚上,我到中央电视台二套《对话》节目讨论次贷危机,我算是最老的经济学者了,其他都是一些年轻的经济学家,还有美国 摩根斯坦利投资公司的斯蒂芬·罗奇。在我们的深入讨论中,大家认识到世界经济危机是非常严重的,所以今天在座的要判断清楚形势。现在不像阎雨讲的那么乐观。美国的这次危机不仅仅是次贷危机,它最根本上是严重的金融危机、生活危机、经济危机多种危机的爆发。美国这场次贷危机的影响和结果会达到什么程度? 要看事态演变。当前的世界经济有很大的泡沫,不要盲目乐观。泡沫有多大?就像中国,你刚才讲了,我们股市的市值曾经达到多少万亿,那都是泡沫,都是昙花一现的。美国的实物经济、实体经济不到20万亿美元,但是它的衍生产品达到500多万亿美元。

    上世纪从90年代,美国就有学者不断地写文章批判美国这种做法, 就不断发出美国经济要崩溃的警告。为什么这么说呢?他们的依据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些年里美国的货币量一直是高增长,而实物经济一直是低增长,这两者的矛盾发展到最后的时候必然是大堆的货币泡沫,到头来会沉重地跨下来。 自“9·11”事件以来,美国的年均经济增长速度约为3%,而广义货币的年均增长率约为7%,货币增长率大约是经济增长率的2.3倍。在此期间,中国的年均经济增长率在10%左右,货币增长率在17%左右,货币增长率大约是经济增长率的1.7倍,由此可知美国货币流动性过剩的程度应该比中国还严重。

    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以及大量繁殖的金融衍生工具,已经使美国的金融机构充满了泡沫。次贷危机只是小小的导火索。次贷危机就是一个小针尖,把大气球扎了一个眼,慢慢 地撒气了。这个气球从90年代 下半期就鼓起来了,人们如果熟知这一阶段的经济变化的话就会知道,在90年代上半期美国股市一直在3000点上下起伏波动。 大约到了1998年,美国股市大幅上涨到近9000点,泡沫经济出来了,但往下跌怎么办?美国美联储的格林斯潘就采取了货币注水政策。传统理论是一分钱要有一分货,花多少钱要有相对应的货物出来,但是在90年代后期格林斯潘彻底改变了这个理论,在他领导下的美联储就是拼命发钱,只要不通货膨胀就行。

    格林斯潘采取过渡宽松的发钱政策,堵住了98年的股市泡沫以后,2001年美国又出现了网络泡沫,然后又发钞票给堵住了。连续堵了两次,进入2007年,这场由房地产导致的泡沫又出来了。这次摆在美国面前的问题是:是否继续靠发钱来堵泡沫?从90年代到现在,美国的实物经济损失不下几万亿,但是都用发钞票的办法给掩盖住了。这个泡沫太大了,如果不让它破,就要仍然往里充气,那就是大泡沫,还要往里发钞票,亏损多少东西就要用新增钞票给补上去。这样补下去,这个气泡无限的吹下去,总有支撑不了的。现在已经到了关口,从理论界到经济界都知道,现在的世界经济就是面临向哪儿转的问题。

    那天的对话节目,斯蒂芬?罗齐分析说,我们美国是高消费、不储蓄的国家。90年代美国储蓄率平均是2%,到了2003年之后是负储蓄,2007年 的储蓄率大约是-1%,并且美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高借务国家,目前美国的全球借债大约在五六万亿美元。光是对中国的借贷就有1万亿美元,其中有大约5000亿美元 是美国国债。还有我们的贸易顺差,去年达到创记录的2700亿美元。

    从90年代后期到现在,中国对美国雷累积的贸易顺差大约是2万亿美元,就等于中国借给美国2万亿美元的债务,折合15万亿人民币。中国是高储蓄的国家, 把钱借给美国,美国花掉了,还不起债怎么办?那天我问美国学者:你们怎么还中国的钱?他不回答。其实美国办法只有一条,那就是印钞票。这样美元就不断地贬值,这样就等于我们的外汇储备不断贬值,直到等于零。

美元贬值至少使中国损失10万亿元 中国重商主义的外向型发展战略正在遭受重挫

    所以,搞清楚大的宏观环境再来盲目乐观。 目前中国的经济危机到底有多大?有谁清晰地认识到了?大家只知道我国在通货膨胀,有谁清晰地意识到这是美国滥印钞票的结果?美元贬值,使中国的损失至少10万亿元人民币。也就是说,中国以外汇储备形式积累的国民积蓄,在几年间便有大约10万亿元消失了。这种损失刚刚开始,用不了几年全体的人民就会看清楚的。

    这是对中国重商主义的外向型发展战略沉重打击!也是美国推卸国际债务的结果。美国的货币一放水,就把我们发展了十几年的 以外汇形式积蓄的国民储蓄化为乌有了。如果是这样,我们辛辛苦苦搞了一通外向型发展又有什么意义?

    大家一定要搞清楚了这样一个大的经济背景之后,再来谈广东模式。广东是什么模式?就是使用我们的廉价劳动力、廉价土地、廉价资源要素。这些年里,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一直是1000多亿美元,对欧盟连年也是1000多亿美元顺差,我们大量 地输出,挣回来外汇多得没处放,并且在不断贬值。这是什么发展模式?我们的国内资源如煤矿、河流、土地都消耗光了,到以后发展什么?我们还在盲目乐观,没有看清楚 这种发展模式隐藏的严重问题。

    我刚发了一篇题目为《警惕美国金融主义的崩溃》的文章。还附有一篇参考文章《十日之内改写资本主义》。现在的问题是已经提到重新反思资本主义的高度了。美国的金融资本主义也太发达了,发达得使他们的金融工具全是包装的假货。你们都是理论家,都是高水平的学者,不能不认识到这些问题。我们盲目的学资本主义学了30年,学到今天我们可能要小心了,别被人卖了还不知道呢,今天已经到了这个程度了。

    什么是资本主义?什么是金融资本主义?美国早已经从实物经济发展到金融经济。从上世纪80年代它就开始玩金融、玩抵押担保了。一块钱放大到一万块钱,这就是美国的资本主义。你们中国玩得起吗?中国还想步美国的后尘,还想玩。如果这个问题不搞清楚了,还谈什么这个模式、那个模式。

2002年我们就开始发出警告

     对于这个问题,中国有没有人提前清醒地看出来呢?我认为是有的。我给大家讲一段历史,2003年1月份,我们 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召开过一场中国战略发展研讨会,经济圈比较权威的学者都请到了,大家可以从我们网站上看一下会议记录。我在2002年底时写了一篇文章,《中国要避免过度 的重商主义发展战略》。我在会上提出人民币要适当升值,扭转一味创汇的外向型发展战略 ,适当提高国内资源要素的价格。这个会议是中国发展战略里程碑的会议。但是,我的声音是非常孤独的,理解我的观点的人凤毛麟角,我是孤家寡人。民间智库是如此费心尽力地为中央政府提供参考决策,但坦率的说,我们的政府根本就意识不到问题的重要性,首先是政府的学者认识不到,这是学识问题,水平问题。

    我的职业特点就是经济预见,观察家就是要你在两三年前就看到问题,但中国恰恰缺乏这样的学者。尽管我的文章明确地指出了重商主义发展战略的危险性 和巨大代价,但此文和此会并没有引起影响。

    2003年开始,外资已经发现了人民币是升值的对象,外资便开始进入中国。2003年中国外汇储备上涨了1千亿。2004年之后,外资拉开了汹涌进入中国的序幕。到了2007年,外汇储备增长更是不可遏制。我在2002年底写文章时,中国外汇储备是2800亿美元。到了2007年底,中国外汇储备上升到1.53万亿。从2003年开始,国际热钱没有给中国一点喘息的机会,几年间把中国的外汇储备打到1.53万亿美元,中国外汇储备出现了不可遏制的狂涨。这说明 了什么? 说明国际热钱在最近四五年内至少涌进中国6000亿美元。搞得人民币汇率涨也不是,不涨也不是。如果人民币升值幅度过大,这五六千亿美元的投机资金会获利后大举出逃。如果人民币升值过慢,国内便会出现不可遏制的高通胀。而这波高通胀的实质,就是外部输入型的财富掠夺。中国人民财富的一场大缩水。     

    人无远见必有近忧。回忆这件事的过程可以看出我国政府的低能,没有远见。中国的经济学者也大都是低能儿,也是没有远见的。如果中国政府适当的放弃外向型战略,早一点升值人民币,不会搞得今天如此被动,损失这样大。

西方利益集团和国内买办集团对中国政府的绑架

    (插话:仲老师您讲的非常对,但是没有人听你的。位置已经被不想听你的人霸占了,他是不可能听你的。还有就是怎么办的问题?我觉得媒体最好是指名道姓的说人,尤其是公共人物,就好象我评价一个明星一样,就是公众来评价他,这个是不算违反思德的。光说事,不说人,个体是没有压力的,他会把责任推到制度上或者集体决策上。)

    中国之所以发生这种现象,是因为整个政府管理集团已经西方化了,被西方利益控制了。当你提出任何有利于本国利益发展方向的时候,都要受到干扰。当你站在大众利益 和国家利益思考发展问题的时候,是要受到资本利益集团和权力的干扰的。非常不幸的是,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最大成果是资本集团(包括外国资本)绑架国家权力。

    怎么扭转中国这种局面呢?是有思路的。第一条是政治方面的作用,就是扭转政治参与者人员的更替和改变。没有这样一种更替,坦率说, 光靠思想舆论是没有用的。改革开放30年来的组织路线是什么?起用的是什么人?是代表资本利益、富人利益的一帮官僚群体。这个组织路线不改变,人民没有希望。

中国要抛弃陈旧的重商主义发展战略

    我要解释一下什么是重商主义?重商主义是拼命生产、拼命出口而少消费,我讲的是这样一种模式。西方的重商主义是指在16世纪以后欧洲国家的一些做法,这些国家十分节省,勒着裤腰带不消费,而是把国内产品出口到国外,换取金币积累起来。中国改革开放后的发展方法也是这样,所以重商主义是中国发展的最大问题,因为今天你换回来的已经不是重金属了,而是一堆纸币或帐面符号。这种发展方法是十分危险。 因此,当美国危机最终暴露出来之后,中国就面临着一场艰难的转型。而转型的方向就是从外向型转为内向型。

    这场转型的动力一是需要外部环境的配合,二是需要国内组织路线的配合。我刚才讲了政治路线和组织路线,用什么人是最重要的问题。改革开放之后,我们的组织路线就是启用陈良宇式的人,就是排斥有工农倾向和大众关怀的人。组织路线基本上走了一条精英道路。今天这种局面不改变,中国的道路没希望。因为这样的组织路线很难制定出为人民服务的政策方针。

    第二,还有思想理论战线要形成核心,形成新的理论和舆论焦点。刚才你们在外面开小会,我为什么让你们进来?因为我感觉你们是最有希望的一代。我希望年轻的一代要形成力量,我非常重视在座的各位,我认为你们是中国的第二梯队。你们没有极左和极右的历史包袱。像我们这些人都快老了。你们年轻这批要马上崛起,你们要在一个正确的方向崛起,来影响中国的社会和政策。我对你们寄予非常高的希望。所以不仅要把博客的论坛办下去,而且要掌握话语权,中国没有后续这批力量的起来,前浪是没有办法推倒的。后浪要想强劲有力,必须要建立在正确的基础之上。

当前中国通胀的根源来自西方的流动性过剩

    说我是悲观主义不太恰当,说现实主义也可以,实际上我是冷静主义,冷静思考问题。我们在这个进程中,实际上我们取得了很大的经济成就,这是不可抹杀的,这几年 外资的涌入和伴随的经济建设,的确是给我们国家增强了很多财富,中国人的生活水平还是有了很大提高,国民财富还是增加了不少,这是我们应当看到的。但是在 这一过程中存在很多问题,这个也应该看到。我都快60岁了,已经走出年轻时代,看问题相对来说比较客观。我要指出一个问题,在一片赞歌声中要浇点凉水,因为我看到一些隐患。 那就是西方国家主要是美国用发钞票的办法消除中国的出口和借贷压力。国际主导货币印发权掌握在人家手中,你辛辛苦苦出口多年的积蓄人家用货币贬值的方式就化解掉了。

    中国积累了这么多年,表面上看积攒了不少国民财富,但来自西方国家由流动性过剩所导致的美元贬值和通货膨胀,正在使中国遭到灭顶之灾。一年多来的通货膨胀正在使中国人的家庭财富迅速缩水,中国老百姓的个人财产正在遭受一场空前的劫掠,这次的掠夺者是谁?已不是1988年和1995年时的中国政府,而是来自外部世界,而美国就是这场恶性通胀的发源地。

    当然,我们也不能完全责怪美国,责任也在中国政府自己的身上,更在中国本身的一味重商主义的发展战略上。如果不是这种发展模式,中国的损失本来要小得多。中国的这种发展模式不仅对自己不利,对美国也产生不良影响,美国人抱怨中国不消费而拼命出口的做法,逼迫他们不断借债,不断印发钞票。美国人也有理由抱怨。在这个时候最大的问题是经济的转型,中国经济要经受转型的震荡和阵痛。

中国经济正面临着一场大转型

    目前,我国从南到北,沿海地区都出现了中小企业关门、倒闭、撤资等事情。山东青岛和广东东莞一些企业干脆逃之夭夭,债务和清偿全不管了。这是对外资的一次最大考验,前些年里,我国招商引资导致来者泥沙俱下,好的坏的骗子什么样的都有。这一次是一场大检验,对中国来说是好事,跑掉的全是那些不合格的,坑蒙拐骗的,剩下来的才是真正优秀的。中国经济正在经受一场火的考验,没有这场考验,中国经济不会再上一个台阶。

    现在中国最大的问题是不敢假设,不敢设想。温州中小企业关闭了20%,东莞关闭了几百家企业,听到这些消息才感到形势的紧迫,才感觉问题的严重性。假如美国泡沫进一步 破裂,引起全球经济衰退,导致广东2700万的外地农民工撤回去1000万,我们敢不敢这样想?中国经济如何应对?美国经济的变化对中国现有经济模式带来很大 影响。 中国的出口经济模式在很大程度上建立在美国的消费模式上面。没有美国这样一个大买家,中国搞什么外向型经济!但是,美国金融泡沫破灭,消费模式改变之后,中国该怎么办?中国13亿人能永远为美国3亿人打工吗?

    试想我们现在1.5亿农民工这种迁徙式、侯鸟式的经济模式,美国危机如果突然导致中国5000万农民工退回家中呆着,有没有这种可能?如果出现这种可能性,中国经济 和社会将会出现什么状况?我们不能不这样想,中国不能不做准备。比如说美国经济一 衰退,马上就会影响到中国的订单。

    我和胡星斗教授曾到浙江慈溪的一个企业拜访,我指着当地一片厂房对那个企业家说,这片厂房将来有可能成为一片工业垃圾。这个企业家听了感到了极大的震动,他说你这句话太对了,他隐隐约约担心的东西被我 一句话给点破了。这些年里,许多外向加工型的企业提心吊胆,定单一没有,工厂马上就停工,机器的轰鸣声马上就要消失。在我国沿海地区这样的工厂千千万万,这就是形势的严峻 性。所以中国经济现在是极其脆弱的。

    我们是否考虑到,中国经济一味吊在外向型的战车上,依靠外国的拉动力,当外国的拉动力消失的时候,我们应该怎么办?我们占用了大量耕地建设起来的厂房怎么办? 这些建筑厂房一旦弃之不用将来复耕都没有办法复耕,恢复种田都困难。中国人想过这些问题吗?从来没有反省过这种发展模式?

    我讲的是更宏观的经济发展模式。中国的发展模式如果按照这种模式是不可能持续发展下去的,我可以铁板钉钉地说,中国不回到内向型经济来,中国发展是没有希望的,中国外向型只是一个历史阶段的现象。在这个历史阶段我们获得了大量的外部资源,也有效的利用了这个外部资源,也获得了大量的外部经济所得,对我们也有利,但是这种模式存在着很大的危机,不可能持续长久 的。所以中国最重要的考虑是内向型发展,慢慢调整极度的外向依赖型发展模式,回到我们本身内向型的发展模式上来。

    这种转型对中国来说是巨大的挑战。孔子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必世而后仁”,意思是如果改变一种发展战略,必然需要一世也就是30年的时间才能实现。中国现在30年的改革 开放已经形成了一种模式,如果再改变这样一种模式可能又需要几十年,这就是中国变来变去的问题。我在考虑这种大模式怎么变?但是要把这种前景和可能性透露给大家。

对资本主义贪婪文化的批判

    我再谈一点史学和哲学层面的问题,首先我要问,罗马大帝国是怎么形成的?后来又怎么衰落的?秦朝是怎么强大的?又是怎么衰落的?美国大帝国是怎么形成的?它将来是否会衰落?我提出这些问题供大家思考。

    我们刚才讲的所有这一切都没有离开竞争,说到底就是财富的竞争、政治的竞争和国力的竞争。我们来看看这种竞争,它是否合理与科学。可以说当今主宰世界的仍然是西方古罗马式的尚力和尚利商业文明。这种文明不可避免地带有贪婪性、残酷性和残忍性,更多的竞争是依仗强势,武力,不择手段,欺骗作假 ,并且这种竞争带来的成功也很难维持长久。

    秦始皇尽管统一了六国,但他在道义上获得胜利了吗?这样一种胜利说明了什么?说明他的逻辑是对的吗?他的逻辑是按照尚功、尚力、尚利的方法来取胜的。这种方法是典型的后法家模式,它最大的特点是排斥 了人的社会性需求----仁义道德。象美国,市场化达到了什么程度?连穷人买房都要用次级贷款的市场化手段来进行。而市场真得是万能的吗?本来就买不起房,本来是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障应该做的事情,硬要交给市场。其后果就只有欺骗。欺骗之后便泡沫破灭,经济危机。

    试问:这种残酷的市场经济中国真要步其后尘吗?

    古罗马的崛起是典型的秦始皇模式,就是后法家模式,但是凡是这种过分尚功、尚力和尚利的发展模式最后没有不崩溃的。现在的世界又重新进入了当年中国战国末期的时代,当今世界是又一次历史的重演,不要认为美国现在如此强大,它就是一个胜利者。坦率的说,美国的文化不是我们传统的仁义文化,它不是社会主义,尽管它有民主政治,但资本主义的本性是贪婪的文化,霸权的的文化,这样的文化如果崛起于全球,它早晚也要崩溃的。

美国文化已经露出破绽 民主政治不过是金钱文明和霸权文明的代名词

    当年的吴王夫差不是争夺到霸主的地位了吗?越王勾践不是被吴王夫差打败了吗?但吴国的崛起也就十几年,几年之后便灰飞烟灭了。所以我认为合理的竞争是必要的,当然我不主张传统的大锅饭方式,那样人们会有惰性,发展也会非常慢。但不要一味歌颂赞扬尚利文化,效率主义,马克思主义是对贪婪资本主义的矫正。我们要清醒地看到这两种不同的发展模式。

    罗马帝国为什么消亡了?还有一个原因是奴隶制。这是因为到了后来,40%的罗马人不结婚、不生育,导致人口减少。从今天看,古罗马人在哪里?古罗马早已消失了,而大汉民族呢,到现在已繁衍成13亿人。这就是中华帝国与罗马帝国的不同。原因在于中国的亲情文化、儒家文化,而古罗马是奴隶主社会和奴隶主文化,奴隶主文化的社会最后是要堕落的和衰亡的。这种人类的堕落导致罗马人连婚都不结连孩子都不生了。而中国的文化和制度呢?

    今天的美国文明也露出破绽。这种尚力、尚利的霸权文化,是导致美国经济危机的根本原因。近些年里,美国发动了一连串的世界战争,光是伊拉克战争的军费就耗掉了2万亿美元。如此巨大的军费开支,必然要滥印钞票,让全球其他国家来替美国买单。这种罗马式的霸权文明已经走向末路。

    我建议我们的学者不光要研究经济,还要研究历史和思想文化,这样才能找到问题。西方国家尚利、尚力和贪婪的商业丛林文明,导致的结果很可能是更大的衰亡。

    我不主张你们这么偏激,争来争去的。中国儒学有一句话叫中庸,实际上孔子论语里面还有一句更重要的话:中行,就是在中间道路行走。孔子当年就找不到这样中行的人,只好与狂狷的人打交道。在座的各位要找更多志同道合的同行者。中国现在必须尽快建立起统一的力量、统一的思想、统一的阵线。
 


相关文章:
·朱云汉:后西方世界秩序重构与新时代的中国担当(上)
·张文木:中国崛起最需要的不是鸽派或鹰派,而是龙派(下)
·张文木:中国崛起最需要的不是鸽派或鹰派,而是龙派(上)
·黄树东:中国要防止“金融殖民主义”
·秋风:“回归道统”:解决中国问题的一种方法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