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谈天说地
许斌:农民为什么会惜售粮食 
作者:[许斌] 来源:[] 2007-11-16



国家发改委分析指出:农民惜售心理强是导致粮价涨幅较大的原因之一。(新民网)

似乎正是农民的惜售扭曲了供求关系、导致了粮价大涨。据发改委调查显示,主产区中籼稻亩均产量比上年增加39公斤。粮食比往年更多了,本来是没有理由导致粮价高涨的。

然而,因为农民惜售,相当一部分粮食没有供应到市场上,最终影响了供求关系、导致粮价大涨。

但是农民为什么要惜售粮食?将粮食囤在家里可不比存钱在银行有利息,反而要承担霉变、虫蚁鼠害损失,也是有一定风险的。

回答这个回题,不妨先帮农民算一笔帐。发改委根据调查出来的亩均产量与统计出来的售粮价格计算出农民亩均总产值达804.95元,这一数据是相当不准确的,因为国营粮站的基层网点基本已经不存在,因为农村已严重缺乏壮劳力,因为农民自己的运输、议价能力有限等等原因,在农民卖粮与粮库及粮食企业收购粮食之间,还存在着中间流通渠道,多数农民都不太可能直接将粮食卖给粮库或粮食企业,而是卖给了中间商。此一流通过程,约需消耗总产值的10%。也就是说,农民的实际亩均总产值不过在720元左右。另据发改委调查显示,农民种粮亩均现金成本为263.52元。相互冲抵,收入为450元。实际收入还没有这样多,因为还需要交纳费用。现在虽然取消了农业税,但费则一直在收,亩均40多块,而农资综合补贴亩均29.28元,往往还要被截留掉几块钱。以发改委数据为准,最后农民的亩均收入大约在430元左右。乘以中国农民少得可怜的人均耕地数量,人均收入实在是太有限。

以如此有限的收入维持一个人、一个家庭的生活,注定了每一位农民、每一个农民家庭都必须精打细算、锱铢必较。

惜售,便是这种精打细算的结果。惜售的目的并不是要将粮食存起来,而是为了在适当时候卖个好价钱。其实农民家庭的抗风险能力是相当脆弱的,如果不是有绝对把握能保证粮食一定会涨价,能保证他们在未来的某个时候卖出好价,是不敢轻易惜售的。

农民几乎不能不一起固执地认定粮食会大涨价,因为他们目之所及,生产、生活物质在全面涨价。即然其它生产、生活物质都全面涨价,粮食,有什么理由不涨价呢?何况他们实实在在承受着生产、生活物质全面涨价的痛苦,一些媒体甚至都不再计算一个农民家庭多少年不吃不喝的收入才能供养得起一个大学生了,而改算几个农民不吃不喝的年收入能供养得起一个高中生。农民能够用来对抗这种痛苦的,只有田里的庄稼,只有粮食。惜售,怎么不是天经地义!

但这种对抗无疑是脆弱可怜的,注定要失败。区区一点儿粮食,任是再涨价10%、20%,又能多卖得几串铜钱。听取屋门外涨声一片,那是何等惊心动魄、胆寒身颤。

然而,正是这种脆弱可怜的对抗,成了整个通胀链条中的一环,承接着上一环,同时启动下一环涨价,令得粮价上涨、其它人受害。而其它人受害的结果,是产生连锁反应、启动另外的一环又一环,于是农民,以及其它人承受的痛苦指数又进一步加深。

整个社会是一架构造极端繁复的机器,少了一个零件,诚然会影响运转,但单拆出一个零件,希望从分析这一个零件中找寻机器失灵的秘密却何其幼稚。

粮价涨,是因为农民惜售。但农民为什么要惜售呢?农民能不惜售吗?农民是粮价大涨的制造者吗?粮价高涨真能令他们受益吗?受害者是谁?还有谁?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那么多群体同时是涨价的制造者与受害者?究竟哪一些人、哪一些群体是单纯的涨价制造者与受益者?找出单纯的涨价制造者与受益者群体,就是找到了破解整个秘密的钥匙。然后,才可以考虑有没有办法在农产品价格不直接大涨的前提下帮助农民、帮助所有人摆脱痛苦,扼制通胀的源头恢复社会机器的正常运转。

这把钥匙,其实已经被我们找到了,就是垄断,就是挥霍,就是华而不实的政绩工程、重复建设,将一个国家、亿万人民绑架在了通胀的列车上、痛苦的列车上。

但这些问题,大致不会出现在农民的精打细算中。或者说每一位农民、每一个农民家庭自顾不暇,哪里还有闲心来操心家庭以外的事。

当越来越多的农民在精打细算之后发现,任是怎样辛苦的劳作也无法承载自已最卑微的梦想,他们,就只好选择“洗脚上田”了。尽管城市化是我们努力发展的方向,但这并不意味着将所有人转移到城里来,城市也无法为过多的人提供工作机会。其中一部分人,将只能依靠以最卑微的方式寻找最低贱的工作维持生活,或者就是漫无目的的游荡。

而农村,我故乡江汉平原自古为人烟稠密所在,现在,居然出现了土地抛荒现象,而且越来越严重。举目所及,大多为“389961”部队。农村的一幢两层小楼,只能卖数千块钱。租种其他人的土地,年租金降到了100元/亩。当这种情况蔓延,一旦现在的农民主体,那些已经4、50岁的农民老去,谁让田里长出庄稼?彼时超过13亿的中国人吃什么?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是屈大夫的辞,被中国人吟诵数千年了。一道深沉的目光,穿透了岁月,看过远古,看着今天。

*注释:“389961”部队是指妇女,老人和儿童。


相关文章:
·温铁军:为什么当年中国一定要“上山下乡” ?
·翟玉忠:为什么要作《世界春秋》——超越西方中心论的全球史
·蒋介石的新生活运动为什么会成为笑话?
·黄奇帆: 内循环要动真格, 非解决中国农民的“隐性穷根”不可
·毛泽连:一辈子当农民,从来不给三哥添麻烦!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