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当代资本主义
李良:从哈兰学会说到反地球暖化论 
作者:[李良] 来源:[] 2007-10-23
 缘起

 

李良在反环保势力的台前幕后一文里(见后附), 曾点名了几个反地球暖化论(Global Warming)的科技工作者, 如麻省理工学院(MIT) Richard Lindzen Carl Wunsch, 维基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Virginia) Robert Davis, 阿利桑那 (Arizona University) 大学的 Robert Balling, 阿拉巴马大学(University of Alabama) Roy Spencer , 可卖了一个关子, 故意不引伸他们的背景和详情, 且留给读者自己做一些功课. 随着时间的飞逝跟朋友们的讯问, 前天听新闻又得知南美洲的智利发生群众向政府示威, 反对在智利推行自由市场经济的事. 事关重要, 益使我觉得有为之一说的必要, 姑且在这儿尝试着用最通俗的语言, 哈兰学会(Heartland Institute) 来贯串反地球暖化论市场经济(Market Economy)这两个大题目. 我将在另一篇文字里, 再跟大家介绍一下那推动市场经济盘根错节的组织跟它们的影响, 题目未定.

 

哈兰学会和反地球暖化论

 

美国有个精英组织叫哈兰学会, 座落在伊里诺洲的芝加哥市. 之会发源于芝加哥, 原因是这机构奉在芝加哥大学教经济的米尔顿费里曼(Milton Friedman) 为精神领袖. 上述几名在不同地方执教的蛋头们, 都是哈兰学会的死忠会员, 奉费里曼为他们的宗师.

 

哈兰学会声称它自己是自由市场运动(Free-market Movement)里的先头部队(Marketing Arm), 要应用最先进的研究跟结论, 去影响国家和地方上的公共政策. 久之, 物以类聚, 就也蕴酿成为一个盘根错节的利益团体. 费里曼去年见了上帝之后, 也就成为他们日夜膜拜的神主牌. 那费里曼的主要口实, 可见于他写的 资本主义与自由(Capitalism and Freedom)一书, 认为资本主义就代表人类的自由; 自由的表像, 就是自由市场经济(Free Market Economy, 简称市场经济)的实践. 费里曼在八十年代起, 就在美国新闻杂志(Newsweek)上写专栏来贩卖他的膏药, 洗大众的脑子. 几十年来由幕后集团的暗助跟他徒子徒孙们的起哄, 于是乎市场经济就俨然成为人类的真理, 上帝的意旨.

 

哈兰学会跟地球暖化论有什么关系呢? 我们知道, 如果要落实拯救因地球暖化而引起气像变迁(Climate Change) 所加诸于人类的灾难, 就要釜底抽薪. 其中一个大动作, 就是像京都协议(Kyoto Protocol) 里所定下如二氧化碳气体等污染物排放的限制. 这种做法, 跟费里曼学派圣经里的逻辑跟意识型态都是格格不入, 甚而损及他们自身盘根错节的利益;  地球暖化论如果成立, 资本主义与自由一书就得重写, 变成资本主义与世界沉沦, 何自由之有? 所以, 他们以科学为名, 在那儿吹毛裂发, 不惜以地球暖化论的若干技术性的解释, 千方百计地来打击地球暖化论者, 甚至连非科学性的人身攻击也用上了!

 

市场经济

 

我们知道, 费里曼的市场经济哲学或意识型态, 主张人类的经济活动, 包括任何有值的产品跟劳务的产生, 都应由一个不受干涉的自由市场(Free Market)来决定和调节, 而这个所谓自由市场产品跟劳务的价格, 是由市场的自由市场议价(Free Market Price)来引导决定, 不应接受任何市场之外力量的干涉.

 

费里曼虽然在早期三十年代时参与了由凯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 经济干涉学派主导的罗斯福新政(New Deal), 可仅是昙花一现即叛出, 在二十世纪中叶跟他的兄弟档乔治史太格(George Stigler), 在芝加哥大学搞了个显赫一时的芝加哥经济学派(Chicago School of Economics). 由于这个学派提倡小政府, 去除限制, 主张各国汇率应由自由市场决定而以浮动的形式出现, 深合世界操控集团某些人的口味, 于是乎就被吹捧起来, 费里曼的自由市场经济论及其实践, 就堂而皇之地成为二十世纪中叶后人类经济活动的主流; 更由于费里曼认为造成美国三十年代经济大萧条的原因是银根抽紧, 所以二十世纪后期美国即以低利跟放宽为皋的, 引人入债. 现在的美国房产市场因泡沫化而陷于崩溃, 就是自由市场经济任由房产市场无限制扩张的恶果之一; 可你如知道内情的话, 受害者永远都是升斗小民跟穷人, 基金及财团或有账面上的损失, 最后多由政府出面灭火了事, 但政府的钱从何而来?

 

跳过费里曼自由市场经济的无上高论, 总的来说, 今日由于自由市场经济长时期地被喃无吹唱, 结果这世界整个人类的经济就被搞成了一个超大的泡泡, 几十万个亿美元价值的衍生金融证券, 随时都会垮台. 到时的影响, 美国三十年代的惨状将还是小儿科而已. 可是虽然瘦了下民, 却大大的肥了上层的世界操控集团; 一言以蔽之, 有卖家即有买家, 这个大泡泡, 不过是他们聚敛的通道而已, 被蒸发的钱, 是有个去处的.

 

费里曼一伙跟伦敦政经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里的几个风云人物如普陂(Karl Popper), 哈耶克(Friedrich Hayek) , 思想上是一致的. 后来的股市大鳄, 伦敦政经学院的毕业生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 就师事普陂, 是普陂的入室弟子. 索罗斯后来以搜刮所得为老本, 到东欧进行颠覆, 大做其本来无本的生意, 搞甚么开放社会(Open Society), 无非就是费里曼等人所谓开放市场, 就会带来自由的鬼话延伸, 极尽其偷抢拐骗之能事.

 

大观地来说, 他们所谓的开放, 就是要你的开放, 好让他们来控制; 他们所谓的自由, 就是把你麻醉了, 好由他们来奴役; 他们主张小政府的结果, 就引来了一个超巨大的, 无形的, 在幕后紧密操纵控制的无形政府.

 

自由市场经济论自身的最大矛盾, 就是自我否定. 什么是不要干涉, 要任由市场的规律来决定? 我们要问, 这所谓的市场规律, 是从那儿来的? 费里曼等人以数理统计的科学方法来障眼, 大卖其野人头, 鬼话连篇. 他们以为有那么一个市场经济的上帝, 这个上帝有它的运作规律, 芸芸凡夫俗子, 蠢蠢众生, 就不应置啄. 但事实上, 方今市场经济运作的过程, 在一切以利润挂帅之下, 有那一环一节不在人为影响之下完成? 不要干涉的结果, 就是把干涉的权利, 透过自由市场经济的诡论, 交给某一特定团体来使用得利罢了! 干涉, 根本就是产生任何市场的规律的动力; 就看谁的干涉, 怎样的干涉, 跟干涉后的结果!

 

费里曼市场经济跟世界右派的风生水起

 

从七十年代起, 费里曼一伙的说词先后严重地左右了美国尼克松(Richard Nixon)和布什 (George H.W. Bush), 英国撒切尔 (Margaret Thatcher), 和美国里根(Ronald Reagan) 等政府的施政, 直到今日, 自由市场经济论还是如日中天, 流毒万方, 遂令多少罪恶之事, 自由市场经济之名而来. 把费里曼定性为右派也不为过, 除了尼克松布什撒切尔里根等, 费里曼还被利用到处播种插秧, 向世界各国的反动右派头头们做说服工作, 充份地利用这些头头们的无知和利令智昏, 要他们都能走上市场经济的不归路. 譬如曾远赴南美的智利, 跟那发动反革命政变, 谋杀了智利民选进步总统阿兰德(Salvador Allende, 一说为自杀)的反动派皮诺切(Augusto Pinochet)交头接耳, 蛇鼠一窝, 其后智利就往市场经济的道路上倘徉; 前天智利人民在街头的反市场经济暴动, 应该是其来有自的.

 

又譬如八十年代初, 费里曼透过其代理人跟邓小平搭上了线, 在半推半就之下, 邓的所谓改革开放就染上了费里曼的颜色; 从此中国就急切地向右转, 走上了毛泽东一生都戒慎恐惧的走资加市场经济的路线, 于是一九四九年艰苦革命的一切牺牲和血泪, 就似乎都随风而逝了.

 

一九九七年东南亚金融风暴刮起, 中国政府看到势头不对, 就呕血支持香港股市, 跟当时的香港财政司司长曾荫权并肩作战, 击退索罗斯的抢劫. 可费里曼对曾荫权是很感冒的, 不时对曾荫权咒骂不已; 却对曾荫权的后任, 却任后成为外国财团大买办的的梁锦松赞赏不已. 这梁锦松正是方今说动中国政府买下黑石集团(Blackstone Group)的股份, 再回过头来说服一些人贱卖国有企业, 由黑石收购. 这种吸血鬼式的无本生意, 不外是所谓自由市场经济实践上的牛刀小试而已!

 

(良按: 梁锦松现时一跃而为黑石集团高级执行董事兼大中华区职务总管, 作为黑石集团在中国的代言人, 充分而忠实地执行了自由市场经济的口令, 是名符其实的大买办, 想这就是费里曼欣赏梁锦松的理由吧! 今天北京大学里搞经济的一伙, 如果把芝加哥费里曼自由经济学派几个字取消的话, 就要溃不成军了. 毛泽东说过北京大学池浅王八多, 他老人家真的是智慧如海.)

 

哈兰学会的地球暖化专论组

 

有了上述市场经济的基本智识之后, 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看哈兰学会, 跟它属下专门反地球暖化论哈兰地球暖化专论组(Heartland Global Warming).

 

在世人普遍地注视地球暖化和防止地球暖化声中, 哈兰地球暖化专论组却别树一帜, 地球暖化论者作全面的抗争. 属于这反地球暖化论的死忠会员, 除了上述MIT Richard Lindzen Carl Wunsch, University of Virginia Robert Davis, Arizona University Robert Balling, University of Alabama Roy Spencer , 还有许多其它美加澳纽欧等地著名的反地球暖化论份子(名单见注一), 读者们将来如果在公众媒体上看到有人假科学之名来攻击和抹黑环保运动, 尤其是有关地球暖化跟气象变迁方面的, 那八九不离十, 你都可于在这名单上找到对像.

 

这些人或为地球科学或气象科学工作者, 或为右派智库或保守政策研究机构的重要成员; 如美国企业学会(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 AEI), 泠脑子联盟(Cooler Heads Coalition, CHC), 竞争企业学会(Competitive Enterprise Institute, CEI), 政经研究中心(Political Economy Research Center) 等等, 但却齐齐汇集于哈兰学会组职之下, 岂是偶然? 这些人众口一致地反对有地球暖化这回事, 他们团结一致的基本态度, 可以哈兰学会关于地球暖化所采取的公开立场(见注二), 作为总结:

 

有些环保人士用救命的态度去阻止地球暖化, 认为安全胜于后悔; 这么个立场看起来合乎逻辑, 却止于我们作如下的想法: 即是, 立即的行动并不会让我们更安全, 却会使我们更穷; 更穷的话, 就会使我们更不安全!

 

这几乎也代表了哈兰学会之外, 所有其它反地球暖化论或反环保人士或团体的共同说词. 可大家看看, 这种立论是不是肤浅牵强而可笑的? 因为我李良也可作如是说:

 

立即行动并不会使穷人更穷, 只会使富人穷些而已; 如果地球暖化危险的存在是真理而不立即行动, 那将意味者人类的毁灭, 到时后谁穷些或富些, 又有甚么差别?

 

哈兰学会的经济来源及幕后支持者

 

哈兰学会是以推动市场经济为主, 使资本主义得以持续发展的重镇. 费里曼不但是哈兰学会的精神领袖, 费里曼的所谓自由市场经济理论, 也是他们实际行动的指引.

 

长话短说, 自由市场经济理论肆虐之下, 一切解决地球暖化的努力和地球环境保护的苦心, 都将归零. 整个人类的未来命运, 将也随之而更不可测. 可哈兰学会一切反环保跟反地球暖化论的动机, 我们可以从资助它的经济来源得知一二.

 

成立于一九八四年的哈兰学会, 名义上是个独立的研究和评论机构, 也有它自己的环保部门如 哈兰地球暖化专论组 , 可都是极具欺骗性的, 骨子里并非独立. 以财力支持它的, 都是房地产业, 烟草业, 汽车业, 跟石油工业的巨子们. 后来索性对于赞助者的名单也不公告了. 决定哈兰学会运作方向的十五名董事, 至少有九人是代表房地产, 烟草, 汽车, 跟石油等工业; 像来自房地产业的如 Planned Realty Group Robert Buford Padco Lease David Padden, 来自烟草业的如 Philip Morris Roy Marden, 来自汽车业的如 General Motor Thomas Walton, 来自石油业的如 Amoco James Johnson 等等, 而石油工业巨子ExxonMobil, 更是哈兰学会的长期主要恩客.

 

至于哈兰学会怎么样地为反环保事业打并呢? 就以烟草业为例, 作一说明:

 

烟草业的大户之一, 就是那赫赫有名的菲力摩里斯烟草公司(Philip Morris). 时在1991, 哈兰学会的董事马登(Roy E. Marden)就为菲力摩里斯出谋献策, 透过哈兰学会属下的马仔科学家, 制造科学证据以对付当时美国环境保护署(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EPA)定下香烟为致癌物的法则; 其后更是赤裸裸地提供战略与战术, 要击败美国加州州议会有关限制在公众场所吸烟的立法. 直到2006, 他们更是明目张胆地硬来, 跟美国全国烟草业联盟(National Association of Tobacco Outlets, NATO)称兄道弟, 一起为推广香烟的公众形象而努力, 作大众的说服工作, 致力阻止美国其它各州尚未限制在公众场所吸烟的立法.

 

我们不禁要问, 有了汽车工业跟石油工业在背后支撑的, 以推动自由市场经济为己任的哈兰学会, 地球暖化论还须要其它的敌人吗?

 

中国的环保事业跟市场经济

 

中国的环保问题, 诚如中国国家环境保卫局副局长潘岳于二零零五年的警告,

 

 中国的经济奇迹, 将因环境负荷的无以为继而告终! 

 

(简评美国外交咨议会伊莉萨白伊卡娜美论中国环境危难的代价一文

- 也论中国面临环境危难的代价, 李良书简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日之二)

 

中国政府方面如果不能憬然而悟, 剑及履及地去想法子解决目前中国河川, 湖泊, 海岸, 跟大气里的巨大污染问题, 那未来五十年之后, 中国人民将无可饮之水, 无可耕之地, 无可居之处, 无可呼吸之空气. 不论官私, 我们这几代人都将是残害中国大地的刽子手, 都将成为我中华民族的永远罪人!

 

自总设计师邓小平发动改革, 引进世界工厂, 学步市场经济, 改变社会属性(如不久前通过的物权法, 不外是前时哈兰学会为美国房地产业推动的 Property Law 亦步亦趋的小翻版)之后, 我们可能已走得太远一些了! 莎士比亚在哈梦雷特(Hamlet)的独白里说过:

 

身后方见之恐惧, 应使我们生前停下静思(But that the dread of something after death, Must give us pause)! ”

 

- Shakespeare Hamlet

 

现在, 我们是不是已到了应该停下静思的时候了? 处江湖之远, 则忧其国, 这也是李良能做到的事而已.

 

:

 

注一. 名单如下, 读者中是否有人跟他们共事或师事过?

 

Tim Ball (University of Winnepeg), Robert Bradley (University of Houston), Randall Cerveny (Arizona State University), John Christy (University of Alabama), Ian Clark (University of Ottawa), Chris DeFreitas (University of Auckland), Myron Ebell (Chairman, Cooler Heads Coalition), Christopher Essex (University of Western Ontario), Indur Goklany (Political Economy Research Center), Vicent Gray (Expert Reviewer,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着有温室的幻想, The Greenhouse Delusion), Kenneth Green (Resident Scholar, 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AEI)), David Legates  (George Marshall Institute), Marlo Lewis (Competitive Enterprise Institute (CEI) Senior Fellow), Bjorn Lomberg (Copenhagen Business School), Ross McKitrick (University of Guelph), Patrick Michaels (University of Virginia), Iain Murry (CEI Senior Fellow), Tim Patterson (Carleton University) .

 

注二. Heartland Institute "Instant Expert Guide: Global Warming"

 

Some environmentalists call for a "save-the-day" strategy to 'stop global warming,' saying it is better to be safe than sorry. Such a position seems logical until we stop to think: Immediate action wouldn't make us any safer, but it would surely make us poorer. And being poorer would make us less safe.

 

ily: '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 宋体">, 却大大的肥了上层的世界操控集团; 一言以蔽之, 有卖家即有买家, 这个大泡泡, 不过是他们聚敛的通道而已, 被蒸发的钱, 是有个去处的.

 

费里曼一伙跟伦敦政经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里的几个风云人物如普陂(Karl Popper), 哈耶克(Friedrich Hayek) , 思想上是一致的. 后来的股市大鳄, 伦敦政经学院的毕业生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 就师事普陂, 是普陂的入室弟子. 索罗斯后来以搜刮所得为老本, 到东欧进行颠覆, 大做其本来无本的生意, 搞甚么开放社会(Open Society), 无非就是费里曼等人所谓开放市场, 就会带来自由的鬼话延伸, 极尽其偷抢拐骗之能事.

 

大观地来说, 他们所谓的开放, 就是要你的开放, 好让他们来控制; 他们所谓的自由, 就是把你麻醉了, 好由他们来奴役; 他们主张小政府的结果, 就引来了一个超巨大的, 无形的, 在幕后紧密操纵控制的无形政府.

 

自由市场经济论自身的最大矛盾, 就是自我否定. 什么是不要干涉, 要任由市场的规律来决定? 我们要问, 这所谓的市场规律, 是从那儿来的? 费里曼等人以数理统计的科学方法来障眼, 大卖其野人头, 鬼话连篇. 他们以为有那么一个市场经济的上帝, 这个上帝有它的运作规律, 芸芸凡夫俗子, 蠢蠢众生, 就不应置啄. 但事实上, 方今市场经济运作的过程, 在一切以利润挂帅之下, 有那一环一节不在人为影响之下完成? 不要干涉的结果, 就是把干涉的权利, 透过自由市场经济的诡论, 交给某一特定团体来使用得利罢了! 干涉, 根本就是产生任何市场的规律的动力; 就看谁的干涉, 怎样的干涉, 跟干涉后的结果!

 

费里曼市场经济跟世界右派的风生水起

 

从七十年代起, 费里曼一伙的说词先后严重地左右了美国尼克松(Richard Nixon)和布什 (George H.W. Bush), 英国撒切尔 (Margaret Thatcher), 和美国里根(Ronald Reagan) 等政府的施政, 直到今日, 自由市场经济论还是如日中天, 流毒万方, 遂令多少罪恶之事, 自由市场经济之名而来. 把费里曼定性为右派也不为过, 除了尼克松布什撒切尔里根等, 费里曼还被利用到处播种插秧, 向世界各国的反动右派头头们做说服工作, 充份地利用这些头头们的无知和利令智昏, 要他们都能走上市场经济的不归路. 譬如曾远赴南美的智利, 跟那发动反革命政变, 谋杀了智利民选进步总统阿兰德(Salvador Allende, 一说为自杀)的反动派皮诺切(Augusto Pinochet)交头接耳, 蛇鼠一窝, 其后智利就往市场经济的道路上倘徉; 前天智利人民在街头的反市场经济暴动, 应该是其来有自的.

 

又譬如八十年代初, 费里曼透过其代理人跟邓小平搭上了线, 在半推半就之下, 邓的所谓改革开放就染上了费里曼的颜色; 从此中国就急切地向右转, 走上了毛泽东一生都戒慎恐惧的走资加市场经济的路线, 于是一九四九年艰苦革命的一切牺牲和血泪, 就似乎都随风而逝了.

 

一九九七年东南亚金融风暴刮起, 中国政府看到势头不对, 就呕血支持香港股市, 跟当时的香港财政司司长曾荫权并肩作战, 击退索罗斯的抢劫. 可费里曼对曾荫权是很感冒的, 不时对曾荫权咒骂不已; 却对曾荫权的后任, 却任后成为外国财团大买办的的梁锦松赞赏不已. 这梁锦松正是方今说动中国政府买下黑石集团(Blackstone Group)的股份, 再回过头来说服一些人贱卖国有企业, 由黑石收购. 这种吸血鬼式的无本生意, 不外是所谓自由市场经济实践上的牛刀小试而已!

 

(良按: 梁锦松现时一跃而为黑石集团高级执行董事兼大中华区职务总管, 作为黑石集团在中国的代言人, 充分而忠实地执行了自由市场经济的口令, 是名符其实的大买办, 想这就是费里曼欣赏梁锦松的理由吧! 今天北京大学里搞经济的一伙, 如果把芝加哥费里曼自由经济学派几个字取消的话, 就要溃不成军了. 毛泽东说过北京大学池浅王八多, 他老人家真的是智慧如海.)

 

哈兰学会的地球暖化专论组

 

有了上述市场经济的基本智识之后, 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看哈兰学会, 跟它属下专门反地球暖化论哈兰地球暖化专论组(Heartland Global Warming).

 

在世人普遍地注视地球暖化和防止地球暖化声中, 哈兰地球暖化专论组却别树一帜, 地球暖化论者作全面的抗争. 属于这反地球暖化论的死忠会员, 除了上述MIT Richard Lindzen Carl Wunsch, University of Virginia Robert Davis, Arizona University Robert Balling, University of Alabama Roy Spencer , 还有许多其它美加澳纽欧等地著名的反地球暖化论份子(名单见注一), 读者们将来如果在公众媒体上看到有人假科学之名来攻击和抹黑环保运动, 尤其是有关地球暖化跟气象变迁方面的, 那八九不离十, 你都可于在这名单上找到对像.

 

这些人或为地球科学或气象科学工作者, 或为右派智库或保守政策研究机构的重要成员; 如美国企业学会(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 AEI), 泠脑子联盟(Cooler Heads Coalition, CHC), 竞争企业学会(Competitive Enterprise Institute, CEI), 政经研究中心(Political Economy Research Center) 等等, 但却齐齐汇集于哈兰学会组职之下, 岂是偶然? 这些人众口一致地反对有地球暖化这回事, 他们团结一致的基本态度, 可以哈兰学会关于地球暖化所采取的公开立场(见注二), 作为总结:

 

有些环保人士用救命的态度去阻止地球暖化, 认为安全胜于后悔; 这么个立场看起来合乎逻辑, 却止于我们作如下的想法: 即是, 立即的行动并不会让我们更安全, 却会使我们更穷; 更穷的话, 就会使我们更不安全!

 

这几乎也代表了哈兰学会之外, 所有其它反地球暖化论或反环保人士或团体的共同说词. 可大家看看, 这种立论是不是肤浅牵强而可笑的? 因为我李良也可作如是说:

 

立即行动并不会使穷人更穷, 只会使富人穷些而已; 如果地球暖化危险的存在是真理而不立即行动, 那将意味者人类的毁灭, 到时后谁穷些或富些, 又有甚么差别?

 

哈兰学会的经济来源及幕后支持者

 

哈兰学会是以推动市场经济为主, 使资本主义得以持续发展的重镇. 费里曼不但是哈兰学会的精神领袖, 费里曼的所谓自由市场经济理论, 也是他们实际行动的指引.

 

长话短说, 自由市场经济理论肆虐之下, 一切解决地球暖化的努力和地球环境保护的苦心, 都将归零. 整个人类的未来命运, 将也随之而更不可测. 可哈兰学会一切反环保跟反地球暖化论的动机, 我们可以从资助它的经济来源得知一二.

 

成立于一九八四年的哈兰学会, 名义上是个独立的研究和评论机构, 也有它自己的环保部门如 哈兰地球暖化专论组 , 可都是极具欺骗性的, 骨子里并非独立. 以财力支持它的, 都是房地产业, 烟草业, 汽车业, 跟石油工业的巨子们. 后来索性对于赞助者的名单也不公告了. 决定哈兰学会运作方向的十五名董事, 至少有九人是代表房地产, 烟草, 汽车, 跟石油等工业; 像来自房地产业的如 Planned Realty Group Robert Buford Padco Lease David Padden, 来自烟草业的如 Philip Morris Roy Marden, 来自汽车业的如 General Motor Thomas Walton, 来自石油业的如 Amoco James Johnson 等等, 而石油工业巨子ExxonMobil, 更是哈兰学会的长期主要恩客.

 

至于哈兰学会怎么样地为反环保事业打并呢? 就以烟草业为例, 作一说明:

 

烟草业的大户之一, 就是那赫赫有名的菲力摩里斯烟草公司(Philip Morris). 时在1991, 哈兰学会的董事马登(Roy E. Marden)就为菲力摩里斯出谋献策, 透过哈兰学会属下的马仔科学家, 制造科学证据以对付当时美国环境保护署(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EPA)定下香烟为致癌物的法则; 其后更是赤裸裸地提供战略与战术, 要击败美国加州州议会有关限制在公众场所吸烟的立法. 直到2006, 他们更是明目张胆地硬来, 跟美国全国烟草业联盟(National Association of Tobacco Outlets, NATO)称兄道弟, 一起为推广香烟的公众形象而努力, 作大众的说服工作, 致力阻止美国其它各州尚未限制在公众场所吸烟的立法.

 

我们不禁要问, 有了汽车工业跟石油工业在背后支撑的, 以推动自由市场经济为己任的哈兰学会, 地球暖化论还须要其它的敌人吗?

 

中国的环保事业跟市场经济

 

中国的环保问题, 诚如中国国家环境保卫局副局长潘岳于二零零五年的警告,

 

 中国的经济奇迹, 将因环境负荷的无以为继而告终! 

 

(简评美国外交咨议会伊莉萨白伊卡娜美论中国环境危难的代价一文

- 也论中国面临环境危难的代价, 李良书简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日之二)

 

中国政府方面如果不能憬然而悟, 剑及履及地去想法子解决目前中国河川, 湖泊, 海岸, 跟大气里的巨大污染问题, 那未来五十年之后, 中国人民将无可饮之水, 无可耕之地, 无可居之处, 无可呼吸之空气. 不论官私, 我们这几代人都将是残害中国大地的刽子手, 都将成为我中华民族的永远罪人!

 

自总设计师邓小平发动改革, 引进世界工厂, 学步市场经济, 改变社会属性(如不久前通过的物权法, 不外是前时哈兰学会为美国房地产业推动的 Property Law 亦步亦趋的小翻版)之后, 我们可能已走得太远一些了! 莎士比亚在哈梦雷特(Hamlet)的独白里说过:

 

身后方见之恐惧, 应使我们生前停下静思(But that the dread of something after death, Must give us pause)! ”

 

- Shakespeare Hamlet

 

现在, 我们是不是已到了应该停下静思的时候了? 处江湖之远, 则忧其国, 这也是李良能做到的事而已.

 

:

 

注一. 名单如下, 读者中是否有人跟他们共事或师事过?

 

Tim Ball (University of Winnepeg), Robert Bradley (University of Houston), Randall Cerveny (Arizona State University), John Christy (University of Alabama), Ian Clark (University of Ottawa), Chris DeFreitas (University of Auckland), Myron Ebell (Chairman, Cooler Heads Coalition), Christopher Essex (University of Western Ontario), Indur Goklany (Political Economy Research Center), Vicent Gray (Expert Reviewer,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着有温室的幻想, The Greenhouse Delusion), Kenneth Green (Resident Scholar, 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AEI)), David Legates  (George Marshall Institute), Marlo Lewis (Competitive Enterprise Institute (CEI) Senior Fellow), Bjorn Lomberg (Copenhagen Business School), Ross McKitrick (University of Guelph), Patrick Michaels (University of Virginia), Iain Murry (CEI Senior Fellow), Tim Patterson (Carleton University) .

 

注二. Heartland Institute "Instant Expert Guide: Global Warming"

 

Some environmentalists call for a "save-the-day" strategy to 'stop global warming,' saying it is better to be safe than sorry. Such a position seems logical until we stop to think: Immediate action wouldn't make us any safer, but it would surely make us poorer. And being poorer would make us less safe.

 

ily: '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 宋体">, 却大大的肥了上层的世界操控集团; 一言以蔽之, 有卖家即有买家, 这个大泡泡, 不过是他们聚敛的通道而已, 被蒸发的钱, 是有个去处的.

 

费里曼一伙跟伦敦政经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里的几个风云人物如普陂(Karl Popper), 哈耶克(Friedrich Hayek) , 思想上是一致的. 后来的股市大鳄, 伦敦政经学院的毕业生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 就师事普陂, 是普陂的入室弟子. 索罗斯后来以搜刮所得为老本, 到东欧进行颠覆, 大做其本来无本的生意, 搞甚么开放社会(Open Society), 无非就是费里曼等人所谓开放市场, 就会带来自由的鬼话延伸, 极尽其偷抢拐骗之能事.

 

大观地来说, 他们所谓的开放, 就是要你的开放, 好让他们来控制; 他们所谓的自由, 就是把你麻醉了, 好由他们来奴役; 他们主张小政府的结果, 就引来了一个超巨大的, 无形的, 在幕后紧密操纵控制的无形政府.

 

自由市场经济论自身的最大矛盾, 就是自我否定. 什么是不要干涉, 要任由市场的规律来决定? 我们要问, 这所谓的市场规律, 是从那儿来的? 费里曼等人以数理统计的科学方法来障眼, 大卖其野人头, 鬼话连篇. 他们以为有那么一个市场经济的上帝, 这个上帝有它的运作规律, 芸芸凡夫俗子, 蠢蠢众生, 就不应置啄. 但事实上, 方今市场经济运作的过程, 在一切以利润挂帅之下, 有那一环一节不在人为影响之下完成? 不要干涉的结果, 就是把干涉的权利, 透过自由市场经济的诡论, 交给某一特定团体来使用得利罢了! 干涉, 根本就是产生任何市场的规律的动力; 就看谁的干涉, 怎样的干涉, 跟干涉后的结果!

 

费里曼市场经济跟世界右派的风生水起

 

从七十年代起, 费里曼一伙的说词先后严重地左右了美国尼克松(Richard Nixon)和布什 (George H.W. Bush), 英国撒切尔 (Margaret Thatcher), 和美国里根(Ronald Reagan) 等政府的施政, 直到今日, 自由市场经济论还是如日中天, 流毒万方, 遂令多少罪恶之事, 自由市场经济之名而来. 把费里曼定性为右派也不为过, 除了尼克松布什撒切尔里根等, 费里曼还被利用到处播种插秧, 向世界各国的反动右派头头们做说服工作, 充份地利用这些头头们的无知和利令智昏, 要他们都能走上市场经济的不归路. 譬如曾远赴南美的智利, 跟那发动反革命政变, 谋杀了智利民选进步总统阿兰德(Salvador Allende, 一说为自杀)的反动派皮诺切(Augusto Pinochet)交头接耳, 蛇鼠一窝, 其后智利就往市场经济的道路上倘徉; 前天智利人民在街头的反市场经济暴动, 应该是其来有自的.

 

又譬如八十年代初, 费里曼透过其代理人跟邓小平搭上了线, 在半推半就之下, 邓的所谓改革开放就染上了费里曼的颜色; 从此中国就急切地向右转, 走上了毛泽东一生都戒慎恐惧的走资加市场经济的路线, 于是一九四九年艰苦革命的一切牺牲和血泪, 就似乎都随风而逝了.

 

一九九七年东南亚金融风暴刮起, 中国政府看到势头不对, 就呕血支持香港股市, 跟当时的香港财政司司长曾荫权并肩作战, 击退索罗斯的抢劫. 可费里曼对曾荫权是很感冒的, 不时对曾荫权咒骂不已; 却对曾荫权的后任, 却任后成为外国财团大买办的的梁锦松赞赏不已. 这梁锦松正是方今说动中国政府买下黑石集团(Blackstone Group)的股份, 再回过头来说服一些人贱卖国有企业, 由黑石收购. 这种吸血鬼式的无本生意, 不外是所谓自由市场经济实践上的牛刀小试而已!

 

(良按: 梁锦松现时一跃而为黑石集团高级执行董事兼大中华区职务总管, 作为黑石集团在中国的代言人, 充分而忠实地执行了自由市场经济的口令, 是名符其实的大买办, 想这就是费里曼欣赏梁锦松的理由吧! 今天北京大学里搞经济的一伙, 如果把芝加哥费里曼自由经济学派几个字取消的话, 就要溃不成军了. 毛泽东说过北京大学池浅王八多, 他老人家真的是智慧如海.)

 

哈兰学会的地球暖化专论组

 

有了上述市场经济的基本智识之后, 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看哈兰学会, 跟它属下专门反地球暖化论哈兰地球暖化专论组(Heartland Global Warming).

 

在世人普遍地注视地球暖化和防止地球暖化声中, 哈兰地球暖化专论组却别树一帜, 地球暖化论者作全面的抗争. 属于这反地球暖化论的死忠会员, 除了上述MIT Richard Lindzen Carl Wunsch, University of Virginia Robert Davis, Arizona University Robert Balling, University of Alabama Roy Spencer , 还有许多其它美加澳纽欧等地著名的反地球暖化论份子(名单见注一), 读者们将来如果在公众媒体上看到有人假科学之名来攻击和抹黑环保运动, 尤其是有关地球暖化跟气象变迁方面的, 那八九不离十, 你都可于在这名单上找到对像.

 

这些人或为地球科学或气象科学工作者, 或为右派智库或保守政策研究机构的重要成员; 如美国企业学会(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 AEI), 泠脑子联盟(Cooler Heads Coalition, CHC), 竞争企业学会(Competitive Enterprise Institute, CEI), 政经研究中心(Political Economy Research Center) 等等, 但却齐齐汇集于哈兰学会组职之下, 岂是偶然? 这些人众口一致地反对有地球暖化这回事, 他们团结一致的基本态度, 可以哈兰学会关于地球暖化所采取的公开立场(见注二), 作为总结:

 

有些环保人士用救命的态度去阻止地球暖化, 认为安全胜于后悔; 这么个立场看起来合乎逻辑, 却止于我们作如下的想法: 即是, 立即的行动并不会让我们更安全, 却会使我们更穷; 更穷的话, 就会使我们更不安全!

 

这几乎也代表了哈兰学会之外, 所有其它反地球暖化论或反环保人士或团体的共同说词. 可大家看看, 这种立论是不是肤浅牵强而可笑的? 因为我李良也可作如是说:

 

立即行动并不会使穷人更穷, 只会使富人穷些而已; 如果地球暖化危险的存在是真理而不立即行动, 那将意味者人类的毁灭, 到时后谁穷些或富些, 又有甚么差别?

 

哈兰学会的经济来源及幕后支持者

 

哈兰学会是以推动市场经济为主, 使资本主义得以持续发展的重镇. 费里曼不但是哈兰学会的精神领袖, 费里曼的所谓自由市场经济理论, 也是他们实际行动的指引.

 

长话短说, 自由市场经济理论肆虐之下, 一切解决地球暖化的努力和地球环境保护的苦心, 都将归零. 整个人类的未来命运, 将也随之而更不可测. 可哈兰学会一切反环保跟反地球暖化论的动机, 我们可以从资助它的经济来源得知一二.

 

成立于一九八四年的哈兰学会, 名义上是个独立的研究和评论机构, 也有它自己的环保部门如 哈兰地球暖化专论组 , 可都是极具欺骗性的, 骨子里并非独立. 以财力支持它的, 都是房地产业, 烟草业, 汽车业, 跟石油工业的巨子们. 后来索性对于赞助者的名单也不公告了. 决定哈兰学会运作方向的十五名董事, 至少有九人是代表房地产, 烟草, 汽车, 跟石油等工业; 像来自房地产业的如 Planned Realty Group Robert Buford Padco Lease David Padden, 来自烟草业的如 Philip Morris Roy Marden, 来自汽车业的如 General Motor Thomas Walton, 来自石油业的如 Amoco James Johnson 等等, 而石油工业巨子ExxonMobil, 更是哈兰学会的长期主要恩客.

 

至于哈兰学会怎么样地为反环保事业打并呢? 就以烟草业为例, 作一说明:

 

烟草业的大户之一, 就是那赫赫有名的菲力摩里斯烟草公司(Philip Morris). 时在1991, 哈兰学会的董事马登(Roy E. Marden)就为菲力摩里斯出谋献策, 透过哈兰学会属下的马仔科学家, 制造科学证据以对付当时美国环境保护署(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EPA)定下香烟为致癌物的法则; 其后更是赤裸裸地提供战略与战术, 要击败美国加州州议会有关限制在公众场所吸烟的立法. 直到2006, 他们更是明目张胆地硬来, 跟美国全国烟草业联盟(National Association of Tobacco Outlets, NATO)称兄道弟, 一起为推广香烟的公众形象而努力, 作大众的说服工作, 致力阻止美国其它各州尚未限制在公众场所吸烟的立法.

 

我们不禁要问, 有了汽车工业跟石油工业在背后支撑的, 以推动自由市场经济为己任的哈兰学会, 地球暖化论还须要其它的敌人吗?

 

中国的环保事业跟市场经济

 

中国的环保问题, 诚如中国国家环境保卫局副局长潘岳于二零零五年的警告,

 

 中国的经济奇迹, 将因环境负荷的无以为继而告终! 

 

(简评美国外交咨议会伊莉萨白伊卡娜美论中国环境危难的代价一文

- 也论中国面临环境危难的代价, 李良书简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日之二)

 

中国政府方面如果不能憬然而悟, 剑及履及地去想法子解决目前中国河川, 湖泊, 海岸, 跟大气里的巨大污染问题, 那未来五十年之后, 中国人民将无可饮之水, 无可耕之地, 无可居之处, 无可呼吸之空气. 不论官私, 我们这几代人都将是残害中国大地的刽子手, 都将成为我中华民族的永远罪人!

 

自总设计师邓小平发动改革, 引进世界工厂, 学步市场经济, 改变社会属性(如不久前通过的物权法, 不外是前时哈兰学会为美国房地产业推动的 Property Law 亦步亦趋的小翻版)之后, 我们可能已走得太远一些了! 莎士比亚在哈梦雷特(Hamlet)的独白里说过:

 

身后方见之恐惧, 应使我们生前停下静思(But that the dread of something after death, Must give us pause)! ”

 

- Shakespeare Hamlet

 

现在, 我们是不是已到了应该停下静思的时候了? 处江湖之远, 则忧其国, 这也是李良能做到的事而已.

 

:

 

注一. 名单如下, 读者中是否有人跟他们共事或师事过?

 

Tim Ball (University of Winnepeg), Robert Bradley (University of Houston), Randall Cerveny (Arizona State University), John Christy (University of Alabama), Ian Clark (University of Ottawa), Chris DeFreitas (University of Auckland), Myron Ebell (Chairman, Cooler Heads Coalition), Christopher Essex (University of Western Ontario), Indur Goklany (Political Economy Research Center), Vicent Gray (Expert Reviewer,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着有温室的幻想, The Greenhouse Delusion), Kenneth Green (Resident Scholar, 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AEI)), David Legates  (George Marshall Institute), Marlo Lewis (Competitive Enterprise Institute (CEI) Senior Fellow), Bjorn Lomberg (Copenhagen Business School), Ross McKitrick (University of Guelph), Patrick Michaels (University of Virginia), Iain Murry (CEI Senior Fellow), Tim Patterson (Carleton University) .

 

注二. Heartland Institute "Instant Expert Guide: Global Warming"

 

Some environmentalists call for a "save-the-day" strategy to 'stop global warming,' saying it is better to be safe than sorry. Such a position seems logical until we stop to think: Immediate action wouldn't make us any safer, but it would surely make us poorer. And being poorer would make us less safe.

 

ily: '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 宋体">, 却大大的肥了上层的世界操控集团; 一言以蔽之, 有卖家即有买家, 这个大泡泡, 不过是他们聚敛的通道而已, 被蒸发的钱, 是有个去处的.

 

费里曼一伙跟伦敦政经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里的几个风云人物如普陂(Karl Popper), 哈耶克(Friedrich Hayek) , 思想上是一致的. 后来的股市大鳄, 伦敦政经学院的毕业生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 就师事普陂, 是普陂的入室弟子. 索罗斯后来以搜刮所得为老本, 到东欧进行颠覆, 大做其本来无本的生意, 搞甚么开放社会(Open Society), 无非就是费里曼等人所谓开放市场, 就会带来自由的鬼话延伸, 极尽其偷抢拐骗之能事.

 

大观地来说, 他们所谓的开放, 就是要你的开放, 好让他们来控制; 他们所谓的自由, 就是把你麻醉了, 好由他们来奴役; 他们主张小政府的结果, 就引来了一个超巨大的, 无形的, 在幕后紧密操纵控制的无形政府.

 

自由市场经济论自身的最大矛盾, 就是自我否定. 什么是不要干涉, 要任由市场的规律来决定? 我们要问, 这所谓的市场规律, 是从那儿来的? 费里曼等人以数理统计的科学方法来障眼, 大卖其野人头, 鬼话连篇. 他们以为有那么一个市场经济的上帝, 这个上帝有它的运作规律, 芸芸凡夫俗子, 蠢蠢众生, 就不应置啄. 但事实上, 方今市场经济运作的过程, 在一切以利润挂帅之下, 有那一环一节不在人为影响之下完成? 不要干涉的结果, 就是把干涉的权利, 透过自由市场经济的诡论, 交给某一特定团体来使用得利罢了! 干涉, 根本就是产生任何市场的规律的动力; 就看谁的干涉, 怎样的干涉, 跟干涉后的结果!

 

费里曼市场经济跟世界右派的风生水起

 

从七十年代起, 费里曼一伙的说词先后严重地左右了美国尼克松(Richard Nixon)和布什 (George H.W. Bush), 英国撒切尔 (Margaret Thatcher), 和美国里根(Ronald Reagan) 等政府的施政, 直到今日, 自由市场经济论还是如日中天, 流毒万方, 遂令多少罪恶之事, 自由市场经济之名而来. 把费里曼定性为右派也不为过, 除了尼克松布什撒切尔里根等, 费里曼还被利用到处播种插秧, 向世界各国的反动右派头头们做说服工作, 充份地利用这些头头们的无知和利令智昏, 要他们都能走上市场经济的不归路. 譬如曾远赴南美的智利, 跟那发动反革命政变, 谋杀了智利民选进步总统阿兰德(Salvador Allende, 一说为自杀)的反动派皮诺切(Augusto Pinochet)交头接耳, 蛇鼠一窝, 其后智利就往市场经济的道路上倘徉; 前天智利人民在街头的反市场经济暴动, 应该是其来有自的.

 

又譬如八十年代初, 费里曼透过其代理人跟邓小平搭上了线, 在半推半就之下, 邓的所谓改革开放就染上了费里曼的颜色; 从此中国就急切地向右转, 走上了毛泽东一生都戒慎恐惧的走资加市场经济的路线, 于是一九四九年艰苦革命的一切牺牲和血泪, 就似乎都随风而逝了.

 

一九九七年东南亚金融风暴刮起, 中国政府看到势头不对, 就呕血支持香港股市, 跟当时的香港财政司司长曾荫权并肩作战, 击退索罗斯的抢劫. 可费里曼对曾荫权是很感冒的, 不时对曾荫权咒骂不已; 却对曾荫权的后任, 却任后成为外国财团大买办的的梁锦松赞赏不已. 这梁锦松正是方今说动中国政府买下黑石集团(Blackstone Group)的股份, 再回过头来说服一些人贱卖国有企业, 由黑石收购. 这种吸血鬼式的无本生意, 不外是所谓自由市场经济实践上的牛刀小试而已!

 

(良按: 梁锦松现时一跃而为黑石集团高级执行董事兼大中华区职务总管, 作为黑石集团在中国的代言人, 充分而忠实地执行了自由市场经济的口令, 是名符其实的大买办, 想这就是费里曼欣赏梁锦松的理由吧! 今天北京大学里搞经济的一伙, 如果把芝加哥费里曼自由经济学派几个字取消的话, 就要溃不成军了. 毛泽东说过北京大学池浅王八多, 他老人家真的是智慧如海.)

 

哈兰学会的地球暖化专论组

 

有了上述市场经济的基本智识之后, 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看哈兰学会, 跟它属下专门反地球暖化论哈兰地球暖化专论组(Heartland Global Warming).

 

在世人普遍地注视地球暖化和防止地球暖化声中, 哈兰地球暖化专论组却别树一帜, 地球暖化论者作全面的抗争. 属于这反地球暖化论的死忠会员, 除了上述MIT Richard Lindzen Carl Wunsch, University of Virginia Robert Davis, Arizona University Robert Balling, University of Alabama Roy Spencer , 还有许多其它美加澳纽欧等地著名的反地球暖化论份子(名单见注一), 读者们将来如果在公众媒体上看到有人假科学之名来攻击和抹黑环保运动, 尤其是有关地球暖化跟气象变迁方面的, 那八九不离十, 你都可于在这名单上找到对像.

 

这些人或为地球科学或气象科学工作者, 或为右派智库或保守政策研究机构的重要成员; 如美国企业学会(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 AEI), 泠脑子联盟(Cooler Heads Coalition, CHC), 竞争企业学会(Competitive Enterprise Institute, CEI), 政经研究中心(Political Economy Research Center) 等等, 但却齐齐汇集于哈兰学会组职之下, 岂是偶然? 这些人众口一致地反对有地球暖化这回事, 他们团结一致的基本态度, 可以哈兰学会关于地球暖化所采取的公开立场(见注二), 作为总结:

 

有些环保人士用救命的态度去阻止地球暖化, 认为安全胜于后悔; 这么个立场看起来合乎逻辑, 却止于我们作如下的想法: 即是, 立即的行动并不会让我们更安全, 却会使我们更穷; 更穷的话, 就会使我们更不安全!

 

这几乎也代表了哈兰学会之外, 所有其它反地球暖化论或反环保人士或团体的共同说词. 可大家看看, 这种立论是不是肤浅牵强而可笑的? 因为我李良也可作如是说:

 

立即行动并不会使穷人更穷, 只会使富人穷些而已; 如果地球暖化危险的存在是真理而不立即行动, 那将意味者人类的毁灭, 到时后谁穷些或富些, 又有甚么差别?

 

哈兰学会的经济来源及幕后支持者

 

哈兰学会是以推动市场经济为主, 使资本主义得以持续发展的重镇. 费里曼不但是哈兰学会的精神领袖, 费里曼的所谓自由市场经济理论, 也是他们实际行动的指引.

 

长话短说, 自由市场经济理论肆虐之下, 一切解决地球暖化的努力和地球环境保护的苦心, 都将归零. 整个人类的未来命运, 将也随之而更不可测. 可哈兰学会一切反环保跟反地球暖化论的动机, 我们可以从资助它的经济来源得知一二.

 

成立于一九八四年的哈兰学会, 名义上是个独立的研究和评论机构, 也有它自己的环保部门如 哈兰地球暖化专论组 , 可都是极具欺骗性的, 骨子里并非独立. 以财力支持它的, 都是房地产业, 烟草业, 汽车业, 跟石油工业的巨子们. 后来索性对于赞助者的名单也不公告了. 决定哈兰学会运作方向的十五名董事, 至少有九人是代表房地产, 烟草, 汽车, 跟石油等工业; 像来自房地产业的如 Planned Realty Group Robert Buford Padco Lease David Padden, 来自烟草业的如 Philip Morris Roy Marden, 来自汽车业的如 General Motor Thomas Walton, 来自石油业的如 Amoco James Johnson 等等, 而石油工业巨子ExxonMobil, 更是哈兰学会的长期主要恩客.

 

至于哈兰学会怎么样地为反环保事业打并呢? 就以烟草业为例, 作一说明:

 

烟草业的大户之一, 就是那赫赫有名的菲力摩里斯烟草公司(Philip Morris). 时在1991, 哈兰学会的董事马登(Roy E. Marden)就为菲力摩里斯出谋献策, 透过哈兰学会属下的马仔科学家, 制造科学证据以对付当时美国环境保护署(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EPA)定下香烟为致癌物的法则; 其后更是赤裸裸地提供战略与战术, 要击败美国加州州议会有关限制在公众场所吸烟的立法. 直到2006, 他们更是明目张胆地硬来, 跟美国全国烟草业联盟(National Association of Tobacco Outlets, NATO)称兄道弟, 一起为推广香烟的公众形象而努力, 作大众的说服工作, 致力阻止美国其它各州尚未限制在公众场所吸烟的立法.

 

我们不禁要问, 有了汽车工业跟石油工业在背后支撑的, 以推动自由市场经济为己任的哈兰学会, 地球暖化论还须要其它的敌人吗?

 

中国的环保事业跟市场经济

 

中国的环保问题, 诚如中国国家环境保卫局副局长潘岳于二零零五年的警告,

 

 中国的经济奇迹, 将因环境负荷的无以为继而告终! 

 

(简评美国外交咨议会伊莉萨白伊卡娜美论中国环境危难的代价一文

- 也论中国面临环境危难的代价, 李良书简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日之二)

 

中国政府方面如果不能憬然而悟, 剑及履及地去想法子解决目前中国河川, 湖泊, 海岸, 跟大气里的巨大污染问题, 那未来五十年之后, 中国人民将无可饮之水, 无可耕之地, 无可居之处, 无可呼吸之空气. 不论官私, 我们这几代人都将是残害中国大地的刽子手, 都将成为我中华民族的永远罪人!

 

自总设计师邓小平发动改革, 引进世界工厂, 学步市场经济, 改变社会属性(如不久前通过的物权法, 不外是前时哈兰学会为美国房地产业推动的 Property Law 亦步亦趋的小翻版)之后, 我们可能已走得太远一些了! 莎士比亚在哈梦雷特(Hamlet)的独白里说过:

 

身后方见之恐惧, 应使我们生前停下静思(But that the dread of something after death, Must give us pause)! ”

 

- Shakespeare Hamlet

 

现在, 我们是不是已到了应该停下静思的时候了? 处江湖之远, 则忧其国, 这也是李良能做到的事而已.

 

:

 

注一. 名单如下, 读者中是否有人跟他们共事或师事过?

 

Tim Ball (University of Winnepeg), Robert Bradley (University of Houston), Randall Cerveny (Arizona State University), John Christy (University of Alabama), Ian Clark (University of Ottawa), Chris DeFreitas (University of Auckland), Myron Ebell (Chairman, Cooler Heads Coalition), Christopher Essex (University of Western Ontario), Indur Goklany (Political Economy Research Center), Vicent Gray (Expert Reviewer,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着有温室的幻想, The Greenhouse Delusion), Kenneth Green (Resident Scholar, 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AEI)), David Legates  (George Marshall Institute), Marlo Lewis (Competitive Enterprise Institute (CEI) Senior Fellow), Bjorn Lomberg (Copenhagen Business School), Ross McKitrick (University of Guelph), Patrick Michaels (University of Virginia), Iain Murry (CEI Senior Fellow), Tim Patterson (Carleton University) .

 

注二. Heartland Institute "Instant Expert Guide: Global Warming"

 

Some environmentalists call for a "save-the-day" strategy to 'stop global warming,' saying it is better to be safe than sorry. Such a position seems logical until we stop to think: Immediate action wouldn't make us any safer, but it would surely make us poorer. And being poorer would make us less safe.

 


相关文章:
·有哪些常见的逻辑谬误,应该从小学会去辨认?
·乔良将军:大国算大帐,要像美国人一样学会等待!
·李良君:钻石的存在只是证明了这个世界是何等荒谬
·中国还在以西方为尺度,印度已经学会以中国为尺度
·何自力:照搬西方经济学会害中国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