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翟玉忠:新法家的“四经五书” 
作者:[翟玉忠] 来源:[] 2005-10-05

    千百年来,儒家为了宣扬自己精心编造的历史及建立在这种伪史基础上的政治哲学体系,凑出了“四书五经”给后学。“四书”即《礼记》中的《大学》、《中庸》再加上《论语》、《孟子》二书,“五经”指《易》、《诗》、《书》、《礼》、《春秋》五部典籍;在“学而优则仕”的功利主义诱惑下,“四书五经”极大地窒息了中华民族的创造力,使中国逐步陷入了长期的腐朽和停滞之中。

新法家从来不愿意提出自己的“圣经”,因为那样的话不利于思想的自由发展,特别是在借鉴西方文明的一切优秀成果方面。问题是当我们和许多朋友交流的时候,尤其是那些已经被历史教育洗过脑的年轻朋友常常问我们,读哪些书才能真正了解没有被篡改的中国历史(如果说秦始皇焚书只是为了禁止私学,回到“学在王官”时代的话,那么孔子及其门徒按照自己的意愿灭纪废典则显得极为野蛮——因为一个失去自己辉煌历史记忆的民族只能回到停滞和愚昧中去,比如说欧洲的中世纪)?读哪些书才能了解中华文明的原生形态和中华民族不断成长的历史逻辑?

我们认为以下书目是值得推荐的,它们由《黄帝四经》和其它五部书组成,为了方便,不防称之为“四经五书”。这些典籍包括:

《黄帝四经》:作为中华第一书和黄帝晚年的最后一本书,1973年《黄帝四经》在长沙马王堆出土以前,我们只能通过零星的古籍记载和考古实物来论述中华文明“血、土地、统一”的历史逻辑。这本成书于战国时期的重要著作跨越2000年历史横空出世,不仅揭示了中华民族不断成长的奥秘,还清楚地告诉我们,西汉推崇的黄老哲学不是老庄道家的无为而治,而是以老子哲学为基础的法家治国!

为了让所有华夏子孙都能理解自己文明的核心,新法家网站已经将它的白话文版录到了网上,原文来自台湾大学哲学系陈鼓应教授著的《黄帝四经今注今译》一书,(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95年6月)。


《老子》:道生法,《老子》后来成为法家的哲学基础。但直到马王堆《老子》甲、乙两种帛书本连同《黄帝四经》和其它法家典籍一同出土,世人才知道老子后学是向两个方向发展的。一个走向老庄的遁世哲学,另一个是走向黄老治世哲学,那种将“黄老”等同于“老庄”的说法也就不攻自破了。同时,司马迁说法家著名人物申子和韩非子都归本于黄老也找到了历史依据。

法家本(帛书)老子与今本老子没有太大的不同,最显著的不同之处在于前者是德经在前,道经在后,后者是德经在后,道经在前,法家本老子章节排列与韩非子注释老子先解《德经》后喻《道经》的顺序相同;1993年湖北荆门郭店1号墓出土竹简《老子》是目前见到的最早《老子》版本,它大约成书于2300年左右,保存了既强烈不反儒,也不背法的老子思想本来面目。

《睡虎地秦墓竹简》:1975年末,湖北云梦睡虎地11号墓出土秦简1150余支,这一千多支竹简多是大秦帝国的法律。它以不可辩驳的事实告诉我们,按照秦国法律,陈胜吴广遇雨失期不会被斩且惩罚极轻——以法家为理论基础的秦法不是暴法——它是一个民族刚健的骨架,它是中华法系的魂!

《竹书纪年》:它是唯一一部没有被人按照意识形态捏造的中国上古史,很多记载与后来出土的甲骨文、金文相符合。《竹书纪年》出土于公元280年左右,由于其记录的事实巅覆了整个儒家政治哲学体系,在宋代它再次佚失。目前较好的传本是民国初年王国维先生重辑的《古本竹书纪年辑校》。

《商君书》:商鞅是法家开拓历史的人物,司马迁说他“少好刑名之学”(后人常将黄老刑名并称,《商君书·画策》也认为是黄帝开始法定“尚礼义”,使用刑罚,“内行刀锯”)。商鞅上承李悝,用成熟的法家思想将中华文明推向了黄帝以来的又一个高峰,到汉武时期华夏子孙几乎统一了整个东亚大陆。

《韩非子》:韩非子是法家理论的集大成者。正是他,在战国百家争鸣的时代从理论上捍卫了法家,直接影响了秦始皇那样伟大的政治家。


  
  

 

 


相关文章:
·翟玉忠:西方移植到中国的学术不等于中国学术(附贝淡宁评论)
·翟玉忠:六经——中华文明的顶层设计
·贾坤鹏:齐法家的建构与反思
·翟玉忠:《大学》“德本财末”思想的时代意义
·翟玉忠:《孔门理财学——孔子及其学派的经济思想》译序
大六经工程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