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当代社会主义
欧阳君山:全球化、市场化和经济安全 
作者:[欧阳君山] 来源:[] 2007-09-24

原编者按:近日拜读青年学者、“新法家代表人物”翟玉忠先生的《你所不知道的全球化》,深受启发。我十分佩服翟先生看问题所具有的独特视角,那就是他也像著名经济学家韩德强先生一样,能够中西互参,既能从西方学术的角度来看中华古老的思想,也能从中华思想的角度来观西方现代的学术。在《你所不知道的全球化》中,翟先生谈到了中华文明的普世主义,并一针见血地指出了西方全球化的明显不足和严重问题。也使我想起一年多前评论“徐工门事件”的这篇旧作,中心思想是:所谓全球化,就是以全球为舞台的各方的竞争,主体意识是非常明确的;所谓市场化,就是以市场为舞台的各方的博弈,主体意识也是非常明确的。这样讲,并不是否定全球化和市场化的分工与合作,但本质上,全球化和市场化仍然是分,而不是化;也就是说,全球化和市场化虽然意味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但你仍是你,我仍是我。在这个世界上,的确有种种的化,但绝对不应该忘记这背后仍然是“我”的地盘“我”作主!


    六七月正当盛夏,神州大地一片炎热。但有一个人比天气还热,这就是三一重工执行总裁向文波先生!


    2006年6月6日,一个听起来大顺的日子,传过来的却一声炮响!向先生在自己的博客上抛出一篇题目叫《战略产业发展的主导权是国家主权》的文章,炮轰凯雷并购徐工一案,旗帜鲜明地声言:卖什么都可以,“卖国”不行!一炮引得万方响,一桩原本要静悄悄地进行的企业收购案,一时间万众瞩目,万众讥评,沸沸扬扬,连发改委也“紧急电话”,问这问那,里长里短。这就是事件。一桩事,很多人关心,很多人议论,就成了事件。


    毛主席说,利用小说反党是一大发明。利用博客说公司事,正是向先生一大发明。打那个大顺日子以来,向先生的博客浏览量和点击数节节上升,迅速窜红,有人称其速度绝不亚于去年的“超女”和当年的“格格”。向先生也从此得了“向博客”的雅号,尽管不久他就公开承认,在博客上发言并约见记者不符合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规定。但这正是发明的意义,如果循规蹈矩,算哪门子的发明?!


    凡有事件,总是热闹,更何况是在网络江湖!向博客的“发明”引来了千嘴万舌,有鼓励的,有支持的,有大声叫好的,有质疑的,有反对的,也有厉声斥骂的,一时多少豪杰。更有响云霄先生直面向博客的炮轰,以炮对炮,以轰应轰,一问二问三问四问,大有“打倒在地,再踏一只脚”的势头。


    应该说大部分的讨论属于理性,尽管意见不同,甚至针锋相对,但都对事不对人,就事而论理。只有极个别人的言论是针对人的,称向博客不讲诚信,不负责任,谎话连篇,居心叵测。甚至有人说向博客是在借机炒作“三一重工”,特别炒作他自己,是位“忽悠大师”。


    我们觉得,在事理的探讨中,上升到人,甚至上纲上线,是不妥当的,也是不明智的。即便是人家有恶意,甚至直接就是在作恶,我们也应该尽可能地从善意出发,尽可能地不搞“有罪推定”,尽可能地以善化恶。惟有这样,我们才可能真正“道高一丈”,化戾为祥,转危为安。也惟有这样,才能够真正显明我们的理直气壮,义正辞严。真正有道理的人,真正讲道理的人,不会搞“有罪推定”,更不会动不动就上纲上线,人身攻击。


    这里面有桩事值得一提,2005年1月,8名福建平潭人在伊拉克被绑,挟持者抛出48小时时限,要求中国政府阐明对待伊拉克问题的立场,但不久后人质就得到解救。在解救过程中有个细节,这是外交部亚非司司长翟隽——曾亲赴伊拉克解救人质——后来回忆说:“以前遇到此类事件都称为绑架、劫持,我们向上级请示时也是这样写的,胡锦涛总书记在批示上改为挟持,我们感觉到解救过程要注意策略,避免使用有负面意义的词刺激挟持者”。改“劫持”为“挟持”,就属于从善意出发,以善化恶。


    平心而论,不管向博客这一次的动机究竟如何,严肃的忧国忧民也好,聪明的商业推广也罢,取巧的自我炒作也罢,乃至如何之不可告人也罢,其他种种动机也罢,但至少从向博客这一次的言论来看,这位湖南人虽然敢想敢说敢干,但他是冷静的!当然这并不是说他全部的过程中就没有一点的冲动,比如他一上阵一开炮就祭出“爱国”与“卖国”的大旗,难道就不是冲动?但总体上,向博客的表现是严肃的,是成熟的,是善良的,这在他所提出的问题上有最充分的反映。


    据我们观察,向博客在沸沸扬扬的热闹当中抛出不少问题,涉及各方各面,但归纳起来,可形成为四个具有普遍意义的重大问题:


    第一,国有企业改制的规范化问题。国企要改制,这已经没有什么疑问,但怎么改,目前仍没有一定之规,甚至相当缺乏透明度,结果都把国企改制弄成了贱卖国资,并导致民生问题和官员腐败问题。


    第二,国企改制中的经理人问题。这是个非常现实但十分棘手的问题,“徐工”改制案中就有一款:必须保持经营团队的基本稳定。事实上,还不只是基本稳定的问题,正如向博客所指出的,由于现有国企业所有者实质缺位,改制往往落于严重的MBO操控。如何积极而稳妥地解决经理人问题,可能是国企改制规范化的关键。


    第三,民营企业在国企改制中的地位问题。党和政府已经反复严正表明,要大力扶持民企的发展。在国企改制中,怎么体现这一点呢?向博客提出:民企应成为国企市场化改革的优先选择!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但现实情况是,特别是在地方,国企市场化改革的优先选择似乎都是外资外企,很多地方很多领导存在严重的崇外心理。


    第四,全球化和市场化中的经济安全问题。《战略产业发展的主导权是国家主权》一声炮响所宣示的就是这一问题,向博客明确提出: 产业的竞争力是国家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战略产业更是国家竞争力的主要支撑,是国家安全的重要保证之一,是实现国家战略的工具,是国家国际政治地位的基础。向博客后来更从更广泛的意义上旗帜鲜明地表示:经济有国界,企业和企业家更有国界,企业的行为是服务和服从于国家利益的,是受政府管制的,认为企业行为是一种纯经济行为的认识是政治上的糊涂和幼稚!


    经济安全问题是向博客这一次隆重推出的一个问题,这是最具理论意义的一个问题,同时也是最有现实意义的一个问题。在当今中国,这更是一个不得不辩而且不得不辩明的严重问题!水皮先生称向博客是位典型的湖南人,湖南人一向敢为天下先,向博客以凯雷并购“徐工”一案为契机并不惜以“一大发明”向国人郑重抛出此一问题,应该说功德不少!


    在谈及向博客及凯雷并购“徐工”一案时,如今有一个说法,叫“徐工门事件”,一“门”字好!平添意境。我们要从此“门”通向何方呢?不是向博客的什么动机,也不是凯雷并购“徐工”一案的什么内幕,“门”的意义已经不在“徐工门”,我们的当务之急是,从理论上真正辩明市场化中的经济安全问题,特别是从理论上真正肃清全球化下的经济安全问题!只有理论上清醒,才会有实践中的清醒;只有理论上坚定,才能有实践中的坚定!


    一说起经济安全问题,很多人会不以为然,经济还有安全?现如今不就是要“化”——全球化和市场化_——吗?当今时代,全球化席卷天下,市场化势不可挡,两化珠联璧合,正是谓: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谁还能在这之中做一座孤岛呢?


    的确,无论是全球化,还是市场化,都存在一个共同的强大趋势,这就是把人类融合一体,把世界融汇一体,谈什么安全呢?从理论上讲,全球化加市场化的最高境界是天下一家亲,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我合一,一切不安全的想法都显得多余,甚至包括国际安全在内,更遑论什么经济安全。


    不幸的是,天下一家亲只是全球化和市场化的理想境界。在现实上,全球化是主体意识推动的,市场化也是主体意识推动的,人类现实的全球化和市场化并不是自然而然的。《共产党宣言》写道:“资产阶级,由于一切生产工具的迅速改进,由于交通的极其便利,把一切民族甚至最野蛮的民族都卷到文明中来了。它的商品的低廉价格,是它用来摧毁一切万里长城、征服野蛮人最顽强的仇外心理的重炮。它迫使一切民族——如果它们不想灭亡的话——采用资产阶级的生产方式;它迫使他们在自己那里推行所谓的文明制度,即变成资产者,一句话,他按照自己的面貌为自己创造出一个世界。”(《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255页》)这句话已说过快二百年了,但在今天仍然适用,全球化和市场化,其实就是“资产阶级”按照自己的面貌为自己创造出一个世界,并不是全球自动在化,也不是市场自动在化,主体或自我在这里的存在是再明白不过的!


    我们平常谈论全球化和市场化时,更多的是谈论“化”,而没有想到这里面主体的存在:是谁在化呢?是谁的化呢?事实上,所谓全球化,就是以全球为舞台的各方的竞争,主体意识是非常明确的;所谓市场化,就是以市场为舞台的各方的博弈,主体意识也是非常明确的。这样讲,并不是否定全球化和市场化的分工与合作,但本质上,全球化和市场化仍然是分,而不是化;也就是说,全球化和市场化虽然意味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但你仍是你,我仍是我。


    不幸的是,无论是在学界,还是在业界,都有不少的人在全球化和市场化的问题上迷糊,只看到这两化美好的一面,而没有看到这两化本质的一面。于是就盲目崇拜全球化和迷信市场化,无条件地跃身全球化和市场化,压根不知自己几斤几两了,主体与自我意识完全泯灭。殊不知,全球化和市场化本质上是一个舞台更大的竞技场,盲目地迎化而上,甚至为化而化,那无异于把孩子塞到老虎的牙里。


    我们有一个说法,那就是:不论何时何地,一万年前也好,一万年后也罢;天南也好,海北也罢;爱也好,恨也罢,人与人的基本关系都是“注目礼争夺战”!用经济学的话讲,就是博弈;用政治学的话讲,就是斗争。注目礼争夺战与日月争光,与天地齐寿,认识不到这一点,就是幼稚,就是糊涂。事实上,真正的市场化正是强烈的主体与自我意识推动的,没有自我意识,根本不可能有市场化。事实上,在这个世界上,任何问题都不应该忘记“我”!(有关详细论证,可参阅《天下事——中华文明的经济学证明》)。


    毛主席当年说过,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我们近似可以说,以主体意识参与全球化,则全球化好,则全球化存;以自我意识参与市场化,则市场化好,则市场化存;没有主体意识,没有自我意识,则全球化和市场化就是“一场游戏一场梦”,而且是一场恶梦。当今世界为什么存在一股反对全球化和市场化的强大势力?一者因为参透了全球化和市场化的本质,有自知之明而自觉抵制,一者因为经历了全球化和市场化的迷梦,如今正梦醒时分。


    这就是经济安全的理论源头,所谓经济安全,本质上是指全球化和市场化中的主体与自我意识,全球化和市场化是为“我”服务的。具体地说,经济安全反映了一个国家在市场化中的自我发展意识和全球化下的主体保护意识。一个国家有没有经济上和产业上的安全意识,反映着一个国家的成熟程度,越是市场化程度高的国家,越是全球化程度高的国家,其经济安全意识应该越明确!向博客开炮宣示:“中国不可能进口一个现代化,更不可能靠别人来帮我们实现强国梦,中国的强国梦只能由中国人自己来实现!”壮哉斯炮!但愿此一声炮响能给国人送来全球化与市场化的真谛!


    我们究竟从“徐工门”通向何方呢?虚已经务了,那就务实,从此门直通美国吧,这是个市场化历史非常悠久也十分成熟的国家,更是当今全球化的火车头,全球化在相当大程度上就是美国化,美国有没有经济安全的意识呢?不要翻看老美曾经弱小时候的老黄历,就看看不久前发生的一些事吧!


    2005年11月29日,美国彭博通讯社报道了一条经济新闻:“迪拜港口世界公司今日宣布,英国铁行轮船集团已经同意接受其68亿美元的收购提议。”业内人士最初一片叫好,认为这是一笔多赢的交易:迪拜港口世界公司可以借此立足美国,英国铁行获得了超出市价的巨额利润,美国则可用迪拜来的资金扩大港口建设。


    一切都在顺利地进行,2006年2月10日,经过三个月的竞标,最大的障碍被扫除——新加坡国有港务公司PSA国际宣布退出竞标。但两天后风向大变,一直被视为纯粹经济行为的收购案迅速上升为系关国家安全的政治问题,美联社当天一篇报道突然提出一个事实:收购国迪拜与“9.11”劫机犯有过联系。舆论一下哗然,各方激烈交锋,尽管布什总统最后也出面辩护,但收购案还是被延迟,以至最终搁浅。


    这就是美国!在全球化和市场化上用心最多,发力最大,但自我意识极其明确,安全意识尤其强烈,甚至不惜为安全问题上纲上线,动不动就把经济问题政治化。有人可能会说迪拜收购美国港运一案的确事涉敏感,特别是与“9.11事件”牵连,美国人当然不会大意,就是有一些过敏,也是可以理解的。那就再看一桩更纯的美国案吧,这就是中海油败购优尼科!


    2005年初,美国石油公司优尼科挂牌出售。中海油有意对优尼科进行收购,3月提交了“无约束力报价”。 4月,美国第二大石油公司雪佛龙宣布以160亿美元加股票的形式收购优尼科。6月10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批准雪佛龙的收购计划。7月20日,优尼科董事会决定接受雪佛龙公司加价之后的报价,并推荐给股东大会。据悉,由于雪佛龙提高报价,优尼科维持原推荐不变。中海油对此深表遗憾,但认为自己185亿美元的全现金报价仍具竞争力,优于雪佛龙现金加股票的出价。中海油表示:为维护股东利益,公司无意提高原报价。8月2日,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宣布已撤回其对优尼科公司的收购要约。此时,中海油报价仍超出雪佛龙公司竞价约10亿美元。


    事实上,中海油的败购早已经是“秃头上的虱子——明摆着”!中海油竞购优尼科经由媒体高度曝光后,引发了美国公众的强烈情绪和国会的普遍担心,众议院甚至通过了398∶15的压倒性反对票。


    有人可能要说:这是能源问题,美国人当然敏感!如果这样讲,美国人看见蚊子都必须拉出“爱国者”导弹。不得不提的是,优尼科不过是一个小石油公司,既不在全球挂牌上市的前40强石油公司的行列,总资产也仅有80亿美元,而且它已被证实的能源储备大多数分布在亚洲。退一万步讲,即便是优尼科出售给中海油,如果说对美国能源安全的确有影响,也微乎其微。


    美国人的经济安全意识真可谓忧心忡忡!在联想宣布收购IBM个人电脑和笔记本业务后,美国对外投资委员会决定进行安全问题审议,担心具有中国政府背景的联想集团有可能被用作“工业间谍”。经过长达六周的审议,对外投资委员会才为这一笔交易签了个押。


    这就是美国——一个市场化的样榜国家,一个全球化的领袖国家,一个在经济安全上高度敏感的国家!我们这样说,并没有讥讽的意思,恰恰相反,这是在称道美国的成熟,它在市场化上是成熟的,在全球化中更是成熟的,美国有着坚定的主体意识——“我”!


    咱们中国呢?
 


相关文章:
·翟玉忠:全球化时代中华大道必将流行
·戴锦华:文化全球化约等于美国化
·刘迎胜:蒙古西征拉开人类全球化的序幕
·贾根良 :不对称全球化——历史、理论与当代中国
·宿凯:刘歆益谈“烹饪、季节与阶级——史前食物全球化的图景”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