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当代社会主义
郎咸平:中国经济问题在哪 调控须跳出经济之外 
作者:[新法家] 来源:[] 2007-08-28

2007年08月26日 09:34:43  来源:中国经营报  
 
 

    8月23日,郎咸平教授再次浮出水面,走上中国经济前台,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畅谈中国经济重磅话题及未来改革路径。本期对话,让我们走近这个低调了许久却依然故我的“郎旋风”。

    “虚拟资金”推高房地产泡沫

    100多个公章的积累造成了非常大的寻租空间,拉升了建房成本。

    “虚拟资金”进入股市,股市就有泡沫,进入楼市,楼市又有泡沫。

    流动性过剩可以透过宏观调控而受到控制,但是“虚拟资金”刚好相反,越是宏观调控,就越打击投资意愿,就挤压出更多的“虚拟资金”。

    《中国经营报》:最近中国经济出现房地产泡沫,股市泡沫,大学生就业难,及农产品价格上升的问题。你如何看待?

    郎咸平:中国29年的改革开放,其目的是推行市场化。但是中国的多项改革走到今天,基本上都是供给面市场化严重不足,而需求面市场化严重过度。我以老百姓最关切的房改、医改和教改为例。

    所谓“楼市的供给面市场化不足”是指楼市供给面基本上操纵在地方政府的手中,因此市场化不足。房地产三大特征:一、两大核心资源——土地开发权以及银行信贷权。 这两个权力基本上掌握在地方政府的手上,因此政府官员就有“寻租”的可能。二、地产市场的长流程管理。就是从立项到最后的销售起码有100多个环节,这里面每一个环节都需要政府盖公章,这100多个公章的积累造成了非常大的寻租空间,拉升了成本。三、在所谓的公开竞价之下,土地价格飞涨,这样就加大了构建成本。这三项因素造成土地成本大幅上升。

    但是,这么贵的房屋,为什么有人会去买?那就要从我们的地产需求面来看,到底是什么样的资金在购买房地产。第一,因为中国投资的环境恶化,使得民营企业家应该投资而不投资的钱大量积累。按照我的研究结果显示,我们民营企业家的投资意愿不到先进国家的20%,而80%的闲置资金去了哪里?第二,腐败所形成的大笔贪污受贿款到底去了哪里?它不会凭空消失。第三是国际热钱。第四是老百姓的储蓄款。这四笔资金汇集成了全世界绝无仅有的“虚拟资金”。

    我的研究结果显示,地方投资环境的恶化所形成的第一笔资金和腐败所形成的第二笔资金是构成虚拟资金的主要部分。“虚拟资金”进入股市,股市就有泡沫,进入楼市,楼市又有泡沫。这股“虚拟资金”的出现造成了地产需求面市场化“过度”,因此两股扭曲的市场化现象纠结在一起使得房价居高不下,老百姓再也买不起房了。

    至于其他领域的改革,例如医改供给面的问题也是市场化不足,因为很多地区的民营医院和地方政府挂钩垄断市场,如果允许民营医院随意定价,那又是需求面市场化过度而形成垄断定价,两个扭曲的市场化纠结在一起,老百姓又看不起病了。

    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教改领域。中国的绝大多数大学控制在政府手中并列入财政预算,因此大学供给面是政府垄断,因而市场化不足,一旦允许大学随意提高收费,又是需求面市场化太过形成垄断定价,贫民子弟再也读不起书了。

    《中国经营报》:如何监管调控进入房地产市场中的“虚拟资金”呢?

    郎咸平:“虚拟资金”基本上是不可监管、不可预测和不可控制,也就是来无踪,去无影。我今年四月份左右去成都演讲。成都市相关部门告诉我成都市当时的房价是五六千元人民币每平方米。我就问:你们预估一下外来资金购屋的比例是多少?当时相关部门的回答是:大概50%吧。五月份左右,我又去了重庆市演讲,重庆市当时的房价只有2900多元人民币每平方米, 而外来资金购屋比例只有10%。我在演讲中指出重庆市的房价当前没有泡沫。可是,在演讲的最后,我提醒听众的是:现在虽然是没有泡沫,但是只要“虚拟资金”一进入重庆房地产市场,房价将会立刻产生泡沫。话音未落,言犹在耳,重庆市最近提出一个有关城乡统筹的特区概念,这个特区概念一出来,大量“虚拟资金”立刻涌入,一个月之内房价几乎上升了10%。

    因此,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供给面疲弱是因为“三项因素”提高了构建成本,而需求面的强势则是大量的“虚拟资金”所造成。由于这些因素和宏观调控的金融变数是不相关的,所以很难透过宏观调控来控制住这种供给面市场化严重不足,以及需求面市场化严重过度的现象。这也是为何宏观调控屡次失效的原因。值得提醒的是,这个“虚拟资金”和一般人所谈的流动性过剩不同,因为流动性过剩可以透过宏观调控而受到控制,但是“虚拟资金”刚好相反,越是宏观调控,就越打击投资意愿,就挤压出更多的“虚拟资金”。

    主要症结是“以钱(GDP)为纲”

    一个地方政府领导上台之后,可能他什么事情都不要做,只要卖地就可以了。

    制造业的本质就是不需要大学生。

    在很多时候,中国的经济是过热和过冷同时存在。

    《中国经营报》:不同的领域却产生了挤压出大量“虚拟资金”的相同结果。是我们的政策设计存在问题,还是在理念执行上出现了偏差?

    郎咸平:“以钱(GDP)为纲”的心态促使地方政府热衷于卖地。一个地方政府领导上台之后,可能他什么事情都不要做,只要卖地就可以了。卖一块地GDP就会上升一块,如果卖地的价格越高,GDP则上升得越快,领导个人的政绩也就越好。这也是为什么许多地方政府积极卖地,也只在乎用自己卖地收入充实财政盈余,对于老百姓的住房诉求则漠不关心。

    现在到医院看病,有些医生的第一句话已经不是你生了什么病,而是你带了多少钱?根据你带了多少钱来给你治疗。之所以这样问,还是因为“以钱为纲”的观念作祟。即使病人因为看不起病导致死亡,很多医院也无所谓,自己赚了钱就好。同样,大学提高收费也是“以钱为纲”。这笔钱去了哪里?学生读不起书怎么办呢?贫民子弟念书难这些问题没人关切。

    除此之外,中国大学生苦读四年之后为什么就业困难呢?国内专家学者做了很多错误的分析,包括专业不对口等等,其实真正的原因是因为美国、中国香港是以服务业为主的国家和地区,服务业才是真正需要大学生的行业。但中国是以制造业为主的国家,很多劳动力密集制造业从董事长一直到看门的,可能没有一个大学生。因为制造业的本质就是不需要大学生,而服务业的本质就是需要大学生。在教改“以钱为纲”的理念下,大学合并扩招提高收费,不但阻拦了农村贫民子弟上学的机会,而且还使许多大学生毕业后找不到事做。

    不仅如此,地方政府注重提高GDP中投资的比例,尤其是基础建设以及房地产投资,因此,其必然结果是将我们的社会资源大量地扭转到了一些特定的部门。这些部门包括地产、国企、钢铁部门,基础建设、形象工程、政绩工程等等,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些部门基本上都是使地方政府容易产生腐败行为的部门。资源大量地涌到了这些部门,其他部门就会缺资金。而这些其他的部门大多数是民营企业。

    所以,中国经济产生了一个非常特殊的“二元经济体系”。也就是在任何时候,中国的经济是过热和过冷同时存在。中国目前的股市也是反映了这种二元分化的现象,最近大盘股猛涨,这些大盘股包括了与过热部门有关的行业,例如地产、钢铁,以及替这些过热行业融资的银行股等等,而过冷部门的股票相对而言就显得欲振乏力。

    宏观调控必须跳出经济之外

    利率提高的结果,进一步打击了“过冷” 经济,使得经营环境更恶化,再挤压出大量的“虚拟资金”进入股市或楼市,而这也是为什么政府上午宏调,下午股价大涨的主因。

    《中国经营报》:我们当前的货币、财政等宏观调控政策的指向应是控制经济过热倾向。“二元经济体系”的存在是否会使宏观调控目标实现上打折扣?

    郎咸平:二元经济的必然结果是宏观调控失效和通货膨胀。

    第一,为什么宏观调控会失效?如果银行提高利率0.25%,这种提高其实不会对过热部门产生影响。“过热”部门所以“过热”,因为它“以钱为纲”,它只想推动GDP的上升。因此你的利率即使再高,这些部门照样会大量借钱。过热部门继续膨胀,但是“过冷”的部门就遭殃,“过冷”的部门大部分都是民营企业,他们的资金来源不是国有银行,大部分都是地下金融。地下金融的利率是非常有效率的。按照我的研究结果显示,地下金融的利率变动是官方利率的四倍。也就是当央行提高利率0.25个百分点的时候,民间利率应该提高1%。利率提高的结果,进一步打击了“过冷” 经济,使得经营环境更恶化,再挤压出大量的“虚拟资金”进入股市或楼市,而这也是为什么政府上午宏调,下午股价大涨的主因。在二元体系下,利率一上升,“过热”部门更热,“过冷”部门更冷。宏观调控失效,就是这个原因。

    第二个结果也是我们最关心的通货膨胀。去年年底我国粮食丰收,按照经济理论,农产品丰收,粮油价格应该下降了,但是到了今年一月份粮油价格上涨幅度为10%~20%。真正的原因是由于资源被大量误导到过热的部门,因此“过冷”的部门缺资金。政府必须增发钞票,而增发钞票的结果导致了全面的通货膨胀。

    我想以猪肉价格上涨为例来探讨猪肉价格上升的本质原因。原因无非是两个:第一 ,饲料价格上涨。第二,猪瘟。“猪瘟”的发生显示的是地方政府的失职,因为猪瘟不是靠农民来预防的,必须靠地方政府的公权力来防疫。由于农民养猪户也是某种意义上的民营企业家,猪瘟的发生、饲料价格上升就导致了“投资环境的持续恶化”。所以对于小养猪户而言,猪瘟和饲料价格的失控使得他的投资环境恶化。那么,在投资环境恶化的情况下他们的资金就会成为“虚拟资金”。因此宰杀大猪之后,就出现“后继无猪”现象。民营企业家不养猪了,那么养猪的钱去了哪里呢?养猪户抽出资金,形成“虚拟资金”进入楼市、进入股市。

    《中国经营报》:那么,在现有可供选择的宏观控调手段下,我们该如何化解经济领域“冷热不均”的矛盾?

    郎咸平:在中国要解决经济问题必须跳出经济圈才能解决,这就是功夫在诗外的道理,我们必须返回一个”以公正公平为纲”的路线上去。公正公平的含义不是每人拿一样的薪水,而是赋予每一个老百姓立足点的平等。也就是每一个老百姓都有住房的权利,看病的权利,上学的权利和退休的权利。什么叫小康社会?绝对不是在“以钱为纲”理念下所谓人均800美元就叫做小康社会,而是每个老百姓住得起房、上得起学,看得起病,退得起休的社会才是小康社会。只有在公正公平的基础上,才能继承邓小平先生“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理念,继续开创中国改革开放第二阶段的经济发展。这就好比发射火箭一样,当第一节火箭燃料用完后必须扔掉,继续点燃第二道火箭,而其目的就是进一步发展经济。

    现在,我们所处的自然环境每况愈下,我们传统的伦理道德也不断地缺失。

    因此,胡锦涛总书记所提出的“科学发展观”以及“和谐社会”的目标在此刻显得意义特别重大。因为“科学发展观”就是给我们一个适合人居的自然环境,而“和谐社会“就是给我们一个适合人居的社会环境。

    记得今年8月我在合肥演讲时,现场听众的反应让我感动。我大声地询问现场千余名来宾,“你们想不想有一个上得起学、住得起房、看得起病、退得起休的公正公平的小康社会呢?”“你们想不想生活在一个以科学发展观为目标所建立的自然环境,以和谐社会为目标所建立的社会环境呢?”现场听众如雷的掌声,让我动容,我们全体百姓正在期待以胡锦涛总书记为核心的领导人开创一个新时代。(作者:刘晓午)

    郎咸平简介

    1986年,郎咸平在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以创世界纪录的两年半时间连拿金融学硕士和博士学位。曾经执教于多家知名的商学院,其中包括沃顿商学院、密歇根州立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纽约大学、芝加哥大学等,现任香港中文大学最高学术级别的(首席)教授。
 


相关文章:
·翟玉忠:五鬼纵论中国文化实录
·韩毓海:为什么中国与西方走着不同的道路?
·翟玉忠:从中国古典政治经济学看西方文明的内在缺陷
·翟玉忠:从榜样到恶魔——中国在西方人心中的地位变迁
·“傻子”太多才有我们新中国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