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法家经典
《墨子·大取第四十四》白话译文 
作者:[墨子] 来源:[] 2007-05-19

原文:

天之爱人也,薄于圣人之爱人也。其利人也,厚于圣人之利人也。大人之爱
小人也,薄于小人之爱大人也。其利小人也,厚于小人之利大人也。
以臧为其亲也而爱之,非爱其亲也。以臧为其亲也而利之,非利其亲也。以
乐为利其子,而为其子欲之,爱其子也。以乐为利其子,而为其子求之,非利其
子也。
于所体之中,而权轻重之谓权。权非为是也,非非为非也。权,正也。断指
以存掔,利之中取大,害之中取小也。害之中取小也,非取害也,取利也。其所
取者,人之所执也。遇盗人,而断指以免身,利也。其遇盗人,害也。断指与断
腕,利于天下相若,无择也。死生利若,一无择也。杀一人以存天下,非杀一人
以利天下也。杀己以存天下,是杀己以利天下。于事为之中,而权轻重之谓求。
求为之,非也。害之中取小,求为义,非为义也。
为暴人语天之为是也,而性,为暴人歌天之为非也。
诸陈执既有所为,而我为之陈执,执之所为,因吾所为也。若陈执未有所为,
而我为之陈执,陈执因吾所为也。
暴人为我,为天之以人非为是也。而性。不可正而正之。
利之中取大,非不得已也。害之中取小,不得已也。所未有而取焉,是利之
中取大也。于所既有而弃焉,是害之中取小也。
义可厚厚之,义可薄薄之,谓伦列。德行、君上、老长、亲戚,此皆所厚也。
为长厚,不为幼薄。亲厚,厚;亲薄,薄。亲至,薄不至。义,厚亲不称行而顾
行。
为天下厚禹,为禹也。为天下厚爱禹,乃为禹之人爱也。厚禹之加于天下,
而厚禹不加于天下。若恶盗之为加于天下,而恶盗不加于天下。
爱人不外己,己在所爱之中。己在所爱,爱加于己。伦列之爱己,爱人也。
圣人恶疾病,不恶危难。正体不动,欲人之利也,非恶人之害也。
圣人不为其室,臧之故,在于臧。
圣人不得为子之事。
圣人之法,死亡亲,为天下也。厚亲,分也;以死亡之。体渴兴利。有厚薄
而毋伦列之兴利为己。
语经:语经也,非白马焉,执驹焉说求之,舞说非也。渔大之舞大,非也。
三物必具,然后足以生。
臧之爱己,非为爱己之人也。厚不外己,爱无厚薄。举己,非贤也。
义,利,不义,害。志功为辩。
有有于秦马,有有于马也。智来者之马也。
爱众众世与爱寡世相若。兼爱之有相若。爱尚世与爱后世,一若今之世人也。
鬼,非人也;兄之鬼,兄也。
天下之利驩。圣人有爱而无利,伣日之言也,乃客之言也。天下无人,子
墨子之言也。犹在。
不得已而欲之,非欲之也。非杀臧也。专杀盗,非杀盗也。凡学爱人,
小圜之圜,与大圜之圜同。方至尺之不至也,与不至钟之至不异,其不至同
者,远近之谓也。是璜也,是玉也。
意楹,非意木也,意是楹之木也。意指之人也,非意人也。意获也,乃意禽
也。志功,不可以相从也。
利人也,为其人也。富人,非为其人也。有为也以富人。富人也,治人有为
鬼焉。
为赏誉利一人,非为赏誉利人也,亦不至无贵于人。
智亲之一利,未为孝也,亦不至于智不为己之利于亲也。
智是之世之有盗也,尽爱是世。智是室之有盗也,不尽是室也。智其一人之
盗也,不尽是二人。虽其一人之盗,苟不智其所在,尽恶其弱也?
诸圣人所先为,人欲名实,名实不必名。
苟是石也白,败是石也,尽与白同。是石也唯大,不与大同。是有便谓焉也。
以形貌命者,必智是之某也,焉智某也。不可以形貌命者,唯不智是之某也,
智某可也。诸以居运命者,苟入于其中者,皆是也,去之,因非也。诸以居运命
者,若乡里齐荆者,皆是。诸以形貌命者,若山丘室庙者,皆是也。
智与意异。重同,具同,连同,同类之同,同名之同,丘同,鲋同,是之同,
然之同,同根之同。有非之异,有不然之异。有其异也,为其同也,为其同也异。
一曰乃是而然,二曰乃是而不然,三曰迁,四曰强。
子深其深,浅其浅,益其益,尊其尊。
察次山比因至,优指复。次察声端名,因请复。
正夫辞恶者,人右以其请得焉。诸所遭执,而欲恶生者,人不必以其请得焉。
圣人之附氵贾也,仁而无利爱。利爱生于虑。昔者之虑也,非今日之虑也。
昔者之爱人也,非今之爱人也。
爱获之爱人也,生于虑获之利,虚获之利非虑臧之利也。而爱臧之爱人也,
乃爱获之爱人也。去其爱而天下利,弗能去也。
昔之知墙,非今日之知墙也。
贵为天子,其利人不厚于正夫。
二子事亲,或遇孰,或遇凶,其亲也相若,非彼其行益也,非加也。外执无
能厚吾利者。
藉臧也死而天下害,吾持养臧也万倍,吾爱臧也不加厚。
长人之异,短人之同,其貌同者也,故同。指之人也与首之人也异。人之体,
非一貌者也,故异。将剑与挺剑异,剑以形貌命者也,其形不一,故异。杨木之
木与桃木之木也,同。诸非以举量数命者,败之尽是也。
故一人指,非一人也。是一人之指,乃是一人也。方之一面,非方也,方木
之面,方木也。
以故生,以理长,以类行也者。立辞而不明于其所生,忘也。今人非道无所
行,唯有强股肱而不明于道,其困也,可立而待也。夫辞以类行者也,立辞而不
明于其类,则必困矣。
故浸淫之辞,其类在鼓栗。圣人也,为天下也,其类在于追迷。或寿或卒,
其利天下也指若,其类在誉石。一日而百万生,爱不加厚,其类在恶害。爱二世
有厚薄,而爱二世相若,其类在蛇文。爱之相若,择而杀其一人,其类在阬下
之鼠。小仁与大仁,行厚相若,其类在申。凡兴利除害也,其类在漏雍。厚亲不
称行而类行,其类在江上井。不为己之可学也,其类在猎走。爱人非为誉也,其
类在逆旅。爱人之亲,若爱其亲,其类在官苟。兼爱相若,一爱相若,一爱相若,
其类在死也。

参考译文:


上天爱人,比圣人爱人要深厚;上天施利给人,比圣人施利给人要厚重。
君子爱小人,胜过小人爱君子;君子施利给小人,胜过小人施利给君子。
认为厚葬是爱父母亲的表现,因而喜欢厚葬,这其实并不是爱父母亲;
认为厚葬对父母亲有利,因而以厚葬为利,这并非有利父母亲。认为教给儿
子音乐是爱儿子的表现,因而音乐被儿子喜欢,这是爱儿子。认为教给儿子
音乐有利儿子,因而音乐被儿子欲求,这并非有利儿子。
在所做的事体中,衡量它的轻重叫做“权”。权,并不是对的,也不就
是错的,权,是正当的。砍断手指以保存手腕,那是在利中选取大的,在害
中选取小的。在害中选取小的,并不是取害,这是取利。他所选取的,正是
别人抓着的。遇上强盗,砍断手指以免杀身之祸,这是利;遇上强盗,这是
害。砍断手指和砍断手腕,对天下的利益是相似的,那就没有选择。就是生
死,只要有利于天下,也都没有选择。杀一个人以保存天下,并不是杀一个
人以利天下;杀死自己以保存天下,这是杀死自己以利天下。在做事中衡量
轻重叫做“求”。只注重求,是不对的。在害中选取小的,追求合义,并非
真正行义。
给暴戾的人说天的意志叫你这样,而且这是天性,等于对暴戾的人歌颂
天的意志是不对的。各种学说既已流传天下,如果我再为它们陈说阐释,那
么,各种学说必因我而更加发扬光大。如果各种学说没有流传天下,如果我
再为它们陈说阐述,那么,各种学说必因我而流传天下。暴戾的人自私自利,
却说是天的意志。把人们认为错误的看作正确的,这些人的天性不可改正,
但也要想法加以改正。
在利中选取大的,不是不得已。在害中选取小的,是不得已。在所未有
的事中选取,这是利中选取大的。在已有的东西中舍弃,这是害中选取小的。
义理上可以厚爱的,就厚爱;义理上可以薄爱的,就薄爱。这是所谓无
等差的爱。有德行的,在君位的,年长的,亲戚之类,这都是应当厚爱的。
厚爱年长的,却不薄爱年幼的。亲厚的厚爱;亲薄的,薄爱。有至亲的,却
没有至薄的。(儒家的)义是厚爱至亲的,不以那人的行为而厚爱或薄爱,
而是由亲到疏以类而厚爱到薄爱。为天下人而厚爱禹,这是为禹。为天下人
厚爱禹,是因为禹能爱天下人。厚爱禹的作为能加利于天下,而厚爱禹并不
加利于天下。就象厌恶强盗的行为能加利于天下,而厌恶强盗并不加利于天
下。
爱别人并非不爱自己,自己也在所爱之中。自己既在所爱之中,爱也加
于自己。无差等的爱自己,也就是爱人。
圣人厌恶疾病,不厌恶危险艰难。能保重自身,希望人们得到利益,并
不是要人们畏避祸害。
圣人不以为自己的屋室可以贮藏货物,就一心一意于贮藏。
圣人往往不能侍奉在父母身边。圣人的丧法是父母死了,心已无知,就
节葬短丧,为天下兴利。厚爱父母,是人子应尽的本分;但父母死后,之所
以节葬短丧,是想竭尽自己的力量为天下兴利。圣人爱人,只有厚没有薄,
普遍地为天下兴利,才是真正为自己。
语经,言语的常经,说白马不是马,又坚持认为孤驹不曾有母亲,这是
舞弄其说,说杀狗不是杀犬,也是不对的。这三件东西具备了,就足可以生
了。
臧的爱自己,并不是爱自己是一个人。厚爱别人并不是不爱自己,爱别
人与爱自己,要没有厚薄的区分。赞誉自己,并非贤能。义,就是利人利己;
不义,就是害人害己。义与不义,应该依实际所做的事情来辨别。
有人有的是秦马,有人有的是马,我只知道来的是马。
爱众世与爱寡世相同。兼爱也要相同。爱上古与爱后世,也要与爱现世
一样。人的鬼,并不是人;哥哥的鬼,是哥哥。
天下的人都能蒙受利益而欢悦。“圣人有爱而没有利”,这是儒家的言
论,是外人的说法,天下没有继承墨学的人,但墨子的学说仍在世上。
不得已而想要它,并不是真正想要它。(想杀臧,)并不是杀了臧。擅
自杀盗,就是不杀盗了。也不是杀盗。大凡要学会爱人。
小圆的圆与大圆的圆是一样的,一尺地的不到与千里地的不到是没有分
别的。不到是一样的,只是远近不同罢了。
璜虽然是半璧,但也是玉。考虑柱子,并不是考虑整个木头。考虑人的
指头,并不是考虑整个人。考虑猎物,却是考虑禽鸟。动机和效果,不可以
相等同。
施利给人,是为了那人;使那人富有,并不是为了那人,使他富有是有
目的的。使那人富有,一定是他能够从事人事,祭祀鬼神。
借着赏誉使一个人受利,并不是借赏誉施利给人,(赏誉虽然不能遍及
于人,)但也不至于因此就不用赏誉。
只知道有利于自己的父母亲,不能算是孝;但也不至于明知自己有利于
父母亲而不愿做。
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强盗,仍然爱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知道这座房子里
有强盗,不全都讨厌这座房子里的人。知道其中一个人是强盗,不能讨厌这
所有的人。虽然其中一个人是强盗,如果不知他在何处,就讨厌所有的人,
那是志气太弱了。
圣人首先要做的,是考核名实,有名不一定有实,有实不一定有名。如
果这块石头是白的,把这块石头打碎,它的每一小块也都是白的,白都相同。
这块石头虽然很大,但不和大石相同,因为大石之中仍有大小的不同,这是
各依其便而称的。用形貌来命名的,一它要知道它反映的是什么对象,才能
了解它。不是用形貌来命名的,虽然不知道它反映的是什么对象,只要知道
它是什么就可以了。那些以居住和运徙来命名的,如果进入其中居住的,就
都是,离开了的,就不是了。那些以居住或运徙来命名的,象乡里、齐国、
楚国都是。那些以形貌来命名的,如山、丘、室、庙都是。
知道与意会是不同的,(同的种类很多,)有重同,具同,连同,同类
之同,同名之同,丘同,附同,是之同,然之同,同根之同。有实际不同的
异,有是非各执的异。所以有异,是因为有同,才显出异。是不是的关系有
四种:第一种是“是而然”,第二种是“是而不然”,第三种叫“迁”,即
转移论题,偷换概念,第四种叫“强”,即牵强附会。
你对于墨家的学说,深奥的就深入探求,浅近的就浅近研究,并体察节
用节葬是否应当。其次明察墨家学说之所以成立的根由、学说中的比附、学
说的原因,这样,就可以掌握墨家学说的要旨。进一步再深察墨家声教的端
绪、借鉴名学的方法、证明它的终因,这样,墨家学说的实情就能够了解。
一个平常的人,他的言词虽然粗俗,但也是实情的论断,人们从中还可以了
解实情。那些因自己的遭遇坚持一种成见,感情用事,产生好恶,妄下断语
的,人们从他的言词中就不会了解实情了。圣人抚覆天下,以仁为本却没有
爱人利人的区别。爱人利人产生于思虑。过去的思虑,不是今日的思虑。过
去的爱人,也不是今日的爱人。爱婢这种爱人的行为,产生于考虑婢的利益。
考虑婢的利益,不是考虑奴的利益;但是,爱奴的爱人,也就是爱婢的爱人。
如果去掉其所爱而能利天下,那就不能不去掉了。从前讲节用,不等于今日
讲节用。贵为天子,他利人并不比匹夫利人厚。二子的侍奉父母亲,一个遇
到丰年,一个遇到荒年,他们利自己的双亲是相同的,不会因丰年而增多,
也不会因荒年而减少。外物也不会使我利亲的心加厚。假使奴死对天下有害,
我持养奴一定万倍,并不是对奴的爱心加厚。
高的人与矮的人相同,是因为他们的外表相同,所以就相同。人的手指
与人的头是不一样的,是因为人的身体,并不是一种形貌,所以不同。扶剑
和拔剑是不相同的,因为剑是因形貌命名的,形貌不一,所以不同。杨木的
木与桃木的木相同。有些不是以量数举出命名的,举出来的都一样,所以一
个手指,不能断定是哪一个人的;一个人的手指,才能断定是那个人的。一
面是方的,不能算作方体,但方木的任何一面,都是方木。言词因事故而产
生,又顺事理而发展,借同类的事物相互推行。创立言词,却不知道言词产
生的原因,一定是谬误的。现在人不遵循道理,就不能做事,只有强壮的身
体,而不知道做事的道理,就会遭到困难,这是立等可待的。言词要依照类
别才能成立,如创立言词却不明白它的类别,那么,就必定遭受困难。
所以亲附渐入的言词,目的在鼓动人恐惧。圣人为天下谋利,目的在追
正迷惑。无论长寿与夭折,圣人利天下的目的都是化民向善,如礜石可以染
缁。一日之中,天下有成百上万的生灵诞生,但我的爱不会加厚,正如为天
下除害。爱上世、今世、后世有厚有薄,但爱其实相同,正如蛇身有文,文
文都相似一样。爱两人相同,而杀其中一人,正如杀坑下的老鼠,是为天下
除害。一般人与天子,德行厚薄是相同的,看他能否施展才能。举凡兴利除
害,正如瓮是漏水,堵住漏,就得便利。厚爱自己最亲的,不依他的行事而
或厚爱或薄爱,而以类推由亲及疏去厚爱、薄爱,正象江上井一样,虽然利
人,也很有限。“不为己”是可以学的,就象打猎时追逐、奔驰一样。爱人
并非为了名誉,正象旅店一样,是为了利人。爱别人的亲人,好象爱自己的
亲人,自己的亲人也在爱、敬之中。兼爱,和爱自己一个人一样,能兼爱,
就是自爱,蛇受到攻击的时候,一定首尾相救,这也就是自救。


相关文章:
·陈成吒:“墨子救宋”中哪一幕更令人称颂
·孙思邈:《大医精诚》白话译文
·李春阳:白话文运动的危机
·丁启阵:中国第一首白话诗写于何时?
·《尸子·神明》白话译文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