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当代社会主义
有病农民投江悲剧凸显农村医疗救助之急 
作者:[吴娟] 来源:[] 2007-04-26

时间: 2007-03-30 10:23:20 来源:长江商报 本报讯记者 吴娟

    █3月5日开幕的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庄严承诺:要加快卫生事业改革和发展,着眼于建设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卫生保健制度,今年重点抓好四件事,第一件事便是积极推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试点范围扩大到全国80%以上的县(市、区),有条件的地方还可以搞得更快一些。中央财政安排补助资金101亿元,比去年增加58亿元。同时,还要启动以大病统筹为主的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试点,政府对困难群众给予必要的资助。

    本文主人公陈正先、姚元香的悲剧虽然是个别的,但却从一个侧面证明农村医疗救助的紧迫性,证明国务院关于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卫生保健制度是亲民之举、惠民之举,必将受到老百姓的由衷拥护。

    █2月22日(农历正月初五)下午,湖北省公安县埠河镇万众村的夫妇陈正先、姚元香,从荆州市第三人民医院出走,双双投江自杀。他们的遗书写着:“……陈泽彪的病,何去何从?我和元香永不分离,以江水为家……”对于自杀原因,陈正先的二姐夫汪书义说:“他们实在没有钱治病了。”

    据荆州三医检查结果,陈正先至少患有三种病:血吸虫病、乙肝、肾结石。他的妻子姚元香则患有坐骨神经痛,儿子也曾患大病。

    █2003年起,陈正先全家参加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2005年,他的儿子住院花去12000元,后来合作医疗报销了800元。

    “对于特困群体,这是杯水车薪。我国的医疗保险才刚起步,保障水平很低。”荆州市卫生局局长李立在得知此事后说。

    █万众村村委会主任苏孝廉说,村里一直想把陈正先家定为特困户。陈正先种地一年的收入有2000多元,而按政策,只有人均年收入低于683元的家庭才能被定为特困户。荆州市民政局副局长张晓峰认为,农村特困户救助还在起步阶段,标准低了一点,范围也小了一点。

   3月12日,春寒料峭。

    荆州市公安县埠河镇万众村2组,一座土坯房紧锁着,从缺了口的门缝看进去,里面空无一物。

    这座房里,曾住着三口之家。而如今,房子里只剩下12岁的男孩陈泽彪了——他的爸爸和妈妈,在2月22日(农历正月初五)下午5点,留下一封遗书后,从医院出走,双双投江自杀。

    这对自杀的夫妇,丈夫陈正先,38岁;妻子姚元香,34岁。在自杀前,他们已经受病痛折磨多年。

    对于自杀的原因,如陈正先的二姐夫汪书义所说:他们实在没有钱治病了。 

                                  病房遗书

    2月23日中午,荆州市第三人民医院内二科病房,病床铺的很整齐,床头柜上依然放着热水瓶和水杯,却不见原本在此接受治疗的陈正先、姚元香夫妇身影。

    陈正先的二姐夫汪书义和两个姐姐急不可耐,他们翻开折叠整齐的衣物,找出了夹在里面的病历。上面用铅笔写着:“……陈泽彪的病,何去何从?我和元香永不分离,以江水为家……”

    亲人们顿时哭成一团。

    农历大年初二,汪书义发现陈正先脸色很黄,精神也很差,就提醒他一定要去医院检查,“不能再拖了”。他知道,陈正先的身体一直不好,尤其是肝部问题很大,20多岁就查出患有乙肝,可因为没有钱,从来没有系统地治疗过。

    随后,兄弟姐妹们凑了2000元钱。农历大年初三,汪书义硬是坚持着把陈正先送到了荆州市第三人民医院。“本来到荆州一医会更好,但考虑到他负担不起医药费,就只能去了三医。”汪书义说。

    大年初四,陈正先的肝脏CT检查结果出来了。医生告诉他们,肝部没有大问题,但黄疸的原因要进一步检查。

    一想到不是绝症,汪书义就稍稍放下了心。可医生说“得多花点钱,慢慢治”,这又让亲属们愁容满面。

    “陈正先一直不愿到医院治病,就是因为怕花钱。”汪书义说,2005年,陈正先的儿子陈泽彪生病借了8000多元的债,一直没有钱还,让陈正先压力很大。

    汪书义回忆,22日中午一点半左右,他又到病房看望陈正先。这次主要是来送钱的,他借到了1000元钱,想让陈正先夫妻安心治病。“那天我在病房里和他们聊天,一直聊到下午四点半才离开。当时他们没有流露出半点伤感,还表现出很轻松的样子。我要把钱给他们,他们却说身上还有800元钱,就没有要。”

    在汪书义离开病房半小时后,陈正先夫妇就悄悄出了病房。

    “我四点五十给他们拔的针,五点钟交班,他们大概是趁这个时间走的。因为是过年期间,我们以为病人晚上回家了。”最后一个见到陈正先夫妇的,是管床护士吴安珍。

                                    寻找遗体

    2月的长江,大雾茫茫,寒风呼啸。

    陈家兄弟姐妹开始在江中艰苦地寻找遗体:他们先是请渔船打捞了三天,花费 4000多元。再也负担不起费用后,他们只能从每天早上6点开始沿江徒步寻找,辗转从荆州到公安到江陵到石首,甚至还到了湖南省华容县境内。与此同时,他们还印了1000多张寻人启事,走到哪儿贴到哪儿。

    3月10日,公安县杨家厂镇上码头江段,有渔民发现了随江漂流的遗体。汪书义带人赶到现场,看到陈正先夫妇用皮带把自己捆在一起,还加了一道麻绳,相互拥抱着。

    此时,又一个棘手问题出现了,陈家兄弟姐妹凑不齐安葬死者的费用。万众村村民得知后,展开自发捐款,“再没钱的人家,也都出了50元”。村民苏德华一下子捐了2700元。这个2000多人的村子,一共捐了12000元。

    除去寻找遗体和安葬的花费,剩余的钱都给陈泽彪存了下来,当地民政部门也免去了陈泽彪的学费,并为他申请抚养措施。

    目前,陈泽彪跟着大伯生活,但大伯和大伯母都出门打工了,把三个孩子留给了73岁的奶奶照顾。“如果有比较好的儿童福利院,还是希望能把陈泽彪送去。”采访时,汪书义拜托记者。

                                   病患和欠债

    男的国字脸、留着小分头,女的眉清目秀,两个人都微笑着。

    陈正先生前的卧室,还挂着他和妻子唯一的照片—— 一张结婚照。陈正先和姚元香1993年结婚,在乡亲们眼里,他们“从没吵过架”。

    他们的房子是祖辈传下来的,在村里也是最破旧的。上世纪90年代,房子垮了,村里捐出8000块砖帮他修好。不料前年刮大风时,厨房又被刮倒了,三间房就成了两间。

    陈正先家的四亩地种着棉花和油菜,每年去掉成本,收入2000多元。劳作之余,他会到江边捕捞鱼虾,再拿去卖钱。如果哪家盖房子需要帮工,只要喊一声,他就会去,这样一天可以赚五到十块钱。2005年2月,陈正先第一次外出打工,在广东佛山一个瓷砖厂干活,每天要做12小时,一个月能赚1100元。可不到一个月,陈正先的乙肝病发了。只做了一个月,他只得回家。

    家里的地已租给别人种,陈正先夫妇只能在荆州打小工,或是捞点黄鳝卖钱。“他不想拖累兄弟姐妹,自己身体又不好,赚不到钱,就走了这一步。”跟陈正先做了20多年邻居的彭有云说。

    据荆州三医检查结果,陈正先至少患有三种病:血吸虫病、乙肝、肾结石。他的妻子姚元香则患有坐骨神经痛。

    荆州三医医务科叶姓科长介绍,陈正先被诊断为慢性肝炎急性发作,且黄疸很严重。病情报告单上显示,其乙肝转胺酶超标400倍。陈正先在该院住院三天,花了2000元。在他离开医院时,账户上只有几十元钱。事发后,医院本着“从人道主义出发的原则”,免去了陈正先的2000多元医药费。

    “其实,真正压在他心里的,是儿子生病欠债至今未还。”汪书义说,2005年陈泽彪大病一场,乙肝引起肾病综合征。当年11月28日,陈泽彪不停地尿血,住院近2个月,花了12000元。而陈正先只能拿出1000多元,其他的是同样不宽裕的兄弟姐妹四处凑借来的。

                               新型医保还需长足发展

    在陈正先家一大塑料袋医疗单据中,记者看到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的凭证。

    2003年,公安县作为荆州市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的试点,大力号召农民参加医疗保险。当时,万众村有40%的农民参加。每年每人交15元钱,就可以报销一定的医疗费。此前,陈正先家每年都参加了合作医疗。但是今年,他拿不出45元钱,错失了机会。他曾告诉汪书义,给儿子的病共花费12000元,后来合作医疗报销了800元。

    荆州市卫生局基妇科科长陈松称,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在于鼓励农民从小病就开始治,并且鼓励在基层医疗机构治疗,一是不浪费基层医疗资源,二是国家财力负担不起。所以,越是大医院,报销的标准会越低。陈泽彪在荆州二医住院,医疗费用的起付线是800元,减去之后只报销20%。

    “对于特困群体,这是杯水车薪。我国的医疗保险才刚起步,保障水平很低。这需要一个长时间的发展。”荆州市卫生局局长李立在得知此事后说。

    现在,荆州市已有70%的农民参加了新型农村医疗保险。“去年,国家医疗卫生投入300亿,也在不断增加。”陈松说。

                               起步阶段的农村特困户救助

    万众村村委会主任苏孝廉说,村里一直想把陈正先家定为村里的特困户,却苦于没有达到特困标准。“如果能评上特困的话,民政每月有人均10元钱的补贴,还资助其参加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

    陈正先也曾得到过村里的社会性照顾。但“按照他的情况,这些帮助解决不了问题,他身体太弱,劳动力不行,种地没法养活自己,只能靠国家扶持。”苏孝廉说,陈正先种地一年的收入有2000多元,达不到国家特困标准。“而他的钱,大多都付了医药费。”按政策,只有人均年收入低于683元的家庭,才能被定为特困户。

    目前,荆州市农村特困户约占3%,在拥有人口2000多人的万众村,只有4户被定为特困户。荆州市民政局副局长张晓峰认为,“农村特困户救助还在起步阶段,标准低了一点,范围也小了一点。”

    “这样一个家庭,穷困、疾病,毫无抗风险的能力,如果社会能多一些救助体系,应该也不至于此。应建立医疗救助基金,穷人没有钱可以先治疗。”武汉大学社会学教授周运清认为


相关文章:
·徐勇:只有理解农民,才能真正理解中国
·温铁军:去依附——亿万农民救中国
·余甜、沈蕾、王柏:中国转基因棉花调查结果惊人,农药多害虫多农民上当了!
·潘维:以“资本下乡”去组织农民,就是对农民的不尊重
·黄纪苏:农民工讨薪六法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