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当代社会主义
中国官场情人成为贪官腐败动力 
作者:[新法家] 来源:[] 2007-04-17

 出处:现代快报

  从表面上看,是贪官在掠夺财富,可他们掠夺来的财富,有很多却源源不断流进情人的腰包。情深似海,欲海难填。在这场掠夺财富大战中,贪官的情人们个个都能征善战。

  2006年11月3日上午9点,中国建设银行原董事长张恩照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刑事审判庭上,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张恩照的辩护律师高子程说过的一句话,跟判案本身一起被媒体广泛转载。高表示,他曾给30多位高官做过辩护律师,张恩照是惟一一位没有婚外私情的贪官。作为贪官污吏中相对比较“正统”的一位“雅贪”,张恩照也因此得到了几分额外的惋惜和同情。曾几何时,“贪而不淫”也成为新闻了?

  从陈希同、成克杰、胡长清、海军副司令员王守业、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天津市检察院检察长李宝金,到雷渊利、刘俊卿……一个个好色贪官在“金弹”加“肉弹”的一阵狂轰滥炸之下,“色”令智昏,沉

  湎于声色犬马而前“腐”后继,色情成为腐败的催化剂。贪官必有情妇,这几乎成了铁律。同时,伴随着汹涌的养情妇浪潮而来的,则是官场情妇阶层的逐渐成形、壮大,以及伴随这一阶层与生俱来的对社会财富疯狂的渴望和吞噬。

  找情人已成为贪官的时尚。据有关统计表明,被查处的贪官中95%都有“情妇”。在1999年广州、深圳、珠海公布的102宗官员贪污受贿案件中,100%包养了“二奶”。

  而这些情人呢,通过其美貌的外表、万种的风情和深沉的心机,与官员们勾结在一起,成为了贪官大肆贪腐的导火索、加速器、催化剂、中转站、安全通道,甚至洗钱机器。贪官和情人表面上是通过“情”字联系在一起,实际上是权色交易和金钱关系。从已经披露的众多贪官案件卷宗中,我们看到,贪官一旦倒台,伴随的就是情妇们的翻脸不认人和落井下石。不少贪官还是因为情妇闹事、告发而被拉下马,于是民间又有“反贪靠情妇”的笑谈流传,被戏称是“中国特色”。

  河北巨贪李真在说到“情人”问题时说:“现在的贪官们,不仅给阿娇们置别墅,还要给她们买名车,让她们抛头露面,给她们牵线搭桥,让她们打着自己的牌子经商挣钱,代自己受贿。甚至还有给她们弄个一官半职的呢。”说到底,就是贪官好色,情人搂钱,百姓买单。

  这些情妇们又是通过哪些手段来坐享贪官们的金钱,掠夺社会财富,成就她们的物质梦想的呢?从美色与贪官的关系和相互作用来看,大体有以下几种类型。

  这种关系又称“床上培养干部”。情妇和贪官看起来柔情蜜意,实质上是一种冷冰冰的交换关系:一是贪官用权力换取美色;二是用色相交换贪官手中的权,再用权去敛财。美色可以变成权力,权力再可以化作金钱。

  以色谋权

  此类型的典型是一个名叫尚军、仅有初中文化的女工人,当年安徽省公安系统的“一朵花”。在不到6年的时间里,完成了从副科级到副厅级干部的升迁,因此外界给予其“直升机厅长”的绰号。

  1990年的一天,时任阜阳地委书记的王昭耀到县法院检查工作,从汇报工作到吃饭的酒桌上,尚军都使出了浑身解数,很快就吸引了王昭耀。不久,尚军就坐上了太和县人民法院院长的宝座。后来,在王昭耀当上安徽省副省长刚刚4个月的时候,尚军火速升任阜阳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

  王昭耀高升之后,王怀忠成了新任地委书记。尚军又千方百计接触王怀忠,很快,尚军就成了王怀忠在阜阳国际大酒店总统套房住处的常客。在“二王”的关照下,尚军相继担任阜阳市副市长,阜阳市政法委书记,阜阳市委副书记,省卫生厅副厅长等职。如果不是王昭耀、王怀忠的先后落马,谁也猜不出这个“直升机厅长”还要高升多久。权力来得如此容易,她又如何会珍惜手中的权力,为民谋利呢?

  湖北省荆门市原市委书记焦俊贤,同样通过“床上培养”,把一个小学文化、“三假”身份的发廊“三陪女”陈丽培养到了该市开发区文化、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三个局的副局长的位置上。足见该市委书记“床上培养干部”的卓越才干。

   色助官贪

  当一个女人征服了一个地位显赫的男人,她就征服了这个男人管辖的范围。

  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首推大贪官成克杰及其情妇李平。成克杰绝大多数的收受贿赂之举是与李平联手合作实现的,两人可谓配合默契,成克杰甚至说出了“共产党恩重如山,情妇李平情深似海”这样令人齿冷的话。李平出面“揽活”、搞钱,成克杰背后用手中权力给出钱的人办事。

  由于情妇与贪官的特殊关系,情人往往就成为能够掌握和沟通贪官周边经常在利益场上混的人,可以更好地为贪官谋取生财之道。一些腐败高官开始搞钱时,常常由情妇牵线。在贪官们贪污受贿的过程中,有时情妇还起到中介作用。因此,将情妇当作“交通站”和“中转库”,是有些贪官惯用的敛财手段。情妇作为贪官的 “贿托”,便成为一些贪官敛财的路径。

  在浙江义乌,当地的私企老板对为他们牵线搭桥的“义乌表姐”赵丽娟非常尊敬。赵丽娟既是原义乌市公安局长柳至多的情妇,又是柳至多受贿案中的“贿托”。这位擅长交际、公安局不上编制的“大姐大”,穿梭于行贿人与受贿人之间,为其牵线搭桥、介绍贿赂,为柳至多介绍来不少“生意”。

  情妇大多是依附在贪官们身上的寄生虫,而贪官们在喂养这些寄生虫的同时,又千方百计利用这些寄生虫去蚕食国家财富。情妇们“贿托功用”的发挥,更证明了绝对的权力必然导致绝对的腐败。

  贪钱买色   

  当官与色一旦交媾,多数情人都成了贪官的投币机,成了贪官不得不腐败的巨大动力,一是贪官为防止情人“流失”而主动出钱;二是情人们总能死死捏住贪官们“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因丑闻败露而掉官”这根软肋,主动索要甚至勒索。

  原重庆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车管所证照科科长卞忠其利用手中的权力,为情妇周长惠开起了“驾照代审公司”。4年来,两人共捞钱314万元。

  卞忠其在庭审中痛哭流涕:“都怪我受不住美色诱惑,才会犯下这样的错。”卞称,他不想犯罪,但周长惠常以需要生活费等为由对他进行威胁。因为怕周到单位去闹,到家里去闹,他被迫一次次在周拿来审验的驾照报表上签字。

  卞还辩称自己并不知道情人捞了这么多钱,而且他没得到一分一厘。“我曾在办公室里给她下跪,但她还是没有放过我,我太懦弱了,她想榨干我的血。”卞忠其忍不住放声大哭。只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近年来,还发生了数起官员杀情妇案。江苏常熟冶塘镇王庄办事处主任陈某、哈尔滨市公安局副局级调研员董兆歧、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南地企业分局局长梁冠中、云南省昌宁县县委书记杨国瞿等,都是因为不堪情人索求无度,均将情人杀死。

  色逼官贪

  在时下包养情妇的贪官中,似乎已形成一种来势颇猛的攀比浪潮,即谁拥有的情妇多,便说明谁的能耐大。南京奶业集团公司原总经理、号称金陵“奶王”的副厅级贪官金维芝创立的金式“情妇逻辑”谬种流传:“像我这样级别的领导干部谁没有几个情人?这不仅是生理的需要,更是身份的象征,否则,别人会打心眼里瞧不起你。”

  南京市车管所原所长查金贵年近花甲,居然包养了13 个情妇。查所长经常在熟人面前情不自禁地自我炫耀:“《红楼梦》里有金陵十二钗,我呢,有金陵十三钗。”查所长的包养纪录还未来得及申报,同在南京为官的江苏省建设厅原厅长徐其耀就已将其纪录刷新。徐某人以包养140多个情妇的骄人业绩,可称得上贪官中的翘楚了。

  贪官与女人非正常的交往,无论是找相好、包二奶、养情人,还是带小蜜,或是嫖娼狎妓,都需要强大的“经济后盾”。仅仅靠公务员的工资,是不可能承担得了如此高昂的买色费用。许多贪官为了实现自己的“粉色理想”,就伸出罪恶黑手,贪污受贿,积攒买色实力。

  中国人民保险公司河南分公司经理周华孚贪污22万元,索贿受贿11万元、挪用公款5900万元。公司在深圳、珠海、厦门有十几个房地产项目,他将每个项目分别交给不同的女人负责,和每个女人都是单线联系,欲心似火之时就电话叫来一个云雨一番。他在与某妓女一夜风流时被录音,此女借机对其敲诈50万元。周华孚大言不惭道:“一个婊子,我最多拿20万元!”从此,周华孚20万元嫖妓的故事被传为笑料。

  色相贿赂

    

  现在,一些人想找掌权者办事,见送钱送物不起作用,便使出撒手锏———送美女。在2005年的一次研讨会上,最高人民检察院原副检察长赵登举语出惊人:最高人民检察院查办的省部级干部大案中,几乎每人都有情妇,“性贿赂目前在行贿犯罪中已相当普遍”。

  湖北省原副省长孟庆平就是栽在大款们布下的粉红陷阱里的。孟庆平担任海南省副省长期间,曾主管土地、基建、机电产品进出口等,大权在握的优势成了他放纵自己兽欲的资本。一个个体户老板有意派一颇有姿色的女秘书去取批文。这个漂亮的女秘书“不辱使命”,从孟庆平的秘书手里拿到批件后,还要求当面向孟副省长表示一下“谢意”。而女秘书一走进孟庆平的办公室,就卖弄风骚,孟副省长哪经得起如此挑逗?他夸女秘书“有气质,和别的女孩不同,给人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把她抱在办公室的长条桌上行起了苟合之事。那个个体老板知道情况后对女秘书说:“老孟就喜欢这个。你忍着点,我们抓住他的这种事,让他为我们办事!”

  有“中国官场第一美女”之称的刘光明,原是辽宁省鞍山市国税局直属分局下辖税务所的一名普通女税管员,为了讨得官员们的喜欢,她不惜花费500万元巨资,先后多次到韩国、澳大利亚、香港等地做面部整容、隆胸术、臀部整容,仅屁股整形一项就花了52万余元,整成了鞍山市“最美的屁股”。凭此资本,她周旋于那些握有实权的领导干部之间,短短几年时间,就从一名普通的税管员,一步步升迁至税务所副所长、所长、税政科副科长、科长,直至攀升到市国税局局长的宝座。

  安惠君是中国“性受贿第一案”的主角,更为奇特的是她是作为女性接受“性贿赂”的第一人。据媒体披露,在罗湖政法系统流传甚广的说法是:安惠君多次以出外考察的名义,指定年轻英俊的男警员单独跟随她外出,期间向英俊下属作出性暗示。如顺其要求,回深圳后将迅速升迁;反之则升职无望,理由是“有待磨练”。

  “钱贿赂”是手段,“性贿赂”是目的。“性贿赂”成本远远低于“钱贿赂”。“性贿赂”和“性受贿”相辅相成,“性贿赂”造就了“性受贿”,“性受贿”促进了“性贿赂”;“性贿赂”是以色谋权或者以色谋钱;“性受贿”是“以权得色”。

  用强有力制度

  铲除权力情人

  一个接一个关于贪官的报道,佐证了一个公认的结论:95%的贪官都有情人。掌握权力的官员一旦有了情人,情人就会坠在权力的绳索上打秋千,公权力就会变成私权力。所以那些贪官的情人,无一例外都是权力的情人。如果你自食其力养情人,不侵占社会公众的利益,我们倒也无话可说。但是,现在官员的工资收入,有几个能做这样的高消费?何况有的还养几个几十个情人。他们养情人的方法,就是动用公权力。为情人服务就不可能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权力成了贪官养情人的金子库。社会财富就这么被一群“彩色娘子军”吞食,怎不令人扼腕长叹!

  因此,监督官员的情人问题,应该提到议事日程,专题列项,制订专门的制度,通过强有力的制度建设,进行有效的监督治理。多年以来,组织部门和纪委定期叫领导干部如实填写交待的个人情况,就是工资外收入、老婆孩子的经商、出国、房产等等,只检查了“贪内助”,没有管“贪外助”。现在应该在检查的项目中再加上重要的一条:情人二奶情况。而且应该将他们自己填写报告的情人信息,不管真实还是不真实,都公之于众,让本单位和全社会了解和监督。

  另外,必须把贪官情人这个社会影响极坏的问题单列出来,作为一个硬指标,检查官员的思想作风。

  中纪委副书记干以胜2007年2月13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反腐败是一个系统工程,如何铲除贪官的情人,则是这个系统工程中的一个重要工程。既然情人盯住的是权力,就要对掌权者进行严格的限制。凡是喜欢玩女人的官员,不管他有多能干,应该一律从权力岗位上除名。那些在玩女人的事情上有劣迹的人,一律不要让他们进入干部候选队伍的名单,不然他们会弄出一个排的“贪外助”。我们也要刮起一股风,吹垮官员养情人的歪风,要让那些喜欢玩女人的人,永远进不了掌握社会公权力的干部队伍。如若是,权力的情人就会大大减少甚至绝迹。


相关文章:
·原机械工业部副部长沈烈初:中国装备制造业“短板”在那里?
·翟玉忠:独尊儒术——中国文化的千年悲剧
·程美东:当前中国需要警惕的几种社会心态
·王锐:重建中国历史的“大一统”叙事
·张锦华 沈亚芳:中国粮食安全挑战从何而来?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