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
吕嘉戈:保卫中医,保卫中国文化,成为刻不容缓的头等大事 
作者:[吕嘉戈] 来源:[] 2007-04-12

《挽救中医》再 版 序 言        2006年12月26日

正当《挽救中医》出版几个月后,又一股取消中医的浪潮袭来,可见,西化的“成果”在中国已经开始收获了。这一浪潮的始作俑者在当时就立即遭到了全国具有民族大义人士的强烈反对。如今,这股浪潮来势凶猛,大有置中医于死地之势。中医学是中国文化的脊梁,当中华民族知道了中医在现今濒于灭亡的状况后,保卫中医,保卫中国文化,就成为刻不容缓的头等大事。因为,这关系到中华民族的生死存亡,每一个中国人在这一大事大非面前,都要作出自己的判断,表明自己的立场。而大多数中国人对此已经做出了正确回答,那就是:绝不允许任何人取消中医!

纵观历史,自民国以来,取消中医派一直就没有停止过打压中医的行动,他们不断地提出取消中医的主张,也不断地激起广大民众誓死保卫中医的高潮。近五十余年,消灭中医的行为由公开走向隐蔽,即以中西医结合为幌子进行消灭中医的勾当,这样,就欺骗了许多朴实的中国人。然而,中医就要被消灭的真相如今大白于天下,立刻引起了整个中华民族的极高关注和强烈反对。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每当中华民族面临危难关头,所有有着民族自尊感的中国人都会站在民族利益一边,与之共存亡。如今,保卫中医,保卫中国文化的吼声再一次响彻中华大地,让取消中医派们胆战心惊。中央政府也绝不会支持取消派的错误主张,因为她代表的是整个中华民族的利益!

取消中医派消灭中医的理由,无非就是些老生常谈。其主要论据是:中医不是科学;中医的阴阳五行是伪科学;中医产生于巫,是巫术;甚至更有高者,竟然大言不惭地说“中国传统文化有百分之九十是糟粕,看看中医就知道了”。这就一语道破了取消中医派的天机:他们实际要取消的是中国文化。为了提高中华民族的自豪感而不被这一小部分人的谬论所误导,就必须了解中医被削弱乃至行将“灭亡”的历史。不了解这段历史,就容易误认为中医是由于自身的原因自然消亡的,这也是当今最为流行的一种错误说法。

《挽救中医》从西方垄断集团策划的资本阴谋说起,到中国人凡是学西医者绝大多数都不认同中医,甚至反中医的描述,证明了西方垄断集团为抢占中国的医药市场,超前制造的旨在消灭中医的阴谋获得了“成功”。这个“成功”意味着相当多的中国人正在快速地丢弃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他们基本上已经被西化洗脑了;还有极少数中国人开始直接攻击起中华民族得以繁衍、延续的根------中国文化及其脊梁的中医学。这是亡国之音、亡民族之举,必然会受到中华民族的谴责和唾骂。一个民族失去了自身的文化,就不是一个独立的民族了,还如何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本书恰恰是从民族独立与民族文化的视角来看待中医被人为的消亡之事的。可是取消中医派却总是对此视而不见,故意给中医戴上“不是科学”和“伪科学”的帽子,并仍在使用近百年前反对中医者们所使用的伎俩,即用“科学”的棍子来打击中医、污蔑中医。近二十年来,中国的西化之路越走越快,完全与中国文化之路背道而驰;更为严重的问题是,如今,中国绝大多数的年轻人从各个方面热衷于西化,基本没有一点中医常识;而与人民大众联系最紧密的舆论媒体,对医学的导向也是厚西医薄中医,更是严重地误导了人们对中医的认识。现代社会在医学界,尤其在中国,存在着两种不同的医学,既然不同,就会有竞争。因为有了中医的存在,中医的“安全、有效、廉价”的竞争优势,使得西方垄断资本想要垄断中国的医药市场谈何容易。但是,为了达到垄断中国医药市场的目的,西方垄断资本策划了旨在消灭中医的战略:利用新文化运动中的主题“科学、民主”,和许多中国人自清末以来产生的民族自卑感,硬是用“科学”绕开了中医“安全、有效、廉价”的竞争优势,取得了今天中医就要消亡的“成果”。近百年过去了,这个阴谋终于被美国人给揭穿了。今天,中医学已经被世界上许多国家所接受,一场学习、研究中医学为代表的中国传统文化热已经在国际上蓬勃兴起。而作为中医的起源国,有那么一些人却仍在争论中医是否是“科学”的问题,实在是中国人的耻辱,这也是某些中国人至今仍在替美国用“科学”的棍子打击中医的现行活动的真实写照。

既然取消中医派已对中医有了针对性的污蔑,同时这也是困扰中国人以及中医界的一个问题,即中医的所谓“科学”问题,“阴阳五行”是否存在的问题,那么,这两个问题不解决,中医不时的还会遇到诸如此类的污蔑与谩骂,尤其是阴阳五行的问题。对于这两个问题,笔者已经做了大量的研究工作,详细请看拙著《中国哲学方法》。挽救中医,不但要从政体上获得支持,更要在理论上解决问题。西化派人士或取消中医派人士正是抓住“科学”、“阴阳五行”这两个问题在中医学上大做文章。那末,我们就来看看“科学”与“阴阳五行”的真正含义吧。

“科学”是有其定义的,但这个定义却是在哲学方法指导下取得的。任何文明、任何文化、各个学科以及经验的总结,均离不开哲学方法的指导。而对哲学方法的应用,大多数人是不自觉的,这种状态被我们的祖先归纳为“百姓日用而不知”。西方文明及其内涵是在西方哲学方法(逻辑方法)指导下建立的;中华文明及其内涵是在中国哲学方法指导下建立的。西方哲学方法注重的是微观;中国哲学方法则注重的是从事物的宏观到微观。依据两种完全不同的哲学方法,指导建立了中西方不同的文明形态和文化。既然有两种哲学方法,那么,科学定义也必定会表现出它们的不同内涵。由于中国哲学方法自古以来没有成书,只是少数人懂得,以至于到了清代已经失传,使得中国哲学方法没有与现代社会相遇。在今天,中国哲学方法重新被拔萃出来后,中国人将用它对现代社会各个学科进行重新认识,重新定义,并创立新的学科。

中国哲学方法对科学的定义为:“顺其自然地从宏观上把握事物,‘胜物而不伤’,反映事物宏观的与微观的、内在的与外在的、可见的与不可见的、有形的与无形的内涵和规律,并试图描述事物运动变化的过程和存在形式,以此来说明事物,创立学科。”

西方哲学方法对科学的定义为:“运用范畴、定理、定律等思维形式反映现实世界各种现象的本质的规律的知识体系。”(载自《辞海》1999年版)

不同的科学定义,所涵盖的学科内涵也是不同的。因此,说“中医不是’科学’”,实际上是走了极端,即认为世界上只有西方哲学方法(逻辑方法)一种,而不知在中国,还有与之相对的另一种方法。这也是不知中国哲学方法的存在和不懂哲学方法的内涵而造成的。从两种哲学方法的区别看,这句话应改为“中医不是西方科学”才对。

两种不同的哲学方法所得出的科学定义,现在只有医学才能将其表现出来。由于清代对汉文化的压制,中国科学没有发展起来。现今只有中医学能代表中国科学。中西医同样都在为人治病,但却得出了不同的医学理论,就是因为指导方法的不同而造成的。中医从阴阳五行出发,提出了天人相应以及经络与气的认识,从而以气血为人体生命的核心,以行气活血达到恢复功能的目的,遂成为中医治病的根本;西医则从具体的人体解剖认识疾病,对细菌、病毒、神经等进行分析研究,以杀菌、止痛、镇静为治病的根本,运用的是替代疗法,即用药物来替代人体各脏腑的功能。中西医二者的区别,关键在于对经络与气的认识上。这恰恰是中国科学定义中的“无形的”和“不可见的”重要内涵。而西医学主张实证,必须能看到的才算,结果人体内许多无形的、不可见的因素西医不予承认,这也是西医在今天走向死胡同的必然原因和结果。

对无形的、不可见的事物采取不承认或否定的态度,通常是西方科学以及西医学惯用的手法,这里,表现出了它的无知和霸道,也蒙蔽和毒害了许多被西化了的中国人。

中医学和中国文化中的阴阳五行,被当今的取消中医派认为是“伪科学”。别的不说,就“伪”字而言,在汉语中是不能如此造词的。《辞海》1999年版对“伪”字的解释是:指“非法的;非正统的;窃取政权的,不被承认的。如伪政权。”这就使人联想到抗日战争时期,日本侵略者在中国建立了伪政权,还有大量的伪军。这里的“伪”,是指为非法的日本侵略者服务的附庸。如果在科学前加上“伪”字,按此义类推,科学又将如何解释呢?这足以证明,现今的某些国人文化认识上的混乱和汉语水平的肤浅,也是中国文化被削弱的表现。

阴阳五行是中国人用中国哲学方法最早把握到的地球万物的宏观。由于阴阳五行是用中国哲学方法中的形象化方法把握到的,这给用西方哲学方法(逻辑方法)研究观察事物的人出了个难题,即他们无法理解阴阳五行的内涵。在这里,两种哲学方法的不同又凸显出来。西方哲学方法(逻辑方法)对事物的认识是:把握到事物的概念,再由此进行判断、推理,从事物到概念属于一次抽象;中国哲学方法则要对事物的概念再进行形象化的抽象,即给概念一个形象化的形象,属于二次或多次抽象,至少是二次。用西方哲学方法(逻辑方法)一次抽象的概念,去理解中国哲学方法二次抽象的概念,是无法相通的。这也是被西化洗了脑的某些中国人为什么要反对中医、取消中医,为什么极个别的中国人会说“中国文化百分之九十是糟粕,看看中医就知道了”的污蔑本民族文化的秽语的产生原因。对于阴阳五行,西化人士的难点就在于对“金木水火土”的理解。运用形象化方法最典型的地方,是将天文廿八宿划分为四象的表述,即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而五行由于直接用了具体事物的名称,虽然还称“金木水火土”,但其物质内涵已经被化掉了。

阴阳五行概念,产生于用中国哲学方法中的形象化方法对地球的自转和公转现象的认识,是对自转和公转的形象化表述。简言之,地球自转带来了日夜变化,用现代语言讲,阴阳指的就是日夜,是对地球自转的形象化表述;公转带来了四季变化,古谓“四象既分,五行以出”,其中的五数实际上指的就是地球本身,因为日夜变化、四季变化均是地球转出来的,用现代语言讲,五行指的就是四季,是对地球公转的形象化表述。那些污蔑阴阳五行的人,完全不懂得中国文化,完全不懂得中医学,却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去污蔑中国文化和中医学,真可谓是无知者无畏。

经验也是要有哲学方法指导才能被总结出来,那么,说中医只是经验,就站不住脚了。某西医学术权威最近说的“中医药带有一定的盲目性,靠的是经验”的话,一听就知道此人还处在对哲学方法用而不知的境地,根本不知道它对一切事物的指导作用,也凸显了他对中国哲学方法和中医学认识上的可怜和无知。

至于说中医学起源于巫,则是无稽之谈。从历史上看,中国哲学方法早在7000~6000年前,就已被伏羲氏集大成,在它的指导下,中华文明、中国文化才得以创立。有了中国哲学方法的指导,中医学也得以创立,在这里是没有巫的地位的。如果说同时期在某个部落或某个地区有巫的存在,那也与指导中医学的创立风马牛不相及。

然而,中医要想真正得到生存和发展,政府的卫生职能部门将起重要的作用。但是,现行的卫生职能部门是不可能完成中医振兴的,因为这已经被历史证明。其执行的卫生路线首先是压制中医的,如医药法规的起草权、行政管理权等等,均表现出了对中医的压制。就是在社会普遍呼吁振兴中医之际,虽然政府的卫生职能部门发言人振振有词的反对取消中医,但在2006年12月,政府的卫生职能部门又下达了加强对执业医师执业地的督查,即如果医师不在注册的执业地行医,就视为非法行医。看似是在执行执业医师法的内容,即依法办事,实质上又是在压制中医。中医相对于西医来说,流动性要大得多。一般说来,中医师都会在几个地点行医,这样既能扩大就诊人数,又能方便附近病人就诊。不在执业地行医就被视为非法行医,实在有点荒唐。

在有人提出取消中医之际,挽救中医遂成为中华民族的头等大事。趁此书再版的机会,笔者说了如上的话。愿挽救中医成为中华民族刻骨铭心的大事记,警醒所有的中国人永远热爱自己的文化,永远热爱中医学,不要让它在数千年后,被中华民族的不屑子孙给消灭掉!


相关文章:
·吕嘉戈:《道法中国》与中国本土政治经济学
·翟玉忠:恢复中医内圣外王大道的本来面目
·郑保卫:西方“新闻自由”——谁的自由?
·“西医院士”樊代明:我为何力挺中医
·王世保:中医进小学生课堂远比《中医药法》更有时代意义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