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当代社会主义
买办不死,国难不已——被美国绞杀的中国大豆产业 
作者:[ 匹夫顺] 来源:[] 2007-04-09

 

2006年岁末,在大豆油的带动下,食用油、面粉、肉类等涨价冲击波,悄悄侵袭中国各大城市,有的地方出现了抢购和囤积现象。市场预测中,很多人认为2007年豆油价格可能持续上涨,甚至有少数人恐怖传言“将上涨50%”。然而,自2004年之后,国内油、蛋、肉等消费量节节上升,中国对大豆和豆饼原料的需求激增,但奇怪的是豆价却不涨反跌,进入了一个长期大“熊市”,中国的大豆种植业遭受重创,种植面积迅速减少。这些怪现象,为什么会发生?
业内人士透露,这背后实际上是“四大跨国粮商”和国际资本,控制着世界大豆市场的定价权,为垄断庞大的中国大豆市场利润,对整个中国大豆产业链举起了屠刀!

在这样的屠杀下,2004年时暴涨暴跌的豆价,让号称“中国大豆军团”的1000多家中小型和本土内资榨油企业走上了绝路。而2004年后外资“趁火打劫”,开始收购困难重重的本土榨油企业,结果目前仍能开工的90多家国内榨油企业中,64家已变成外资独资或合资,控制了中国85%的实际加工总量。“这个时候大部分榨油企业都是外资的家当了,所以市场上的豆价就是一直不涨,四大粮商欲借此剿灭中国的大豆种植业,和仍在顽抗的少数国内油脂企业。”转

中国的大豆市场完全被“四大跨国粮商”操纵,因此对2006年岁末大豆原料突然上涨,业界没有欣喜,反而是更多的警惕:“中国消费者已离不开各种大豆产品,中国的千千万万中小企业的生产经营也离不开各种大豆产品,如大量的蛋白质生化厂、畜牧养殖场和餐馆等。如果四大跨国企业觉得已完全垄断我们整个大豆产业,可以对大豆、豆油、豆饼等各种产品随意提价以增加利润了,中国千千万万的中小企业,每个消费者的日常生活,将会受到怎样的影响?2006年底的这场涨价风,或许是这样的苗头。”

“豆伤”中国,中国大豆不幸成为遭受灭顶之灾的第一个本土产业样本。

“豆伤”中国

“种豆越来越不赚钱,今年还亏本了,我们不种豆了。”老赵铁青着脸,对两个儿子说。转

老赵被村里戏称为“农民企业家”。他是黑龙江黑河地区的一个种豆大户,租了农场40亩豆田,买了农机设备,和两个儿子一起请了9个帮工种大豆。前几年靠种大豆赚的钱,两个儿子都结了婚盖了房。黑龙江大豆产量占全国1/3,黑河是全省大豆种植面积最大的地区,有数十万老赵这样的大豆种植户。

然而2006年8月,家家户户大豆丰收,老赵拿着卖豆钱,心里却高兴不起来:种子、化肥、农药、地租、人工等生产资料涨价,算下来每斤大豆至少要卖到1.3元才不赔本。然而今年,当地豆子收购价跌到了平均每斤1.15元。

老赵把今年收的200多吨大豆,只卖了一半。“去年1.37元一斤,还有点汗水钱。今年白干了还倒赔,100吨大豆赔了三四万。”另外的100多吨大豆被堆到了粮仓里,老赵想等价格好点再卖。

豆价持续三年下跌,老赵看到普通小豆农的日子更惨:村里很多人已持续三年一日三餐就只有米饭、馒头、咸菜,家里破破烂烂,最值钱的家当就是一台旧黑白电视。

无奈之下,一些东北豆农改种了小麦、大麦等其他作物。那么在中国另一个大豆主产区——内蒙,因为气候、纬度等原因,不适合改种其他作物,我们看到很多农户都是大门紧闭、杂草丛生的景象。很多豆农都选择了放弃土地,外出打工。

2006年,中国大豆产业上游的3000万种植户,遭受“赔钱或积压”之痛。中国大豆的种植面积,2006年又比2005年预计还将减少25%以上,2007年预计还将减少20%,将仅余940万公顷。

九三是黑龙江国有农场筹资兴建的,每年大豆收购置200万吨,是目前国内仅存的一家有能力与外资抗衡的本土企业,被业界称为“最后的守望者”。

在“洋大豆”的冲击下,九三也不得不向生存屈服。设在东北地区的5个分厂全线亏损,九三于是在2004年和2005年分别在大连和天津建立了2个分厂,全部使用“洋大豆”,两个厂的进口量占到全公司年加工总量的一半以上。

中国大哺养消费大国,世界大豆的发祥地,东北、内蒙和淮海地区,是世界上最适宜种大豆的黄金地带。然而“洋大豆”进口量突然开始年年暴增,中国迅速成为了进口量占全球贸易量1/3的世界第一大豆进口国。为什么在强劲需求中,守在家门口的中国大豆打不过飘洋过海的“洋大豆”,反而被逼至绝境?

“洋大豆”发迹史转

控制着当今国际谷物市80%的市场份额的,是四家世界五百强企业,即美国ADM、美国邦基、美国嘉吉、法国路易达孚等。人们习惯根据他们名称的第一个字母,把这四家称作“ABCD”四大粮商。

以美国为首的“ABCD”四大跨国粮商,正是推动转基因“洋大豆”控制中国大豆产业的“背后黑手”。

上世纪90年代,美国粮商打着“帮助穷国发展农业”的旗号,在巴西、阿根廷等南美地区大力推广转基因大豆。南美大豆生产商都是各地的大农场主,拥有大量的土地但资金稀缺,美国粮商主动向他们大量提供商业贷款,年利率高达14.4%。

在巨额资金的推动下,易于生长的转基因大豆,疯长于美国、巴西、阿根廷,一举超过大豆的故乡中国成为世界大豆产量最大的三个国家。

对转基因农产品将会带来的对本国传统农业的严重冲击及食用安全不确定性,欧日韩等国历来争议很大坚决抵制。而2001年,中国正式加入WTO,为了中国经济长远发展的大局,中国在大豆等农产品贸易领域做出了仅3%的低关税等诸多让步。

转基因大豆顺利进入中国市场,并先以低价策略,迅速敲开了当时数量激增、生意红火、急需大豆原料的中国各地油脂厂的大门。

紧接着,中国企业对大豆买得越多,国际市场上的大豆价格越涨。由于贸易权被控制,巴西、阿根廷等南美大豆生产商,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的大豆被低价收购,运至美国港口,然后美国粮商将这些大豆以高昂的价格销售到世界各地,其中最多的就是中国。

以美国为首的跨国粮商实际上也控制了期货市场国际大豆绝对的定价权,开始形成一种“巴西人种大豆、中国人用大豆、美国人决定转手利润”的格局。

“大豆危机”转

2003年,美方对与中国之间的巨大贸易逆差,很不满意,频频向中国施压。

2004年3月,得知“中国大豆采购代表团”即将前往美国进行“集体采购”,国际炒家的哄抬之下,芝加哥期货交易所大豆期货价格从先前的约220美元/吨暴涨到391美元/吨。

“中国大豆采购代表团”悄然抵达后,美国人说:“看到有这么多的大买主来到芝加哥市场,我们感到非常高兴!”

中国大豆压榨企业的代表们纷纷签下了高价进口合同。但当中国代表团离美后,美方发布报告:以前的数据失真,新的统计数据显示:04/05年世界大豆产量将大增。国际大豆价格随即暴跌50%。转

中国绝大多数榨油企业,由此被送上绝路。大部分企业被迫放弃履约,纷纷赔付定金和洗船(以一定的费用把货回售给供应商),亏损高达60亿元。

中国大豆压榨行业,从此一蹶不振。至少一些业内人士仍坚信这样的结论:这是跨国粮商联合国际资本,剿灭中国油厂的一次“洗牌阴谋”,“先消灭龙头企业,再摧毁大豆产业”。

2004年这场“大豆危机”之后,跨国粮商对幸存的中国压榨企业“趁火打劫”,开始大规模并购,1000多家内资榨油企业构成的“中国大豆军团”,瞬间烟消云散。只留下今日仅剩90多家企业,有64家已被外资控制的局面。至此,中国市场上与大豆相关的各种产品或原料价格,成了跨国巨头手中玩弄的“魔方”。


(中华网2007年4月8日置顶文章)


相关文章:
·清末“大买办”李鸿章,是怎么卖国的?
·江涌:警惕金融买办集团控制大众与官员
·郭松民:纪念四一二大屠杀九十周年——买办当国国必亡
·吴钩:“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谁说的?
·余云辉:是谁把“阿里巴巴们”逼成洋买办?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