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当代社会主义
人大代表洪可柱痛批著名经济学者圈钱 
作者:[方夷敏 王雨吟] 来源:[] 2007-03-10

2007年03月08日15:57   南方新闻网    来源: 南方都市报 作者: 方夷敏 王雨吟


昨日,全国人大代表洪可柱痛斥国内四大经济学家“圈钱”的报道(详见本报昨日A07版)引起了广泛关注。当日,他已向大会提交了建议,呼吁有关部门对证监会发审委历届委员进行责任审计。


昨日,洪可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所提出的观点有证据支撑,“如果有个别人不认账,让历史来下结论”。而被点名的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则回应:“有证据,你去告我吧。”


人大代表洪可柱:我为何点厉以宁的名


记者(下简称记):我注意到您的建议中只点出了厉以宁的名字,其他3个人隐去名字,这样做的用意是什么?


洪可柱(下简称洪):我为什么要点出厉以宁的名,是因为《瞭望东方周刊》已经报道过,已经点明了这么个事。我点出来也是为了更能说明问题。至于其他人为什么不点名,是因为我的目的不在于把他们的东西都曝光于社会,而是为了能引起相关部门重视使问题得以解决。并不是要和这些人过不去,把他们打倒。我也没有必要这么做。至于具体是哪些人,大家心中有数。


我背后有一个智囊团


记:您的建议涉及教育、股市、房产等多个领域,每个都提得很尖锐,你这些建议是有根据的吗?有没有经过调查取证?


洪:当然。有相当的人参加调查。我背后有一个“智囊团”,成员包括普通民众、教育界、企业界等各方面朋友,其中不乏对内幕很有了解的人。


记:您的建议中批评矛头直指四个著名经济学者,他们的声望和影响力都很大,您就不怕被报复吗?你的观点一提出来,也遭到很多质疑,有没有压力?


洪:我不怕报复。压力当然有。网上、报纸有批评学者提出了不同看法。这是国家民主法制建设进步的表现。我个人也不能保证自己没有错误,这种时候我可以纠正自己认识的片面不足,向别人学习。我就算在企业工作,我也相信,有良心的知识分子和高校不会采取报复。社会也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个别人不认账让历史下结论


记:您一直强调与人为善,否认“痛批”之类的说法,但你提出的建议都显得尖锐。为什么?


洪:因为这样效果更好。这是为了更有效地解决问题。我去年“两会”关注房地产问题时,已经和著名学者有过争论。真理是在争论中明确的,学者和大师不是圣人,出现问题也很正常。我也相信学者只要不昧良知,通过争论辨识,有这类毛病或不足的学者会很快进行自我纠正,如果个别人不认账,那就让历史下结论。


记:有人开始把您和方舟子等人一起看做学术打假的同行,您自己怎么看?


洪:在学术打假上,我有我的背景和考虑。但有一条,要从真诚的考虑出发,从大局出发,不是从私人恩怨出发。从来重大问题的解决,都需要一批人坚持,我这么做是责任驱使。


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我曾经收到恐吓信


记者(下简称记):吴老师,全国人大代表洪可柱将向大会提交的一份建议(详见本报昨日报道),针对厉以宁等主流经济学家利用不对等信息和亲友弟子等便利,牟取巨额私利。同时,著名经济学家为某些利益团体代言,发表对中小投资者不负责任的不客观言论,这个老话题再度被炒得沸沸扬扬,您一直作为中国经济学界的良心而受到大家的敬重,而您在传言中是没有类似行为的经济学大师,您可不可以就此问题表个态?


吴敬琏(下简称吴):您说的这个问题我不太懂……还在讨论。


记:我们报纸昨天一出,厉老师就挺受网民攻击的,您知道吗?


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2001年讨伐我的6位教授,厉老师是最重要的一位。我不了解情况,尤其不能对他的情况发表意见。我只能说,在这个问题上,我反对的人,他们是有利益关系的。但你要我说具体的人,我没法说。当年所谓“吴敬琏一言毁市”,那场争论主要是在厉老师和我之间进行的。我说他们是有利益背景的,他们说我是有利益背景的。打电话、恐吓信,我老伴说,你和他们瞎争论什么呀?你要我说什么呢,我们都是学界的人。

疑不管事,我们说话还得注意


记:您觉得目前主流经济学界确实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吗?普遍吗?


吴:没有办法回答,我没有表决过不敢说。比如说,我们共产党有没有这种现象?有没有坏蛋?高级干部还有被枪毙的。


记:您的言下之意是独善其身么?您自己是没问题的,但不对别人的言行发表评论。


吴:这不是独善其身。不管每一个团体,你都不能轻论普遍,尤其是学者团体。学者思想独立、观点自由,每个人都对自己的观点负责。你说普遍,你能说出名字来么?


记:许多我们耳熟能详的名字,好像都有点嫌疑。


吴:嫌疑不管事啊,你是记者,你要记住我们国家是一个法制国家,是一个无罪推定论的国家。法院在没有判决之前,要假定他是好人。嫌疑人不是罪人啊,我们说话还得注意。


记:那您觉得我们国家的现状,出现这样情况的可能性大不大?


吴:当然有啊,因为我们国家市场不规范嘛,这个你不用问我啊,因为我是嫌疑人之一。


记:但据说您是一个没有类似行为的人。


吴:没有这话,当时网上批我的文章多啊,说我的孩子在哪里炒股。


亲友回避,怎么回避?


记:您的孩子确实在炒股吗?


吴:我的孩子不在国内,而且他炒不炒股票,和我是不是以权谋私有什么关系?就是他炒,怎么了?和这个主题无关。这是一个没有意义的问题。


记:那您如何评论这个代表提出来的建立亲友回避制度的建议?


吴:这个没有办法操作。关键是把我们这个股市弄好。亲友回避,怎么回避?首先要回避的倒是你们这些报道股市的记者、编辑,这是世界通例。我们还报道过,《华尔街日报》、《经济周刊》的守则,凡是涉及到三种人,记者、编辑和广告部的,涉及到证券交易的,一概不得炒作。不得炒作的意思是,6个月以下的买卖,买了股票6个月以内再卖,家庭发生特殊情况,报人力资源部批准,可以。


但是,有些人是必须要的,公司的董事高管是要回避,这叫内幕交易。


从个人的经验看,我现在还是两家香港上市公司的独立董事,每一次有不正常波动,香港联交所就马上要你报告你有没有本公司的交易行为,因为你有可能拿到内幕消息。香港和国外是这个原理,那么如果你是政策市,谁事先知道了政策,谁就可能用这个事。


■第三只眼


只要公示谁都可以做股票


华东师范大学国际金融研究所所长黄泽民:这个事件,还是提醒我们要完善中国股市的这种信息披露制度,利用内幕信息来炒作股票。


我觉得现在有些规定没道理的,做股票谁都可以做。问题是,对某些特定的人要有特殊的制度设计。我看尚福林(证监会主席)都可以做股票,他的老婆孩子都可以做股票——只要他公示,就可以。现在日本谁都可以买股票,而以前他们规定议员不能炒股票,后来发现一个办法,就是公布,如果查实了关联度比较高的,就会被判刑。这需要一个制度上的完善,而不能简单地说谁谁谁不能做。人家真的要做,找个农民拿个身份证开户,也就可以做了,也用不着搞什么亲友规避制度。解决问题的方法要讲究科学性。


洪可柱建议摘录


“以全国政协常委(原全国人大常委)、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名誉院长、中国证监会股票发行审核委员会首届委员厉以宁为首的厉以宁家族已拥有上亿资产,直接和间接投资控股参股的企业达二十多家,《瞭望东方周刊》刊登了《“厉以宁家族暴富”风波》一文……厉以宁先生在其家族“暴富”过程中究竟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厉以宁先生却始终拒绝做出解释和澄清。


还有一位重量级的经济学家×××先生,身为全国政协委员和证监会股票发行审核委员会的委员,×××教授的家属炒股票这是尽人皆知的事情,他的女婿就曾供职于某证券公司北京分公司,×××不管股市风起云落,其公开的预测总是利好,要全民炒股……请注意,×××教授曾担任过清华紫光、中集集团、大唐电信三个上市公司顾问和独立董事……


还有一位与厉以宁先生齐名的著名经济学家也曾任中国证监会股票发行审核委员会首届委员……厉以宁先生号称“厉股份”,此先生号称“×投资”。其与厉以宁、×××以及另一位法律界泰斗级的曾任中国证监会股票发行审核委员会首届委员的“某某”法学权威,相互“抬庄”,互请对方作为自己学生博士学位论文答辩学术委员会的主席和委员……四位先生为了避嫌分别到对方学生任职的企业和机构担任高级顾问,如果是上市公司则担任独立董事……他们可说是中国最先富起来的精英代表,但其魔术般致富与敛财速度超过了任何垄断企业,因为他们是靠权力和不对称信息致富。”


厉以宁回应圈钱指证:不管他


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听到又有人指责他为利益集团代言,亲友利用不对等信息牟利的传言时,并没有表示惊讶,他表示:网络上炒作已经非常严重,但无论炒作到什么程度,“只要有证据,你就去告!”


他还觉得经济学家不必要建立亲友回避制度。他反问道,经济学家又不是官员,为什么要回避?厉以宁表示,他的学生许多都在国家经济核心行业进行核心工作,如果要回避,那他们岂不是都要失业了?国家的经济工作是不是受影响?


他说对于这样没有提供明确证据的指证,他本人和亲属弟子从来不予以澄清和回应。问清楚洪可柱代表的身份之后,他马上说:“那不管他。”随即转身离开。

 


相关文章:
·全国人大代表:加强公务员国学教育 允许民间创办书院
·人大代表称将在全国两会呼吁引进“鞭刑”
·一本痛批美国的美国大学历史教科书
·国企拒公布改制信息 人大代表告赢政府
·人大代表:若贪50万就判死刑 就没人敢贪污了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