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美国经济学家眼中的“重其轻者”刑事政策 
作者:[新法家] 来源:[] 2006-12-21

    经济学奇才史蒂文利瓦伊特,和纽约时报特约记者史蒂芬杜伯纳合写的「苹果橘子经济学」(《Freakonomics》),2005年5月在美国出版,第一个月就成为亚马逊网络书店畅销书排行榜第二名,仅次于哈利波特。接着在英国和加拿大上市,一个礼拜就拿下非文学类畅销书排行榜第一名。而一年之后到目前为止,「苹果橘子经济学」在全球已经销售一百多万册,并被译成三十一国文字。在亚马逊网络书店仍然是排名第十三的畅销书,在纽约时报非小说类畅销书排行榜也仍然高居第五。本书繁体中文版由大块文化出版公司出版,全书330页,2006年4月发行。


一本经济学的书可以创造出这样辉煌的销售纪录,必须归功于作者史蒂文利瓦伊特他奇特的思考逻辑,以及他运用经济学方法研究出的各项出人意料之外的结果,他让经济学不再高深莫测。例如他发现堕胎合法化可能是导致犯罪率下降的重要关键,而父母想尽办法帮助子女出人头地的努力,其实可能是白忙一场。还有,选举时竞选经费花多少可能跟当选无关。而如果有人认为贩毒是一本万利,那可未必,因为研究发现,美国许多街头毒贩穷到必须跟妈妈住在一起。你相不相信,游泳池其实比枪枝更危险?而如果有人认为,只要把经济搞好,犯罪案件就应该减少。那他就错错错。因为利瓦伊特研究发现,经济好转对犯罪率下降并没有显著影响。


利瓦伊特是一个非常奇特的经济学家,他出生于1967年5月29号,是美国哈佛大学学士,二十七岁就拿到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博士。今年三十九岁的他,已经是美国经济学研究第一重镇、全美大学经济系排行榜第一名芝加哥大学经济系的教授,他也是该校芝加哥价格理论中心执行长,他所得过的奖必须用「无数」来形容,其中包括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总统青年学者奖、美国艺术及科学院院士,以及被学术界认为是诺贝尔经济学奖摇篮的美国克拉克奖。这位被誉为超级天才的经济学研究新秀,思考模式异于常人,他最擅长发问,而且提出的问题都大胆创新自然流畅。他认为,一个经济学家如果不能用浅显简洁的文字,向一般受过良好教育的人说明他的研究,很有可能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倒底在做什 。所以利瓦伊特常在学术研讨会上问演讲人:「你妈了解你现在说的这些吗?」「妳妈妈对这些感兴趣吗?」


利瓦伊特的思考逻辑就是这 平凡、直接、简单。虽然他是一个经济学家,但是他承认自己的数学不好,也坦承自己对经济理论不内行。他所关心的经济问题,都不是高深的大题目,也没有一定的主题,但他研究任何题目都有可能。杜伯纳就说,在利瓦伊特的眼中,经济学有解决问题的工具,但缺乏有趣的问题。而利瓦伊特特殊的天赋,就在于他有能力提出有趣的经济问题。比方说,有一次,他看到一个流浪汉在路上讨钱,他没有给钱,也没有掉头就走,而是一直盯着这个流浪汉看了半天然后说:「他戴的耳机不错。」原来他正在想:「为什 一个乞丐会戴着一副50美元的高级耳机?」这,就是利瓦伊特「苹果橘子经济学」所探讨的典型题目。它反映出传统的看法往往是错误的,而利瓦伊特最有兴趣知道的是,这名戴着高级耳机的乞丐,是出于什 原因诱使他愿意去做乞丐?而最令学术界佩服的是利瓦伊特的研究,往往发现这类微不足道的事情,很可能在很久以后是社会变迁的重大影响因素。他会运用独特的方法解读数据,用创新的思考检验某个主题。


利瓦伊特的奇特思考,在杜伯纳的帮助下,合作写出了「苹果橘子经济学」。其实「苹果橘子经济学」的英文原名是Freakonomics,如果直译的话,应该叫做「怪胎经济学」。在大陆有人翻做「魔鬼经济学」,但在台湾被翻译成「苹果橘子经济学」。这是利瓦伊特的第一本书,虽然他以书名调侃自己是一个怪胎FREAK,不过美国的媒体却给他另外一个比较戏剧性的称号,说他是「经济学界的印第安纳琼斯」。印第安纳琼斯是电影「法柜奇兵」等系列故事创造出的一位考古人类学家,主演的哈里逊福特把这位学者兼侠士的气质,演得似乎真有其人,风靡全世界。电影里的印第安纳琼斯教授有特殊的分析能力,可以从大量历史文件里找到古代传说中的宝藏。而史蒂文利瓦伊特则是真实世界里,可以从大量文件中分析出宝贵讯息的传奇人物。美国前总统柯林顿曾经邀请他加入经济团队,现任美国总统小布什竞选时曾经请他担任犯罪问题顾问。没错,利瓦伊特是一名经济学者,可是小布什总统认为他是治安问题专家,甚至CIA美国中央情报局都曾经邀请他帮忙抓恐怖份子,因为利瓦伊特是那种可以运用经济学研究工具,找出犯罪相关因素的神奇经济学家。比方说,他的研究就曾经发现,小学校长和老师会为了让学校评鉴的分数好看而作弊,日本的相扑选手也会为了某些诱因在比赛中放水。虽然这些犯罪行为都非常隐匿,采用一般的调查方法很难查出真相。可是透过了利瓦伊特的观察分析分析之后,答案往往简单到让专家跌破眼镜,而且答案经常与一般人的认知不一样,甚至相反。


比方说,一般人总以为竞选时多花一点钱,对当选应该有所帮助。可是很好笑的是,利瓦伊特把1972年以来美国国会议员选举的一千件个案统计分析,结果发现候选人会不会当选,跟他们砸下多少竞选经费没有任何关联。当选候选人就算把竞选经费削减一半,他的得票率只会减少百分之一。而落选候选人就算把竞选经费增加一倍,他的得票率也只能提高百分之一。他的研究结论相信,候选人当选最重要的不是花多少钱,而是他是谁。因为,有些人天生对选民就是具有吸引力,这些人在还没有投票之前,就几乎已经注定当选。但有些人天生就是对选民没有吸引力,他花再多钱也改变不了多少选举结果。同样的情况在这本书里的另一项研究中也出现。那就是父母对子女的教养与子女前途的关联。那项研究里发现,学童考试成绩的表现,跟父母的教养不像我们以为的那样相关,因为有许多影响因素早已决定,包括你是谁、和谁结婚、过怎 样的生活。如果你很聪明、工作认真、教育程度高、待遇好、同时结婚的对象和你一样,那 你们的子女成功的机会也比较高。


利瓦伊特的研究也相信,小孩的基因其实已经决定了他们人格与能力的一半左右。而另外一半,利瓦伊特根据统计资料,运用回归分析法研究影响变量相关性之后,结果发现,与儿童考试成绩高度相关的父母影响因素有八项,包括父母教育程度高、父母社会经济地位高、母亲生第一胎时三十岁以上、小孩出生时体重偏低、父母在家里说英语、小孩是领养来的、父母参加学校的家长会,以及家里有很多书。以上这些因素影响下,儿童的考试成绩比较好。但是以下八项因素对儿童的考试成绩并没有发挥作用。包括家庭关系亲密、搬到较好的小区住、母亲在小孩出生到上幼儿园前没有上班、小孩参加过学前辅导、父母定期带小孩上博物馆、小孩常挨打、小孩常看电视,以及父母几乎天天念书给小孩听。这些教养做法对小孩成绩其实没有影响。还有一个做法在华人世界许多父母也一样会做,就是帮小孩送进明星学校。可是在美国芝加哥的一项研究发现,父母帮小孩选学校几乎没有任何作用,进入好学校的学生表现,并不比没有进入好学校的学生好。也就是说,挤进好学校跟不去挤没有两样。


这里用利瓦伊特的思考逻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的小孩到一个朋友家去玩,这个朋友家里有枪,而且是真枪实弹,你会让你的小孩去玩吗?好,先不问你答案。再假设,你的小孩说要去一个朋友家游泳,因为这个朋友家后院有个游泳池,那你会让他去吗?一般家长大概都会做出同样的决定,就是让小孩去游泳,而且会警告小孩最好不要去有枪的人家里。可是根据统计,美国每年平均每一万一千个家庭游泳池会淹死一名儿童,比例是一万一千分之一。我们再看看另一项统计,全美每年死于枪下的儿童是每一百万枝枪还不到一人,比例不到一百万分之一。很显然,一万一千分之一比百万分之一高太多。那 倒底是枪危险呢?还是游泳池危险?可是做家长的还是比较怕让小孩到有枪的人家里去。为什 ?利瓦伊特和杜伯纳指出,都是因为我们太相信专家。各种各样的专家运用各种各样的数字和文字,夸大他们想要传达的讯息。而我们往往断章取义相信似是而非的信息。你大概听说过另一个例子,就是倒底坐飞机安全?还是坐汽车安全?许多人都知道,每年车祸死亡人数显然多于飞机失事罹难者。就算把坐汽车和坐飞机的可能性拉成一样,采用每小时平均死亡率计算,两种交通工具致死的机率还是一样。可是由于一般人坐飞机的机会远低于天天坐车,所以无论怎 分析坐车都远比坐飞机危险。


所以这本书告诉我们,不要随便相信专家,因为专家往往会利用信息优势为自己谋取利益,比方说医生建议你最好做某项手术或照胃镜之类,房地产中介推荐你买某个房子,其实这两者可能都在为自己谋取利益,你都最好先上网查一下相关信息,或者再多找别的医生问问,或问一下别的朋友。其实就像学校老师找学生补习,做家长的一般都认为有用,就放心的让小孩去老师那里补习。但对小孩的学习效果真的有帮助吗?这类问题不知做家长的有没有认真研究过。我们一直以为应该给子女做些什 ,好让他们不会输在起跑点。我们要小孩补钢琴、补心算、补这补那,请家教或上补习班,但我们都不知道倒底有没有用。家长这 做只是为了让自己心安,还是真的对子女有益处?其实利瓦伊特的研究发现,父母怎样教养小孩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 重要,而是父母是谁比较重要。比方说,教育程度高的父母通常IQ也高,而且社会经济地位通常也较高,所以小孩在校表现一般都比较好。


就好像许多父母精挑细选为子女取名字一样,利瓦伊特也研究过这个题目,而他的研究结果显示,名字跟子女前途没有什 关联。利瓦伊特自己家里共有四个小孩,包括从中国领养的两个女生。他给这两个小女生一个取名Amenda,另一个取名Sophie。其中,Amenda是美国白人「中所得家庭」和「低所得家庭」最常见的二十个女生名字之一,尤其在1980年代。而Sophie则是利瓦伊特研究预测,2015年美国女孩最常见的24个名字之一。根据利瓦伊特的研究,名字叫Amenda的女生,她母亲受教育的平均年数为13.3年。叫Sophie的女生,她母亲受教育的平均年数为15.45年。虽然利瓦伊特的研究发现,名字跟前途之间没有直接关联,但是他也发现,名字可以反映出父母的教育程度。这本书里,所谓高教育程度父母,是指母亲受教育年数至少15.75年,而所谓低教育程度父母,母亲受教育年数最高为12.22年。当然这项研究反映的是美国社会情况,并不一定适用目前华人社会。可是一般华人,尤其是年轻人,多半会取个英文名字。虽然利瓦伊特的研究指出,名字与命运没有关联,叫成功的人还是会失败,叫失败的人后来却成功,这是这本书里的一个真实案例。但是研究结果也显示,有些名字是黑人特有,是低所得家庭常给小孩取的名字,因此会给一般美国人一种我们感觉不到的印象。


利瓦伊特的研究,是把美国加州1961年至今一千六百多万婴儿的资料拿来分析。那项研究原来的目的,是想找出美国黑人与白人经济差距和它们名字间的关联。结果发现,黑人和白人的父母为子女取的名字的确很不相同,会给小孩取明显是黑人名字的父母,分析结果显示,他们未婚、低所得、教育程度低、未满二十岁,是来自黑人小区的女性,而且本身也有一个明显的黑人名字。那 取黑人名字会有什 结果呢?另外一项长期研究发现,如果把内容相同,名字不同的履历表都同时寄给雇主,结果明显是白人的名字比较容易获得面谈的机会。虽然这项结果并不能显示雇主有种族歧视,但是研究发现,有钱的父母和没有钱的父母给子女取的名字就是不一样。而且某个名字在高所得、高教育家庭中间开始流行以后,会沿着所得级距逐渐向下流行。但当这个名字太大众化以后,高所得、高教育家庭会率先不再取这个名字,然后趋势也是向下流行,直到连低所得、低教育家庭都唾弃这个名字。这个名字才逐渐不再流行。换句话说,英文名字会带给洋人有关你的社会经济地位的印象,所以取英文名字最好不要随便想到什 名字就叫什 ,最好看看这个名字会带给洋人什 印象再决定。因为取错名字可能让洋人感觉是劣势家庭出身。


比方说前面曾经提到,利瓦伊特的研究发现,美国堕胎合法化十几年以后,犯罪率因而下降。他整理多达数十年的研究资料发现,出生于劣势家庭环境的小孩,日后变成罪犯的机率比一般小孩高很多。而美国堕胎合法化以后,最初几年被母亲拿掉的小孩,如果真的生下来,他们生下来就是贫穷人口的机会,比平均水平高百分之五十,而成长于单亲家庭的机会,也比平均水平更高出百分之六十。最重要的是,贫穷的童年和单亲家庭,正好是预测儿童日后是否沦为罪犯的最强力指标。成长于单亲家庭的小孩,未来犯罪的比率比一般家庭小孩几乎高出一倍。这就是为什 堕胎合法化会在十几年之后,使得犯罪率下降的主要原因。因为那些能够合法堕胎的女性,一般都是贫穷、未婚、年轻,处于典型的劣势环境。她们如果把小孩生下来,这些小孩未来成为罪犯的可能性,比平均水平高出许多。而堕胎之后,由于这些小孩并没有生下来,因此十多年后,总人口当中犯罪机率高的青少年比例下降,犯罪案件数量也因而下降。这就是利瓦伊特最著名的研究案例之一,它后来引起许多争议,许多人怀疑这种论调只是巧合,根本不能成立。可是利瓦伊特提出左证的分析结果,每一项都显示堕胎与犯罪之间相关联。


当然,堕胎合法化并不是影响任何城市犯罪率上升或下降的唯一因素,如果我们用经济学的术语来说,犯罪率降低其实是堕胎合法化意料之外的利益。我们前面提过,小布什总统在竞选时找过利瓦伊特担任治安问题顾问。因为利瓦伊特还有一项非常有名的研究,就是他根据十家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从1991年到2001年这十年里,对犯罪率下降所提出的解释,一项一项去对照相关统计数字分析,结果发现,虽然经济变好并没有让犯罪率下降。不过,严刑峻罚对犯罪有吓阻作用,甚至还有预防作用,可以预防监狱犯人再犯。但是死刑由于执行率很低,而且要法庭判决一个人死刑经常拖很久,所以在美国,死刑对犯罪并没有吓阻力,可是增加警力对降低犯罪是真的有吓阻作用。根据利瓦伊特的研究结果显示,1990年代全美各大城市大幅增加警察人数之后,不但吓阻犯罪案件发生,同时也让一些可能逍遥法外的歹徒难逃法网,为1990年代美国犯罪的减少,贡献率占10%。另外,对于一般人直觉认为,人口老化应该对犯罪减少有所贡献。因为统计显示,65岁以上老人被逮捕的比率,只有青少年人口的五分之一,因此老年人口增加,就应该使得犯罪减少。可是利瓦伊特的那项研究认为,由于人口结构变迁过程非常缓慢,所以1990年代美国犯罪率降低的影响因素当中,人口高龄化并不能列入。


而除了一般社会治安有关的犯罪问题外,利瓦伊特对各种犯罪问题似乎情有独锺。包括前面我们提过,他研究过美国芝加哥公立小学校长和老师为学校评鉴成绩而作弊的问题,还有日本相扑选手为某种诱因在比赛中放水的问题,另外他还研究过所谓的白领犯罪问题。这项研究是另一位经济学家在无意间所做的一项实验。这位名叫费尔曼的农业经济学家在为美国海军分析武器支出二十几年后,由于和新的管理团队合不来而决定退休去卖贝果。他以华盛顿特区一带的办公大楼上班族为销售对象,每天一大早把贝果和收钱箱送到各公司的茶水间,然后在午餐前去收回钱箱并清理。结果几年之内,他每星期的销售量达八千四百个,客户多达一百四十家公司,赚的钱不比原来的工作少,但生活过得更开心。不过这项研究的重点,并不是介绍这位从经济学家成功变成贝果达人的故事。而是费尔曼在销售过程中发现,虽然他采用荣誉制的付钱方式,拿走贝果的人付不付钱可能不会有人看到,但是有高达百分之八十七的人都诚实付钱。


这项研究结果让很多经济学家都很惊讶。费尔曼的这些经济学家朋友,在他当初说要改行去卖贝果时都觉得他脑筋有问题,而在他决定采用荣誉付款制的时候,也都告诉他这个办法行不通。可是费尔曼对人性非常有信心,他原来甚至预估付款率应该可以达到百分之九十五,可是现实情况让他必须妥协,不过这项标准也只不过降低到百分之九十。他把付款率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公司列为诚实,百分之八十到九十之间的列为不满意但是可以接受,对于不到百分之八十的公司,他会贴张警告的告示,希望白吃的人不要以身作则教导自己的子女去骗人。而且他把收钱箱的设计,也从开口罐子改为只开一个小孔的小木箱。结果,每年放七千次收钱箱,平均只被偷走一次。由于费尔曼从1984年开始卖贝果以来,就一直保留完整的纪录,因此分析这项庞大资料可以精确评量出顾客的诚实程度。换句话说,分析结果可以用来研究白领阶级的犯罪问题。而这项分析结果发现,规模小的公司比大公司诚实,只有几十名员工的公司付款率,比几百人大公司高出三到五个百分点。还有,天气好的日子付款率会高,但下大雨刮大风的日子揩油的人会增加。这个结果反映出个人情绪对诚实程度也有相当程度的影响。另外,公司员工士气可能也跟诚实度相关,职位高低也和诚实度有关。因为这项分析发现,员工都喜欢老板和公司的这种公司,诚实度较高,而职位高的人,不诚实的比率高过基层员工。


这就是「苹果橘子经济学」研究的题目。在一般正规的经济学教科书里面,通常看不到,可是利瓦伊特创造出了这 一个新的经济学研究趋势。他在书里也预测,这类研究个案往后可能会出现在正规的经济学教科书当中。因为经济学这门科学主要是一组工具,因此任何稀奇古怪的题目,都可能纳入经济学研究范围之内。

 


相关文章:
·李巍:“新华盛顿共识”重塑美国经济战略
·余云辉:应调整核威慑政策,给美国划出“新的北纬17°线”
·余云辉:锁定美国霸权主义“七寸”,增强中国战略定力与自信
·翟玉忠:美国新经济运动与老子“小国寡民”思想
·马凯硕:基辛格两次亲口向我证实了美国对华战略缺陷
大六经工程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