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翟玉忠:论慈禧女士的房地产事业 
作者:[翟玉忠] 来源:[作者惠寄] 2006-11-20

不能再随意浪费资源了!在这个全球化的新战国时代,我们必须把工战作为最基本国策:经济上一切资源归工战,政治上显工战之士。

    目前中国的房地产炙手可热,国家下卡紧土地,上收缩银行信贷,结果呢?全国大中城市新建商品住房销售价格仍在上涨。中国人将令行禁止作为政治健康的重要指标,现在臂不能使指了,难怪国务院对房地产调控情况不满意。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早已是中国的政治习惯。可问题却远没有这样简单。

    国家勒不住房地产缰绳的根本原因是庞大的房地产利益集团已经形成,他们已经有了干涉国家政策制定和影响政策执行的能力。中国古典政治学反对一个阶层主政,主张百姓均平,如果任凭这个利益集团坐大,不进行控制,将是很危险的。由于这个集团的影响,国家大量本应用于产业发展、科技创新和国防建设的资源投入到了房地产上面,使经济发展失衡,国家竞争力下降。

    曾和笔者合写《失去联想》一书,现任首钢企业研究所所长的王育琨先生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不无忧虑地写道:“当欧美强国甚至日本、韩国、印度这样的国家,都把财富集中到产业资本、教育资本、科技资本和金融资本上去的时候,我们的财富却砸向了不动产。中国人的魄力扭曲地展现:我们买来了意大利的几座大山,把雕刻出大卫的大理石整个搬到了中国;我们买断了印尼的原始森林,以至于发生了大规模的泥石流;我们抬高了钢材的价格,大幅度提高了铁矿石的价格,把许多国家的钢铁公司和铁矿石公司,从亏损倒闭的边缘拯救了过来。然而,这样却是以牺牲中国长久竞争力的方式。”

    有人辩解说,没有什么产业像房地产这样能拉动GDP的增长,带动这么多相关产业和创造这么多就业机会,房地产热点也没有什么?你走上中国大中小城市的街头,就能看到房地产已经成为现代化的标杆,高楼大厦是城市现代文明的标志,为什么还要反对地方政府大搞房地产事业?

    不错,房地产繁荣的确能带来GDP的增长,增长到什么程度呢?境外热钱都大量涌入了。原来吸引外资还有这条捷径,外资可以不请自到!一位关注房地产问题的专家告诉我,热钱的流入量很大,估计占到房地产资产的30%左右。这么多的热钱肯定会使房地产资产价格上涨。直到热钱有一天从中国疯狂撤走,这个好看的GDP泡沫破灭——就象东南亚金融危机时一样。

    房地产也可以拉动诸多产业的发展,但那些产业多不是高端产业,而且水泥和钢铁那样的产业,高污染,高能耗。这样的产业只会使中国经济在低水平上运转,不会对提升国家竞争力有多大贡献。

   至于创造就业机会,你看看那工地上民工的生活状况就会知道。城市房地产是为了带动农村房地产,好让农民也能像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欧洲农民一样人人都住上公寓。农民工那样的工资水平能住上公寓吗?信奉由市场配置资源的先生们,你们认识市场这两个字吗?考古表明,连建造金字塔的埃及农民都有较好的待遇和体面的生活,社会主义中国的民工有吗?

    作为一个财经评论家,作为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人,我对那些经济学骗子感到厌恶,无论他们多么有名!

    当那些专家说这样的房地产至少还有20年的黄金时期时,我愤怒了!

    如果按这种逻辑,慈禧修颐和园和搞“三海工程”(北海、中海、南海)才是最伟大的房地产工程,创造的GDP比SOHO肯定要多得多,慈禧女士不就是借用了点海军军费吗?听说人家在甲午战争前都还清了。比起那些拿着银行的钱(有的是社保的钱)在那空手套白狼的地产大亨们强多了。

    再说慈禧女士(注意:只有在中国的房地产界,她才配得上这一称号)搞房地产可不容易,不像今天的房地产大亨们有那么多西天取经归来的经济学家保驾护航。老佛爷哪有那种福气,用上电灯电扇就不错了。

    想当年,英法联军焚毁圆明园后,慈禧女士就想美化北京,搞房地产,怎奈恭亲王奕訢、醇亲王奕譞、北洋大老李鸿章等反对,只好不了了之。中国自古就有耕战强国的传统,大清国运夕下的时侯,爱享乐的慈禧女士没有办法。

    1886年,刚刚得势的奕譞为报知遇之恩,上了《奏请复昆明湖水操旧制折》,名义上是恢复中华民族自汉武帝到乾隆时代耕战强国的传统。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的雷颐先生曾撰文解释说,西汉时期,汉武帝为征伐云南滇池昆明国,曾在首都长安挖掘了一个大湖,名为昆明池以操练水军;乾隆皇帝以为母亲祝寿、兴修水利和操练水师之名,将京城西北的瓮山泊据汉武帝挖昆明湖的典故扩改为“昆明湖”,健锐营、外火器营曾在昆明湖进行水上操练。

    就像今天的房地产大亨们再牛也不是汉武大帝一样,慈禧女士当然不是汉武帝,当然她也就不会操练海军了,所有来北京游过颐和园的人都可以证明这一点。甲午战败后,李鸿章只能仰天长叹:使海军经费按年如数拨给,不过十年,北洋海军,船炮甲地球矣!何致大败?

    一百多年前,慈禧女士搞房地产的时候,中国的主要战略危胁还主要是来自东方海上,因为经过中华民族数千年的浴血奋战,当时大陆上的战略对手基本上已经不存在了。这与今天不同,在作者写本文的时候,将我们看作最大潜在战略对手的美国已经从四面八方包围了我们,中国在阿富汗战争后就陷入了美国越来越紧的战略包围圈中!

    连印度也在投资上卡我们,最近还要对中国民用飞机设禁飞区,他们怎能用“老眼光”,以安全为理由对待我们信奉市场经济的国家,印度经济学家的市场理论水平怎这么差呢?同在一块大陆上,差距怎么越来越大呢?!请看如下资料:9月26日,世界经济论坛全球竞争力排行榜,中国居第54位,印度居第43位;10月21日,哈佛全球商业竞争力排名,中国居第64位,印度居第27位。

    在这个全球化的新战国时代,我们必须把工战作为最基本国策:经济上一切资源归工战,政治上显工战之士。不能再随意浪费资源了!资源应投入到国家安全最急需的教育、计算机、飞机、宇航等项目上,让研制中国大飞机的程不时夫妇住上北京建外的SOHO!刚刚从上海拜访程不时夫妇归来的一位工程师见面给我讲的第一句话就是,程老是国家功臣,他们夫妇(程老的妻子也是著名飞机设计师)住那样又破又小的房子里,太不应该!太不应该!太不应该!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这是在“澶渊之盟”一百多年后,也是在宋真宗决心要“继好安边境,和同乐小康”一百多年后,南宋诗人林升题在临安旅店墙壁上的一首诗。笔者每每读起它,总有一种不知今夕何夕的感觉。

    脑满肠肥的房地产大亨们,用GDP邀功请赏的大员们,连同你们的经济学家、还有已经品尝到“抱抱团”美女的民工们,舞起来吧!

    “夜色多么好,心儿多爽朗,在这迷人的晚上 ……”

 


相关文章:
·翟玉忠:西方移植到中国的学术不等于中国学术(附贝淡宁评论)
·翟玉忠:六经——中华文明的顶层设计
·翟玉忠:《大学》“德本财末”思想的时代意义
·翟玉忠:《孔门理财学——孔子及其学派的经济思想》译序
·翟玉忠:读余云辉博士《关于共产党执政的阶级基础探讨》
大六经工程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