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法家历史
《盐铁论•散不足第二十九》译注 
作者:[王利器] 来源:[] 2006-10-08
【题解】在本篇中,贤良从衣食住行到婚丧嫁娶,从庶民百姓到官府豪家,分为八个纲领,并列举了三十二项事实,说明由于豪华奢侈产生了很多方面的社会“弊病”,贤良借题发挥,以论奢侈、节俭为名,目的是欲行复古之实。
 
  大夫曰:吾以贤良为少愈,乃反其幽明,若胡车相随而鸣。诸生独不见夏季之螇乎?音声入耳,秋风至而声无。者生无易由言,不顾其患,患至而后默,晚矣。
 
  【注释】少愈:稍微高明一些。
  幽明:本指黑暗、光明。这里指善恶不分。
  胡车:古代匈奴族的一种车子。本书《论功篇》:“匈奴车器无银黄丝漆之饰,素成而务坚。”可见匈奴虽尚骑射,也是有车的。不过制造粗糙,轧轧有声。车行时一辆跟着一辆,行动起来,前面的车叮当作响,后面的车同样叮当作响,所以说“胡车相随而鸣”,这里用“相随而鸣”比喻贤良、文学随声附和。
  螇(x9):即螇螰(l)),蝉的一种,又名蟪蛄(hu@g+)。《庄子·逍遥游》:“蟪蛄不知春秋。”司马彪云:“寒蝉也。春生夏死,夏生秋死。”与此所说“声音入耳,秋风至而声无”正合。者:古通“诸”。者生即诸生。无易由言:语本《诗经·大雅·抑》和《小雅·小弁》。易,轻易,由着自己的性子。
 
  【译文】大夫说:我原来以为贤良稍微高明些,结果你们竟是善恶不分,和文学相互随声附和,好像匈奴造的车子,行走起来一个跟着一个发出刺耳的叫声。诸位难道没有看见夏末的蝉吗?虽然叫的声音一时能听得到,但秋风一来就无声无息了。你们不要轻易地由着性子乱说,而不考虑后果,等到祸患临头,才默不作声,那可就晚了。
 
  贤良曰:孔子读《史记》,喟然而叹,伤正德之废,君臣之危也。
  夫贤人君子,以天下为任者也。任大者思远,思远者忘近。诚心闵悼,恻隐加尔,故忠心独而无累。此诗人所以伤而作。比干、子胥遗身忘祸也。其恶劳人,若斯之急,安能默乎?《诗》云:“忧心如惔,不敢戏谈。”孔子栖栖,疾固也。墨子遑遑,闵世也。。
  大夫默然。
 
  【注释】这里的《史记》,不是司马迁所著的《史记》,而是指鲁国的《史记》。喟(ku@)然:叹气的样子。
  闵悼:忧伤,哀悼。
  恻隐:怜悯,同情。尔:同“耳”。
  劳:忧虑。
  诗出《诗经·小雅·节南山》。惔(yan):焚烧。
  《论语·宪问篇》:“微生亩谓孔子曰:‘丘何为是栖栖者与?无乃为佞乎?’孔子曰:‘非敢为佞也,疾固也。’”栖栖:忙碌不安的样子。疾固:痛恨世道的弊病。墨子,即墨翟,见《晁错篇》注释。遑遑:匆忙的样子。闵世:忧伤世道衰败。《论衡·定贤篇》:“孔子栖栖,墨子遑遑。”《后汉书·苏竟传》:“仲尼栖栖,墨子遑遑”。语皆本此。
 
  【译文】贤良说:孔子读《史记》,感慨叹息,对正统道德的废除和君臣关系受到危害表示伤心。贤人君子,是把天下的事情作为自己的责任。肩负大任的人考虑得远,考虑长远的人忘掉眼前的小事,他们真心诚意地忧伤国家的事情,怜悯别人的感情积压在心里,所以抱着一片忠心而特立独行,没有牵挂,这就是《诗经》各篇的作者有所伤感而执笔写作,比干和伍子胥舍身向君主劝谏,不关心个人灾祸的原因。可恶的事情使人像比干、伍子胥一样焦急万分,怎么能沉默呢?《诗经》上说“忧心如火焚烧,不敢开玩笑讲些不负责任的话。”孔子一生忙碌不安,这是因为他痛恨世道的弊病,墨翟一辈子奔波行走,也是因为他忧虑世道的衰败啊!
  大夫沉默不答。
 
  丞相曰:愿闻散不足。
  贤良曰:宫室舆马,衣服器械,丧祭食饮,声色玩好,人情之所不能已也。故圣人为之制度以防之。间者,士大夫务于权利,怠于礼义,故百姓仿效,颇逾制度,今故陈之,曰:
 
  【注释】间者:近来。
  务:追求。
  故:特意。陈:陈述。
 
  【译文】丞相说:愿意听听奢侈消耗产生的不足的情况。
  贤良说:宫室车马,衣服用具,丧祭饮食,声色爱好,这些都是人的感情不能抑制的。所以圣人对这些都订立了制度加以限制,近来,官吏追求权势财利,却松懈了礼义,所以百姓效法他们,大大超逾了制度。现在特意陈述如下:
 
  古者,谷物菜果,不时不食(1),鸟兽鱼鳖,不中杀不食(2)。故缴罔不入于泽(3),杂毛不取(4)。今富者逐驱歼罔罝(5),掩捕麑■(6),耽湎沈酒(7),铺百川(8)。鲜羔麑■(9),几胎肩(10),皮黄口(11)。春鹅秋鹐,冬葵温韭(12),浚茈蓼苏(13),蕈耳菜(14),毛果虫貉(15)。
 
  【注释】(1)《礼记·王制》:“五谷不时,果实未熟,不粥于市。”不时:不到成熟的时候。
  (2)《礼记·王制》:“禽兽鱼鳖不中杀,不粥于市。”不中杀:不到该杀的时候。
  (3)缴(zhu¥):系在箭上的绳子。这时指射鸟的箭。罔:同网。捕鸟捉鱼的器具。
  (4)杂毛:各种鸟兽的皮毛。这里指幼小的鸟兽。
  (5)张之象本、沈延铨本、金蟠本“逐”作“遂”,郭沫若改作“迺”。
  罝(j+):捕鸟兽的罗网。
  (6)麑(n0):小鹿。■(ko)):鹐鸟,小鸟。
  (7)耽湎沈酒:沉迷酗酒。“酒”原作“犹”,这是由于二字因形近而误,今改。
  (8)铺百川:言酒之多。
  (9)羔■(zha^):羊羔。鲜羔■,意思是吃羊羔的新鲜肉。
  (10)“几”原作“羊■”,“肩”原作“扁”,今据张敦仁说校改。几:同(j!),割杀。胎肩:小猪。
  (11)皮:作动词用,即剥皮。黄口:指小鸟。
  (12)冬葵,我国古代冬天生长的一种蔬菜。温韭:温室里培养出来的韭菜。
  (13)浚:同葰,一种香菜。茈(z!):茈姜,一作子姜,蓼(l93o):辛菜。苏:紫苏。可做中药,古时用以调味。
  (14)蕈■(x)n ruan)原作“丰栾”今据孙治让说校改。蕈,桑耳。■木耳。(见《说文》)耳菜:各种菌菜的总名。
  (15)毛:毛虫。各种兽类。“果”通“倮”(lu%),字又作“贏”指身上没有羽毛和鳞甲的动物。
 
  【译文】古时候,粮食蔬菜水果,不到成熟的时候不吃,鸟、兽、鱼、鳖,不到该杀时不吃。因此不在池塘里撒网捕小鱼,不到田野上猎取小的鸟兽。现在则不同,有钱的人张网驱歼猎取,利用自然物的掩蔽,捕捉幼鹿、小鸟,沉迷酗酒,酒如河流。宰羊羔,杀小猪,剥小鸡,春天的小鹅,秋季的雏鸡,冬天的葵菜和温室培育的韭菜、香菜、子姜、辛菜、紫苏、木耳,虫类、兽类,没有不吃的。
 
  古者,采椽茅茨,陶桴复穴,足御寒暑,蔽风雨而已。及其后世,采椽不斫,茅茨不剪,无斫削之事,磨砻之功。大夫达棱楹,士颖首,庶人斧,成木构而已。今富者井干增梁,雕文槛楯,垩■壁饰。
 
  【注释】陶:陶器,指瓦。桴(f*):屋梁。复穴:窟室。
  磨砻(1¥ng),琢磨。修饰加工的意思。
  棱:房屋的粱。达棱楹,就是把梁栓从上到下斫成四棱。楹(y0ng):厅堂的柱子。颖:尖锐。颖首,就是把椽子、梁的头部斫细,作为装饰。
  井干:古时的天井、藻井(宫殿、厅堂的天花板上一块一块的装饰,多为方格形,有彩色图案)。
  “楯”原作“修”,今据张敦仁说校改。槛楯(sh[n):门槛,栏杆。■(nan),原作“忧”,今据王绍兰说校改。■:涂刷。垩(8):白土。
 
  【译文】古时候,人们住的是木棍搭的草棚,瓦盖的窟室,能够防御冷热、挡风蔽雨就行了。到了后来,也是椽子不砍削,茅草不剪齐,不进行修饰加工。大夫才有方木的屋梁和带柱子的厅堂,士的房子才有修饰的椽子,普通人的房子只能用斧子砍伐粗糙的木头盖成。现在,富人的屋顶上有藻井、门槛,栏杆上雕刻有花纹,还用白土粉饰墙壁。
 
  古者,衣服不中制,器械不中用,不粥于市。今民间雕琢不中之物,刻画玩好无用之器。玄黄杂青,五色绣衣,戏弄蒲人杂妇,百兽马戏斗虎,唐锑追人,奇虫胡妲。
 
  【注释】粥(y)):同“鬻”,卖的意思。
  “玩好”二字,原在下句“玄黄”之上,今据杨树达说校移。
  蒲人:“蒲”同“僰”,西汉时居住在云南地区的少数民族。戏弄蒲人杂妇:指模仿僰人的杂剧。
  唐锑(t0)追人:古代用木、泥、纸做成小人,进行爬高竿的游戏。
  奇虫:指鱼龙之类的游戏。胡妲:即花旦,游戏的一种。
 
  【译文】古时候,衣服不合于制度,器具无法使用,就不拿到市场上去卖。现在民间雕刻琢磨一些不适用的东西,刻画、玩弄、爱好一些无用的器具。花花绿绿、五颜六色的绣衣,模仿僰人的杂剧,马戏、斗虎,木偶爬竿,鱼龙杂技,花旦唱戏等等。
 
  古者,诸侯不秣马,天子有命,以车就牧。庶人之乘马者,足以代其劳而已。故行则服枙,止则就犁。今富者连车列骑,骖贰辎軿。中者微舆短毂,繁髦掌蹄。夫一马伏枥,当中家六口之食,亡丁男一人之事。
 
  【注释】“马”字原在“者”字下,今据王先谦说移正。
  枙(8):同“轭”,驾车时加在牲口脖子上的曲木。
  骖(can):古代一车驾三马,在车前两侧的马叫“骖”。这里指三匹马拉的车。辎(z9):古代一种有盖的车。軿(p0ng):有帏子的车。
  微舆:小车箱。短毂(g():短轮轴。微舆短毂,这里指小车。
  繁髦原作烦尾,今改。烦、繁音近通用。尾、髦形近而误。繁髦:马鬣上饰。掌蹄:给马蹄钉掌。
  枥(l@):马槽。
  丁男:丁壮男子。亡:损失。
 
  【译文】古时候,诸侯不饲养马,天子下令征伐时,才随车所到之处,就地放牧。一般人乘马,只是为了减少劳累。所以需要时马就套车,不出车时就用来拉犁耕田。现在富人出门车马排成行,车有三匹马拉的,有两匹马拉的,有带车棚的,有挂帷幕的。中等人家也有小车,还要装饰马鬣和给马蹄钉掌。喂养一匹马,相当于消耗中产之家六口人的粮食,还要损失一个壮年男子的劳力。
 
  古者,庶人耋老而后衣丝,其余则麻枲而已,故命曰布衣。及其后,则丝里枲表,直领无袆,袍合不缘。夫罗纨文绣者,人君后妃之服也。茧缣练者,婚姻之嘉饰也。是以文缯薄织,不粥于市。今富者缛绣罗纨,中者素绨冰锦。常民而被后妃之服亵人而居婚姻之饰。夫纨素之贾倍缣,缣之用倍纨也。
 
  【注释】耋,解见《孝养篇》注释。
  直领:古时长袍衣领,自项后曲领向前,相并直下,又叫方领,见《汉书·景十三王传》。《释名·释衣服》:“直领,邪直而交下,亦如丈夫胞袍方也。”袆(hu9):衣带。缘:衣服边缘的装饰。
  茧(ch¥u):粗丝绸。缣(jian):细绢。练:白绢。
  文缯(z5ng):带有文采的丝织口。缯,丝织品的总称。
  缛(r)):本指繁杂的装饰,这里是穿的意思。
  素绨冰锦,原作素绨锦冰,今据王先谦说校改。素绨:白色而又光滑厚实的丝织品。冰锦:像冰一样洁白的丝织品。
  亵人:下贱的妇女。
 
  【译文】古时候,70岁的老人才穿丝绸的衣服,其余的则只穿麻布而已,所以名叫“布衣”。到了后来,里面用丝,外面用麻衣,上衣是直领没有衣带的,袍子仅仅是合缝也不装饰边缘。至于绣着花纹的精细丝织品,则是帝王、皇后和妃子们穿的服装。粗丝绸和细绢、白绢,则是结婚时穿的漂亮衣服。因此,带有文采的和细薄的丝织品,不在市场上卖。现在,富人却穿着刺绣的精细的丝绸,中等人也穿着素绨和洁白如冰的丝织品。平常人穿着过去皇后、妃子们的衣服,下贱的妇女穿着过去结婚用的服装。要知道,细绢比粗绢的价值要高出一倍,而粗绢的使用价值却比细绢要大一倍。
 
  古者,椎车无柔(1),栈舆无植(2)。及其后,木軨不衣(3),长毂数幅。
  蒲荐笠盖(4),盖无漆丝之饰(5)。士大夫则单椱木具(6),盘韦柔革(7)。常民漆舆大軨蜀轮(8)。今庶人富者银黄华左搔(9),结绥韬杠(10)。中者错镳涂采(11),珥靳飞椱(12)。
 
  【注释】(1)椎车,见《非鞅篇》注释。柔:同輮,车轮的边框。
  (2)栈舆:竹木做的车子。植:同直,即直木。
  (3)軨(l0ng):车厢上的木栅栏,不衣:不加修饰。
  (4)蒲荐:把蒲草绑在车轮上,以防止振动。笠(l0)盖:用草编成的车盖。(5)漆,原作染,今据孙诒让说校改。
  (6)单椱:当依洪颐煊说作蝉攫,即车轮的边框。木具:蝉攫用木料制造。(7)韦、革,指去过毛加过工的兽皮。盘韦柔革:用软熟的兽皮盘绕在车轮的边框上。(8)漆,原作染,今据孙诒让说校改。蜀轮:独轮,蜀,同独,《尔雅·释山》:“蜀者独。”郭璞注:“蜀亦孤独。”
  (9)黄:即黄金。华:装饰的意思。搔:同瑵。古代车盖上一种玉的装饰。(10)绥:登车时拉手用的绳子。韬(t1o)杠:用熟皮子裹着的车辕。
  (11)错镳(biao):镶金的马嚼子。
  (12)珥:本指古代女子的珠玉耳环。这里作动词用,装饰的意思。靳:古代驾辕马勒肚子的皮带,即肚带。这里是马的代称。軨原作铃,今据张敦仁、王先谦说校改。飞軨:古代一种很讲究的车棚的窗子。《尚书·大传》:“未命为士,车不得飞軨。”郑玄注:“如今窗车也。”(《文选·剧秦美新》注引)
 
  【译文】古时候,独轮车子没有边框,一般车子用竹木制成,没有直木。后来,车棚的木头也不加工修饰,只有长的轮毂和密集的辐条,车轮上捆着蒲草,车子有用草编成的车盖。但不用油漆和丝绸来装饰。大夫和士的车子的车轮边框则是用木料做成,上边用软熟的兽皮盘绕起来。一般人坐的独轮车是油漆的,有大窗格。现在,平民中的富人的车盖上用金银玉石装饰,安着登车的把手,用熟皮革包裹车辕。中等人的马嚼子镶金画采,用珠玉装饰马和车窗。
 
  古者,鹿裘皮冒,蹄足不去。及其后,大夫士狐貉缝腋,羔麑豹袪。庶人则毛绔衳彤,羝襆皮■。今富者鼲鼦,狐白凫翁。中者罽衣金镂,燕鼦代黄。
 
  【注释】冒,同帽。
  “缝腋”疑当作“逢掖”,即大袖衣。《礼记·儒行》:“衣逢掖之衣。”郑注:逢,犹大也。大掖之衣:大袂褌衣也。”
  羔麑豹袪,疑当作羔裘豹袪。这句话见于《诗经·唐风·羔裘》。《郑风·羔裘》、《礼记·玉藻》也都有“羔裘豹饰”句,并作“羔裘”,是很好的例证。袪(q&):袖口。毛绔:用毛做的套裤。绔,“袴”的本字,古代指套裤。衳(s#ng):小裤子,彤:疑为■,音近之误,即短袖衣。
  羝襆皮■,原作朴羝皮傅,义不可通;今以上下文例求之,辄改“朴”为“■”,“傅”为“■”,俱以形近而讹,“襆羝”亦倒植,今并乙正。羝襆(f)):即公羊皮皮袄。皮■:杂兽皮的短皮袄。
  鼲鼦,原作鼲鼯,《力耕篇》作“鼲鼦”,今据改正。
  翁,原作翥,今据孙诒让说校改。《急就篇》:“春草鸡翘凫翁濯。”颜师古注:“凫者,水中之鸟;翁,颈上毛也。”犹今之鸭绒。
  罽(j@):一种毛织品。缕(l[):线。
  ■(l8)老鼠的一种,皮可制皮袄。代黄:代郡的黄貂。
 
  【译文】古时候,人穿的鹿皮皮袄和戴的皮帽子,剥取兽皮时,不把蹄足部分去掉。到了后来,大夫和士穿狐皮和貉皮制成的大袖衣,或用羊羔皮做皮袄,用豹皮做袖口。平常人则穿用毛做的套裤、小裤和短袖衣,用公羊皮和杂兽皮制做的皮袄。现在,富人穿灰鼠皮和貂皮皮袄,有的穿白狐皮袄和鸭绒袍子。中等人穿西域的金丝绒布,还有的穿燕地罽■鼠皮和代郡黄貂皮做的皮衣。
 
  古者,庶人贱骑绳控,革鞮皮荐而已。及其后,革鞍牦成,铁镳不饰,今富者■耳银镊■,黄金琅勒,罽绣弇汗,垂珥胡鲜。中者漆韦绍系,采画暴干。
 
  【注释】孙诒让曰:“案‘贱’疑当作‘■’。《诗·小戎》:“■驷孔群。’《释文》引《韩诗》云:“驷马不著甲日■驷。’‘■骑’盖谓不施鞍勒而徒骑,故用绳控也,与■驷义略同。”鞮(d9):不施鞍而骑所特用之革履。皮荐:荐,原作廌,今据王先谦说校改。指马背上垫的一块皮子。
  革鞍牦成:革鞍,皮质的马鞍。牦,这里指牦牛的毛。牦成,用牦牛毛制成。■耳:用革做的马的耳饰。银镊■(ni8li8):银制的马头饰。
  琅;光彩。勒:有嚼子的马笼头。这里指马嚼子。
  弇(y3n)汗:马身防汗的用品。
  垂珥:用垂棘(古时产美玉的地名)的美玉作马的耳饰。鲜:即鲜卑腰带。漆,原作染,今据孙诒让说校改。绍系:拴结的意思。
  暴干:日光暴晒。
 
  【译文】古时候,平常人骑马不用鞍勒,只用马缰绳来控制,不过是脚上穿着骑没有鞍子的马所特用的皮履,马背上垫块皮子罢了。到后来,用皮子和牦牛毛作成马鞍,用铁制成的马嚼子也不加修饰。现在,富人家的马耳朵上有用皮革制成的耳饰,马头上有银制的头饰,马嚼子金光闪闪,绣花毛毡为弇汗,垂棘的美玉作耳饰,还有鲜卑的腰带。中等人的马具也用油漆的皮绳拴结,花花绿绿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古者,污尊抔饮,盖无爵觞樽俎。及其后,庶人器用,即竹柳陶匏而已。唯瑚琏觞豆而后雕文彤漆。今富者银口黄耳,金罍玉钟。中者野王紵器,金错蜀杯。夫一文杯得铜杯十,贾贱而用不殊。箕子之讥,始在天子,今在匹夫。
 
  【注释】污尊:即污樽,凿地为樽。抔,原作坏,《御览》四七二引作“杯”,俱“抔”之误,今改。抔(p¥u)饮:用手捧水喝。
  爵觞樽:古代三种饮酒器具。俎:古代祭祀时盛祭品的器物。
  竹柳:指用竹子、柳条编织的器具。陶:陶器。匏(pao),原作“瓠”,今据卢文弨说校改。匏:葫芦瓢。
  瑚琏(lian):古代宗庙里盛粮食的器具。
  银口:以银饰器物口部。黄耳:以金铜装饰器具两耳。
  金罍(l6i):用黄金做的酒器。《诗经·周南·卷耳》:“我姑酌彼金罍。”野王,原作舒玉,今据王先谦说校改。野王:地名,今河南省沁阳县。紵器:紵麻制造的漆器。
  箕子之讥,《淮南子·缪称篇》:“纣为象著而箸箕子讥”。
 
  【译文】古时候,人们凿地为樽,用手捧水喝,没有什么爵、觞、樽、俎等器具。到后来,普通人用的器具,只是一些竹子、柳条编的器具和陶器、葫芦瓢而已。只有宗庙里祭祀时用来盛酒肉的瑚琏、觞豆等器具才雕刻花纹,涂上红色的漆。现在,富人用着银口黄耳的杯盘,黄金做的酒壶和玉雕刻的酒杯。中等人用的是野王出产的紵麻制造的漆器,蜀郡出产的镶金酒杯。一个用金银饰口并绘有花纹的杯子的价钱相当于十个用铜铸造的杯子,铜杯的交换价值只是文杯的十分之一,但使用价值并无区别。商朝的箕子悲叹帝王奢侈的事,过去所忧虑的还只在天子,现在却发展到普通平民身上了。
 
  古者,燔黍食稗,而捭豚以相飨。其后,乡人饮酒,老者重豆。少者立食,一酱一肉,旅饮而已。及其后,宾婚相召,则豆羹白饭,綦脍熟肉。今民间酒食,殽旅重叠,燔炙满案,臑鳖脍鲤,麑卵鹑鷃橙枸,鲐鳢醢醯,众物杂味。
 
  【注释】捭,原作烨,今据王先谦说校改。“捭”(bai)同“焷”,煮的意思。豚(t*n):小猪。相飨(xiang):用酒食招待客人。
  重豆:几个盛肉的器具。《礼记·乡饮酒义》:“乡饮酒之礼:六十者坐,五十者立侍以听政役,所以明尊长也;六十者三豆,七十者四豆,八十者五豆,九十者六豆,所以明养志也。”旅饮:很多人一块有顺序地饮酒。
  綦脍(q0 kuai):细切的肉块。
  殽(yao):同“肴”,熟的鱼、肉。旅:陈列。
  臑(6):同“胹”,煮熟煮烂的意思。鲤,原作腥,今据孙诒让说校改。鹑鷃(ch*n yan)即鹌鹑,一种鸟,头小尾短,羽毛赤褐色,杂有暗黄色条纹,性好斗,肉可吃,味很美。橙构,原作撜拘,今据张敦仁说校改。橙、香橙。拘,即《史记·西南夷列传》“蜀枸酱”之“枸酱”,即蒟(j!)酱,是一种蔓生木本植物,果实像桑葚,可以调食,故叫做酱。鲐鳢(t*i l!):两种鱼名。醯(x9):醋。
 
  【译文】古时候,人吃的是烧烤的黄米、稗子等杂粮,招待客人时才杀猪。后来,乡里的人在一起饮酒,老年人面前摆几碗肉(受到尊重),年青人则站着吃,只有一盘酱一碗肉,很多人聚在一起在顺序地饮酒罢了。再往后,举行婚礼招待客人,则用肉汤米饭,再加一些切细的肉块和熟肉。现在民间招待客人,鱼肉重迭,烤肉满桌,还有鱼鳖、鹿胎、鹌鹑、香橙、蒟酱,以及鲐、鳢、肉酱和醋,物丰味美。
 
  古者,庶人春夏耕耘,秋冬收藏,昏晨力作,夜以继日。《诗》云:“昼尔于茅,宵尔索绹,亟其乘屋,其始播百谷。”非■腊不休息,非祭祀无酒肉。今宾昏酒食,接连相因,析酲什半,弃事相随,虑无乏日。【注释】诗出《诗经·豳风·七月》。索绹(tao):编织绳索。亟:急速,赶紧。乘屋:盖屋。■腊:见《孝养篇》注释。这里是指节日。
  昏:同婚。
  析酲(ch6ng),原作:“折醒”,今据卢文弨、孙诒让说校改。析,解。酲,酒醉。见《汉书·礼乐志》应劭注。
 
  【译文】古时候,春夏耕种除草,秋冬收割储藏,从清晨到夜晚,昼夜不停地劳动。《诗经》上说:“白天去割茅草,晚上编织草绳,赶紧修理房屋,以便明春播种。”不到节日不休息,不是祭祀不吃酒肉。现在来客和结婚都要办酒席,互相邀请,没有间断,常常是十个人醉倒五个,有的人放弃了工作而跟着别人去吃喝,不考虑自己缺吃少穿的日子。
 
  古者,庶人粝食藜藿,非乡饮酒、■腊祭祀无酒肉。故诸侯无故不杀牛羊,大夫士无故不杀犬豕。今闾巷县佰,阡伯屠沽,无故烹杀,相聚野外,负粟而往,挈肉而归。夫一豕之肉,得中年之收,十五斗粟,当丁男半月之食。
 
  【注释】《礼记·王制》:“诸候无故不杀牛,大夫无故不杀羊,士无故不杀犬豕。”县陌,“县佰”当作“■伯,“■”即“枭”之本字。这里以“县伯”与“屠沽”对文,“县伯”亦屠人之类。
  阡伯:即阡陌,田间小路。这里指农村。屠沽:杀猪卖肉的人,即屠户。挈(qi8):手提着。
  十五斗粟,当丁男半月之食:“斗”指汉时小斗(合近代二斤或三斤,十五斗合今四十五斤)。“十五斗粟”是一个人一月的口粮(《汉书·食货志》说每人一月食粟一石半),本文中的“十五斗粟”当指一个人半月的伙食费用。
 
  【译文】古时候,老百姓平常吃粗粮和野菜,不是乡大夫举行宴会、节日和祭祀没有酒肉。所以诸侯不无故杀牛羊,大夫和士不无故杀猪狗。现在,街道上有屠人,农村里有屠户,随意宰杀牲口,在野外聚在一起吃喝,要买肉就背着粮食去,提着肉就回来了。要知道,买一头猪的价钱就等于一般年景一亩地的收入,十五斗粮食就相当于一个男子半月的伙食费用。
 
  古者,庶人鱼菽之祭,春秋修其袒祠。士一庙,大夫三,以时有事于五祀,盖无出门之祭。今富者祈名岳,望山川,椎牛击鼓,戏倡儛像,中者南居当路,水上云台,屠羊杀狗,鼓瑟吹笙。贫者鸡豕五芳,卫保散腊,倾盖社场。
 
  【注释】《公羊传·哀公六年》:常之母,有鱼菽之祭。”何晏注:“言鱼豆者,示薄陋无所有。”《礼记·礼器》:“天子七庙,诸侯五,大夫三,士一。”《王制》:“大夫三庙,一昭一穆,与大祖之庙而三。士一庙。”
  《礼记·王制》:“大夫祭五祀。”五祀指司命、中霤(li))、国门、国行、公厉。“儛”同“舞”,舞蹈。像:木偶。
  南居,杨树达疑为“南君”。当路:在路上。(杨树达说为神名)
  卫保:祈求保佑。散腊:疑指腊祭后,割肉散发。
  倾盖:“盖”,车盖。原为路上相遇,并车说话。这里形容祭祀时车和人很多。社场:祭祀的地方。
 
  【译文】古时候,老百姓用鱼和豆类来祭祀。春秋季节修理祖庙,士有一座祖庙,大夫有三座祖庙,按时从事五种祭祀活动,没有家门以外的祭祀。现在,富人祭祀就朝拜名山大川,击鼓杀牛,演戏和耍木偶。中等人祭祀在大路上朝南搭棚子,在水上搭起高台,屠羊杀狗,吹奏乐器,贫穷的人用鸡猪五味,祈求保佑,散发祭肉,祭祀时车盖如云,挤满社场。
 
  古时,德行求福,故祭祀而宽;仁义求吉,故卜筮而希。今世俗宽于行而求于鬼,怠于礼而笃于祭,嫚亲而贵势,至妄而信日,听訑言而幸得,出实物而享虚福。
 
  【注释】卜:占卜。筮(sh@):用蓍草占问吉凶。都是古代社会的一种迷信活动。嫚(man):轻侮,冷淡。
  日:即“日者”,古人占候卜筮,都叫做“日者”。见《史记·日者列传》集解。訑(dan):与“诞”通,欺骗。
 
  【译文】古时候,人们用自己的德行去求福,所以祭祀时很放松;用自己的仁义来求吉祥,所以算卦就很少。现在人们对自己的行为要求不严格而祈求鬼神,不讲礼义而重视祭祀,轻侮、冷淡双亲而重视有钱有势的人,十分狂妄而又迷信算卦的人,听信了谎言还洋洋自得,给“日者”的报酬是实物,而得到的仅仅是虚无的福。
 
  古者,君子凤夜孳孳思其德;小人晨昏孜孜思其力。故君子不素餐,小人不空食。今世俗饰伪行诈,为民巫祝,以取厘谢,坚頟健舌,或以成业致富。故惮事之人,释本相学。是以街巷有巫,闾里有祝。
 
  【注释】孳孳:同“孜孜”,勤奋,不懈怠。
  《诗经·魏风·伐檀》:“彼君子兮,不素餐兮。”素餐,不劳而食,白白吃饭。“今”字原无,今补。
 
  巫祝:旧社会专以祈祷求神骗取钱财的人。“巫”指女的,“祝”指男的,即巫婆神汉。厘:祭祀时剩下的胙肉。厘谢:拿剩余胙肉来作报酬。
  坚頟:即厚颜无耻。
 
  【译文】古时候,君子昼夜勤奋不懈,想的是修养自己的道德;小人们早晚忙忙碌碌,想的是多出力气。所以君子不白白吃饭,小人们也没有白吃粮食。但是,今天的风俗人情却是弄虚作假,尔虞我诈,就像巫婆神汉一样对待别人,目的是求取报酬,有的人靠厚颜无耻和能说会道来成就事业和发财致富,所以不愿劳动的人,就丢下农活向这些人学习。这样,造成大街小巷都有骗人的巫婆神汉。
 
  古者,无杠橫之寝,床栘之案。及其后世,庶人即采木之杠,牒桦之■,士不斤成。大夫苇莞而已。今富者黼绣帷幄,涂屏错跗。中者绵绨高张,采画丹漆。
 
  【注释】杠:床前横木,即床沿。■(m2n):床板。寝:睡觉的地方,这里指床。栘:同“■”(y0),炕桌。
  牒桦,原作叶华,今改。《方言》五:“床,。。其杠。。。东齐、海岱之间谓之桦;其上板,卫之北郊、赵、魏之间谓之牒。”
  莞(guan):一种蒲草。这里指莞草编的席。
  帷幄(w6iw^):帐幕。
  错跗(f&):跗,脚背。这里指屏风的底座。错跗,即镶有金、银、图画的屏风底座。锦绨:丝织物。张,通“帐”。
 
  【译文】古时候,床沿没有横木,床上也没在放食物的桌案,到后来,普通人家的床板床沿是用柞木做的,士人睡的床也没有雕饰,大夫的床上也只是铺苇席、莞席而已。现在,有钱的人床上挂着黑白花纹的丝绸帐子,床前有绘画的油漆的屏风,连屏风的底座上也雕镶了花纹。中等人家也挂着丝绸帐子,屏风是红漆彩画。
 
  古者,皮毛草蓐,无茵席之加,旃覑卬蒻之美。及其后,大夫士复荐草缘,蒲平单莞。庶人即草蓐索经,单蔺蘧蒢而已。今富者绣茵翟柔,蒲子露床。中者■皮代旃,蒢阘坐平莞。
 
  【注释】草蓐:铺散草。
  茵(y9):草席。
  蒻(ru^):蒲草。蒲草所编的席叫做蒻席。
  蒲平:即蒲苹,就是用香蒲编成的席子。单莞:用莞草编成的单席。
  草蓐索经:用草绳子把草编织起来。
  蔺:比蒲草细的一种草,可做席,有的地方叫马兰。单蔺,用蔺草编成的单席。蘧籧:同“籧篨”(q*ch*),用竹子或苇子编成的粗席。
  翟(d0),野鸡毛。翟柔:用野鸡毛制成有柔软的褥子。
  蒲子:用蒲草编成的席子。露床:原作露林,今改。“露林”不见他书,因形近而误。《史记·滑稽传》:“席以露床”。露床,没有帷幕的床。
  “■”疑“滩”字,“滩皮”,即“滩羊皮”,是宁夏、甘肃黄河两岸所产的贵重羊皮。阘坐:阘,同“榻”。“坐”应据张敦仁说作“登”。榻登,即古代床前备上床用的东西。
 
  【译文】古时候,床上铺的是兽皮、兽毛、散草,没有好的席子,更没有柔软的毡子。到后来,大夫、士还是铺的两层草席,边缘粗糙,有的铺蒲草编成的席子,有的铺莞草编的单席。普通老百姓铺绳子打的草垫子,或是蔺草编成的单席和粗竹席罢了。今天,富人家铺的是用野鸡毛制成的柔软褥子,露床上铺着蒲草编的席子。中等人家用滩羊皮代替毡子,床前的踏脚板上都铺着莞草垫。
 
  古者,不粥饪(1),不市食。及其后,则有屠沽,沽酒市脯鱼盐而已(2)。今熟食遍列,殽施成市(3),作业堕怠,食必趣时,杨豚韭卵(4),狗■马朘(5),煎鱼切肝,羊淹鸡寒(6),桐马酪酒(7),蹇捕胃脯(8),胹羔豆赐(9),■膹雁羹(10),臭鲍甘瓠(11),熟粱貊炙(12)。
 
  【注释】(1)饪,原作絍,今据张敦仁说校改,粥(y))饪:卖熟食。
  (2)沽酒市脯(f():卖酒卖熟肉。
  (3)殽施,当依张敦仁说作“殽旅”。殽旅成市,形容好吃的东西很多,形成一个市场。(4)“杨”字无义,疑“炀”之误《文选·甘泉赋》注:“炀,炙也。”
  (5)■(zh6),通“■”。《说文》:“■,薄切肉”。朘(juan)即“臇”,北方称“鞭”,可下酒。
  (6)淹通“腌”,用盐腌渍食品。鸡寒:即凉的酱鸡。
  (7)桐马酪酒,原误作蜩马骆日,今改。桐作蜩,酪,作骆,都是由于形近而错;“日”字则是“酒”字坏文。桐马酪酒:汉武帝时一种用马奶做的酒。
  (8)蹇捕:“蹇”疑指“蹇驴”,见《汉书·贾谊传》所引“吊屈原文”。“捕”当作“脯”。蹇脯,即驴肉干。胃,原作庸,今据孙诒让说校改。《史记·货殖传》:“胃脯简微耳,浊氏连骑。”《正义》:“按胃脯谓和五味而脯美,故易售。”可见胃脯也汉代人喜爱的食物。(9)胹(6r)羔:煮烂的羊羔肉。“赐”疑为“饧”(tang),“豆饧”即糖浆一类的食品。(10)■膹(f6n):燉小鸟。雁羹:雁肉汤。
  (11)臭原作“自”,今改。《释名·释饮食》:“鲍鱼,鲍,腐也。埋藏淹使腐臭也。”瓠(h)):类似葫芦的瓜,北方叫瓠子,味甜可食。
  (12)熟原作“热”,今据卢文弨说校改。熟粱:精熟的米饭。貊炙:原作和炙,今改。《释名·释饮食》》“貊炙,全体炙之,各自以刀割,出于胡、貊之为也。”杨树达曰:《御览》八百五十九引《搜神记》云:‘羌煮貊炙,翟之食也。自太始以来,中国当之。’然则正当时俗尚之物。”貊炙,即今之烧猪。
 
  【译文】古时候,没有卖熟食的,也不在市场上买吃的东西。到了后来,才有杀猪、宰牛、卖酒的,不过也就是卖酒、卖熟肉、卖鱼、卖盐罢了。现在,街上店铺里熟食摆满了柜台,菜肴陈列形成了一个市场,劳动时很懒散,吃东西却务求赶时令,尝新鲜。烤猪肉,韭菜炒鸡蛋,切得很细的狗肉、马肉,油炸的鱼,切好的肝,腌羊肉,冷酱鸡,马奶酒,驴肉干,美味胃脯,燉小鸟,雁肉汤,腌鲍鱼,甜瓠瓜,还有精熟的米饭和烧猪。
 
  古者,土鼓■枹,击木拊石,以尽其欢。及其后,卿大夫有管磬,士有琴瑟。往者,民间酒会,各以党俗,弹筝鼓缶而已。无要妙之音,变羽之转,今富者仲鼓五乐,歌儿数曹。中者鸣竽调瑟,郑儛赵讴。
 
  【注释】土鼓:堆土为鼓。■(kuai):土块。枹(f*):鼓槌,这里是敲击的意思。拊(f():敲打。
  管:古代用竹子制作的吹奏乐器。磬(q@ng):古代用石或玉制作的打击乐器。筝(zh5ng):古代一种弦乐器,最初五弦,后来多到十三弦。缶(f%u):瓦器,古代用为乐器。
  要妙:精微,美妙悦耳。一作“要眇”,见《楚辞·九歌·湘君篇》及《远游篇》。又作“幼眇”见《汉书·元帝纪赞》及颜师古注。
  歌儿:唱歌的儿童。曹,本指辈,这里是队的意思。数曹:分成若干队。郑舞:郑地的舞女。赵讴:赵地的歌女。汉时郑、赵两地妇女多以歌舞为业。见《史记·货殖列传》。
 
  【译文】古时候,堆土为鼓,敲击土块,打打木头、石头,用这种音乐来尽情欢乐。到了后来,卿大夫才有管和磐的乐器,士有琴和瑟。过去民间喝酒欢聚,各自根据不同的风俗,也不过是弹筝和敲瓦罐罢了,没有美妙的声音,也没有很多音调的转换。现在,有钱人家遇到喜庆的事钟鼓齐鸣,琴瑟并弹,唱歌的儿童一队队排列。中等人家也是吹竽弹瑟,跳舞唱歌。
 
  古者,瓦棺容尸,木板堲周,足以收形骸,藏发齿而已。及其后,桐棺不衣,采椁不斫。今富者绣墙题凑。中者梓棺楩椁。贫者画荒衣袍,缯囊缇橐。
 
  【注释】堲(j0)周:夏朝一种埋藏死人的方式,即烧土成砖,放在棺木的周围。见《礼记·檀弓下》及郑玄注。
  绣墙:柩车布帷上绣的花纹。题凑:以木累棺外,木头皆内向,故曰题凑。见《汉书·霍光传》注。
  楩(pian):南方的一种树(黄梗木)。椁(g(o):套在棺材外面的大棺材。画荒:指蒙在棺材上面布上的画。《礼记·丧服大记》:“饰棺。君黼荒,大夫画荒,士布荒。”郑玄注:“饰棺者,以华道路及扩中,不欲众恶其亲也。荒,蒙也。在旁曰帷,在上曰荒。皆所以衣柳也。”
  缯(z5ng):丝织物。缇(t0):红色的帛。囊橐(t*o):口袋。
 
  【译文】古时候,最早是用陶土烧成的棺材收殓尸体,把砖砌在木板做的棺材的周围,能够收藏死者的尸体就行了。到后来,桐木内棺不去皮,柞木外棺不加工。现在有钱人家的柩车布帷上绣着花纹,棺材外垒着头向内的木头。中等人家也是梓木做棺,黄梗木做椁,贫困的人家埋葬死人,棺材上盖着有画的布罩,或是用丝织物制成的口袋,把尸首装在里面。
 
  古者,明器有形无实,示民不可用也。及其后,则有■醢之藏,桐马偶人弥祭,其物不务。今厚资多藏,器用如生人。郡国徭吏,素桑楺偶车橹轮,匹夫无貌领,桐人衣纨绨。
 
  【注释】明器:古代随葬的物品。《礼记·檀弓下》:“其曰明器,神明之也。”《后汉·范冉传》注:“礼,送死者衣曰明衣,器曰明器”。
  “可”字原无,《书钞》九四引有,今据补。《礼记·檀弓上》:“孔子谓:‘为明器者,知丧道矣,备物而不可用也。’”即此文所本,正有“可”字。
  ■,同醢,醋。《礼记·檀弓上》:“宋襄公葬其夫人,醯醢百雍。曾子曰:‘明器也,而又实之。’”
  桐马:桐木做的马。偶人,土和木头做的俑。“弥祭”,古书无文,疑“■祭”之误。《易·既济》:“九五,东邻杀牛,不知西邻之■祭,实受其福。《汉书·郊祀志》注:“东邻,谓商纣也;西邻,谓文王也。■祭,谓■煮新菜以祭。言祭祀之道,莫盛修德,故纣之牛牲,不如文王之苹藻。”■祭,菲薄的祭祀。
  生人:活人。《吕氏春秋·节丧篇》:“家弥富,葬弥厚,含珠鳞施,玩好宝货,钟鼎壶滥,舆马衣被戈剑,不可胜数,诸养生之见,无不从者。”与此文所说正合。楺,同輮,本指车辋,这里指车轮。偶车:殉葬的土俑木偶和车辆模型。《汉书·韩延寿传》:“卖偶车马下里伪物者,弃之市道。”颜师古注:“偶,谓木土为之,像真车马之形也。橹轮;有楼可以望高的车子。
  “貌领”无义,当依张敦仁说作“绕领”。《方言》:“绕领谓之裙。”裙即帔肩,又名披肩,见刘熙《释名》。
 
  【译文】古时候,随葬的器物和人生前用的器物相似,不是真的东西,告诉人们它是不能使用的。到了后来,随葬的东西就多起来了,有盛醋盛肉酱的容器,有木马、木俑,但还是菲薄的祭祀,东西还不齐备。现在花很多钱买很多东西随葬,随葬的东西,就像活人用的一样,连地方上管徭役的小官吏,死时也随葬桑木车轮小车,上面乘坐木偶、土俑,车子上还有望远的高楼。老百姓连披肩都没有,而殉葬的木桶却满身穿着丝绸衣服。
 
  古者,不封不树,反虞祭于寝,无坛宇之居,庙堂之位。及其后,则封之,庶人之坟半仞,其高可隐。今富者积土成山,列树成林,台榭连阁,集观增楼。中者祠堂屏阁,垣阙罘罳。
 
  【注释】不封:不堆土为坟。不树:不在墓旁种树。《易·系辞下》:“古之葬者,厚衣之以薪,葬之中野,不封不树。”
  虞祭:埋葬之后回家的祭祀。寝:寝庙。死者的庙后有寝,以像生人之居。《礼·月令》:“寝庙毕具。”郑玄注:“凡庙前曰庙,后曰寝。”
  坛宇:古代举行祭祀时用土建筑的高台及庙宇。
  庙堂:供奉祖先的房屋。
  隐:凭依。《礼记·檀弓下》:“延陵季子适齐,于其返也,其长子死,葬于嬴博之间。。。既葬而封,。。其高可隐。”郑玄注:“隐,据也,封可手据,谓高四尺。”垣:宫室的围墙。阙:宫室门前两边的望楼。罘罳(f*s9):古代一种屏风。
 
  【译文】古时候,死人埋葬后不堆土为坟,不在墓旁种树,埋完了回到家里祭祀,没有祭祀的土台和房屋,没有庙宇祠堂。到了后来,就堆土成坟。普遍人家的坟有四尺高,可以把手凭依其上。现在,有钱人家堆土的坟像一座小山,种植的树木成林,祖庙有高台亭榭,台阁相连,庙宇成群,又加之以高楼。中等人家的祠堂也像楼房一样,还有围墙、望楼和屏风。
 
  古者,邻有丧,舂不相杵,巷不歌谣。孔子食于有丧者之侧,未尝饱也。子于是日哭,则不歌。今俗因人之丧以求酒肉,幸与小坐而责辨,歌舞俳优,连笑伎戏。
 
  【注释】《礼记·曲礼上》:“邻有丧,舂不相;里有殡,不相歌。”郑玄注:“助哀也。谓相送杵声。”相,传送舂米的声音。杵(ch():本指舂米的木棒。这里作动词用,即舂米时的哼唱。语本《论语·述而篇》。
  责辨:“辨”同办,受人委托办理。
  俳(pai)优:指唱戏的人。《史记·绛侯世家》:“常为人吹箫给丧事。”《集解》:“如淳曰:‘以乐丧家,若俳优。’”
  连笑:一种滑稽戏,如今人之跳加官。伎戏:杂技。
 
  【译文】古时候,邻居有丧事,舂米时不吆唤劳动调子,街上不唱歌。孔子在有丧事的人家附近吃饭,从来没有吃饱过。他在这一天哭泣过,就不再唱歌。现在的风俗,有的人借人家有丧事就去求酒、肉,找机会到人家家里坐一会儿,希望受人委托办理丧事。他们大搞唱歌、跳舞、演戏、滑稽表演和杂技。
 
  古者,男女之际尚矣,嫁娶之服,未之以记。及虞、夏之后,盖表布内丝,骨笄象珥,封君夫人,加锦尚褧而已。今富者皮衣朱貉,繁露环佩。中者长裙交袆,璧瑞簪珥。
 
  【注释】际:结婚。尚:久远。
  笄(j9):簪子。珥(7r):耳环。
  封君:战国、秦、汉时受封邑的列侯及公主一类人的称号。见《汉书·食货志》颜师古注。夫人:诸侯之妻。见《礼记·曲礼》。汉时列侯之妻也称夫人。见《汉书·文帝纪》颜师古注。褧(ji%ng):同“絅”,罩在外面的单衣。尚褧:在锦衣之上再加一件罩衣。露,原作“路”,今从正嘉本、张之象本、沈延铨本及孙诒让说校改。繁露:即冕旒,古代贵族戴的垂着和露珠一样的美丽的帽子。环佩:佩玉。
  裾(j&),衣服的大襟。袆(hu9),蔽膝,就是佩巾。长裾交袆:长襟的下摆与蔽膝相交接。瑞,原作端,今据陈遵默说校改。璧瑞簪珥:以玉为簪珥。
 
  【译文】古时候,男女结婚的事由来已久,女嫁男娶的服饰是什么样子,没有记载下来。到了虞舜、夏禹以后,结婚的服装外面穿布的,里面穿丝的,头上戴骨头簪子、象牙耳环,封君夫人也只穿锦衣,外面加上罩衫而已。现在,有钱的人结婚,穿大红的貉皮衣服,冕旒佩玉。中等人家长襟的下摆与蔽膝相交接,头上戴着玉石簪子和耳环。
 
  古者,事生尽爱,送死尽哀。故圣人为制节,非虚加之。今生不能致其爱敬,死以奢侈相高;虽无哀戚之心,而厚葬重币者,则称以为孝,显名立于世,光荣著于俗。故黎民相慕效,至于发屋卖业。
 
  【注释】张之象本、沈延铨本“发”作“废”。案《野客丛书》二五引仍作“发”,作“废”者明人所改。
 
  【译文】古时候,对待活着的父母尽心敬爱,父母去世,办丧事尽情哀悼。因此圣人制定了控制的制度,这不是可有可无的。现在,老人活着时不能尽力孝敬,死后却在奢侈上与人比高低;虽然没有哀悼悲伤的心意,但花很多钱进行厚葬的人,却被称作孝子,在世上得到好的名声,一般的人也认为他们光荣。所以,普通老百姓就羡慕、仿效他们,以致有的人家为办丧事而出卖房屋和产业。古者,夫妇之好,一男一女,而成家室之道。及后,士一妾,大夫二,诸侯有侄娣九女而已。今诸侯百数,卿大夫十数,中都侍御,富者盈室。是以女或旷怨失时,男或放死无匹。
 
  【注释】侄娣:侄女和妹妹。《公羊传·庄公十九年》:“媵(y@ng,古代随嫁的人)者何?诸侯娶一国,则二国往媵之,以侄娣从。侄者何?兄之子也;娣者何?弟也。诸侯一聘九女。”即此文所本。旷怨:空虚、怨恨,这里指男女及年而未嫁娶。《孟子·梁惠王》:“内无怨女,外无旷夫。”这里把两者都属之女方。
  放死:至死。
 
  【译文】古时候,夫妇相恩爱,一男一女组成家庭过日子。到后来,士除了妻子外,有一个小老婆,大夫有两个小老婆,诸侯的小老婆也就是妻子的妹妹和侄女,以及其他诸侯国送的九个女子。现在就不同了,诸侯婢妾有上百个,卿大夫有十多个,中等人家有婢妾,有钱的人婢妾满房。因此造成有的怨恨失去青春,有的男的到死还搞不到对象。
 
  古者,凶年不备,半年补败,仍旧贯而不改作。今工异变而吏殊心,坏败成功,以匿厥意。意极乎功业,务存乎面目。积功以市誉,不恤民之急。田野不辟,而饰亭落,邑居丘墟,而高其郭。
 
  【注释】补:补偿,追补。败:欠缺,不足。
  《论语·先进篇》:“鲁人为长府,闵子骞曰:‘仍旧贯,如之何?何必改作!’”旧贯:老一套。
  亭,汉代行政单位,十里为一亭。落,村落。亭落:这里指村落的房屋。丘墟:荒废,空虚。
 
  【译文】古时候,凶年没有储备,丰年就加以补偿,仍然可以正常生活,不致于发生动乱。现在,荒年工匠和官吏都怀着异心,想趁国家荒乱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但把他们本来的意图隐藏起来。他们一心一意想大发其财,又要保住自己“正人君子”的面目。他们搜刮钱贱,捞取名誉,却不怜悯老百姓的死活。老百姓田地不能耕种官府却修饰亭阁,城市住宅荒废空虚,官府却修筑城墙。
 
  古者,不以人力徇于禽兽,不夺民财以养狗马,是以财衍而力有余。
  今猛兽奇虫不可以耕耘,而令当耕耘者养食之。百姓或短褐不完,而犬马衣文绣。黎民或糟糠不接,而禽兽食粱肉。
 
  【注释】徇:使用、伺候的意思。
  粱,字原脱,今补。“粱肉”与“文绣”对文,《国语·齐语》:“食必粱肉,衣必文绣。”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无“粱”字,则文气不畅,这当由传写脱落所致。
 
  【译文】古时候,不把人的精力使用到禽兽上,不夺取老百姓的财产去饲养狗、马,因此,财物丰足,人力也有富余。现在,凶猛的野兽和奇怪的虫鸟不能用于种地,反而叫应当耕种的人去喂养它们。老百姓有的连粗布衣服都穿不上,狗马反而穿绣花的丝绸。普通百姓连谷糠酒糟都是吃了上顿没下顿,飞禽走兽反而吃粮食和肉类。
 
  古者,人君敬事爱下,使民以时,天子以天下为家,臣妾各以其时供公职,今古之通义也。今县官多畜奴婢,坐禀衣食,私作产业,为奸利,力作不尽,县官失实。百姓或无斗筲之储,官奴累百金;黎民昏晨不释事,奴婢垂拱遨游也。
 
  【注释】《论语·学而篇》:“子曰:‘道千乘之国,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禀”,读为“廪”。坐廪:就是无故而享受供给的意思。
  垂拱:垂衣拱手,即无所事事的意思。遨游:闲逛。《汉书·禹贡传》:“又诸官奴婢十余万人,游戏无事,税良民以实之,岁费五六巨万。”与此言“垂拱遨游”合。
 
  【译文】古时候,国君敬其事而爱护百姓,使用老百姓是在农闲之时,国君把天下的百姓、土地看作自己的家一样,大臣们依照法令规定的时间服公务,这是从古到今一贯的道理。现在官府养着很多奴婢,他们无故而享受供给,私自经营产业,营私谋利,干私活没完没了,官府不能控制物资。百姓有的没有一斗粮食的储藏,官府的奴婢却积累了上百金的家私;老百姓早出晚归不停地工作,奴婢们却无所事事,到处闲逛。
 
  古者,亲近而疏远,贵所同而贱非类。不赏无功,不养无用。今蛮、貂无功,县官居肆,广屋大第,坐禀衣食。百姓或旦暮不赡,蛮、夷或厌酒肉。黎民泮汗力作,蛮,夷交胫肆踞。
 
  【注释】居肆:与下文“肆踞”同,“居”、“踞”并读为“倨”,傲慢放肆。泮(pan),散。泮汗:指流汗。
  “蛮夷”上原有“今”字,今据王先谦说校删。胫:小腿。
 
  【译文】古时候,对邻近的人亲密,对远方的人疏远,尊重同民族的人,卑视异族的人。不奖赏无功的人,不养育无用的东西。现在,南方北方蛮貊民族的人没有功劳,却在官府里傲慢放肆闲坐,居住着宽敞的房屋,广大的宅院,享受着国家的供给。百姓有的吃了上顿没下顿,这些人却酒足饭饱。老百姓汗流满面辛勤劳动,这些人却傲慢放肆地在那里盘腿闲坐。
 
  古者,庶人麁菲草芰,缩丝尚韦而已。及其后,则綦下不借,鞔鞮革舄。今富者革中名工,轻靡使容,纨里紃下,越端纵缘。中者邓里闲作蒯苴,蠢竖婢妾,韦沓丝履。走者茸芰絇绾。
 
  【注释】麁,原作“鹿”,今据张敦仁说校改。菲,借为屝,芰,同履。三者均为草鞋。缩丝尚韦:用绳子加皮条系着鞋。
  綦(q0):鞋带。不借:麻鞋。《方言》:“丝作之者谓之履。麻作之者谓之不借。”鞔(m2n)鞮(d9)革舄(x@):三者都是皮制的鞋。
  紃(x*n):用丝、麻编成的绦子。
  越端,越,同绒,即以彩色的绒布装饰鞋的前后。纵缘:纵,绒的一种。即以绒布装饰鞋的边沿,即缘鞋口。
  孙人和认为:“‘里’当作‘■’,邓、■并在今河南南阳境。”南阳境内,苞草质优,邓、■用来做草鞋。蒯苴,把蒯草垫在鞋中。
  蠹竖,原作秦坚,今改正。孙人和认为:“‘坚’疑当作‘竖’。‘秦’未详。”孙校“竖”字是,今从之,“秦”即“蠹”字之误。
  韦沓:即革鞜。《汉书·杨雄传》:“革鞜不穿。”注:“履,革履。”就是皮鞋。走者:仆人,跑腿的人。茸芰:细软的鞋。絇绾,原作“狗官”,今据王绍兰说校改。絇绾:即鞋头上的装饰。
 
  【译文】古时候,老百姓不过脚上穿草鞋,最多加上丝和皮的鞋带。到了后来,普通人穿麻鞋或皮鞋。今天,有钱的人家用有名的鞋匠做鞋,轻软美好,样式美观,用素绸子做鞋里,鞋底上镶绦子,鞋头和后跟都加了绒布装饰,鞋口也是绒布沿边。中等人家,常穿邓、■用苞草制作的鞋,并把蒯草垫在鞋里。蠹竖、奴婢、妻妾,穿着皮鞋或丝鞋。仆人也穿着鞋头有装饰的柔软的鞋子。
 
  古圣人劳躬养神,节欲适情,尊天敬地,履德行仁。是以上天歆焉(1),永其世而丰其年。故尧秀眉高彩(2),享国百载。及秦始皇览怪迂(3),信■祥(4),使卢生求羡门高(5),徐市等入海求不死之药(6)。当此之时,燕、齐之士释锄耒,争言神仙。方士于是趣咸阳者以千数,言仙人食金饮珠,然后寿与天地相保。于是数巡狩五岳(7),滨海之馆,以求神仙蓬莱之属。数幸之郡县,富人以赀佐,贫者筑道旁。其后,小者亡逃,大者藏匿;吏捕索掣顿(8),不以道理。名宫之旁,庐舍丘落,无生苗立树;百姓离心,思怨者十有半(9)。《书》曰:“享多仪,仪不及物,曰不享(10)。”故圣人非仁义不载于己,非正道不御于前。是以先帝诛文成、五利等(11),宣布建学官(12),亲近忠良,欲以绝怪恶之端,而昭至德之涂也。
 
  【注释】(1)歆(x9n):感动。
  (2)《淮南子·修务篇》:“尧眉八彩,九窍通洞,而公正无私,一言而万民齐。”《意林》引许慎注:“眉理八字也。”《白虎通·圣人篇》亦说“尧眉八彩”,和这里所说的“尧秀眉高彩”,都是儒家学派编造的神话。
  (3)怪迂:怪诞迂腐,指燕、齐方士神仙之说,见《史记·封禅书》。
  (4)■(j9)祥:事先占卜吉凶的迷信活动。
  (5)使卢生求羡门高:据《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秦始皇三十二年(公元前215年),到河北碣石山巡视,派燕人卢生找仙人羡门高在碣石刻石碑。
  (6)徐市(f*)等人海求不死之药:徐市,即徐芾、徐福。《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齐(山东)人徐市等人在秦始皇二十八年(公元前219年)上书秦始皇,说海中有三座神山,名曰蓬莱、方丈、瀛洲,仙人住在那里,有不死之药。后来始皇同意,让他带着数千童男童女出海求仙人,结果一去不复返。
  (7)巡狩:古代天子帝王巡视。五岳:中岳嵩山,东岳泰山,西岳华山,北岳恒山,南岳衡山。(8)掣顿:又见《救匮篇》。掣,拉,牵引。顿,停止。《史记·滑稽传》:“当道掣顿人车马。”就是说车马走时,就顿之使止;车马停时,又拉之使行。在本文中,掣顿是强制人服从自己的意思。(9)张敦仁曰:“‘半’,当作‘六’。(见《史记·淮南王列传》,《汉书·伍被传》同。华本改‘九’,更误)”案明初本亦作“九”。
  (10)语出《尚书·周书·洛诰》。亨:奉上。仪:礼节。
  (11)文成:指文成将军。汉武帝时方士齐人少翁封号。以鬼神方术受封,后以伪造牛腹中帛书事被诛。五利:指五利将军。汉武帝时方士栾大封号。以言不死之药可得、仙人可致受封。后以方多不验被诛。见《史记·封禅书》、《汉书·郊祀志》及《武帝纪》。
  (12)张敦仁曰:“‘宣’当作‘皇’,张之象本改‘宣帝’作‘陛下’,(撄宁斋钞本、太玄书室本、沈延铨本、金蟠本同)非。”
 
  【译文】古时候,圣人操练身体,保养精神,节制感情和欲望,尊天敬地,实行德政和仁义。因此,感动了上天,使他们长寿,而且年年获得丰收。所以,尧帝眉清目秀,满面红光,治理国家达百年之久。到了秦始皇,他接受怪诞迂腐的方士神仙之说,相信事先求吉凶的迷信活动(到碣石山巡视),命燕人卢生寻求仙人羡门高,派徐市带着童男童女到东海求不死之药。在那个时候,燕地、齐地的人大都丢掉锄头农具,纷纷谈论神仙。方士于是跑到咸阳的数以千计,说什么仙人吃金饮珠,可与天地同寿。于是秦始皇多次巡视五岳,在海滨建立馆舍,以便供人们到蓬莱等仙岛拜访神仙。他多次驾临的郡、县,富人用财物帮助巡狩时用费,穷人被派去在经过的道旁修建驰道和临时宫殿。以后,他再去,穷人就逃亡,富人就躲避;而官吏到处搜捕,强迫人们服劳役,根本不按道理办事。秦朝著名的宫殿旁边,房屋空虚衰败,没有活着的禾苗和竖着的树木;百姓离心离德,十个人有五个怨恨。《尚书》上说:“(祭祀时)献上的东西是很多的,只有东西而不合礼节,不算上供。”因此,圣人对于不合仁义的事不沾边,不合正道来的东西,摆在面前也不使用。所以,武帝杀了说鬼神的文成将军(少翁)和五利将军(栾大)等,皇帝建立学堂,目的是亲近忠顺有才能的人,杜绝怪事和罪恶产生的根源,开辟达到最高道德的途径。
 
  宫室奢侈,林木之蠹也。器械雕琢,财用之蠹也。衣服靡丽,布帛之囊也。狗马食人之食,五谷之蠹也。口腹从恣,鱼肉之蠹也。用费不节,府库之蠹也。漏积不禁,田野之蠹也。丧祭无度,伤生之蠹也。堕成变故伤功,工商上通伤农。故一杯棬用百人之力,一屏风就万人之功,其为害亦多矣。目脩于五色,耳营于五音,体极轻薄,口极甘脆。功积于无用,财尽于不急,口腹不可为多。故国病聚不足即政怠,人病聚不足则身危。
  丞相曰:治聚不足奈何?
 
  【注释】蠹:蛀蚀器物的害虫。
  从恣:即纵恣,放纵恣肆,毫无节制。
  故:指老规矩。功:功业。
  上通:指盐、铁官营等项政策。
  杯棬(quan):杯、盘、盆的总称。
  脩,原作修,今据张敦仁说校改。脩(tao):目不明。这里是沉迷的意思。营:沉醉于的意思。
  卢文弨曰:“‘薄’疑‘暖’。”
 
  【译文】住的宫室奢侈腐化,就像林木的蛀虫一样。用的器具雕琢刻镂,就像财物用品的蛀虫一样。穿的衣服非常华丽,这就像布匹丝绸的蚊虫一样。猪狗牛马吃人吃的东西,这就像鱼和肉的蚊虫一样。嘴和肚子放纵恣肆,毫无节制,这就像鱼和肉的蛀虫一样。开支不节俭,这就像仓库的蛀虫一样。浪费不禁止,这就像田地的蛀虫一样,丧葬祭祀没有限制,这就像伤害活人的蛀虫一样。毁坏成规,变更旧法,这是损害功业,工商业官营,就会妨害农业,所以一个杯子、盘子用上百人去做,一个屏风需要上万人的劳动,它们带来的害处是很多的啊!眼睛迷恋于五色上,耳朵沉醉于音乐里,身体要穿最轻最暖的衣服,吃的总想是又甜又脆的美好吃物。这就是把功夫都花费在无用的工作上,把财物都耗费在不急迫的事情上。人们嘴和肚子不能贪而无厌。所以,国家有财富聚积不足的弊病,就是朝政衰败;人要是患有聚积不足的疾病,身体就危险了。
  丞相说:怎样医治财富聚积不足的弊病呢?
 

相关文章:
·阿蒙 :以有余奉不足——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统一累进税小记
·吴铭:放弃对经济的直接组织领导,就是放弃政权——读《盐铁论》有感
·青木卯:行天道就是损有余,补不足
·青木卯:行天道就是损有余,补不足 
·公方彬:政治体制改革迟迟未上路缘于理论准备不足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