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法家历史
李均明:张家山汉简与汉初货币 
作者:[李均明] 来源:[网友推荐] 2006-05-20

   汉初货币承秦制,钱、金并用,铸钱亦称“半两”。史籍载汉半两重三铢,只有秦半两的1/4重,而出土物所见则大小轻重不一,颇混杂。这些轻钱半两的大量铸造,一方面迅速增加货币的流通量,便于人们交易,另一方面则潜伏着造成币制混乱及通货膨胀的因素。鉴于上述情况,为稳定市场,汉初曾立法规范货币的铸造、流通与管理,张家山汉简《二年律令》所见有许多涉及这方面的条款,可补史载所缺,试述如下。


一、以铸钱及黄金为通用货币。

《二年律令·钱律》:“钱径十分寸八以上,虽缺铄,文章颇可智(知),而非殊折及铅钱也,皆为行钱。金不青赤者,为行金。敢择不取行钱、金者,罚金四两”。此律规定了货币的规格与质量。行,通行,此处指可用以买卖支付的货币,包括铸钱与黄金,其应用实例如张家山汉简《奏谳书》:“七年八月己未江陵丞言:醴阳令恢盗县官米二百六十三石八斗……令舍人士五(伍)兴、义与石卖,得金六斤三两、钱万五千五十……”。案例所见买方同时以黄金及钱支付购粮费用,表明二者皆具货币功能。刑律所见惩罚及奖赏也用黄金与铸钱。如《二年律令·具律》:“赎死,金二斤八两。赎城旦舂、鬼薪白粲,金一斤八两。赎斩、府(腐),金一斤四两。赎劓、黥,金一斤。赎耐,金十二两。赎迁,金八两”。此为惩罚收黄金例。又《二年律令·捕律》:“捕从诸侯来为间者一人,拜爵一级,有(又)购二万钱。不当拜爵者,级赐万钱,有(又)行其购”。是为奖赏赐钱例。铸钱的规格为“钱径十分寸八以上”,乃指其直径必须在0.8寸(合今约1.84厘米)以上,出土物所见如陕西龙首原西汉早期墓发掘出土的大批汉半两,直径皆2厘米以上(见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所编《西安龙首原汉墓》,西北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与律文之规定相近,比秦半两小许多。《史记·平准书》:“汉兴……于是为秦钱难用,更令民铸钱,一黄金一斤,约法省禁”。注引《索隐》:“顾氏按:《古今注》云:‘秦钱半两,径一寸二分,重十二铢。’”又“《食货志》云:‘铸荚钱’。按:《古今注》云榆荚钱重三铢,《钱谱》云文为‘汉兴’也”。汉初半两,即史籍所云“榆荚钱”,直至吕后二年,才改行八铢钱。《汉书·高后纪》:(高后)二年秋八月,“行八铢钱”,应劭注:“本秦钱,质如周钱,文曰‘半两’,重如其文,即八铢也。汉以其太重,更铸荚钱,今民间名榆荚钱是也。民患其太轻,至此复行八铢钱”。钱币流通时,免不了要磨损,个体的质量也未必一致,所以律文规定凡是钱文尚可辨识、钱体无断折者、非渗杂过多铅锡者皆可使用,交易人不得拒收,否则将受罚。秦代以溢为黄金称量单位,汉初改以斤,见上文所引简例。又《史记·平准书》注引臣瓒云:“秦以一溢为一金,汉以一斤为一金”。秦一溢合二十两,而汉一斤仅为十六两。《汉书·食货志》注引孟康曰:“二十两为溢”。可见,与秦代相比,汉初铸钱的个体重量及黄金的称量单位都趋于减轻。黄金与铸钱可相互换算,史籍所载金价如《汉书·食货志》所云:“黄金重一斤,直钱万”。此仅为大致比价,实际价格是波动的。《二年律令·金布律》:“有罚、赎、责(债),当入金,欲以平贾(价)入钱,及当受购、而毋金,及当出金、钱县官而欲以除其罚、赎、责(债),及为人除者,皆许之。各以其二千石官治所县十月金平贾(价)予钱,为除”。据律文之规定,黄金与钱的比价是以当年所在郡守治所县十月份的平价黄金为标准换算的。


二、官方控制铸币权,禁盗铸。

《史记·平准书》见“更令民铸钱”。《汉书·食货志》作“更令民铸荚钱”,容易使人误解为汉初人人皆有铸币权,其实不然。《二年律令·钱律》:“盗铸钱及佐者,弃市。同居不告,赎耐。正典、田典、伍人不告,罚金四两。或颇告,皆相除。尉、尉史、乡部、官啬夫、士吏、部主者弗得,罚金四两”。“智(知)人盗铸钱,为买铜、炭,及为行其新钱,若为通之,与同罪”。又“诸谋盗铸钱,颇有其器具未得者,皆黥以为城旦舂。智(知)为及买铸钱具者,与同罪”。据律文规定,盗铸钱及帮助别人盗铸钱,甚至仅仅为盗铸钱者提供铜材,薪炭及为其流通假币,皆判死罪;已有谋划动机及器具而未实施盗铸者,也要判最重的徒刑“黥以为城旦舂”。这些条款表明,只有经过官方授权者才有资格铸造货币,《史记》、《汉书》所载当不例外。但当时的造币是分散于各郡国进行,还没有集中在中央,所以律文才规定大致的规格供各地方参照,而且才形成成品轻重大小不一的现象。其中诸侯国所铸钱,往往对中央财政产生威胁。《史记·吴王濞列传》:“令孝惠高后时,天下初定,郡国诸多务自拊循其民。是有豫章郡铜山,濞则召致天下亡命者,益铸钱”。其中“益铸钱”,《汉书·荆燕吴传》作“盗铸钱”。如此则必然削弱中央朝廷的权力,所以到了汉武帝时,将铸币权收归中央。《汉书·食货志》:元鼎四年(公元前114年),“悉禁郡国毋铸钱,专令上林三官铸。钱既多,而令天下非三官不得行。诸郡国前所铸钱,皆废销之,入其铜三官”。亦证汉初流行的是郡国所铸钱,故规格质量不尽一致。又汉初不仅禁盗铸钱,亦禁伪造金锭。《二年律令·钱律》:“为伪金者,黥为城旦舂”。由于黄金以称量计价,故伪造者对社会的危害小于假钱,其处罚亦轻于盗铸钱。为保证货币有足够的流通量,汉律禁止私自销毁之。《二年律令·钱律》:“故毁销行钱以为铜、它物者,坐臧(赃)为盗”。销毁正在通行的铸钱,以偷盗同数量的钱论处。汉律一方面规定惩罚盗铸钱及知情不报者,另一方面则鼓励奖赏举报及抓捕罪犯者。《二年律令·钱律》:“捕盗铸钱及佐者死罪一人,予爵一级。其欲以免除罪人者,许之。捕一人,免除死罪一人,若城旦舂、鬼薪白粲二人,隶臣妾、收人、司空三人以为庶人。其当刑未报者,勿刑。有(又)复告者一人身,毋有所与。告吏,吏捕得之,赏如律”。又“盗铸钱及佐者,智(知)人盗铸钱,为买铜、炭,及为行其新钱,若为通之,而能颇相捕,若先自告,告其与,吏捕,颇得之,除捕者罪”。即不仅外人抓捕举报盗铸钱者可领赏及替别人除罪,同案犯检举抓捕同伙亦可免罪。上述条款表明,汉初铸币权牢牢控制于官方,即使有例外也是短暂的。

三、实行严格的出纳管理。

《二年律令·金布律》:“官为作务、市及受租、质钱,皆为,封以令、丞印而入,与参辨券之,辄入钱中,上中辨其廷。质者勿与券。租、质、户赋、园池入钱县道官,勿敢擅用,三月壹上见金、钱数二千石官,二千石官上丞相、御史”。,存钱缸,可入不可出。《汉书·赵广汉传》:“又教吏为筒”,师古注:“,若今盛钱臧瓶,为小孔,可入不可出”。入钱于之制亦见于秦律。《睡虎地秦墓竹简·秦律十八种·关市》:“为作务及官府市,受钱必辄入其钱市,令市者见其入,不从令者赀一甲”。汉律所见则不仅入钱于还加封缄,盖上令、丞印章,另又造册作帐,制成三联式契券,将其中券存于县廷。规定每个季度上报一次现钱及黄金的会计报告,县报郡,郡报丞相、御史。连云港尹湾汉墓出土《集簿》木牍见“一岁诸钱入二万万六千六百六十四万二千五百六钱”。此数即从下改各县上报之收入帐中汇总而得,以之上报朝廷,汉初亦当如此。从律文所规定入钱不得擅用之制表明,当时收入与支出是分别单行,二者不得混淆。再者,黄金作为特种货币,不允许流失境外。《二年律令·盗律》:“盗出黄金边关徼,吏卒、徒部主者智(知)而出及弗索,与同罪;弗智(知),索弗得,戍边二岁”。不仅盗运黄金出境者有罪,放纵其出境者亦同罪,相关人员未知情或搜索未果,也受一定的处罚。

 


相关文章:
·翟玉忠:“太极图说”六种之《银雀山汉简•奇正》
·张家山汉简《奏谳书》与岳麓书院秦简《为狱等状四种》
·翟玉忠:银雀山汉简与河图洛书五行四时历
·居延汉简的幕后故事
·刘奉光:上孙家寨汉简军事文学评介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