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时事述评
翟玉忠:西方移植到中国的学术不等于中国学术(附贝淡宁评论) 
作者:[翟玉忠] 来源:[] 2024-04-29

编者按:这是2011年4月10日,翟玉忠先生在北京“中国模式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学术论坛上的发言整理稿,经翟先生审订。它在今天看来仍有重要的现实价值。论坛由《文化纵横》杂志社、复旦大学思想史研究中心主办,北京修远经济与社会研究基金会协办;并附上加拿大贝淡宁(Daniel A. Bell)教授的相关评论。 

1840年以后,面对西方强大军事力量的直接威胁,我们开始以极大的主动性学习西方科技成就。从十九世纪七十年代起,在晚清洋务派重臣曾国藩、李鸿章、沈葆桢的大力支持下,清政府开始向英美等西方国家派出官费留学生,其目的在于“师夷之长技以制夷”。然而,进入二十世纪,历史女神仿佛有意跟中国人开玩笑。学习西方不仅没有实现我们“师夷之长技以制夷”的目的,结果反而是“师夷之长技被夷制”,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美国为了直接影响中国政治,将吸引中国青年去美国留学作为培植亲美势力、取得商业利益的重要手段。集中体现美国这一国家战略就是美国著名教育家、伊利诺大学校长埃德蒙•詹姆士1906年初向当时的总统西奥多•罗斯福提交的《关于向中国派出教育使团的备忘录》。

在詹姆士的备忘录中,学术成为美国攫取中国核心利益的超级战略武器,这种现象在二十世纪以前的人类历史中是极其罕见的。《关于向中国派出教育使团的备忘录》思想核心是“道义精神上的主宰比军旗更必然地为商贸开辟道路”,进而言之,学术殖民比军事殖民更为有利,上面说:“哪个国家能够做到成功教育这一代中国青年,那个国家为此付出的一些努力,就会在道义、文化及商业的影响力方面获取最大的回报。如果美国在三十年前就成功地把中国留学潮引向美国、并使其长盛不衰(曾经有一度看来快成功了),那么我们今天就可以通过文化知识上和精神上对中国领袖群体的主宰作用,以最令人满意又最微妙的方式控制中国的走向。”(翟玉忠:《中国拯救世界:应对人类危机的中国文化》,中央编译出版社2010年版,第276页。)

詹姆士备忘录代表了当时美国朝野许多人的共同主张。正是在该备忘录精神的指引下,美国政府(也包括其他西方国家)立刻行动起来,先是用庚子赔款的退款招收中国留学生,后来建立了“由美国移植到中国来了的大学校”(罗素语)清华大学,又在诸多西式大学的基础上创建各种专业学会和各类学术刊物,通过消灭中国本土学术生存的制度基础达到全面控制中国精英精神的目的——今天西方强国近乎完全实现了在道义精神上征服中国的宏大战略构想——以至于中国学者普遍认为移植到中国的西方学术等于现代中国学术。

正确的逻辑是:白马非(不等于)马——西方移植到中国的学术不等于中国的学术!最多只是以中国为研究对象的西方学术。

对于1908年美国国会决定用庚子赔款的一部分“帮助”中国兴办教育,即史称的“退款兴学”,有些中国知识分子认为它既对中国有好处,也对美国有好处,所以不能称之为文化侵略;另一些知识分子则为美国人的善举感激涕零。比如一位著名诗人就为美国政府用庚子赔款设立的“山西基金会”改革开放后仍为山西每年捐款20万美元感动得大哭起来,并由此断言:“美国人是我们最好的朋友,中国人在全世界唯一最好的朋友是美国人。”

我不反对引入西方学术,特别是西方的科学技术。从詹天佑到钱学森,支撑起中国近代科技的主要力量就是引入西学的留学生们。问题是,我们不能模糊美国文化征服战略的本质及这一战略导致的灾难性后果——中国本土学术体系的解体。

从三千年前西周王官学一直到二十世纪中国革命和建设的经验,中国本土学术思想是先贤对数千年历史经验的理论总结,失去了这一学术土壤,如何因革损益地产生真正的“中国学术”?今天,通过容易导致严重思想混乱的比附,我们得到的只是不中不西的“在中国的西方学术”!而中国本土学术呢?多成了西方学术的研究材料,即使所谓的比较研究,也几乎都是按“西是中非”的既定学术标准进行。

2010年底,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的一位刚从英国回来的年轻老师找到笔者,他说建立中国自己的学术体系太重要了。我说你的这个想法从何而来。他答:自己的单位与商务部有个培训外国专家(还有军人)的项目,作为老师,他突然发现自己没有什么可教人家的,因为中国所有的科目都来自外国,根本不能用来教人家。好在外国人来中国留学一般是为了方便学汉语,同时更多地了解中国现实。

脱下西学的“皇帝新装”,今日之中国学术还剩下什么——所有这一切都来自美国用学术征服中国的战略——他们知道,这是最廉价,反抗最小,也是长期内最有效的殖民方式。在留下慈善之名的同时,作到不战而屈人之兵。

所以,中国学人必需清楚,二十世纪初美国朝野推动用退还庚子赔款的钱让中国青年来美留学,其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美国长期的商业和政治利益,根本就不是为了帮助中国实现现代化;他们要以学术手段,使中国美国化,使中国变成美国无形的殖民地,进而 “赢得整个帝国”。

过去一百多年来,美国一以贯之地执行着詹姆士备忘录主张的从道义精神上征服中国的计划。从某种意义上说,它的危害比日本侵华蓝图“田中奏折”还要大,因为领土上的侵略显而易见,而学术上的征服却是和风细雨般的,所以我们要特别警惕!

 

贝淡宁教授的相关评论:

首先要感谢你们给我这个机会评价一下比较有意思的文章。我先讲关于翟玉忠老师的文章,很有趣,有一些我赞同,有一些我不是那么赞同。

我先讲第一部分,尤其是我觉得研究方式,历史方面,我觉得这篇文章很有趣,都应该研究,尤其是1905年的时候的一些,美国有什么目的,有什么动机来帮助中国的学者和学生,包括清华,我们现在是1911年建的,主要是靠美国的一些政府的政策,到底有什么目的,是不是为了宣传基督教,我们也可以关注这些问题。我是加拿大人,我也怀疑美国的政府尤其是外交政策. 我妈妈信基督教,可是我是比较赞成儒家的。我的很多美国朋友,他们会问我,你的工资是不是从中国政府来的,是不是被他们洗脑?所以我们也应该问这些问题,你们靠美国政府的资源,会不会影响你们的政治思想, 我觉得这些问题很好,应该问这些问题,所以这方面,我都赞同。

而且我也同意不应该完全使用马克思的框架来解释中国的历史,尤其是翟玉忠老师说的封建社会,主要是从欧洲的历史来的,所以不应该用这样的概念来解释中国的历史,我完全赞同这方面。我觉得社会主义的一些价值观,我有很多方面同意,尤其是跟儒家的价值观有一些相似的部分。

我不赞同的地方,我没有那么悲观,而且看清华的经验,可以说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宣传基督教,可是他们成功吗?没有成功,不是基督教的核心,我们不可以说以前历史跟现在的情况一模一样,有很大的变化,可能过去是他们的目的,可是现在不一样,而且我们问这些资源从哪来的?如果是政府的资源,我们可以怀疑动机是什么,如果是大学的钱、公司的钱,私人的钱,也不见得有直接的推广美国利益的一些目的,有的是为了研究一些有什么共同的价值观,我们要学习新的东西。所以这方面我没有那么悲观。

假如他们的目的是为了破坏中国的文化,他们会不会成功,我觉得不见得会成功,如果我们比较80年代的学生和现在的学生,还是有很大的区别。80年代的学生,有自己的经验,很多中国的学生,他们对美国的文化完全有一种理想的态度,为什么呢?主要目的是他们不懂美国的历史,美国的社会,可是现在很多中国学生去美国学习,突然发现美国有很多问题,很多缺点,这是比较客观的,我觉得这方面是一种进步。包括一些老师,我们的朋友,包括王绍光,他们都去美国留学,他们是不是被美国政府洗脑? 

可是我还是同意,如果完全靠美国的资源来研究,当然是一个问题,现在我觉得因为中国资源多,政府可以派一些学者来研究,不管是西方的东西,还是中国的一些东西。我现在在翻译一些中国学者的文章,因为现在美国人对这些文章和书有兴趣,钱主要是从中国政府和朋友来的,这方面我当然觉得是好东西。而且因为现在我们不见得完全是靠西方的一些专业限制来解决一些问题,比方说国学,不见得是什么哲学,也不是政治学,不是文学,因为这些专业主要是从西方的背景来的,所以不应该完全靠西方的一些专业限制来研究这些问题, 可以用中国的本土学术来超越西方专业限制。


相关文章:
·翟玉忠:尚贤制与民主制五论(之四)
·翟玉忠:尚贤制与民主制五论(之三)
·翟玉忠:魏晋人近乎没有伪造《古文尚书》的可能性
·翟玉忠:尚贤制与民主制五论(之二)
·翟玉忠:尚贤制与民主制五论(之一)
大六经工程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