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时事述评
余云辉:拯救中国股市不容回避这个根本性问题 
作者:[余云辉] 来源:[] 2023-09-04

在市场经济制度下,资本市场置的枢纽,是推动科技创新、产业升级、结构调整和拉动消费的源头。

自股票市场建立以来,每一次救市都是证监会出面,或者召集券商和机构投资者下场救市,或者减免印花税和交易手续费,甚至挥刀自宫,直接废了资本市场的融资功能、流动性供给功能和资源配置功能,比如,暂停IPO、再融资、限制大股东减持退出从而剥夺大股东的再投资能力等等。事实已经证明,这些措施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资本市场长期低迷问题,并不能从根本上推动市场的长期繁荣。近期出台的一系列救市措施仅仅带来了8月28日开盘的一分钟行情,成为政府救市的搞笑版。为什么政府救市经常遭到群嘲?其错误在于:
第一、救市主体不对。证监会是资本市场的监管者,其职责在于规范市场,保护投资人,不要乱搞所谓的金融衍生品创新、推出融券做空和指数做空等做空机制、或引进海外金融大鳄来祸害国内中小投资者。证监会的职责不在于救市,而在于监管市场,提高资本市场投融资效率以及资源配置效率,而不是动辄挥刀自宫,废了资本市场的融资功能和资源配置功能。目前,证监会救市的声音越大,股市跌得越厉害。这就是现实的佐证。
第二、救市方法不对。券商和基金等机构都是资本市场的参与者,只有市场繁荣,他们才能多挣钱。如果券商和基金等机构有能力改变市场低迷的状态,他们早就行动起来了,股市早就繁荣了,哪需要证监会号召?在经济下行、流动性枯竭的情况下,券商和基金也是受害者,也无能为力。他们本身就是池塘里的鱼,而不是水,更不是水源。
水源是央行,因此,救市责任在央行。
那些美英留学归来、掌握着中国金融话语权的人,从来闭口不谈以下事实,是美联储决定着美国资本市场的流动性,决定着美国股市的长期上涨趋势。他们还避而不谈,为什么日本央行可以代表国家买入并持有日本股票市场60%以上的流通股?为什么中国央行没有持有1股中国股票市场的股票?从这个角度看,日本央行制度是不是比中国更像是社会主义制度?中国资本市场的每一次股灾,都成为这些满脑新自由主义思想的金融高管和金融师爷们推动中国金融市场对英美资本开放的机会,其背后的逻辑仿佛是:只有美联储发行的美元纸币是钱,只有美元纸币可以为中国股市提供流动性,只有美元纸币可以在中国完成资本化和食利化。这种货币金融制度安排,事实上把中国金融市场变成美元资本的金融殖民地。
当人民币基础货币发行量主要挂钩于外汇储备量,当人民币成为美元纸币的影子货币,当中国众多优秀的科技创新企业纷纷被逼到境外上市而成为美元版图上的棋子,当资本市场的定价权掌握在美元资本手中而不是掌握在人民币资本手中、不是掌握在中国央行手中,当中国央行仍然被《人民银行法》绑架、可以对中国经济下行和资本市场低迷采取依法见死不救的态度,总之,一句话,只要币权脱离了“政权-军权-币权”一体化结构而不再服务于政权和军权的基础利益,而是服务于美元纸币的在华资本化和食利化,服务于推动中国经济金融的殖民化和非自主化,那么,中国就无法打造出独立自主的国内经济金融大循环系统,就无法避免外资大规模撤离背景下的债务危机、股市危机和经济危机。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解决债务危机、股市危机和经济危机的钥匙就是要用人民币潮水来填补美元潮水退去所留下的类似于高空空气失压一样的“金融失压”,把货币提高到国家和军队的高度,使用国家核心权力之一的基础货币发行权即币权来重塑独立自主的国内大循环之经济结构,避免经济金融危机和社会危机的酝酿与爆发。
与货币市场不同,借助资本市场投放货币,央行不仅可以为经济循环提供流动性,而且可以实现人民币资本化,使得中国经济体不再依赖美元纸币的资本化,不再依赖外资输入。从此,中国不再资本匮乏。中国央行可以通过购买ETF和各类行业指数基金的方式,买入并持有二级市场股票,向股票市场直接投放流动性,进而提高资本市场首发融资和再融资的能力,以此推动国内经济结构转型和产业升级,促进国内经济恢复高速增长。只有央行直接入市,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股票市场长期低迷问题,才能在资本市场上体现国家意志,并重新掌控资本市场的资产定价权。
央行直接购买二级市场流通股,一不存在亏损问题;二不存在通货膨胀问题。这是因为:央行以增发基础货币的方式换取二级市场股票资产,其持股成本为零,所以,不存在投资亏损问题;央行在资本市场投放货币,属于在社会再生产过程的生产环节投放货币并完成人民币资本化,可增加社会生产性资本并提高社会再生产能力,可增加社会商品供给并抑制通货膨胀。在生产环节投放货币本质上不同于在社会再生产的流通环节和消费环节投放货币。正因如此,日本央行买入并持有60%以上的流通股,并没有引发日本通货膨胀。
在市场经济制度下,资本市场是以市场化的金融手段实现第二次社会主义改造的枢纽。大部分上市公司是国内各行各业的龙头企业。假设中国央行通过投放基础货币逐步买入并持有60%以上上市公司股票,相当于中央银行代表党和政府行使国家核心权力的币权,完成了这类优秀上市企业的国有化改造。这将进一步巩固了社会主义经济基础和党的执政基础。
总之,正确的资本市场发展思路是:维持印花税率不变,追加征收二级市场投资者的资本利得税,以此增加财政收入;降低企业融资、上市和大股东减持的门槛,解决国内资本市场资源配置效率偏低的问题;取消融券做空和指数做空等做空机制(如果出现股市过热、股价暴涨,可以通过央行抛售股票加以控制);把资本市场打造成为中央银行向社会再生产领域直接投放流动性、实现人民币资本化的枢纽。试想一下,有主权货币做后盾,有中央银行向资本市场提供无限流动性的市场预期,谁敢做空中国股市?何愁股市不涨?何需限制IPO和再融资?哪能出现大量国内高科技企业被逼到境外资本市场的状况?哪会出现中国政府丧失资本市场定价权、广大中小股民天天指望海外美元资本(如“美元皇军”)入市为其解套的局面?
可见,资本市场挥刀自宫并不能拯救中国股市,我国金融体系的根本性问题已经到了不得不解决的时候了。
(作者系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昆仑策研究院特约研究员、郑州大学当代资本主义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


相关文章:
·余云辉:片面追求城镇化提高GDP,其害无穷
·余云辉:中国是美国主导的全球经济体系的受害者
·余云辉:解放台湾,究竟是“慢不得”还是“急不得”?
·翟玉忠:西方移植到中国的学术不等于中国学术(附贝淡宁评论)
·余云辉:吸引美元纸币刺激中国经济如同饮鸩止渴
大六经工程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