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翟玉忠:西方经济学的逻辑陷阱与轻重术 
作者:[翟玉忠] 来源:[作者惠赐] 2023-06-01

现代西方经济学有严重缺陷的理论假定(如理性经济人假设)和过度数理化,导致理论与现实严重脱节。这已是世人熟知的事实,前些年,甚至引发了西方经济学系学生的抗议活动。

但对于西方经济学内在的逻辑错误,却鲜有提及。

这是个严重的问题。如果西方经济学逻辑本身就有问题,那将导致西方经济学理论,及西方人文学术基础的塌陷。因为逻辑是理性的核心,如果逻辑出了问题,西方中世纪以来理性主义的胜利岂不被大打折扣。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通过对中国古典经济理论轻重术的研究,我们能清楚看到西方经济学的逻辑陷阱。

1. 科学方法不能平移到人文领域

西方现代人文学术集中兴起于19 世纪,那是科学高唱凯歌、横扫一切的时代。所以,包括经济学在内的西方人文学术深受科学方法的影响。学者们假定:人文领域也如物理学这样的“标准”科学一样,研究对象是客体;他们忘记了,人文领域的研究对象是人,在这一领域中无法如物理学一样,严格区分主体和客体,为保持客观性让主体尽量少影响客体。进而言之,科学方法并不能平移到人文领域,但19 世纪人文学者却这样做了,他们将科学方法无原则地引入了人文领域—结果是灾难性的!

以西方自由市场经济理论为例。它假定在一个不受干预的市场中,诸经济要素会自动实现均衡。经济学家喜欢提及的一个例子是:

“在未被开发的原始森林中,植物和动物都不是随意地或杂乱无章地分布。植物生长在山地上,在不同的海拔高度上呈现出系统性的差别。一些树木大量生长于较低的海拔地区,而另一些树木则生长在更高的海拔地区。超过一定的海拔高度以后就根本没有树木能够在那一地带上生长;而在珠穆朗玛峰上,则没有任何植物能够生存。很显然,这些都不是植物所做出的任何决定的结果。”【1】

这位经济学家忘记了根本的植物学常识,在“不受干预”的原始森林中,大树是会影响底层灌木成长的,是生态系统中大的要素在影响其他要素的分布。原始森林中的有序性,恰好是“干预”的结果。

在经济学中,人如森林中的树木,是市场的参与者。市场要想实现均衡,必须由大的系统要素(如国家)进行干预,否则市场必将崩溃。

所以中国古典经济学的核心经典《管子》轻重十六篇明确指出:“不能调通民利,不可以语制为大治。”(《管子·国蓄第七十三》)

为何这么说?因为即使在相同的初始条件下,由于能力等因素的不同,也会导致经济地位以及经济政治体系的严重失衡。《管子·国蓄第七十三》举例说:“分地若一,强者能守;分财若一,智者能收。智者有什倍人之功,愚者有不赓本(抵偿成本—笔者注)之事。然而人君不能调,故民有相百倍之生也。夫民富则不可以禄使也,贫则不可以罚威也。法令之不行,万民之不治,贫富之不齐也。”

所以轻重术认为,经济调控的目标不是增长,而是平衡。只有平衡才会使经济稳步地、长期来看也是最快地增长。

2. 西方经济学株守机械的二分原则

西方经济学植根二元对立思维的文化土壤。不仅是上面提到的主、客对立,西方学界习惯于将世间万物都非黑即白,非彼即此地两极化,忽视现实世界的丰富性和复杂性。

在经济领域,西方经济学株守机械的二分原则,其主要范畴包括:

市场与计划;

私有与公有;

政(官)与商(民);

一个社会,要么实行市场经济,要么实行计划经济;要么实行私有制,要么实行公有制;要么是政界精英统治,要么是商界精英操纵。在西方经济学理论中,不存在国家参与的市场经济、公私共存相分、政商合作这样的范畴--而国家参与的市场经济、公私相分、政商合作,恰恰是中国古典经济学轻重术的理论核心。

轻重术研究“国家参与其中的市场经济”,【2】即国家利用公共资本为国家理财。具体表现为国有经济成分自周朝以来三千年中,在经济生活中的重要作用。20 世纪中国逐步实现工业化后,则表现为国有企业在国家经济生活中的战略地位。

先贤看来,西式二元对立思维是一种逻辑错误,被韩非子称为“两末之议”,认为坚持这种逻辑的结果是“积辩累辞,离理失术”。(《韩非子·难势》)

面对汗牛充栋的西方经济学著作,以及西方经济学在现实面前的苍白无力,是我们三思韩非子这句话的时候了!

20 世纪以来,中国学界以日本为中介,引入大量西方二元对立概念,影响至普通民众—这样一种乱码不断自我繁殖,其破坏力极大。中国温柔敦厚的传统没有了,代之以五花八门的极端主义和激进主义。直到今天,还有不少人将经济计划和公有经济视为“国家公敌”,欲除之而后快。

3. 西方经济学成了为少数人谋利的工具

西方经济学缺乏整体观念,自身沦为少数人谋利的工具。随着大量行业资金进入研究人员的口袋,学术中立性越来越差。

现代西方经济学最有用的领域似乎只残存在两个方面:一是利用复杂的数学工具在市场上圈钱,二是利用光鲜的理论忽悠其他国家的政府和人民。

比如前几年学界和决策层热议的中国资本账户开放问题。美国学界早就拿出了现成的理论,证明资本账户开放如何有利于发展中国家。但那种理论根本就是游说别人的工具,只是逻辑上自恰的说辞而已--如果中国知识分子为了一纸外国文凭,囫囵吞枣、良莠不分地学习这类“先进”学说,简直是与虎谋皮式的愚蠢行为—结果很可能被“老虎”吃掉。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世界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先生一针见血地指出了这一点,他在谈及自己为什么不支持资本账户开放时说:“在美国学界提出的资本账户开放有利于发展中国家资本配置和经济发展的理论中,一般资本是同质的,没有金融资本和实体资本的区分。在那样的理论模型中不会有货币错配、期限错配的问题,也没有储备货币发行国可以用货币虚拟资本去换取非储备货币国真实产品和服务的利益不对称问题,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也没有产业结构和技术结构的差异,所不同的只是资本禀赋的差异。资本账户开放在这样的理论模型中对资本短缺的发展中国家只有好处,而不会有坏处。有了这些理论,华尔街和国际金融机构在发展中国家推动资本账户开放的问题上就变得理直气壮。”【3】

总之,西方经济学正在异化为某些利益集团的工具,经济学经世济民的本来价值正在衰退,更不用说中国“圣人养贤以及万民”(《周易·颐卦·彖辞》的崇高理想了。

由于西方经济学根深蒂固的二元对立逻辑,使它不仅远离了现实,也远离了应用轻重术损上益下、均平经济的可能性--不仅在西方世界是这样,在被西方逻辑思维和经济学理论殖民的中国学界也是这样。或许,这就是为什么面对一波波经济危机,中国古典经济理论轻重术显得越发重要的原因吧!

注释:

【1】[美]托马斯·索维尔:《知识分子与社会》.张亚月,梁兴国译.中信出版社.2013 年第1 版,第62页。

【2】翟玉忠:《国富策:中国古典经济思想及其三十六计》,第一章“计划与市场之间—国家参与其中的市场经济”. 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2010 年第1 版,第52~67 页。

【3】2013年7月21日,林毅夫教授在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双周圆桌内部研讨会上的主题演讲,网址:http://money.163.com/13/0805/08/95GIGHG3002534M5.html,访问时间:2016 年9 月13 日。

(摘自翟玉忠先生《文脉寻根:重新发现中国文化》,该书由华龄出版社2022年出版;购买作者签名版请加微信:zhai20050718)


相关文章:
·翟玉忠:读余云辉博士《关于共产党执政的阶级基础探讨》
·翟玉忠:不能脱离中华文化背景理解《大学》三纲及“定静”
·翟玉忠:为中华续慧命——六经书院2023-2024年度工作报告
·翟玉忠:礼——二十一世纪人类精神革命
·翟玉忠:考古学与经学
大六经工程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