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翟玉忠:中国政治的超党派特征 
作者:[翟玉忠] 来源:[作者惠赐] 2023-03-08

惟齐非齐,划分社会阶层的终极目的是最大限度地消除内部斗争,实现社会和谐治理。董仲舒在《春秋繁露·服制》中指出,圣人创建礼制,就是要有上下等级差别,衣服有形制的区别,朝廷有职位的不同,乡里有长幼的次序,这样,百姓就有了谦让而不敢争斗,这才是统一百姓的方法。上面说:“圣人之道,众堤防之类也,谓之度制,谓之礼节,故贵贱有等,衣服有制,朝廷有位,乡党有序,则民有所让而不敢争,所以一之也。”

相对于西方权力分置的政治传统,中国人更重视整体以及整体内部的和谐,中国社会的教化、军事、政治权威“三位一体”,没有西方式的教会承担独立的教化功能,也没有与中央政府相对独立的权力部门;中国古典政治一贯反对朋党斗争,反对西方社会那种大型的利益集团垄断国家政权和进行权力分赃,主张实现一种能中立地平衡各阶层利益的超党派政治,建立一个能够代表社会整体的中性公正政府。

《尚书·洪范》据说是纣的大臣箕子留给周武王的治国大法,为中国历代政治家所重视。上面说:“无偏无党,王道荡荡;无党无偏,王道平平。”西汉刘向在《说苑·至公篇》中,对《尚书·洪范》中进行了详尽的解释:

《尚书》上说:“王不偏私不结党,王者的道路又远大、又宽广。”这是说至公。古代有实行大公的帝尧。他有天子的尊贵,又有天下的财富,找到舜后就把帝位让给他,没有私下传给子孙,放弃天下就好像抛弃鞋子一样。对于天下都这样,何况比天下还细小的呢?不是帝尧,哪个能够这样做呢?孔子说:“高大啊,只有天最高大,只有尧能够效法天。”《易经》上说:“群龙出现在天空,看不出首领,吉祥。”这是说做国君的大公。能够在天下实行大公,这是最大的德。推行在这里,效法在那里,万民拥护,后世效法。那些做大臣的大公,办理公家的事不谋求私利,在公家做事就不谈货利,判案执法就不庇护亲戚,奉公推荐贤能就不避开仇人,忠心侍奉君王,仁厚对待部下,推己及人,做事不偏私,伊尹、吕望就是这样的人。《说苑·至公篇》:“书曰:‘不偏不党,王道荡荡。’言至公也。古有行大公者,帝尧是也。贵为天子,富有天下,得舜而传之,不私于其子孙也。去天下若遗躧,于天下犹然,况其细于天下乎?非帝尧孰能行之?孔子曰:‘巍巍乎!惟天为大,惟尧则之。’易曰:‘无首,吉。’此盖人君之至公也。夫以公与天下,其德大矣。推之于此,刑之于彼,万姓之所戴,后世之所则也。彼人臣之公,治官事则不营私家,在公门则不言货利,当公法则不阿亲戚,奉公举贤则不避仇雠,忠于事君,仁于利下,推之以恕道,行之以不党,伊吕是也。”

这里我们能够看出,不偏不党不仅是一条政治原则,也是一个士人以天下为公的行为准则,不仅适用于国家领袖,也适用于一般臣子。所以《吕氏春秋·士容论·士容》开篇便说:“士不偏不党。” 孔子也说:“君子矜而不争,群而不党。”(《论语·卫灵公篇》)

中国先哲几乎一致地认为,政治生活中朋党集团的出现会威胁国家政权的稳定,甚至导致亡国的危险。西周政治家周公认为“比在门”,即朋党的出现是为政“七失”之一。(见《逸周书·大开武解第二十七》)周穆王曾命左史戎夫作《史记》,以观历代得失,其中有数条因朋党亡国的事例。比如:受宠的两个儿子都位重的国家一定灭亡。从前义渠氏有两个儿子,不是一母所生,皆处高位。国君后来得了病,大臣们分为两党而相争斗,义渠国因此灭亡。《逸周书·史记解第六十一》:“嬖子两重者亡。昔者,义渠氏有两子异母,皆重。君疾大臣,分党而争,义渠以亡。”

值得指出的是,中国古典政治中的利益集团不单指政治利益集团,也指商业利益集团,对商业利益朋党的节制是中国没有产生资本主义的重要原因。《盐铁论·复古第六》中,汉武帝时主管财政的桑弘羊坚持盐铁专卖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离朋党”。他说:“令意总一盐、铁,非独为利入也,将以建本抑末,离朋党,禁淫侈,绝并兼之路也。”接着桑弘羊说明了解散朋党,抑制兼并的重要政策——国家垄断重要的自然资源,防止其为诸侯或豪强占有。

先贤看来,用资本换取政治地位没有任何政治合理性,西方那种权利分脏体制缺乏最基本的道义基础。《管子·立政第四》谈到政治败坏的九种情况,其中就包括:“群徒比周之说胜,则贤不肖不分。金玉货财之说胜,则爵服下流。”《管子·立政九败解第六十五》详尽解释说,人君只要喜好金玉财货,而且一定要得到它们,那就必须有条件同它们交换。用什么呢?只好用大官尊位,不然就是用高爵重禄。这样不贤之辈就要在上面掌权了。那么,贤者将不肯甘为属下,智者将不肯设谋献策,信实的人将不肯相约办事,勇敢的人将不来效死。这样就等于把国家抛弃了。所以说:“金玉货财之说胜,则爵服下流。” 人君只听信结交朋党的议论,群臣就要搞朋党活动,讲话蔽美扬恶,那么,君主就无法了解情况的真假。这样就形成有朋党的活跃在台前,党羽少的被排挤。有朋党的人们在台前活动,贤者与不贤者将无法分清,争夺的祸乱就要发生,而君主将处在危险境地。所以说:“群徒比周之说胜,则贤、不肖不分。” 

这里,《管子》的作者认为,中立的超党派政治是选贤任能,确立基本政治秩序的保证。

(节选自翟玉忠《中国拯救世界:应对人类危机的中国文化》,中央编译出版社2010年出版)



相关文章:
·张靛:平天下的中国方案——读《中国拯救世界》(修订版)有感
·陈焕章:经济学与政治学——政府的一般原则
·陈焕章:经济学与政治学——经济作为政治的基础
·吴飞:翟玉忠先生在儒学领域做出了显著贡献
·21世纪人类文明范式大转型(《中国拯救世界》再版序言)
大六经工程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