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谈天说地
翟玉忠:对待古今中西的中正态度(答仲大军先生) 
作者:[翟玉忠] 来源:[] 2023-02-20

先生今天(2月12日)凌晨三点的留言我刚看到。每次您语重心长地劝说,都是关心爱护我,所以我总是认真思考每句话,并提出自己粗浅的见解。

您说“最后中国成为一个以儒治国的皇权专制社会”,我基本认同。这里的“最后”应限定在宋以后,因为此前作为诸子百家之一的儒家,并没有取得独尊地位,汉武帝“罢黜百家,表彰六经”,是“独尊经学”,而非“独尊儒学”。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只是近代学人以讹传讹的结果。

如果说“以儒治国”是思想上的专制,那么元明清皇权则在政治上专制,二者互为表里、相辅相成。皇权专制发生在金、元入主中原以后,这些少数民族政权将国家作为自己的私产,臣下作为自己的仆从。国家不再是“天下人的天下”,君臣也不再是对等的、“以义合”的社会关系。这导致中华文明大倒退,连君臣、夫妇、父子这些社会基本关系都被绝对化了,异化为君权、夫权、父权的压迫——人伦陆沉,亡天下成为必然!

近百多年来,无数先烈抛头颅洒热血,前仆后继地革命,打倒了腐朽的宋明理学“孔家店”,推翻了“以儒治国的皇权专制社会”,这是中华文明得以复兴的前提条件。

如果说我们否定“以儒治国的皇权专制社会”是“孩童幼稚的表现”,那么中国革命的合法性何在?我们走向未来的原动力何在?难道还要将士绅地主请回来,八股文章请回来!

我们一定要站在时代的、人民的、进步的立场上区分中国文化的精华与糟粕,只有这样,才能做到您说的“有用的留,没用的扔”。否则,一纸糊涂账,没有标准原则地大讲复兴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有害无益!

您说现代文化是反噬自身的怪物,我持保留意见。因为事物发展的规律从来不是简单地否定过去,而是《易经》中所讲的因、革、损、益。既有革新,又有保留;既有增益,又有减损。以中国共产党人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为例。建党初期,我们在建立什么样的国家这个问题上,长期主张学习当时世界主要大国,建立自由联邦。但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就决定保留持续数千年的大一统国家结构形式。1983年,统战战线的老同志李维汉曾给邓小平写过一封题为《关于建立满族自治地方的问题》的信,专门解释了中国共产党彻底放弃联邦制的过程——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在古老的大一统国家中运行,这是中国式现代化的底色!

进化理论的最新研究也表明,人的进化包含两个维度,除了人们熟知的生物进化外,还有更深层次的文化进化,人类演变至今是二者协同推动的结果。如果我们以“掉在历史里”为由否定文化传统的滋养,否定文化维度的进化,那与否定人类基因的存在有何区别?

所以说,今天我们不仅要学习新知,还要恢复旧物,在此基础上返本开新,创造一个崭新的未来。既不能以古非今,刻舟求剑,也不能盲从潮流,数典忘祖。

受西方人线性时空观念的影响,很多人一味强调“过去的就过去了”。要知道,事物除了变易的一面,还有不变的一面,简易的一面。可惜,《易》三义这种复杂的时空观念太缺乏研究和宣传了。以至于我一提到研究三四千年前的政治理论经典《尚书》,就有人以为“靠八卦三千年前的旧文,真的就完蛋了”。

一座矗立百年的大厦,其设计蓝图百年来有借鉴而无变动。大厦可以更新蓝图推倒重建,文明岂能抹空重来?这些同志不明白:中华文化从未断流,其文明大厦已矗立五千年,我们绝不能放弃对自身文明蓝图经学的研究!

守先待后,守正出新,不愧先圣、先贤、先烈,这样才能使我们感到心安——我们可能做得不好,但在坚守。我觉得人还是要有点这种精神的!

您也不要悲观。科技发明快利如刀,刀可伤人杀人,也可助人救人,就看怎么用。不要看到科技发明能杀人的一面,就认为世界末日到了。过去万年的人类史表明,科技发展无人能阻止,关键是看谁掌握刀柄。若让一个没有经验的小孩子持刀乱舞,就危险了,所谓“童子操刀,其伤实多”。

我们如何掌握科技发明的利刃呢?要用一种可靠的人文精神指导。作为生生不息五千年、现存唯一的原生巨型文明,中华文化是人类可持续发展的宝贵思想资源,所以我们还是要保留它、发扬它,真正做到《老子》所说的,应用古代的宝贵经验处理现实事务——执古御今!

实际上,人文社科和自然科学的基本精神是一致的,都是出于对宇宙简洁、神妙演化形式的好奇心,它让人产生宗教般的庄严神圣感——这种体验是很难用一般快乐观念描述的,这也是我研究宣传中国文化的不竭动力;我们惊奇地发现,在中国文化中内在道德修养(内圣)与外在经世济民(外王)竟能够有机地统一在一起——这相当于宗教与科学的统一。

总之,我们要大大方方继承自己优秀的,老老实实学习时代先进的!特别是在科学技术领域,一定要学习西方的科学精神,那才是一切科技创新的原点,切不可搞狭隘的民族主义,认为就自己优秀,空谈古代多厉害今天多先进,固步自封!

我想这才是对待古今中西的中正态度,您说呢?

再次感谢您的教诲。祝一切安好!

翟玉忠

2023年2月12日星期日正午

                                   

 

仲大军先生留言原文:

诸子百家,有用的留,没用的扔。到最后中国成为一个以儒治国的皇权专制社会。这种文化和制度是中国人几千年实践的结果,是为了更好地生存而产生的制度方式。盲目地全面否定这种历史,是孩童幼稚的表现,也是近代以来,现代文化反古代文化的表现。

从古代文化身子里长出的现代文化,总有点像把身子吃掉的动物,自己生出来就要把旧的灭掉。

所以,今天很难保留古代文化,人类大量的精力和时间花费在学习新知识和接受新事物上。以古矫今,基本上是想当然。痛心疾首,是老一代的事。

像玉忠、摩罗你们这些人不要把自己的事情看得多重要,不要有多么高的使命感。过去的就过去了,后人不会掉在历史里,反而会毁在科技发明中。人类没什么前途的——像今人一样纵情怀古,以后的人不可能有了,因为他们很可能不存在了。


相关文章:
·翟玉忠:读余云辉博士《关于共产党执政的阶级基础探讨》
·翟玉忠:不能脱离中华文化背景理解《大学》三纲及“定静”
·翟玉忠:为中华续慧命——六经书院2023-2024年度工作报告
·王绍光:理想政治秩序——中西古今的探求(三)
·王绍光:理想政治秩序——中西古今的探求(二)
大六经工程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