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翟玉忠:守孔门四科之正,出古典学术之新 
作者:[翟玉忠] 来源:[作者惠赐] 2022-09-04

8月27日下午,《文脉寻根:重新发现中国文化》新书发布会在北京东城雪莲亮点文创园举行。会议由六经书院主办,华龄出版社、中国传统文化促进会协办。会上翟玉忠老师作了题为《守孔门四科之正,出古典学术之新》的主旨演讲,介绍了我们如何打破诸子边界开创中国古典学术体系的,及其现实意义。

“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守正出新”、“返本开新”……

这些针对中国文化的方针人们耳熟能详,直到今天,还不时出现在各类媒体上。

但对于什么是中国文化的精华,如何“守正”、“返本”,又如何“出新”、“开新”,却常常是笔糊涂账,众说纷纭。

过去20年,我们是如何找到中国文化的正源,又是如何开出全球化时代新声的呢?关键是我们把握住了天下为公、人民立场的基本宗旨。无论是两汉经学,还是宋明理学,只要它们站在大资本一边,违背了天下为公的准则,损害了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我们就要反对它、超越它。

这使我们较快找到了中国文化的正源——以孔门四科为代表的经学和子学。经学即孔门四科中的文学,子学涵盖了孔门四科中的德行、政事、言语三科。经学是源,子学是流。所以《汉书·艺文志》说诸子是“六经之支与流裔”。

两千多年前,汉武帝为铸造民族共识,贬抑诸子百家,独为经学开利䘵之途。其“罢黜百家,表彰六经”政策割断了中国文化的源与流,导致经学迅速繁琐化、玄学化和传经之家儒学独大。结果经学逐渐失去了理论生机,成为一潭死水,儒学独尊影响至今——21世纪还有很多人将儒学等同于中国文化本身!

我们所做的,是将经、子重新连接起来,打破诸子壁垒,重建了中国古典学术体系。比如我们打破墨家与名家壁垒,重建了中国古典逻辑学体系;我们打破法家与道家壁垒,重建了中国古典政治学体系;打破经学与子学的界线,重建了中国古典经济学体系……

这是过去2000年没人做过的。从西汉末年刘向、刘歆父子领衔整理国家图书,建立中国本土学术体系开始,学人都是按“书”来分类的。比如墨家核心经典《墨子》,是墨子本人及其后学的思想结晶。但墨家不仅研究守城,讲兼爱、非攻等等,它还有专门研究中国古典逻辑学的《墨辩》六篇,包括《经上》《经下》《经说上》《经说下》《大取》《小取》。西晋鲁胜在《墨辩注·叙》中说“墨子著书作《辩经》以立名本,惠施、公孙龙祖述其学。”我们研究中国古典逻辑学名学,不研究墨家,就不会知道公孙龙这些名家是如何用论题推理的,就会误解他们是在诡辩。

研究中国文化,不能再以分家的“书”为核心,而要以研究内容“学”为核心。从“读书”到“求学”,是我们研究中国文化开创的新路线,也是我们能够出新、开新的重要原因。

中国古典学术大厦拔地而起,在技术上解决了清末民初西学大规模涌入以来,学者们发现的“中国古代的学术从没有编成系统的记载”的问题。当时学人的解决方案是“以西格中”,将中国活生生的文化体系史学化、僵尸化、材料化,用西方诸学科野蛮肢解。1918年,蔡元培在为胡适《中国哲学史大纲》所作的序中说:“中国古代学术从来没有编成系统的记载。《庄子》的《天下篇》,《汉书·艺文志》的《六艺略》《诸子略》,均是平行的记述。我们要编成系统,古人的著作没有可依傍的,不能不依傍西洋人的哲学史。所以非研究过西洋哲学史的人不能构成适当的形式。”

历史证明,那条路线是失败的,它导致国人意义世界的丧失,失魂落魄——今天学人一谈到选举,已经到了只知西式民主票选,根本不知中国有四五千年的选举经验——史书中的“选举志”“选举典”可以用汗牛充栋来形容!

以经学为源、子学为流的孔门四科,代表了夏商周三代王官学的精华,也是中国“天下为公”生生不息发展路线(大道)的精华。我们“守孔门四科之正,出古典学术之新”不仅要复兴中国文化,为国人构筑安身立命安邦治国之本,我们还要参与到新时代、新世界的创造中去!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如果用一个字概括中国文化的本质,可以称之为“公”。“公”不仅包括强大的国有经济,还包括从王官学到政府教化责任等方方面面。这与西方自古希腊、古罗马时代就根深蒂固的私有观念截然不同。人类学家、社会活动家大卫·格雷伯谈到罗马人的财产观念时说:“罗马法确实坚持认为财产的基本形式是私有财产,而私有财产是所有者用他的财产做任何想做之事的绝对权力。12世纪的法理学家将其限定为3个原则:usus (对物体的使用)、fructus (成果,即享用这个物体的产品)和 abusus (这个物体的滥用或销毁)。”(大卫·格雷伯:《债:5000年债务史》,中信出版社2012年版,第193页。)

今天,资本主义已将私有财产和自由企业神圣化,资本近乎垄断一切——资本增值的原始动力要求不断扩大生产、扩大市场,这成为当代世界不断刺激欲望,刺激消费的总推手。结果是人类内心的失衡与分裂,社会的失衡与分裂,生态的失衡与分裂。危机四起,痛苦不安的现实不断警示世人,这是一种不可持续的发展模式。

屹立5000年的中华礼义文明,站在天下为公的立场上,节制欲望、节制资本、节制消费,以维系人类自我、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动态平衡,必将成为文明的新型态,为世界持久和平与可持续发展提供强大思想动力。

以公有制为基础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从经济基础上激活了天下为公的治道,代表士绅地主利益的宋明理学,代表垄断资本利益的现代西学,都成了失去依附的“游魂”,尽管儒学独尊和西学独尊势力仍十分强大!但它们退出历史舞台是不可避免的——将会有越来越多的人醒悟,放弃5000年中华文明、放弃5000年中华学术解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犹如抛弃希腊、罗马政体解释西方民主,本质上是荒唐的,也注定是徒劳的。

从天下为公的三代政教,到以公有制为基础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再到21世纪可持续发展的人类文明新范式,我们能看到一条从中华远古通向人类未来的文明血脉,这是中华文化献给世界人民的最宝贵财产——它废私立公!它生生不息!



相关文章:
·翟玉忠:天下莫能与之争——复兴中国古典战略思想王霸术
·翟玉忠:理学家颠倒了儒家“积善成德”的修养路线
·翟玉忠:中华文化在人类知识体系中的位置
·翟玉忠:中华大道文化的“四大突破”
·翟玉忠:问祭孔诸君·几人言说天下公
大六经工程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