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哲学纵横
陆寿筠:谦卑是当今人类最缺乏的精神品性 
作者:[陆寿筠] 来源:[作者惠赐] 2022-07-15

在人类迄今为止所积累的纯精神文化之中,最紧要、最宝贵、而目前最缺乏的精神品性是:谦卑、宽容、求衡。

谦卑是这三者中最根本的一条,它从形上高度对于后二者起着统率作用,而后二者是派生的。没有谦卑的精神,后二者就无从谈起。三者都属于终极理性(涉及世界观、人生观、伦理观)的范畴,都应渗透到形下层面上一切次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工具理性、科技知识、社会科学、人文学术。这些才是真正的普世价值,只有符合这些普世价值的自由民主、人权理念才有资格列入普世价值的行列,否则都是骗人的谎言。

若以哲学的语言来解释,谦卑的思想基础是这样一条世界观、人生观的基本原理:在无比广大的、有形无形的终极无限(即在人眼中化现为天地宇宙的超验混沌)之中,人(人类和个人)的地位是极其有限和渺小的。谦卑就是承认并安于这样的地位,因而首先体现在对这终极无限的最高存在的敬畏。这个最高存在有两个层次:一是形下层次上有体有形、囊括一切的宇宙大自然,即通过人的意识化现出来的经验世界;二是形上层次上无体无形的、超越人类意识经验的终极混沌。

对于形上层次最高存在的敬畏、自谦自卑,可以将人的狂妄傲慢之气打下去、压制住,为所有其它美善的道德精神的生发扫清道路,从而引导出对于形下层次上同类和众生的“慈”、对于物质自然世界的“俭”、和对于他人的“谦”等精神:

慈(慈悲、仁爱、博爱、平等)——最高存在对于众生都是一视同仁、而不厚此薄彼的(“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道德经》第5章)。从“慈”又进一步派生出宽容、自律、自我牺牲、忍辱忍怨、勇敢坚毅等精神;其中的平等即包含着反对剥削压迫的精神)。

俭(节俭的生活方式、生态环保意识)——相反的是无节制消费主义、经济增长无限论等等,这些都是对大自然予取予求、缺乏敬畏的表现。如不遵道从俭,即使殖民火星或其它星系,也终将自取灭亡,因为人不可能超越有限的自己、而征服无限的终极。

谦(谦虚、谦和、谦让)——按孔子所教:三人行,必有我师(《论语·述而》)。按老子所提倡,就是居下、不敢为天下先:首先是心甘情愿地居于自然大道之下、后于(顺于)自然趋势,凡事顺势而为、势不到而不为;还要对自己有自知之明,凡事从主客观实情出发尽力尽责、不与他人争胜抢功。

其中,慈、俭、不敢为天下先合称为老子三宝(《道德经》第67章)。老子还说过: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这显然是在批评有些人对于天道缺乏敬畏,所以既不慈,也不俭,自我膨胀,无法无天,破坏人天、人际、万物之间关系的平衡和谐。

佛徒修行力图克服贪嗔痴慢疑,也是为了生发出谦卑心态及其所导出的一系列美善道德精神。

儒家的天命观、性命之学提倡知天命,以遵天命者为人性之善,不遵者为恶。用现代哲学语言来解释,人在客观上的有限性就是命,主观上的局限性就是性。可以说这揭示了人(个人和人类)之存在及其意识(结构、能力和结果)的有限性、指出了人对于天道敬畏的必要性。离开了这种敬畏、遵从,做不到弃恶从善,那么自由、解放都是空话,不是狂妄自大,就是自欺欺人。

如果心底里没有对于天道的敬畏,那么其慈悲就可能是出于救世主式的施舍、恩赐心态;然后由于其内心深处的狂妄傲慢,则必然过分自信、刚愎自用、无法无天、唯朕独断;如果他被社会委以一定的权位,他的善行善政必然会因刚愎自用、脱离客观实际情况而犯错误,而且很容易犯下因拒绝谏诤而打击异议的恶行,犯下严重损害民众利益、乃至造成大规模生灵涂炭的罪过,实际上有违自己慈悲的初衷。这种历史悲剧的教训实在是太触目惊心了。

顺从天命、天道,当然不是否认人的能动性,不是提倡宿命论、不是为消极避世、懈怠懒惰、无所作为作辩护,因为依循动态平衡之自然态势发挥能动性本身就是天命的一部分。因此怠惰避世也是违背天命、缺乏敬畏的表现。关键是对于天道、天命本身的理解和解读必须是圆融自洽、没有破绽的。比如,如果以人间的封建宗法思想(人道)去比附天道、天命,那就必然导致思想和社会秩序的僵化、失衡、混乱。有些人看不到封建宗法思想对于儒家学说的侵蚀,或者感到这正好符合其利益,因而一味无原则、无限制地抬高儒家,坚持将其单独作为中华传统文化的代表。这实际上是他们畏惧天命的表现,但不是由畏而敬,却是由畏而极力予以回避、曲解、诋毁、违抗。相比之下,道家不是由人道而天道,而是由天道而人道,其行则顺势而为、无为而治,因此不会陷于如丧家狗的尴尬境地,显得更加成熟,也洒脱逍遥得多。

以上种种,归根结底说明了,纠缠于世俗物质利益对抗的各种意识形态,包括共产主义理论,缺乏纯精神信仰的统率和指引,即使其创立者的意图是善的,也不可能引导人类走向真正的自由、解放。而几千年来延续不断、流传世界的宗教和世俗精神信仰,即使其中有不很自洽圆融之处,也仍然有着任何意识形态所不能替代的作用。

(摘自《道法社会主义:二十一世纪人类意识形态革命》政治理论篇,第三章第四节;该书由香港东方文化出版社2021年5月出版,购买可加微信zhai20050718)



相关文章:
·陆寿筠:中国有超越宗教信仰的终极道义
·陆寿筠:用求衡思维发展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
·陆寿筠:现代资本主义理性何在?道义何在?
·陆寿筠:帝国主义神圣外衣下的侵略战争
·陆寿筠:谦和宽容是一种重要的革命精神
大六经工程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