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哲学纵横
陆寿筠:反思物质主义的政治经济学理论 
作者:[陆寿筠] 来源:[作者惠赐] 2022-01-11

社会生产的目的是为了人,为了满足所有人的基本物质和精神需要。人不是机器,也不是牛马,除了起码的物质温饱,还有起码的精神需要。除此以外,社会生产不应还有其它目的。

但是心物二元话语中的“人”是身心分立、灵肉离异的,表现在似乎超然物外之理想信仰与实际上物质决定一切的思维路线之间的无法取得一致。且不说打着基督耶稣旗号的资本主义拜物教,即使是以解放全人类的真诚精神为出发点的共产主义理论实际上也没有摆脱让人沦为物质奴隶的思维路线:其所论及的人的“精神需要”,如对科学的向往、对知识的渴望、自我发展、自我实现,还有如道德追求、对理想的探索、对情感的渴望、对美的需要、对生活意义的追寻等虽然超越了个人一己的狭隘境界,将个人归属于人类群体,但如果层层分析下去,可以发现其对于道德、理想、情感、美、生活意义的最终评判还是离不开征服自然、最大限度地发展生产力、向自然索取最大物质利益这一条标准,也就是并没有真正超然物外(关于“精神生活两层次”,参见拙著《道法社会主义》人类文化篇,第三章,“终极透视共产主义信仰”,第二节)。这种种需要并不是寻求在与人类同伴和天地自然的融洽相处、心灵交会中得到精神的安宁、快乐、升华和终极寄托,这种升华和寄托是人生所不可或缺的,但只有在对于真正超然物外的自然大道和人生境界的不懈追寻中才能有希望圆满达到。

总之,在物质主义的政治经济学理论中,不但自然被物化,人也是被物化(机械化)了的。物化的人征服、支配和利用物化的自然,就是这种理论的一条主线。要达到满足所有人的基本物质和精神需要这个目的,社会生产力的高下不是唯一条件,更不是中心条件。发展生产力不应是人类社会活动的中心目标,尤其是在社会生产力(包括社会权力关系一旦改善后必将得到巨大释放的潜在的建设性生产力)实际上已经可以满足所有人基本物质需要的现代社会,就更是如此。中心目标应是实现或恢复大致接近平衡的生产关系(包括元生产关系和人际生产关系)以及适应此生产关系的上层建筑(政治制度和思想观念)。因为只有大致接近平衡的生产关系及其上层建筑,才能营造和维持一个安定、祥和的社会秩序和环境;只有这样的社会环境才不但能给生产者、给“所有人”带来基本的精神安宁和满足,同时也能发挥出比较巨大的生产力(净值)、从而保障“所有人”的基本物质需求(温饱、居所、医疗、教育、养老),甚至还能逐渐地适当提高所有人的物质生活水平。

人天、人际关系的平衡、交融既是每个人的心灵安托所在,其所体现的精神也是整个社会应有的魂魄。无论是个人,还是社会,若不得温饱固然心灵不宁;同样,若精神分裂错乱,也会将垃圾当成肉酱,自我戕害,也就谈不上享受物质生活。灵与肉、物质与精神、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都没有第一、第二之分,两者的相互作用也没有正、反之别。一个少数人称霸一方或天下的社会,一个人际关系、人天关系严重失衡、充满暴戾纷争的社会,就是一个精神分裂错乱的社会。这样的社会,哪里还是人类安身立命之所?!哪里会有可持久的、普天下的温饱、安宁?!

    如今的天下就是这样的天下:社会和企业各级管理者与第一线生产者之间的关系严重失衡,导致业主与劳工、权贵与平民的贫富、贵贱差距普遍悬殊;在工作谋生的场所,劳动者被当作会说话的机器般驱使、没有独立人格的尊严,没有参与企业管理的权利,在思想和组织上无法摆脱金权的控制、因而无法有效维护自己的权利;其结果必然导致在宏观社会层面上,形成垄断性的特殊利益集团控制社会的经济、政治、文化生活的局面,无论有没有宪政、法治、分权、选举等门面功夫。即使社会生产力看起来似乎很高,但所付出的、以及潜在待付的社会代价(包括负生产力的代价)已经或者可以预见将非常巨大:对现在和未来劳动者精神生命的大规模摧残(普遍的疲惫、不安、焦虑、愤懑)导致对其创造力的扼杀,社会和生态资源的巨大浪费、错用、破坏,曾经的和潜伏的社会危机造成的社会动乱、战争、人为灾难(包括天灾中的人为因素)等等,已经和必将导致生命财产的越来越大规模的毁灭。这些被扼杀和毁灭的不都是“生产力”吗?但生产力中心说论者只看到表面上的生产力上升,而对生产力同时受到的巨大破坏视而不见。他们不但使社会的经济政治权力关系越来越远离平衡,不但造成社会内部和人天之间的严重分裂、对抗、冲突,导致全球范围内战争不断、天灾频仍,生产力净值不断下降,经济和生态危机重重,大范围饥饿和非自然死亡成为持续不断、挥之不去的常态。

何况生产力本身不是最终目的:导致多数人精神苦楚、大规模人命伤亡、地球生态濒临崩溃的“生产力”又有何用?正反相抵,天知道真正给人类带来幸福感的生产力究竟还有多少!从一个较长时期来看,人类的实际平均生活质量(所有人的 — 包括制度原因造成的大规模非自然死亡者在内 — 以及统括物质和精神的综合质量)究竟是在提升中还是在下降着?

在人类社会层次上,生产力的主体、或曰“第一生产力”,应该是人,是人类集体,而不是科技,因为科技是人类对物世界局部的认识和改造,是人的派生物。先有人,再有科技。将科技置于人之上,根本就是本末倒置。

科技可以利人,也可以杀人。将科技看作第一生产力,就好比将滥用兴奋剂、而不是善待运动员的身心作为第一要务,或者将通过体育比赛压倒对手、以满足(个人或集体的)无止境的虚荣心、及其背后大财团的商业利益,而不是将发展全民体育运动、以增强全民体质作为中心要务一样荒谬。而这种谬论正是物质主义生产力中心说的必然延伸。

(摘自《道法社会主义:二十一世纪人类意识形态革命》政治经济学篇第四章第二节;该书由香港东方文化出版社2021年5月出版,购买可加微信zhai20050718。)







相关文章:
·陆寿筠:兼利主义——社会主义民主应有之灵魂
·陆寿筠:遵道民主集中制
·陆寿筠:层级递进式选举制
·陆寿筠:认识结构的层次递进性
·陆寿筠:基层经济民主是民主的基石
大六经工程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