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资本主义研究
陆寿筠:金融大资本与科技大知本的联合霸权殖民全世界 
作者:[陆寿筠] 来源:[作者惠赐] 2021-11-30

作为价值第二大源泉的人类集体智慧,从原始社会开始就在世界各地逐步积累、并且在以后数千年的相互交往中逐渐融合。今日之“高科技”就是在这样的积累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因此任何新的创造发明虽然都离不开有关个人的体脑劳动,但首先离不开全人类的集体积累。若没有当日指南针的发明,哪会有后来的远洋贸易?哪会有今天的经济全球化?若没有阿拉伯数字的发明(实际是印度人首先发明),哪会有全部科学技术的积累?哪会有今日琳琅满目的数码产品?若没有古代东西方天文学的开拓和积累,哪会有今天的太空技术和卫星通讯?,不一而足。这与经过人工改良的动植物仍包含着原始果谷禽畜中的天然价值是一个道理。所不同者,物质财富是可以消耗掉的,而精神财富则不会消耗掉、而是日久弥新。因此,高科技再发达,每一个小孩仍得从1+1=2学起,必须将人类祖祖辈辈传下来的、一切与社会生产和人类生活有关的、最基本的自然科学和社会人文知识学到手,继承下来,才谈得上有所发明创造。否定这一点,就是忘本,就是缺德。但在资本不受制衡地单方面支配劳动和生产资料的情况下,人心贪婪的一面就会有意无意地将这样的真相掩盖起来,从而将本属天下共有的财富最大限度地占为一己私有。

随着马克思主义关于劳动创造世界的真理性思想深入人心,知识分子脑力劳动的价值也越来越为人们所认识和肯定。于是就有了“知识产权”的概念和相关律法,这对于保护脑力劳动者的创造价值不被金钱资本吞没是必要的。但是随着所有体脑劳动者权利意识的普遍觉醒,大资本出于分化劳动者、对其实行分而治之的需要,开始用较为优厚的待遇来笼络科技工作者、扶植顺服的工人贵族。一般来说,科技工作者与技术要求较低的其他劳动者相比,创造的价值比较大,所以获得较高报酬是合理的。但为了收买其阵容不断扩大、作用快速上升的高科技劳动者,大资本就会从超高额利润中分出相当大的一部分、给少数科技尖子以特别高的薪资福利,拉拢他们进入自己的超级巨富阵营,以此引诱其它高科技人才为大资本掠夺人类资源献出他们的心力。

另一方面,一些获得了某种特殊科技成果的佼佼者,也会以奇货可居的姿态、将其特殊技术作为资本,即知识资本,或简称“知本”,主动联手金融大鳄,通过将新科技迅速转化成日新月异、目不暇接的新产品(从用之于掠夺战争的各种武器,包括破坏地球生态、带来极端气候的气象武器和造成大规模死亡的生物武器,到不断花样翻新的时髦用品),获取空前高额利润,成为顶尖巨富。在这个过程中,占多数的一般科技工作者以他们辛勤的体脑劳动换来了中产阶级的地位,他们所得与其付出或许大致相当。但是现实证明,近年来高科技日行千里的飞速发展没有丝毫缩小全球各国和世界规模上的贫富两极分化(包括中产阶级的分化),并没有明显逆转社会失衡和生态失衡给人类带来的危机和灾难。相反,除了世界上小部分人享受着高科技产品带来的一些生活便利以外,大部分劳动者的工作和生活却越来越紧张,压力越来越大,危机感空前沉重;世界各地贫富分化现象日趋严峻,社会危机普遍加剧;自然和人为灾难日见严重、频繁,包括用高科技武装起来的、不间断的战争、和毁灭性战争的威胁,极端气候的常态化,人工制造的瘟疫施虐等等;人们的生存、健康、安宁普遍受到致命威胁。归根结底,世界金融垄断资本在科技大知本的加盟支持下,加剧和加速着对于世界各种自然资源、人类精神资源、和第三世界廉价劳动力资源的掠夺和窃取,乃是最根本的原因。

原载2004年3月5日新浪网的一篇文章揭露了西方世界利用所谓“知识产权”对于发展中国家的挤压和掠夺:“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美国企业开始了‘圈知运动’,他们到各国去申请专利、申请注册商标。而今的美国,大量工厂外移,已经呈现出制造业的“空壳化”趋势。知识产权贸易成为美国经济利益的关键所在。"(李欣刘磊, “以知识产权为名的中国软件何时‘圈地’国际?”http://www.ccidnet.com/2004/0305/94402.shtml,2017/5/1)

又,原载2004年4月1日新浪网的另一篇文章介绍说,德国生物学家瑞卡达,于2003年出版的《饥饿的公司》一书,揭露了跨国生物技术公司通过转基因作物垄断世界食品链的罪恶活动。文中说,大公司对我们的控制有可能比东印度公司对印度的控制更完全,更强烈。它们在忙着将过去经历过殖民化的所有空间重新殖民化,而过去或者由于技术或者由于法律条件不具备而未能殖民化的大量新空间,也在被它们殖民化,包括我们的躯体,我们的头脑,以及人的集体和传统经验及创造力的成果。(“瑞卡达:为生物安全呐喊”,原载页面已不存在,现载:https://xuewen.cnki.net/CCND-NFZM20040401ZZ17.html)今天,面对着美国孟山都农业公司在世界各地不负责任地疯狂推销其转基因产品的局面,德国科学家多年前的警告已然成为可怕的现实。

还有,在今日西方以及被西风吹晕了的东方,制度、思想、和生活方式的普遍西化带来了“三高”等所谓“富贵病”的流行,而为很多人所迷信的西医西药,对于这些病则基本上束手无策。相反,“根据美国国家卫生统计中心(NCHS)2011年12月21日发布的重要报告,在近一个世纪以来,车祸第一次不再是美国人意外死亡的首要原因,新的头号杀手是药物。不是海洛因或冰毒,而是医生开的政府批准制药公司生产出售给消费者的‘良药’。”。当越来越多的人们将注意力转向中医药及其养生传统等非主流选择之时,西方某些跨国公司又将“圈知运动”推进到医药领域,纷纷将东半球和南半球各地传统草药知识申请为自己的“专利”:他们不过是将这些草药经过伪“科学”手段的肢解(美其名曰“提纯精炼”)、拼凑(美其名曰“加强效果”),借以给他们窃取来的“知识产权”加上“合法”、而且迷人的包装,然后再将这些窜改过的药品倾销到原地和世界各国,一方面获得超高利润,一方面排挤、打击、并企图最终排挤掉(如某些洋奴“院士”所主张的“废除”)具有数千年传统的各地本土医药,以便他们一劳永逸地从人类集体智慧的宝库中汲取无穷无尽的财富。

总之,在当代,金融大资本与科技大知本的联合霸权(“资知联霸”)是窃取、挥霍人类集体的物质和精神资源、给人类带来有史以来最大生存危机的罪魁祸首。因此我们必须坚持不懈地揭露这个真相,但愿有朝一日,大自然赐予我们的丰厚资源、和人类集体的伟大创造能够真正地给人类带来持久的福利。

(摘自《道法社会主义:二十一世纪人类意识形态革命》政治经济学篇第一章第六节;该书由香港东方文化出版社2021年5月出版,购买可加微信zhai20050718。)



相关文章:
·陆寿筠:马克思比他的追随者较少偏激之见
·陆寿筠:上帝旗号下的虚伪“人权”论
·陆寿筠:资本霸权阴影下的文化霸权主义
·陆寿筠:西方世界从基督精神到金钱拜物教的堕落
·陆寿筠:西方上帝无法解释天道,天道可以解释西方上帝
大六经工程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