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谈天说地
翟玉忠:“和”与“道”,国人理解它们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作者:[翟玉忠] 来源:[] 2021-11-15


孔子的弟子有若进一步提出了“礼之用,和为贵”的思想。值得指出的是,先秦儒家 “和为贵”在后世蜕化为唯唯诺诺的“同为贵”,所有的不同意见都成了异端。不幸的是,“同为贵”的思想至今还被许多国人遵奉不违,它与孔子讲的“和而不同”南辕北辙!

除了将“和”解释为“和平”和“和谐”,这次北京奥运会还将“和”诠释为“和为贵”,但在现代许多国人的潜意识里,“和为贵”不过是“同为贵”翻版。

北京奥运会上,中国体育健儿们拿了一块又一块金牌,令人振奋!“东亚病夫”的耻辱已经远去了,但我们的人文学术仍然是病态的——我们不相信北京奥运会的组织者不想把“和”的真义告诉全世界,但除了西方的思维方式和话语体系,他们已经不知道该向世界说什么了——对“和”的误读为中国人文学的体制性危机敲响了警钟!中国思维方式和话语体系的再确立,中国本土学术范式的重建,中华文化的复兴已经迫在眉睫!

笔者有时想,如果这次奥运会开幕试将“道”字展现在“活字印刷”的中间,奥运会的组织者们不会将之解释为“道路”,或者“真理”或“正义”什么的吧因为“道”的概念比西方文明的正义更具有普世价值。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教授刘笑敢强调“道法自然”的超越宗教意义

    “道法自然”的名句说明道家的终极关切与其它所有宗教、哲学之追求的不同。道法自然以自然的和谐、自然的秩序为最高价值或中心价值,这就超越了其它各种思想体系中的最高原则。各种价值目标,如道德、仁义、平等、自由、人权、正义、神圣等等,在不同的思想理论或文化体系中都有最高的意义。这些价值都可以在特定条件下发挥维持社会和谐的积极作用,但是,这些最高价值又可能成为引起冲突、制造冲突、激化冲突的旗帜和口号。不同种族、地域、国家有不同的神圣原则,各方就可能在神圣的旗号下发起毫无神圣意义的战争。任何正确、正义、神圣的口号都可能成为引起冲突和战争的借口。即使是真诚地推行某种正义原则,即使开始并没有制造冲突的动机,但因为有可能将自己所崇奉的原则置于至高无上的地位而无条件地推行,并强制全社会甚至全人类接受,这就必然造成大规模的冲突甚至是战争。老子之人文自然的原则将人类社会的自然的和谐与自然的秩序放在最高地位,这就杜绝了无条件推行某种最高原则或神圣价值而造成社会动荡的借口。而人文自然的原则本身将社会的自然和谐当作最高价值,因而它本身无法成为制造冲突的口号。所以,老子的人文自然的概念作为最高价值,就和其它各种价值有重要不同,是最有利于保障社会和谐的价值标准。这种以人类社会和谐、甚至宇宙和谐为目标的价值观念体现了老子哲学对人类整体的责任感,而不是对某一群体和某一文化的责任感。这种超越性和中立性可以通向最高的包容性和整体性。(刘笑敢:《道教》,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年,第125~126页)

在西方世界,在人间正义与信仰自由的旗帜下,人类一次又一次地被推向野蛮屠杀的战场,失去宇宙大道的正义和自由作为一种价值观,是多么的苍白无力啊!因为战争在正义与自由的口号下总是变为肆无忌惮的掠夺——21世纪美国对伊拉克的战争不就是在正义与自由的旗帜下进行吗——是我们对人类文明的普遍价值反思的时候了,是我们关注中国古典政治学所论述的战争原则——武德的时刻了!

何谓武德?公元前597年春,楚庄王以中原的郑国附晋叛楚为罪名,亲率大军伐郑,就此拉开了晋楚邲之战的序幕。在这场大战中,楚军利用晋军内部分歧,指挥无力等弱点,大败晋军。战争胜利后,楚国大夫潘党劝楚庄王把晋国军人的尸体堆积起来,筑成一座“骨髅台”(“京观”),作为胜利纪念物留给子孙后代,并借以炫耀武力威慑诸侯。楚庄王不同意这种做法,他认为战争的目的是制止战争,要遵循七种道德,即:禁止强暴、消灭战争、保持强大、巩固功业、安定百姓、和合大众、增长财富。《左传·宣公十二年》记楚庄王言曰:“夫武:禁暴、戢兵、保大、定功、安民、和众、丰财者也。故使子孙无忘其章。今我使二国暴骨,暴矣;观兵以威诸侯,兵不戢矣。暴而不戢,安能保大?犹有晋在,焉得定功?所违民欲犹多,民何安焉?无德而强争诸侯,何以和众?利人之几,而安人之乱,以为己荣,何以丰财?武有七德,我无一焉,何以示子孙?”

但愿西方所有的人文学者和政治家都能够理解楚庄王的话——我们有必要将军事行动建立在道德的基础之上,这才叫文明!只有在那时,人类的持久和平才有可能最终实现,才能真正实现“和众”。

无论是“和”还是“道”,国人理解这些中华文明的核心理念可能还有漫长的路走。回顾过去一百年中国所走过的道路,你会发现一条清晰的逻辑:师法英美、师法德意、师法苏俄、再到师法英美……现在又有人主张学习俄罗斯了——说到底,就是不断地学习西方文明,谁强大就学习谁。城头变幻大王旗,老师不断变化。于是乎,学到今天,国人也不能确定自己的在世界文明国家中的位置以及自己的方向!

西方文艺复兴是对自身古老文明的发掘与再造,由是产生了近代工业文明。西方人也曾经羡慕中国,但却不曾“师法中国”,将中国的一切制度都照搬过去。那么国人是不是在方面也学习一下西方人,发掘与再造本土学术,恢复旧物,为人类开拓一个崭新的境界呢?

只有返本开新,充分认识了自己,我们才能踏着更坚实的步伐走向世界和未来……

 

(节选自翟玉忠《中国拯救世界:应对人类危机的中国文化》,中央编译出版社2010年出版)



相关文章:
·翟玉忠:如何避免唐山烧烤店打人这类事件再度发生
·翟玉忠:中国文化是解决世界和平与发展问题的金钥匙
·蔡青:通与真——翟玉忠老师思想体系之我见
·翟玉忠:无尽天心在政教——校改文集三卷感怀
·翟玉忠:君击水晶钵——赠熊敏华女士 ​
大六经工程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