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陆寿筠:顺道无为、顺势求衡——驳自由主义“自发秩序”论 
作者:[陆寿筠] 来源:[] 2021-10-19

前些年笔者发现一些西方学者将自由放任主义与中国道家的“无为而治”挂上了钩,还以“自由放任之道”(The Tao of laissez-faire)为题认真地阐述了一番。这些学者之所以误读的一个原因是西方译者对老子《道德经》中“无为”“虚极”“静笃”等词直译造成的误译。我们国内学者虽然不应该有语言问题,但也有作同样的“直读”、而将“无为”错读成自由主义的同义词的情况。在中国的改开时期,欧美自由主义理论的鼓吹者哈耶克曾被尊为“大师”,他所鼓吹的“自发秩序”论曾盛极一时。其要害是:反对国家公权力代表全民利益、顺应动态平衡自然趋势、通过合道的法治、对社会经济政治权益关系进行规范协调;而主张在早已“建构”有成的资本主义法治制度下、放任资本单方面支配和剥削劳工、从而“自由自发”地得以无限扩张、形成垄断资本以称霸天下。十多年前,笔者曾为此著有《“自发”与“建构”是完全对立的吗?》一文加以批驳(见拙著)。能够揭穿、驳倒、并在实践中战而胜之的,只能是中国道法家的求衡思维。

老子在《道德经》中对于天地大道作了高度概括:“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第四十二章)指出了包括意识在内的存在界的整体性、多维性、动态性、平衡性,这四个方面互相交融、有机统一。以这样的哲学世界观来看待一切、思考一切、处理一切,处处着眼、着力于求取多维整体的动态平衡,以顺应自然大道之趋势,无为而治,就能为人类带来福祉。

求衡思维是道信仰所含之终极理性的纲领性体现。求衡思维并不一概排斥对立面的互相斗争和转化,包括旧事物的消失和新事物的产生。恰恰相反,“平衡”是以一定时空范围内、一定程度上的互动、对抗、乃至斗争(包括阶级斗争)为条件的,所以是动态的平衡。因此,它与机械分立、静态取中、左右逢源、貌似中正的折中主义不是一回事。笔者并不赞同盛行于当代左、右意识形态中的终极对抗思维模式,曾有专文予以批判。在社会生活中,求衡思维之不同于对抗思维的是:对抗,永远只能是局部时空范围内的对抗,应尽可能地将对抗局限于较低层次上,而且要使局部范围的、低层次上的对抗服从于高层次上全局平衡的要求。对抗的目的是为了促进必要的转化,以求达到全局的新的平衡。当然,由于社会存在的多层次性,所谓“局部”和“全局”都是相对而言的,某一层次上的全局在更高层次上就是局部,高层次上的某个局部在某个较低层次上就可能是全局。因此,求衡思维求的是“多维整体的综合动态平衡”,而不仅仅是某一层次上的、或某一局部的内外平衡。

历史的事实一再证明:如果没有求衡意识,没有全局综合平衡的纲领性要求和有效实现机制,那么,局部的对峙必然会发展到由一方压制另一方、形成某种霸权、从而使全局失衡的地步。一旦较低层次上的全局失衡(如基层企业中资本对于劳动的霸权)得不到高一层次上(地方政府或国家)的动态制衡,那么这种失衡又会导致那高一层次上范围更大、更严重的对抗和失衡(垄断资本对于全体劳动者和中小资本的霸权)。如此一层层不断推进、不断扩大范围(国际垄断资本对于全球的霸权),直至最高层次(受国际垄断资本挟持的人类对于地球生态圈及邻近太空环境的霸道利用、乃至严重破坏)。人类社会自下而上一层层不以自觉求衡为目标的单极霸权,必然最终导致人类这个局部与自然界这个整体之间规模空前的、对于人类来说是毁灭性的对抗。人类必须承认自己只是无限时空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局部,与整个宇宙处于某种永远不可能为人类所全部认识的关联性之中。因此人类的活动必须如临悬崖、如履薄冰似地顺应自然界整体平衡的要求。

而要使人类整体顺应自然,就必须自下而上地对于各层次上破坏平衡的主要因素(资本、垄断资本、霸权主义、及各种极端主义)根据实际情况(其对于各层次全局的危害范围和程度、及其相互关联的情况)加以节制,包括适度的对抗。因此,不同程度的对抗(对经济剥削、政治霸权、军事侵略的对抗)是必要的、不可避免的,但不是社会生活的一切;求取整体的综合平衡才是目标,不应为对抗而对抗。如果不以全局平衡为目标,只醉心于对于异己群体的排斥、对抗、或打击,就很容易导致对抗目标的不准确,或偏离,或扩大,这就无助于实现平衡,或者只能导致以另一种极端的不平衡代替原有的不平衡(如传统社会主义的极权政治模式)。若是这样,那么人类社会就永远只能在两种或多种极端之间不停地来回折腾、永无宁日了。

要减少或避免带来太大灾难的反复折腾,就必须摒弃固执一端的对抗思维,重新发扬中国传统的求衡思维,借鉴、发扬此种思维指导下的历史实践经验,并用之于传统上尚未运用到的领域(如社会各层级管理者的民主选任和监督),以及当代人类实践中新出现的领域,如大生产企业中的劳资关系,垄断型企业与非垄断性中小企业的关系,全球先发国家与后发国家之间的关系,不同文明体、文化圈之间的关系等。只要坚持在社会各个层次上以局部的、适度的对抗求取全局的、动态的平衡,一切不符合历史发展大道的腐朽事物自然会被淘汰,一切符合天地大道的事物必然会茁壮成长,社会主义必然会逐步地战胜资本主义。


(摘自《道法社会主义:二十一世纪人类意识形态革命》哲学篇第六章第一节;该书由香港东方文化出版社2021年5月出版,购买可加微信zhai20050718。)


 



相关文章:
·陆寿筠:三大和合是防治一切疾病、增进身心健康的基础
·陆寿筠:中国有超越宗教信仰的终极道义
·陆寿筠:用求衡思维发展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
·陆寿筠:现代资本主义理性何在?道义何在?
·陆寿筠:帝国主义神圣外衣下的侵略战争
大六经工程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