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资本主义研究
彭胜玉:美国资本绑架政治的根本原因,是战略产业被私人控制 
作者:[彭胜玉] 来源:[网友推荐] 2021-05-18


编者按: 面对世界大疫,中国成为唯一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人民有更多、更实在、更直接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成为现实。对比美国,拥有更多更好的医疗资源,但由于资本绑架了政治,战略产业被私人控制,导致政客们唯利是图,美国新冠死亡人数超过56万,成为一场空前的灾难。这种时候,我们也要警醒:反腐,就要避免国民党化,始终成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党;反美,就要避免美国化,始终把核心资源掌握在党和人民手中。这种问题,尤其在蕴含新质生产力、文化力、国防力的网络空间新时代,更需要警惕。



国家是由人组成的,国家也是由人控制的。美国这个选举产生国家和地方政权的国家,当前资本绑架政治极其严重。这种现象的根源是什么呢?笔者认为,是战略产业民营化直接催生出的美国资本绑架政治。
战略性产业太过重要,体量也过于庞大,战略性产业民营,直接造就出国家寡头,造就出各个维护自身利益的大型利益集团。他们掌握着国家战略性产业,他们拥有巨大的资本和资源,在选举政治中,他们拥有着最雄厚的力量去支持可以维护他们利益而且他们想支持的人。政客需要他们,他们也利用政客,这直接造成资本绑架政治,年复一年的定期的选举,一次次不断继续加深加强加大他们之间的合作与利用。

诸如金融、国防、石油化工、航空航天等战略产业,是为实现产业结构的高级化目标所选定的对于国民经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的具体产业部门。战略产业事关国家安全。21世纪是生产要素全球整合的世纪,各个经济体的竞争也将从政治、军事和泛产业领域集中到战略产业领域。战略产业体现了国家的工业化经济化水平,是决定国家整体实力的基础力量。
基于美国的资本主义国家体制,所有的产业都是走民营化。美国经过这么多年的快速发展,其国家的金融、国防等各方面战略性产业都形成了特大型企业集团经济集团。这些掌握着国家产业命脉的战略性产业无不由各种大集团把控着。


可以说美国的经济集团控制了美国整个国家。先看资本的核心掌握者——金融产业。美国当今是一个脱实向虚产业空心化金融化非常高的国家。资本领域在国家的势力非常巨大。常常说华尔街控制华盛顿就是鲜明的写照。美国的制度体系给金融资本集团提供了肥沃的成长土壤,没有几个想前进的政客敢得罪美国的金融资本集团,在美国这片土地,金融资本集团利益不容挑战,普通人永远只是资本的生产工具!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简称美联储,相当于美国的中央银行,职能是制定和实施货币政策,提供金融服务,维护金融体系。虽叫"联邦",但是它却是一个私人银行家和大企业集团的组织。
一本叫做《美联储的秘密》的书,彻底揭开了美联储的神秘面纱。书的作者尤斯塔斯经过近半个世纪的调查研究,终于得到了12个美联储银行最初的企业营业执照,上面清楚地记录了美联储的股份构成。到1983年,美联储的持股比例是:花旗银行15%,大通曼哈顿14%,摩根信托9%,汉诺威制造7%,汉华银行8%。六家银行总共拥有53%的股份。
“只要我能控制一个国家的货币发行,我不在乎谁制定法律。”美国银行家梅耶·罗切斯尔得的话让人可以知晓一下背后的真实。

我们所说的美元,每一张都是出自美联储之手,而不是美国政府,美国政府没有发行货币的权利,只有发行国债的权利。美元的流通是由于美国政府向美联储"贷款"所有的美元让他作为货币在美国和世界范围内流通,而以美国国债作为抵押。美国人民每年交纳的数量最多的税是个人所得税,而这些钱没有进政府的腰包作为财政预算,而是直接进入美联储的账户,作为美国政府"贷款"美元使用的利息。
历任美联储主席中犹太人占了29%,其中包括前任主席格林斯潘,伯南克和现任主席耶伦。这对日后犹太财团的发迹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很多人说犹太财团通过控制美联储控制了美国,白人WASP则控制了另半壁的经济和美国政府,是有一定道理的。
马克思所预言的,经济集团的唯一目的就是聚敛财富,而资本主义的手段就是掠夺,掠夺,不断地掠夺。于是,美国这个庞然大物就成了他们掠夺世界的巨大战车,既可以为他们挡风遮雨也能挡子弹,又可以打着国家的旗号去做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和赤裸裸的武装侵略。
"金钱没有祖国,金融家不知何为爱国和高尚,他们唯一的目的就是获利"——拿破仑
美国的很多政客都来自于大财团大企业来自于经济界产业界。自然,他们的政策也大多跟经济上的履历挂钩,只不过他们最共同的地方就是他们都不过是美国巨大经济集团手中的棋子,为了经济集团的利益可以做出很多涉及全球各国利益的事。
在中国,我们最讨厌的就是官商勾结,但是在美国,官商已经混为一体,很多商人之前就是官员,很多官员就是之前的商人。官就是商,商就是官,只是一个头衔不同而已。这些大财团的总裁合伙人摇身一变就可以掌管CIA甚至整个国家,当然他们在自己公司的股份从来没有动过,是为了拿年仅30万美元的总统年薪为美国人民效力还是为了从经济集团那里获得取之不尽的金钱为他们效力?
看看美国国防工业。2018年5月17日,美国防部制造业与工业基础政策办公室(MIBP)发布了第21份年度《年度工业能力评估报告》,对飞机、舰船、材料等十大行业的健康状况进行了逐行业评估。评估内容中提到:1)飞机行业,目前,美国国内大多数飞机平台由波音、洛马、诺格、德事隆、空客和通用原子六家公司提供。2)地面车辆行业,目前相应市场被美国奥什科什和悍马两家公司瓜分。3)弹药和导弹行业,雷神公司和洛马公司两个主承包商约占国防部采购额的97%。4)雷达与电子战行业,国防部大部分雷达与电子战行业的采办、研发和维护项目被雷神、诺格、洛马、哈里斯和BAE系统五家公司垄断。5)舰船行业,美国舰船行业的集成商主要集中在四家公司的7个船厂。
可以看到,波音、洛马、雷神、诺格、德事隆、空客和通用原子、哈里斯和BAE系统及美国几大主要船厂是美国国防工作的核心支柱企业。要清楚的是,这些国防产业巨头,背后都是有股东,有老板,有财团。他们在为国家生产着各种武器装备,他们也在各种办法维护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这其中就包括卷入政治,涉及选举,鼓励军事采购及武器推销,甚至背后期盼战争致富。
国防产业完全被民营企业家和民营资本力量控制的可怕之处就在于,他们在推动国家政策时是为了自身利益考虑,而不是百姓和国家利益考虑。总有这么一股力量在推动和左右国家国防及安全政策及国家决策,这本身就是国防产业民营化的最大弊端最大劣根。
国家的运作,国家的决策,国家的选举,如果受到了利益集团的左右,是国家机制不健全不健康会呈现病态标准的根本。
而美国式资本主义,战略性产业民营,必然造成各种利益集团,且一定造成资本绑架政治。
人是逐利的,利益集团是逐利益的,资本是逐利的。美国的各种战略性产业民营化造就的各种大型产业寡头,利益集团,经济集团,更可以说美国的各种战略性产业民营化直接造就垄断资本。
而这些垄断资本家,生活在美国浸淫在美国政治中是必然会通过自己掌握的资本和资源撬动国家政治追逐利益最大化的。这是垄断资本的逐利本性。
法国学者皮凯蒂在《21世纪资本论》一书中指出,因为资本的收益率远远高于生产力的增长速度,资本主义社会的两极分化必定日趋严重;贫富差距达到一定程度时,必然造成社会的结构性危机。资本主义社会难以从系统性危机的泥潭中走出来,是资本演进的逻辑使然。此外,资本主义发展所依托且不断强化的个人主义和尔虞我诈,不仅不能让大家携手走出困境,而且进一步恶化了资本主义系统性危机。
战略性产业民营化造就的垄断资本正逐渐侵蚀着美国的民主与平等。重竞选、轻执政,为了攫取权力,政客们往往许诺许多超出客观条件的福利,结果不是“放空炮”,就是造成巨额亏空、加重财政负担。民主政治被资本绑架,成为资本逐利的工具。一些西方学者调查发现,左右美国政策的不是民主,而是财阀。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在《国情咨文》演讲中毫不避讳地谈道,美国的政治体系看起来往往“倾向于富人、有钱有势者和一些特殊利益集团”。
这些年其实很多国家也在思考社会主义的优越性。诸如中国的特色社会主义,战略性产业(诸如金融、石油化工、航空航天、国防、交通等)由国家控股,由国家组建的国有企业来经营。这些企业的官员都是过客,都是给国家工作的员工。这种情况,就让这些体量巨大的战略性产业,资本密集型产业,涉及国家安全的产业,不可能产生寡头,不可能产生某些人组成的利益集团,不可能产生某个人掌握的庞大垄断资本力量,这些国家战略性产业就成不了某个人自己的力量。这就让国家战略性产业中的任何人,没有力量和能量去左右国家决策左右国家运转,从而直接杜绝了寡头政治的产生,让资本左右政治的可能不存在。这本质上就是国家战略性产业走国家公有制对国家的极大利好。
同时国家战略性产业走国家公有制,国有制为主的国家企业模式,也能让国家战略性产业等得到最高效最有力最全面的推动发展,如高铁造船航天两弹一星等国家战略性产业可以得到举国力量支持推动。
人类的国家体制,发展到今天,其实已经可以很鲜明的看到,让一切产业全部走民营化存在极大的弊端。与国家战略,国家命脉,国计民生息息相关的重大产业,如果全都交给民营,存在非常大的弊端。
一个国家的产业,其实可以从对国家和人民,对产业发展如何最有利的方式,分为如下三类,并以其最适合的发展方式发展,可能将是人类的国家体制的终极发展方向:
一是社会民生产业,诸如医疗、教育、社保、交通等需要国家层面牵头托底统筹策划组织运营的产业。这些产业从这些年的中西方运营对比结果可以看到,以公有制为主,以私有制民营化为力量补充,是最合适的产业运营模式。这类产业,如能以国家社会主义形式开展,让国家和政府以人民为中心以社会为中心,围绕全体人民利益开展一切工作,诸如精准扶贫乡村振兴对口支援国民医疗教育等事业能得到极大的全国人口总基数层面的推动。
二是国家战略性产业,就是本文主题涉及的。这类产业如以国有制为主的国家企业模式,将让国家战略性产业等得到最高效最有力最全面的推动发展。同时,也能极其有效地防范国家政治被资本被被经济集团被寡头左右和控制。这可以让国家战略性产业中的任何人,没有力量和能量去左右国家决策左右国家运转,从而直接杜绝了寡头政治的产生,让资本左右政治的可能不存在。这本质上就是国家战略性产业走国家公有制对国家的极大利好。
三是,除上述一二涉及的社会民生产业及国家战略性产业之外的其他所有产业。这些产业如以私有制为主的民营企业模式,能充分释放全体国民智慧和推动全民努力创造最大财富涌现最大产出,如华为腾讯大疆这样的民营企业就是例子。
以全产业私有制的民营资本主义,社会民生产业的发展弊端,核心是该类产业发展欠缺了社会主义性质。同时,西方世界当前资本绑架政治的现状根源,核心也是国家战略性产业完全民营化。
可以说,美欧资本主义当前运转最主要的体制毒瘤性弊端,几乎都根源于两大根本性问题:一、社会民生产业完全民营化,二、国家战略性产业完全民营化。

文章来源:泰安战略2021年5月18日



相关文章:
·陆寿筠:现代资本主义理性何在?道义何在?
·王孟源:社会主义国家应该如何管理资本?
·陆寿筠:资本霸权阴影下的文化霸权主义
·陆寿筠:节制资本,消灭剥削;自我节制,人天和合
·陆寿筠:美国金钱“民主”背后的秘密和实质
大六经工程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