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谈天说地
汉心:白左,身份政治与文化“奶头乐” 
作者:[汉心] 来源:[汉通社汉心论世2020-12-18] 2020-12-31


大家好。美国当前这个乱局,我认为有两大根源,一个是种族问题,还有一个贫富差距,刚才张老师都讲到了,当然它们衍生出来的一个问题就是警察暴力。像这些问题都是美国社会长期存在的根本问题,实际上从来没有根本解决过。
回到50年代,最早是黑人站出来争取自己的平等权利,随后其他少数族裔、女性、残疾人等各种弱势群体都站出来,并且在教育、工作等方面获得了切实的权利优待。后来,这个列表不断变长、扩大,在这个过程里边,最明显的一个社会变化就是权利意识急剧上升,人们在生活中张口闭口就是,这是我的权利。
权利是什么?权利是资产阶级提出的一个现代概念,也是今天西方价值观最核心的一个部分。权利和个人紧紧联系在一起。
美国是一个个人主义的社会,在美国极端崇尚个人自由和个人竞争,两次世界大战之后,世界性的经济复苏带来的快速增长和经济平等,也促进了权利平等的氛围;最重要的就是美国国内工人运动所带来的这种内部压力,还有苏联共产主义所带来的外部压力,迫使美国当时的统治阶级不得不做出一些退步和改良。
这些进步政策带来了一个陷阱,比如说我们知道的民族平等、民族自治、男女平等、社会福利政策等等,最早都是谁提出的呢?都是社会主义者主张的,而且都是在欧洲最早产生,都是具有社会主义性质的一些公共政策。这些东西看起来很好,但是只有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在强大的集体意识下,才能保持适当的度。美国把这套东西拿过去,直接嫁接在一个个体主义为基础的社会之上,这种做法带来了非常复杂的后果,比如文化共识的解体,所谓文化多元主义的兴起。
近年来,中国网络上兴起了一个名词,叫“白左”,这个词2018年还被收入了美国词典,引起美国媒体关注。“白左”虽然有各种不同定义,但是一般包含几层含义,第一是白人、左翼,权利意识特别敏感,格外强调少数群体和异常行为的权利、宽容少数群体和异常行为,反对保守、传统和权威。美国“白左”现象的核心特征,说句大白话,就是只要权利、不负责任,也就是我讲的这种“权利话语”。
既然我可以不承担道德义务,又可以要求我的个人利益和身份优先,何乐而不为?这是人的本性。所以权利这个词逐渐的就变成一种强势话语,一种欲罢不能的精神毒品。在这个权利话语下成长出来的美国人,变成欲望无限同时又不放弃道德优越感的“巨婴”。有一位学者说,美国人“陶醉于一种观念,即任何欲望和念头都应该简单而迅速地得到满足”。哈佛大学的格伦登教授1991年出版的一本书就叫《权利话语》,“Rights Talk”,其中写道,权利话语“催生了不切实际的期望值,加剧了社会冲突,阻碍了原来可以导向共识的对话”。翻译过来就是说,在这种心态之下,美国呈现了一个大的趋势,强调“分”,忽视“合”,甚至反对“合”,这种“分”就让权利陷入了一个自我否定的逻辑。
我举几个例子,大家就知道怎么回事了。权利话语所带来的一个问题,就是加剧文化分裂。一个典型事件就是1998年斯坦福大学取消《西方文化》的核心课程,开始加入大量美国的“黑”历史,各种偏知识、冷知识。这在当时是一种进步,但是当这种进步变成意识形态,变成一种霸权,就会带来分裂,导致美国人丧失了共同的对话基础。结果就是,今天我们看到校园里边泛滥的政治正确,黑人不能叫黑人,老人不能叫老人,考试不打分数,老师不能讲进化论,甚至有教授公开在课堂上宣称白人是低等种族。当时有一位历史学家小施莱辛格,他早在1991年就开始批评,说多元主义是“用分化代替同化,用分离代替融合”。
大家知道,在物理学上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文化多元主义这么搞,保守主义肯定要反击,所以在80年代就发起了一场“文化战争”,逐渐使美国在文化上越来越分裂。这场战争从80年代持续到今天,从来没有停火。特朗普的当选和今年的种族骚乱,实际上只是一场新的交火而已,大家在新闻里看到推翻华盛顿、杰斐逊、哥伦布的雕像,决不仅仅因为这些人是奴隶主,或者说历史上有什么罪行,还有一层因素就是文化裂痕,这个裂痕正在美国急剧加深,后果难以想象。
第二个例子,就是权利意识所产生的身份政治,转移了真正的社会焦点。比如统治阶级肯定非常乐于看到文化多元主义这类现象,借着族裔、性别、文化、大麻合法化等所谓的“低政治”话题,成功将社会大众的注意力从社会、经济、公正、剥削等真正的“高政治”话题中转移出来。所以,当时就有人批评,美国的多元文化主义只是对苦难的一个“安抚奶嘴”或者“止疼药”。美国统治阶级有意识地利用这种政治权利来化解阶级斗争,在大学里边有意识地鼓励,并且拿钱来资助身份问题的研究,各种族群问题的研究、性别研究,引导文化和社科界钻进那些小得不能再小的牛角尖,围着边缘问题打转转,结果没有人有时间去谈真问题。所以,看似进步的权利政治,挖掉了美国真正的进步之根。半个世纪之后的今天,我们再回头看,曾经被掩盖的这些阶级问题没有解决,反而更加严重,身份问题也积重难返,结果纵横交错,形成今天美国的命运牢笼。
最后一个例子就是它带来的政治制度的利益集团化。随着权利意识上升,大家都要维权,狭隘的集团意识就兴起了,每个群体都跳出来说要维护自己的权利,我不去考虑大家总体的社会权利,美国的政治过程和政治制度本身就变得越来越利益集团化。结果往往是,精英人群嘴里喊着弱势群体的口号,目的是搞资源、游说、影响政策。而真正的弱势群体反而没人关注,因为他们没有能力和金钱组成利益集团。像我们中国,今年是脱贫攻坚年,这种由国家推动的全面脱贫,在利益集团政治之下是不可想象的。
我们在有生之年眼睁睁地看着一个社会走向共识解体、文化撕裂、阶级固化、乱象丛生。看别人的历史目的是为了吸取历史经验教训,以“美”为镜,我们更应该清醒地思考今天要走什么样的道路,建设什么样的社会道德和文化共识。



相关文章:
·翟玉忠:西周的礼实际是当时社会政治制度的基石
·汉心:白左,身份政治与文化“奶头乐”
·安德烈弗尔切克:所谓西方的政治正确——中国不自由
·汉心:论身份政治与国家认同难题
·翟玉忠:中国古典政治理论是何时沉沦的?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