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资本主义研究
李建宏:西方人穷得欠了一屁股债——西方人究竟有多穷之四 
作者:[李建宏] 来源:[作者惠赐] 2020-11-25

大量的可靠数据表明,越来越多的西方人已经或正在陷入日益深重的债务危机。若不靠着从银行等金融机构大举借债,很多西方人根本无法支付衣食住行等正常生活费用。依靠借贷维生,已经成为很多西方家庭应对日常生活开支的唯一途径。西方国家的债务危机波及面非常之广,几乎无人能够在这场席卷整个西方世界的危机中幸免于难。可以说是国国有债、家家有债、人人有债;无国无债、无家无债、无人无债。终身不能脱债,似乎是这一代西方人无法逃脱的宿命。

首先,我们先来看一看世界第一强国美国的情况。2015年7月,Pew Charitable Trust的一份报告显示,80%的美国人重债在身,平均债务高达67,900美元之多。美国人的债务主要包括房屋贷款、学生贷款、车辆贷款、信用卡债款以及其他个人债务。更加令人不安的是,美国人对债务的依赖程度过高。如果不借债,很多人根本就无法支付每个月的账单。2019年5月,CNBC Make It 与Morning Consult联合调查了2200个美国成年人之后发现,23%的人需要借债才能支付房租、水电和食品等最基本的日常生活开支。还有12%的被调查者表示,医疗费用乃是他们最大的债务来源。2016年12月,Experian FileOne数据库提供给Credit.com的资料表明,美国人终其一生都与债务为伴。由于欠下的债太多了,以至于73%的人到死都偿还不清。美国人在死亡时还平均欠债62,000美元,只好把生前欠下的债务都带到坟墓里去继续与之为伍,真可谓是做到了与债务同生共死、生死相依。

大西洋彼岸,美国的欧洲盟友们的经济状况也不容乐观。今年八月,彭博新闻社发表的一篇文章透露,欧洲国家的债务危机本已相当严重,而失控的新冠疫情更是将成千上万的欧洲人送上了破产的道路。位于布鲁塞尔的Bruegel智库在一项研究中指出,大约有三分之一的欧洲家庭无力支付意料之外的账单。在南欧国家,还有更多“经济脆弱的家庭”。The Resolution Foundation 认为,44% 的英国家庭在失业三个月后将无法付清账单。很多陷入经济绝境的欧洲人被迫向有关专业机构咨询解救之道,文章预计破产的人数将日渐增长。

美国的近邻加拿大人的经济状况也莫不如此,大多数普通家庭都终日徘徊在破产边缘。一旦生活中有个风吹草动,例如失业、生病、离婚、利率升高,或者出现一两笔意外支出,就要面临可怕的破产风险。2018年12月7日至12日之间,蜚声全球的市场调查公司IPSOS代表MNP LTD对2,154名加拿大人进行了一项非常详尽的调查,结果向人们揭示了加拿大人令人担忧的财务状况:高达45%的加拿大人表示,他们只有依靠借债才能维持家庭日常生活开支。其中,54%阿尔伯塔人、47%萨斯喀彻温人、47%曼尼托巴人、46%魁北克人、44%大西洋地区居民,43%安大略人以及39%卑诗人说,如果不继续借债,自己就没有能力支付未来十二个月的生活花销。调查还发现, 46%的加拿大人离破产只有200加元之差。也就是说,他们所拥有的现金、银行卡余额,甚至包括信用卡透支额度,全部加在一起平均不超过200元,一旦失业一到七天他们就可以宣布破产。这一数据在阿尔伯塔省为48%, 在萨斯喀彻温省和曼尼托巴省更是高达56%。另有31%的加拿大人表示,他们在月底连一分钱都不剩。毫无疑问,只要稍有意外,加拿大就将陷入全民破产的风潮。

我周围的人也大都承受着债务的重压,不是有房屋贷款,就是有学生贷款。去年夏天,我一个韩国裔的同事邀请我去参加一个家庭聚会。参加者大都是像他一样在加拿大出生或长大的东亚裔青年。聊起天来才发现,原来这些人的另一个共同之处就是都重债压身。他的未婚妻一一指着在座的年轻人说“他也有债”、“她也有债”, 现场唯一一个没有负债的竟是一个来自非洲的黑人留学生,他也是现场唯一的一个外国人。谈起债务问题,一个韩裔青年趁机向我倒起了苦水。他五年前从医学院毕业,省吃俭用也仅仅是还掉了一部分债务而已。目前还欠着五万加元的学生贷款,预计五年内还清。他特别自豪地说,由于有父母的资助,亚裔偿还学生贷款的速度是全国最快的,万事都要自己一人担当的白人青年就更加辛苦了。我明知故问道:如果亚裔需要十年才能偿还学生贷款,白人需要多少年呢?他略微思考了一下,道出了我已心知肚明的答案: “永远也还不清!”紧接着他细细道来个中原委: 亚裔父母不仅帮助子女支付一部分或大部分学费, 而且允许子女与其同住, 食宿费也就省下来用于还债。白人青年不仅要自己解决学杂费,而且由于与父母分开居住而大大增加了生活成本,在支付各种日常生活开销后工资已经所剩无几了, 只能勉强应付最低限度的还贷额。几年后利滚利,当初的几万或十几万学生贷款就成为了一个终生无法还清的天文数字。我在实行免费教育的社会主义中国长大成人,无法想象刚毕业就要背负巨额债务的高压生活。即使象这位韩裔青年那样以最快的速度将学贷还清,人也错过了谈婚论嫁的最佳年龄,更何况之后陆陆续续地还有其它贷款等着他们去偿还。

刚到西方的时候,我非常不理解西方人为什么会欠债。小时候,我家里很穷,父母双方的月工资加起来,也就四五十块人民币。生活上虽然不免要省吃俭用,但也不至于靠借债度日,更没有听说周遭有人欠下巨债。然而,在加拿大奋勇拼搏了十几年之后,我才发现自己竟然也在不知不觉中成了有债一族。自从买了房子,我的身上就重重地背上了房屋贷款。屈指一算,方知今后的几十年是很难安生了,从此在经济上脆弱得不堪一击。我是多么地后悔自己所选择的这条荆棘丛生的移民之路呀!如果当初我不出国,早已经象我国内的亲朋好友一样住上了单位分的福利房。但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的一生还不算太倒霉。毕竟我在新中国接受了免费教育,让我侥幸逃过了学生贷款这道难熬的鬼门关。

在西方国家,依靠借债过活的绝对不在少数,其中不乏曾经的中产阶级甚至高收入阶层。我认识一个来自前苏联的乌克兰人,十几岁时和父母一起移民加拿大。他是个令人羡慕的技术工人,原本拿着高达十几万加元的年薪,在加拿大属于名副其实的高薪一族。然而近年来经济形势逐步恶化,各行各业的工作机会都逐渐减少,他的工作也开始变得时有时无。有工作时,还能勉强做到收支平衡。没有工作时,日子就变得苦不堪言,养起家来也难免力不从心之感。前年冬天,他邀请我去他家做客。他和妻子以及三个孩子租了一栋老房子,里面除了一张破旧的餐桌和几把椅子以外,只有两张旧沙发,其中一张还是朋友免费赠送的。卧室里连张像样的床都没有,只是把几个床垫子铺放在地板上,权且当作卧榻。我曾经小心翼翼地问他在失业时如何过活,他回答说主要依靠父母接济和银行借债度日。象很多加拿大人一样,他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离无债一身轻的目标可以说是遥遥无期,所以时常感到难以忍受的精神痛楚,常常借酒消愁,言语间万分怀念在社会主义苏联那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这与我对社会主义中国的深切思念不谋而合。看着他的满头白发和满面沧桑,谁又能够想到他其实正当三十多岁的金色年华呢?

 李建宏,中国人民大学博士,现旅居加拿大。



相关文章:
·李建宏:西方人穷得欠了一屁股债——西方人究竟有多穷之四
·李建宏:西方人穷得退不了休——西方人究竟有多穷之三
·李建宏:西方人穷到住不起房—— 西方人究竟有多穷之二
·李建宏:西方人穷到吃不上饭——西方人究竟有多穷(之一)
·李建宏:老年人的地狱——新冠疫情下的加拿大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