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时事述评
翟玉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本质到底是什么——“美国心”解决不了中国问题 
作者:[翟玉忠] 来源:[] 2020-09-13


内容提要: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不可能脱离中国历史文化而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马克思列宁主义就被装入了春秋大一统的王道政治“模具”之中。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中国历史文化特色的社会主义,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中国数千年大一统政治体系中的新发展,是王道政治的社会主义——具体表现为东西南北中,党政军民学,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

 

明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改革开放也已走过40多个年头,进入不惑之年。

 

遗憾的是,对于改革开放举世瞩目的成果,人文社科界不是“不惑”,而是有太多疑惑——理论落后于现实,已成为一个严重的问题。

 

中国人文社科界首先要回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

 

长期以来,人文社科界过度西化以及西方文明的特殊性,导致我们习惯于用一些形容词模糊地说明时代新发展,最多抓住当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某个表面特征,比如“集中力量办大事”。这些先生们永远说不清楚,当代中国的“集中力量办大事”,与二战期间资本主义和法西斯国家的“集中力量办大事”有何不同?

 

历史和现实表明,靠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学术资源和理论体系解释不了中国社会主义的实践,依靠“美国心”解决不了中国问题。那样做出来的理论,实际是邯郸学步,结果不是缘木求鱼,就是饮鸩止渴。

 

我们不能将头埋进沙子,忽视一个有目共睹的现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首先是中国的社会主义;因为是中国的社会主义,才有了中国特色。

 

经历文革的挫败,80高龄的毛泽东用慷慨的诗句描述中国独特的政治制度:“百代都行秦政法。”(《七律·读〈封建论〉呈郭老》)

 

进而言之,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中国历史文化特色的社会主义,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中国数千年大一统政治体系中的新发展,是王道政治的社会主义——具体表现为东西南北中,党政军民学,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不可能脱离中国历史文化而存在。事实上,如同印度泊来的佛教,诞生于西方的社会主义理论成长于中国历史文化沃土。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马克思列宁主义就被装入了春秋大一统的王道政治“模具”之中。

 

解放初期,周恩来总理多次强调这一点。

 

比如195884日,周总理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民族委员会召开的民族工作座谈会上就明确指出,中国的国家结构形式既不同于苏联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也不同于美国这样的联邦制国家。社会主义新中国的的国家结构形式,主要是根据中国领土范围内各族群长期互相同化、融合的历史现实制定的。他说:“我们是根据中国民族历史的发展、经济的发展和革命的发展,采取了最适当的民族区域自治政策,而不采取民族共和国的制度。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单一体的多民族的国家,而不是联邦国家,也无法采取联邦制度。”【1

 

在当时的战略格局之下,为何我们在国家结构形式上“不一边倒”,照抄苏联“老大哥”呢?

 

周总理解释道:“汉族同化别的民族,别的民族也同化汉族,回族是这样,满族是这样,其他民族也是这样。这种情况,越向内地越多。历史的发展使中国各民族多数是杂居的,互相同化,互相影响。中国民族多,而又互相杂居,这样的民族分布情况,就不可能设想采取如同苏联那样的民族共和国办法。因为要构成一个民族共和国,需要构成一个独立的经济单位,绝大多数的民族人口要聚居。”【2

 

显而易见,中国共产党人继承了中国大一统的国家结构形态。

 

正是因为中国共产党人继承了中国大一统的国家结构形态,所以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才是奉行春秋大一统的原则,王道政治的社会主义!

 

西方学界一般将国家结构形式分为单一制国家和复合制国家。单一制国家是由若干普通行政单位或自治单位组成的单一主权的国家,各单位都是国家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单一制国家只有一部宪法和一个法律体系。只有一个中央政权机关,各地方的自治单位或行政单位受中央统一领导。

 

由于中国和联邦制这类复合制国家明显不同,与单一制国家比较相像,学界就照搬西方的概念,将中国称为单一制国家。

 

这如同西方人依照其二元对立思维方式,声称世界是只有黑色和白色,只有民主和专制,中国人就不能说世界本是五颜六色,世界政治形态多元;假如西方人说自己的白色,中国人只能说自己是黑色;西方人说自己是民主,中国人只能说自己是专制……

 

这是怎样的愚蠢啊——对太多的人来说,这却是常识!代表着“政治正确”。

 

实际上,中国大一统的国家形态完全不同于西方以基督教为文化根基,民主自治为原则的单一制国家或联邦制国家。春秋大一统的王道政治除了政治本身的统一,还包括军政、社政、政教和政经的统一。

 

汉朝人重视《尚书·洪范》,因为它是夏、商、周三代政治的总结,是中国政治文化之根。

 

《尚书·洪范》按洛书的阴阳规律排布,最重要是中央第五“皇极”,大中之道,它描述了王道政治的基本特征。据《尚书·洪范》,王道政治有如下特征:超越党派、吸纳社会各个阶层、存在公正代表社会整体(社稷)的强大政治中枢。文中说:“无偏无颇,遵王之义;无有作好,遵王之道;无有作恶,遵王之路。无偏无党,王道荡荡;无党无偏,王道平平;无反无侧,王道正直。会其有极,归其有极。”

 

在具有操作层面,中国政治的大一统与西方现代政治形态都有不同层级的行政单位,超越血缘、非人格化的官僚制度。二者最大不同体现在组织原则上,大一统的政治要求下级服从上级,地方服从中央,全国一盘棋,官员的任命权最终归在超越党派的中央。这与西方基于自由民主的地方自治迥然不同,在美国这样的联邦制国家,总统甚至无法指挥市长和州长,别说行政处罚或撤职了——这在此次新冠疫情中能够清楚地看出来。

 

需要指出的是,中国共产党作为中国的执政党,是超越党派的,没有自己的特殊利益。这与西方的“Party”不同。最近40年来,特别是2000年“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提出后,中国共产党越发“士”化为一个职业执政集团,而非如西方一些政论家期待的那样,成为一个西式政党。

 

除了政治本身的大一统,春秋大一统还包括军事、社会、教育、经济等方面统归于政治,表现为党领导一切,主要是军政、社政、政教和政经的统一领导。

 

在军政统一方面,近来最大的举措就是对武警部队和预备役领导体制的改革。据中共中央前不久印发的《关于调整预备役部队领导体制的决定》,自202071日零时起,预备役部队全面纳入军队领导指挥体系,由现行军地双重领导调整为党中央、中央军委集中统一领导。【3

 

在社政统一方面,近些年国家加强了对社会组织的管理,特别是一些公益慈善组织的管理。在资本主义崛起的过程中,一直面对与其他各种势力的对抗,形成了西方强大的、五花八门的社会组织,从共济会一直到今天的各种基金会。中国从未经历过资本主义野蛮崛起的过程,中国政府的职责是“天子作民父母,以为天下王”(《尚书·洪范》),生老病死,中国政府要对人民承担全面责任,所以不存在西方那种社会与政府的对立,以及由于罗马帝国以来外族的军事控制,政府与社会之间根深蒂固的不信任。

 

政经统一主要是由中国人对市场经济的认知决定的。与西方古典经济学强调市场的自动均衡不同,中国古典经济学轻重术强调市场不能自我均衡,若国家不运用庞大的国家资本,参与市场的培育、稳定和协调发展,贫富的扩大会带来灾难性结果。信息时代的复杂经济学理论越来越证明轻重术的时代意义,可惜今天对中国本土经济学的研究才刚刚开始。感兴趣的朋友,不防将布莱恩·阿瑟的《复杂经济学——经济思想的新框架》与中国古典政治经济学经典《管子》中的轻重十六篇,对照学习,你会看到,中国文化那种令人惊叹的,历久弥新的万丈光芒!

 

中国存在经济学之道,它不是来自任何神或人的启示,而是来自先秦数千年市场经济的经验总结。

 

目前我们最为严重的问题是政治与教化的不统一。当今学者,由于教育体制的原因,多数人只会用产生于西方资本主义的思维方法、概念体系,学术范式解释中国现实。即使描述了一部分中国现实,也是人人异说,整体上有如雾里看花;迷信西方理论,依附美国心是不行的。在这方面,我们也要学习华为,自力更生,大讲南泥湾精神,越早“去美国化”越好。

 

在信息时代的全球化过程中,意识形态,文化思想已经成为一种最突出、最常用的战略武器,其功效远远大于远程战略核导弹。若我们的软实力不能强大起来,甚至监守自盗,挥刀自宫,主动放弃软实力,这是灾难性的。

 

前几天,我在YouTube上听到中国社会科学院一位老专家题为《谈谈爱国》的讲演,核心思想是爱国不等于爱朝廷,这不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离间中国共产党与中国人民的论调吗!为何这样一位具有社会声望的学者成了反华先锋蓬佩奥的马前卒?我不太相信美国情报机构收买了她,因为87岁的她,一直拿着中国政府的高工资,享受着国家高级待遇——而是因为她一直受西式教育啊!

 

在中国,究竟有多少受过西式教育的学者西方意识形态根深蒂固?我个人认为,这个数字触目惊心!

 

大家想一想,中国所谓国际问题专家,即使是最具爱国心的,有几人怀疑过西方的均势理论,海权论之类的各类理论,他们的全部内在逻辑都是西方的——“学我者生,似我者死”,战略上更是这样。大家看看,问题到了怎样严重的程度,意识形态,软实力的安全不能不讲啊!

 

中国历史上不存在建制化的宗教承担社会教化功能,教化与政治、内圣与外王一直是统一的。政治与教化的分立意味着国家精神与肉体的分裂,若照搬基督教资本主义的教育内容和教育制度,实际是精神自残。

 

《礼记·乐记》将社会教化比作农业社会的天气,风雨寒暑,认为不及时教化会导致社会败坏,足见教化在中国政治的地位。上面说:“天地之道,寒暑不时则疾,风雨不节则饥。教者,民之寒暑也,教不时则伤世。”

 

是我们认识中国政教关系的时刻了——以政统教,以教辅政。【4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须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教育!基于中国历史文化和社会现实的教育,这样培养出来的人,才能真正理解和发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那意味着一个崭新的世界愿景——不是自由、民主、法治口号裱糊的,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一个免于贫困、健康和安全的新世界!

 

注释:

 

1】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辑委员会编:《周恩来选集》下卷,人民出版社,1984年,第260页。

 

2】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辑委员会编:《周恩来选集》下卷,人民出版社,1984年,第256页。

 

3】《中共中央印发<关于调整预备役部队领导体制的决定>》网址:http://www.gov.cn/zhengce/2020-06/28/content_5522419.htm,访问日期:2020824日。

 

4】付金财:《从石家庄寺院碑记看明朝士大夫对佛教的认识》,载《石家庄学院学报》2019年第2期。



相关文章:
·中国历史悠久但却少有念念不舍的旧包袱——“苍生论道”五人谈
·翟玉忠:全球大争时代的中国战略——力行工战
·温铁军:为什么当年中国一定要“上山下乡” ?
·安德烈弗尔切克:所谓西方的政治正确——中国不自由
·翟玉忠:抛弃幻想,准备斗争——全球大争时代的中国战略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20-09-16 17:17:04.0)
    四书五经的“尚书”的“洪范篇”上说:稽疑:择建立卜巫人,乃命卜巫。因此卜巫阶层是中国专制帝制的最高决策机构。这种制度一直延续到了明末时期。早期的中国卜巫术就与科学有密切的关系,比如观星术,大案牍术(原始的大数据方法)和算术等。到了明朝末年,皇权开始与现代科学家结合,如徐广启等。如今我们又见一个由一群科学工作者建立的大数据群和AI在领导中国。这可以从这次新冠病毒病在中国被很快抑制的事件而证明。本来美国的大数据技术第一,AI技术也是第一。结果是新冠病毒病的患者第一,死者第一,可谓真是美国第一了!原因是美政府不听科学家们的意见,不理大数据和AI的决策。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