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艺术
翟玉忠:五鬼纵论中国文化实录 
作者:[翟玉忠] 来源:[作者惠赐] 2019-12-12

天赐因缘,笔者常遇奇人奇事。

 

2019年夏天的一件事,久久萦绕在脑际,不吐不快。

 

事情是这样的:酷暑难耐,友人约我去北京昌平休息几天。他的介绍让我兴趣大增:书院胜地,不仅师资雄厚,且营利颇丰,豪华气派;依山傍水,不仅风水好,且凉爽宜人。

 

如今遍地开花的书院,不是挂羊头卖狗肉,就是烧钱的文化事业,岂能营利颇丰?我要探个究竟!

 

从城里开车四十多分钟,过一小河石桥,只见青山下一堵灰瓦白色高墙,墙前是一片红墙黄瓦的古典建筑群,格外显眼——这就是令我心仪的那家书院。

 

宾主落座,书院主人一讲,我立马明白了其“成功”的奥秘。

 

原来,灰瓦白色高墙后面有大片墓地,书院资金源于墓地利润。由于地处京郊,墓地价格高、供不应求,所以书院一直“不差钱”。主人亦用心,不惜重金请学术专家、名流授课。若这些专家学者与书院签订长期合作合同,还能免费得到一块墓地——二十几年来,许多学人长眠于此。

 

想来,“以墓养学”是书院主人的精明之处。人家热爱中国文化,为实现梦想,不偷不抢,服务大众,有何不可。

 

和书院主人交谈甚欢,晚上我住庭院北房。此处不用空调都比城里凉快。加上一天参观浏览,一着床,就睡着了。

 

正睡着,不知怎得,房门吱呀一声自己开了,庭中亮如白昼——我大惊,这不是晚上吗,来人了?难道是初十五大月亮天?

 

细看,才发现白昼中有五个人影,环形朝向我。正中一个人看得最清楚:他没有身子,只有头,身体部分是一摞书,可谓“著作等身”。我看到那些书名都与中国文化有关,包括《中国经学史》一至十卷、《中国经学》一至十卷。

 

正纳闷,那头竟开口说话了——

 

我是世界公认的经学史专家。“经学已死,经学史当立”,我一生致力于消灭经学,研究经学史。如今,阎王判我“化经为史,破坏道本”,让我成为孤魂野鬼,流浪人间。

 

经学是中国之魂,我将其史学化,目的是消解经学的权威性,提升西学的权威性,实现西式现代化。今天国学热,我摇身一变,让出版社将拙著《中国经学史》标题减去一字,改为《中国经学》再度出版——再领时代潮流!有多少史学家神不知鬼不觉地变成国学家,难道是我一个人这样吗?

 

阎王老子这样对待经学研究大师,真是千古奇冤!无人能将经学现代化,在轰轰烈烈的国学热中,让全部中国文化成为历史的僵尸吧,我喜欢与僵尸同眠!

 

“经学鬼”右边站着一人,穿着怪异。满身都是外文字母,胸部画个圆圈,中间写个“玄”字,让人想起清末的士兵。

 

不用说,这是玄学家。但玄学家怎么满身外文,我正在纳闷。“玄学鬼”说话了——

 

从小我就成绩优异,大学毕业后为去国外留学,家里东拆西借,才凑足路费。我也争气,学得五门外语,获得双博士。回国进入名牌大学,当教授、博士生导师。一生致力于东西方文化的结合,桃李满天下,荣誉数不清。

 

可恶的阎王老子,竟然判我“以西释中,以学杀人”,如今住十九层地狱。学术讲客观,不讲道德,就是断人慧根,以学杀人吗?我在国外那么多年,怎么有眼无珠,忘了西方有宗教行教化之责,中国没有!

 

怎么我教的西方当代人文学术都成了与中国现实无关的玄学,只允许佛学、马克思主义进中国,就不许罗尔斯、哈耶克进中国吗?我是名教授,名博导——中国文化才是玄学,我活着时,都不知中国还自己的政治学(黄老法家)、经济学(轻重术)、逻辑学(名学)……认为只有西方人有学术系统,所以要“以西释中”,让中学成为西学的研究材料——上帝啊,还我荣誉,救救我吧!

 

“玄学鬼”再右边有一人,满脸堆笑,穿着似佛、似儒、又似道,但既不是佛衣、也不是道袍、更不是儒服。

 

这是何许人?没想到那人自报姓名——

 

我是“忽悠鬼”,从八十年代街头给人看手相,到后来的易学大师,我整整骗人三十多年,可谓骗遍天下无敌手。

 

我忽悠人的法门就一个:到处宣传儒、释、道、耶、回五位一体。上帝即是道、道即是空、空即是佛。就是不管五者异同,乱说一气,反正无人验证。中华教化超越宗教,重德行;中华政治超越党派,明王道——这些宇宙大道,鬼才知道。

 

没想到,阎王爷真让我入了鬼道,判我“贩卖圣贤,遮蔽大道”。

 

我也如狐仙、蛇仙,给人们排忧解难啊,怎么能说我贩卖圣贤呢?不赚钱,我怎么吃饭讨老婆!

 

紧挨“经学鬼”左边,站立一鬼,身着长袍,须发飘飘,抱一古琴,背背一剑,仙风道骨——这样的人怎同那些小鬼混在一起?

 

似乎鬼有读心术,我一有疑问,鬼就开始发言——

 

我乃“仙人鬼”,表面是仙,实际是鬼。我会舞剑、会弹琴,征服女人无数。我随这些女粉丝在全世界宣传中国文化,连外国总统都接见我,被称为“文化大使”,享誉海内外。

 

但到了阎王老子这里,却判我“以术代道,弃典忘祖”。难道古琴不是中国文化?不含大道?也怪我,将中华文化娱乐化,只为满足西方人的猎奇心,多搞金钱女人——修仙不成,反成小鬼。

 

“仙人鬼”的话还没有说完,旁边的“儒家鬼”就怒了。“儒家鬼”穿着儒服,满脸严肃。他大喝——

 

你们四个家伙,将蕴含普世宇宙大道(天道)的中国文化史学化、西学化、娱乐化、庸俗化,还怨天尤人,简直愚昧无耻!

 

我是现代儒家,直承佛教化的宋明理学,为从中国文化中开出自由民主、三权分立,努力了一辈子。从国内的爱国官员到美国的敌对势力,全都给我们钱,可谓左右逢源。嘿嘿,好爽!如今阎王判我“异化孔儒,背离王道”。

 

先秦包含百家的大儒已成了明日黄花,我们儒家要在21世纪更加独尊,还要诸子百家干什么?我们宁要自由民主、自由市场的霸道,也不要贤能共治、超越党派的王道,因为前者代表现代性——我们是现代新儒家啊!

 

自由儒学万岁!儒家宪政万岁!阎王不民主,不仁道,我要上诉——我要向美国总统,向玉皇大帝上诉!

 

“儒家鬼”话音刚落,一道闪电劈下,照亮整个天空。一时间,五鬼踪迹全无,门外漆黑死寂。

 

不知什么时候,我又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已是日上三竿。只觉得浑身乏力,强行坐起,方觉汗已湿透衣衫。



相关文章:
·翟玉忠:中国古典经济学轻重术的衰落与复兴
·翟玉忠:儒家自由主义经济思想造成中国长期贫弱交加
·翟玉忠:用储备碾平各种市场经济周期
·翟玉忠:西方经济学的没落及中国古典经济学的超越
·翟玉忠:中国古典哲学的核心范畴——阴阳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