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探微
段清波:秦始皇的外藏系统 
作者:[段清波] 来源:[公众号“亚洲考古”2019-10-06] 2019-10-11

                                    

代表中央集权政治体制的外藏系统

(编者注:外藏系统是指秦汉时期帝后陵墓墓室之外所发现的形制多样、数量众多的陪葬坑,是对秦始皇帝创设的皇帝专制中央集权体制下中央政府管理机构在陵园的模拟再现。



通过40年的考古发现,我们对秦始皇陵的基本布局有了相对清晰的认识,现在知道整个秦始皇帝陵由秦始皇帝陵、秦始皇帝陵园和秦始皇帝陵区,这三重空间概念构成。陵包括陵墓的封土及其地下的墓室。秦始皇帝陵园包括内城垣及外城垣,呈回字形的相互套合的形象。陵墓处在内城和外城中间,在內、外城之间的地面上有大量的建筑遗址,这些建筑遗址都是和当年的礼制建筑、祭祀建筑及维持陵园日常管理有关系的建筑,而且都为高等级的建筑。


在陵园的地下有大量的陪葬坑。中国古代所有帝王陵园的布局大致有一个相对明确的界限,即使用环壕或围墙将整个陵园包围起来,但秦始皇陵例外。在秦始皇陵陵园的外城之外,还有大量的建筑和陪葬坑。比方说我们熟悉的秦兵马俑,就是在陵园外,距离陵园1.5公里。我们这些年还发掘了在陵园之外的陪葬坑,稍后会涉及到。


我们现在谈秦始皇帝陵,实际上是三个空间概念,即陵墓本身、陵园和陵区。秦始皇帝陵园东西长970米,南北长2188米,面积为2.13平方公里,在此之外,秦始皇帝陵区将近60平方公里,即整个秦始皇陵空间范围为60平方公里。


这些年考古发掘了很多地上、地下的文化遗存,这些还远远不是秦始皇陵的所有。


我们在发掘过程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现象就是秦始皇陵存在大量的陪葬坑。这些陪葬坑处于秦始皇帝陵园的内外,到目前为止发现将近200多个陪葬坑。兵马俑1号坑、2号坑、3号坑只是这200多个陪葬坑的其中一部分,但是是规模非常大的一部分。过去,我们对陪葬坑的解释是基于看到什么就认为是什么,比如兵马俑就是军队的,有些陪葬坑是养马的,我们将之称为“马厩坑”。我们对陪葬坑还没有全面的发掘,只是发掘了一部分,比如有马有俑我们也认为是马厩坑,马厩坑就是马圈。秦人从古国到王国到帝国的发展演变过程中,马确实帮助他们建立了丰功伟绩。


我在秦始皇陵开始工作时,一直有个问题不理解:马虽然对秦人的历史发展演变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但秦始皇也不至于在死后的陵园里到处都安置马厩坑,这些陪葬坑用意到底是什么?


后来,我们经过几年的发掘和认识才发现,这些陪葬坑其实是秦始皇所创造的中央集权体制下,中央政府机构在地下的模拟,一个个陪葬坑即是一个个政府机构,我们将这些政府机构的群体称为“外藏系统”,这个群体体现的是套中央集权政治体制。


再往前说一步,秦始皇在其陵园中放一套中央集权体制是什么意思?其实反映了一种设计理念。秦始皇将他创造的中央集权体制放入地下,意味着他到另一个世界时,带走的是一套中央集权体制,即帝国的社会治理体系。


这么些年,我们在秦始皇帝陵内外发现的陪葬坑主要分几个类别,最著名的就是我们熟知的兵马俑。兵马俑的1号坑、2号坑、3号坑,我们只知道它是军事性的机构。然而这些军事机构和秦朝当时的军事体制、军事训练和军事编制如何结合起来,还很难说清楚,包括每个陪葬坑体现的军政形式,也很难和历史文献进行一一对应。但总而言之,我们知道它是一种军事性质,它反映了秦帝国时期军事编制的情况,这也是中央集权体制的组成部分。



另外最著名的是铜车马,秦始皇帝陵园的铜车马所显示出来的高超的科学技术程度远超想象,今天所有的机械加工、机械工业具备的工艺技术那个时候都有了,如此多技术组合到一起,制作了铜车马模型,这在中国历史上是唯一的。


马厩坑——秦人为何如此爱马?


秦人是中国文明发展演变过程中少有的,从秦族到秦国,到王国到帝国,完成了中国文明所有的阶段。在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一个现象,就是养马。秦人开始走上历史舞台,再步步发展壮大,养马、驭马、驾马、马车是秦人发展过程中最主要的抓手。在夏、商、西周这三个阶段,秦人已经开始出现在历史舞台上,他们的老祖宗直接是和夏代、商代、周代的王室发生关系。


西周建立之后,秦人被周人派到到西部边境,在周人和戎人之间,替周人看管西部的门户,在此过程中秦人一步步发展,靠的是养马。


中国第一部养马的著作《相马经》即出自秦国之人伯乐,可想而知,当时秦国的养马业非常发达,这也使得到了战国后期,战争的形式、战争的方式、军队的组成发生变化后,秦人能异军突起,最终走向统一全国。


另外我们在秦始皇帝陵里也发现了一些陪葬坑,分布在秦始皇帝陵园的东侧和兵马俑之间,现在至少有一百座,而且都是马厩坑。马厩坑即养马的坑,我们发现坑里的瓦片上有文字,文字显示有“中厩、大厩、左厩、右厩”即表示不同的养马机构。


这些坑里有真马、陶马以及表示象征性的马槽。活马一般是杀死后放进去,我们还在马的头骨里发现有小刀子,铜刀,当时可能把马的动脉割了之后,刀子还留在马的口里,还发现地下有四个洞,恰好把马的四条腿插进去,说明马在坑里也保持一种站立的姿势。


马厩坑的形式包括马、俑同坑,也有只有马、没有俑,或者只有俑、没有马,这几种形式。这些体现出来养马在秦人的发展,包括在秦始皇统一的征程中的贡献。文献上也记载,秦始皇最喜欢的几匹马非常厉害,好比昭陵六骏。


过去我们以为秦始皇帝陵园的陪葬坑,出现不同的内涵,反映的是秦始皇的贪婪,认为秦始皇要将其生前所拥有的一切都带入地下。但经过研究,可能未必,只是说秦始皇要将其创造的中央集权体制,用陪葬坑的形式表现出来带入地下,他带走的是一套帝国的体制、一套社会的管理体系,留下的是一个王朝的背影。这是秦始皇帝陵,也是秦始皇对陵园的设计和中国古代其他帝王陵园最大的不同。


中国古代帝王陵除了西汉前期学习秦始皇的,在秦始皇之前或之后,陵园里所埋藏的东西都是与皇帝,与个人生活、个人享乐相关。秦始皇陵墓一定也有上述内容,但是他给我们更多的是这些陪葬坑。


秦始皇将商代以来流行的帝王死后,以车马出行的陪葬坑形式借用后,丰富其内容,将其变成一种机构。这是他最伟大的地方,也是他留下的最大的历史遗产。


存有铠甲和头盔的陪葬坑


1974年发现兵马俑,之后似乎印证了我们认为秦朝处于军事化时代的认识。1980年发现铜车马后,秦始皇陵的考古工作再没有进展。直到1998年,在秦始皇陵园里发现另外一个陪葬坑,它是陵园里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大的坑,面积为13680平方米,东西长130米,南北宽100米,在东西南北四个角有四个坡道,是进出的门道,经过试掘后,我们发现这个坑里全部是用石片做的铠甲,还发现了头盔。


去过兵马俑的人可能有关注到,整个秦始皇陵园里的兵马俑是没有头盔的。过去文献里也记载,秦的军队上战场后用今天的话讲是不要命的,东方六国的军队在战场上一看见秦国的军队,稍一交手就落荒而逃,于是秦国军队给我们造成了所向披靡的印象。文献上也说秦人不戴头盔,但这个坑发现后,证明秦国的常备军也是戴头盔的


我们在陪葬坑中发现的石铠甲,基本上是1平米里1个头盔、1件铠甲,假如这个坑全部是石片做的铠甲,至少有1万件铠甲。更多的情况还不清楚,目前只是发掘了一部分。


铠甲发掘之后我们进行了清理修复,发现这些铠甲比兵马俑所展示出来的铠甲形式还要多,大概也是分不同的军种,不同级别的人使用,有将军穿的、车兵穿的以及一般普通的士兵穿的。


我们曾经修复了几件铠甲,其中有1件是一般正常的战士所穿的,铠甲石片用量为612片,重20公斤。我们还修复了一件正常的头盔,由74片铠甲石片组成,重15公斤。大致来说,秦国战士上战场戴上头盔、铠甲的重量为25公斤。这个25公斤和我们在汉初考古发现的铁的铠甲的重量是一样的。


长期以来,我们还不太清楚这些石铠甲是怎么做的。这些石铠甲的甲片大概5到7毫米,更薄的将军俑铠甲为3到4毫米,他们使用石片根据身体的部位加工成不同的形状和弧度,之后在四个角钻孔,让不同的甲片通过孔与孔连缀起来,连缀的材料是青铜丝。


我们以为这些石片可能选自自然界的石层,之后稍一加工即可。后来发现不是,它全部是用原始石头加工而来。我们在秦始皇帝陵园里发现一个井,井里全是制作铠甲过程中不同的废料,这样完全可以复原制造铠甲的过程,就是从大石头开始加工,打薄、打磨,最后钻孔所有过程全部为手工制作。


我们曾做过模拟考古,我们买现成的石片,这些石片厚度为一厘米,根据需要打磨、加工切割,再磨成弧度,包括甲片和甲片相叠压时也要打磨,全部模仿当时真实的场景,但我们使用的全是电动工具。做过这次模拟考古之后我们发现,每人每天用电动的工具只能做6片。我们可以想象,一件铠甲612片,那就需要做100天以上,而且这还都用电动工具。而从井里出土的资料,证明当时所有的工序过程全是手工业。


可以想象,假如这个陪葬坑中有1万件铠甲、万顶头盔,需要多少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从事加工。过去文献记载,秦统一后有72万人是多大的规模。但是这些铠甲、井出现后,我相信文献记载可能是真的。


文官俑——刀笔吏:最早的公务员形象


我们还发现一个称为“文官俑”陪葬坑,这使得我们对秦始皇帝陵整体的陪葬坑才有了认识。它在陵墓的南侧,离陵墓的封土非常近,陵墓的封土其实已经将陪葬坑盖住。这个坑共出土12件陶俑、20匹马。



这些陶俑有两种形态,一种是御手俑,即驾车的;一种是文官俑。判断的原因是什么?这12件陶俑全部带有长板冠,头上戴有帽子,有四件是驾车的,八件是袖手的,就是把双手均笼于袖中。


他们在腰带上都挂着带有两件文具,一件是小刀,一件是磨刀石(一个小布袋子装了一个扁平的东西,根据一些考古遗迹现象判断里面装的是磨刀石)。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出现的最早的文官形象,这些文官左臂和躯体之间还有用来插竹简和简牍的小洞。


我们可以想象文字记录的秘书,在听长官指示、训话时,将简牍从臂下拿出来,毛笔一般在头上插着,进而做记录,记录过程中,写错了就用小刀将之刮掉,小刀用钝了,用磨刀石将刀子磨一磨,这是中国最早的刀笔吏的形象。


因为头上戴着帽子,他们又是中国最早的公务员。据我考证,戴这种帽子的人爵位为八级以上,八级属于“公乘”。秦汉时期实行20等军功爵,八级以上为上爵,八级以上的人可以享受国家赐予的土地,以及国家赐予的奴隶,出门可以坐车。这12件陶俑,驭手俑、文官俑都是属于这个级别的。


他们组成的机构,其实是政府的管理机构。后来我们判断,这八件文官俑里,四件手持钺,钺是古代一种兵器,属于象征砍伐、刑罚的兵器,是先斩后奏的象征。后来汉代以后皇帝出行时,车前都会插上一把斧头,称为“斧钺车”,是从这延续下来。


过去将上述陪葬坑称为“马厩坑”,认为都是养马。但逻辑上讲不通,养马的马厩坑不需要12个有八级爵位以上的人去养。这个坑到底是什么?我们苦苦思考后发现一种现象,也是得到学术界共同认可的,叫做“汉承秦制”,意思是西汉初年的制度其实是在秦的基础上发展完善的。


在那个期间,汉景帝的阳陵当时发掘了一批陪葬坑,出土了大量的封泥(封泥即过去的印章留下的痕迹)。各地向皇帝皇宫、向中央报的文件、送的礼品,扎好封好后用木框扎住,挖一个坑,用特殊的泥封住,盖个印章。这样从地方报到中央,报到皇宫时要检查所有的地方完好无损,属于没有失密,尤其是文字性的东西。在汉景帝阳陵帝陵的陪葬坑发现了很多,包括大官、宗政,宗政是三公九卿之一负责皇宫事务的,剩下的发现都与皇帝的衣食住行有关,即给皇帝提供服务的机构。



我们可以合理地推测,秦始皇帝陵园的这些陪葬坑其实都是官府机构。那么秦始皇为什么要把这些官府机构放入地下?这需要从中国文明发展演变过程的节点思考。在秦之前,采取的是以血缘为基础的分封制,分封制流行三四百年之后出现了问题,直接导致了春秋战国,成天战争、战乱不断。


原因是什么?原因是被分封的诸侯国,和周王形成离心离德的现象,中央的权威得不到保证,就导致成天战争的局面。


秦始皇以及他的团队统一中国后,用何种方式来管理社会?主流的认识认为,过去的分封制不靠谱了,必须建立新的,这套新的就是中央集权郡县制。再也没有“王侯将相宁有种”,所有人在国家的政治生活中,凭借对国家的贡献得到应该得到的。


所以在秦始皇时期,他的子女及与他有姻亲关系的人,没有“一人得鸡犬升天”的现象。所以我自认为在秦始皇帝陵园,秦始皇设这么多陪葬坑,其实就是让一个陪葬坑象征一个政府机构,政府机构组成的是中央集权的体制。秦始皇走的时候带出了一套体制,是因为在秦始皇心目中,在他的治国理念中,人治不可靠,只有靠制度,这个制度就是中央集权郡县制。


所以秦始皇是在中国文明演变过程中,最早意识到管理一个社会、一个国家,其实是靠制度而不能靠人。直到今天为止,我们还在反复讲依法治国。历史给我们带来的经验教训,要思考的问题是什么?为什么经历2200年的发展,我们似乎又回到历史的起点。当年秦始皇所追求的事,也是我们现在要做的。

(作者段清波,西北大学文化遗产学院教授 )


相关文章:
·段清波:秦始皇的外藏系统
·王子今:司马迁笔下的秦始皇与海洋
·陈越 :“劝君少骂秦始皇”——毛泽东与中国革命中的 “传统知识分子”难题
·《解放军报》:秦始皇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皇帝
·朱永嘉:评秦始皇置郡县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