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翟玉忠:恢复中医内圣外王大道的本来面目 
作者:[翟玉忠] 来源:[作者惠赐] 2019-05-23

(▲图片说明:叁叁医社揭牌仪式现场。浙江中医药大学原副校长、(两届)全国政协委员连建伟先生,杭州市卫健委中医管理处处长周侃先生,合抱命脉文化暨叁叁医社发起人孔小仙女士、黄拓先生等参加揭牌仪式。)

 

编者按: 

5月18日下午,杭州华荣时代大厦,翟玉忠先生应邀参加合抱命脉文化暨叁叁医社揭牌仪式,并作了题为《恢复中医内圣外王大道的本来面目》的讲演。 

“巫医乐师百工之人,君子不齿”(韩愈《师说》),中医岂是为人所不齿的小道! 

合抱命脉文化、叁叁医社由中医专家黄拓博士,企业家邵见月女士、孔小仙女士联合发起,立志于接通中医的道与术,性命层次与气脉层次——于中国文化内圣外王一贯大道的复兴,功莫大焉!

 若中国政治经济、社会生活等领域皆能如此,则中国文化的复兴、中国精神主体性的确立之日不远矣……

 

这里,我们见证一个伟大时刻的来临——参加合抱命脉文化暨参参医社揭牌仪式。

 

对中医传承来说,这是有历史意义的一天。

 

为什么这样说?

 

因为中医不仅是一种医术,更是一种身心性命之学。发起人黄拓博士,还有在座诸君,立志恢复中医内圣外王的大道、联通道术。在中医已成为一门医疗技术的时代,这是历史性的。

 

我们是未来的种子。会有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觉悟:中医是内圣外王大道的医学化现,这才是中医的本来面目。

 

过去几天,我有幸同黄博士交流,收获很大,更深刻地理解了中医,以及中医在人类医学中的地位。

 

两千多年前,黄老学经典《淮南子·泰族训》上说,性命,一个人的心性才是医学的基础,是本。“治身,太上养神,其次养身;治国,太上养化,其次正法。”并解释说,“神清意平,百节皆宁,养生之本也。肥肌肤,充腹肠,供嗜欲,养生之末也。”

 

请大家注意,中国文化中“本末”不是二元对立的,而是相辅相成、相须为用。中医治身是内在心性与外在气脉的统一,这也是黄拓博士高唱“命脉医学”的原因。我们应以此为基础,在21世纪复兴中医。

 

“五色令人盲”,西方科技一日千里的发展,物质生活日新月异的变化,太多的人忘记了中医的根本,忘记了中国文化的根本。他们表面要中西结合,实际是片面西学化。

 

“杨梅千条尽向西”,有些人按“西是中非”的逻辑,肢解中医。长期以来,中医从大道医学,变成了科学说不清楚的小道医术!

 

我不是说西医不好,西方科技不好。问题是:不失根本,方能容纳万流。若我们连中医的基础、性命大道都失去了,中医只能被西方“万流”冲毁——大家要警惕啊!

 

中医不再讲命脉,反而大谈中西结合、现代化……

 

政治不再讲王道,反而大谈自由、民主……

 

社会不再讲内圣,不是讲纵欲就是讲灭欲……

 

经济不再讲《管子》轻重术,不是讲私有企业就是讲自由市场……

 

如此下去,中华文明的核心还剩什么?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基于西方个人主义、私有制和私人企业信条,无法指导中国的未来。只靠长城和脸谱,GDP和导弹,我们无法立足于21世纪!

 

遗憾的是,身处全球化、信息大爆炸时代的国人,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失去了睁眼看世界的能力,因为我们已经依赖于文化“拿来主义”,用别人的眼睛看世界。结果只配数人家的宝贝,自己的宝贝反而忘了。

 

以中医为例。如果从中医角度看西医,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我们就会发现中医不仅不是传统、落后,反而是一种比西医更为高度发展的医学。

 

从医术角度看,中医不仅注重形而下的物的维度,还注重形而上的神的维度。古书中多有以情绪治顽疾、怪疾的医案。而西方医学则更重解剖、形的层次,近代西医的发展与解剖及显微技术的发展同步。

 

《黄帝内经·灵枢·九针十二原》上说“粗守形,上守神”。唐代孙思邈《备急千金要方·诊候》说:“古之善为医者,上医医国,中医医人,下医医病。” 在中国文化中,神是本,医学丢了本,会出大问题。司马迁《史记·太史公自序》说:“凡人所生者神也,所托者形也。神大用则竭,形大劳则敝,形神离则死……神者生之本也,形者生之具也。”

 

战国时期成书的《荀子》直接指出:礼义法度、执一不二的大道才是“治气养心”的根本。《荀子·修身第二》上说,理气养心的方法,没有比遵循礼义、法度更直接,没有比得到良师更重要,没有比专一其德行更神妙。“凡治气、养心之术,莫径由礼,莫要得师,莫神一好。”在此意义上,西医并不先进、现代。

 

从逻辑角度说,西医还原论,将人解剖得越来越精细,多有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问题。中国古典逻辑学名学中有个著名的论题“白马非马”,这里,“非”不是“不是”,而是“不等于”的意思。“白马非马”是说白马不等于马,天下除了白马,还有黑马、青马等等。我们按名学推理方法可以得出如下论断:“死人非人”、“切片的细胞非细胞”。问题是,现代西医,已经习惯于将死人等同于人、将切片的细胞等同于细胞——这是怎样的逻辑错误啊!

 

西方医学界自己也意识到这个问题。比如哈佛医学院、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教授斯蒂芬·罗思曼(Stephen Rothman)的《还原论的局限——来自活细胞的训诫》一书,就是讲这个问题。大家可以参阅。

 

名学中还有“尧善治”的论题,讲帝尧善于治理国家,是指过去善于治理国家,而非现在,强调具象、时间要素在逻辑推理中的重要性。而西医常常用某种药治某种病,将动态的病与静态的药对应起来,缺乏辩证。

 

的确,西方越来越精细的人体解剖会造福人类,但我们对它内在逻辑问题不能视而不见,并一味将之称为先进、现代。

 

知识统一是人类最坚韧的智力追求之一。《黄帝内经·师传第二十九》上有:“上以治民,下以治身,使百姓无病。”《吕氏春秋·审分览》也说,修养自身与治理国家,其方法道理是一样的。“夫治身与治国,一理之术也”。

 

十年前,我写了《中国拯救世界:应对人类危机的中国文化》一书,其中有“《黄帝内经》中的中国古典政治经济原则”一节,当时我就发现,不治已乱(病)、治未乱(病),损有余、补不足达到动态平衡,人体系统和社会系统同构等方面,中医和中国古典政治经济学黄老之学相通。(参阅《中国拯救世界:应对人类危机的中国文化》,中央编译出版社,20105月,第160~162页。)

 

医学与政治学、经济学具有相同的理论架构,这在西方看来是不可思议的。所以说中医比西方更具有兼容性和统一性。

 

要恢复中国文化的自主性,必须学会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就象我们从中医的角度看西方一样,那将意味着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老子》说“三生万物”。希望参参医社能够在一波波西化大潮中,不忘初心,一步一个脚印地前行。没有人能永远阻止真理的光芒,如同没有人能永远阻止太阳的光芒一样。

 

是中医复归其内圣外王的本来面目,返本开新的时刻了!

 

此时此刻,我们是幸运的,也是幸福的。因为大家能够合抱在一起,踏上这一伟大新征程——让我们为这个伟大的时刻鼓掌!

 

谢谢大家。

 



相关文章:
·翟玉忠:希腊圣托里尼观沧海
·翟玉忠:节制权力•节制资本•节制欲望
·翟玉忠:中国古典学术是我们的灵魂
·李强:中国应恢复“八级工”制度
·翟玉忠: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根本障碍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9-05-23 08:33:20.0)
    作为一个年轻人,我是感觉我们国家自己的文化阵地都被西方占领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像抗战时看不到如何取胜一样。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