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翟玉忠:中国目前最大的危险——内部政教分裂! 
作者:[翟玉忠] 来源:[作者惠赐] 2018-08-23

  

   

    编者按:为何美国人警惕(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乃至关闭孔子学院时,我们努力将西方知名大学教育搬到中国?为何美国书店小角落里才有关于中国的书,而中国书店里的英文译著却汗牛充栋?为何西方专家和学者常在中国被高看一等,而中国学者在西方主流学界却难得一见?翟先生此文在某种程度上回答了这些问题——这些在中国不成为问题,却是关乎国运的重大问题!

 

中国目前最大的危险是什么?

 

不是中美之间一波三折的贸易战,不是台湾挟洋自重的分裂势力,也不是需要特别警惕的转基因食品……

 

真正的危险在内部,是政治经济与教育文化的对立——政教分裂!中国政治经济基于本土历史和现实,蓬勃发展,一路向东;中国教育文化引入、尊崇西方学术概念和范式,脱离本土历史与现实,一路向西。二者南辕北辙,背道而驰。

 

中国高度世俗化社会与西方一神教社会最大的不同在于:前者没有独立于政权的教化手段——宗教,也没有形成独立的宗教势力,当然没有出现过西方惨烈的政教冲突。在中国文化中,政治与教化统一。学而优则仕,仕而优则学,内圣外王相互贯通,相互依存,相互促进。内养外用,修齐治平一以贯之。

 

中国社会政教统一,国家不仅承担政治经济责任,也承担教化民众的责任,作为国家权力象征的最高领袖,即“作之君”,又“作之师”。中国国家性质不仅是政治经济管理机器,还是教化中枢。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我国经济实力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但教育文化却走上了西化的不归路。依托体制性现代大学,大量不了解本土现实的西方留学生回国,直接进入大学课堂教育青年;大量与中国现实无关的西方书籍成为中国大学的教科书;大量碎片化、鸡汤化的西方意识形态被引入,包括西方情报机构努力灌输给国人的文化糟粕。

 

结果,教育文化与中国政治经济现实相背离甚至冲突,西式政治、经济、社会理论(文化)不能解释和指导现实,导致——

 

执政党的政权合法性受到西化公知的公开质疑。因为它不符合西方多党竞争,选票政治标准,特别是美国式三权分立,两党政治;而许多人赞同的“威权主义”(Authoritarianism)是个贬义词,怎能用来描述我国的政治体制,自我抹黑;中国“特色论”具有重要的时代意义,但内涵变化快且不确定,难以满足社会各阶层长远的理论需求。

 

改革开放惊人经济成就成为世界之谜。因为在西方经济学经典教科书里,特别是自由主义学派,认为政府干预经济是不合理的,会导致资源配置的扭曲。今天,中国产业政策已成为美国政界的攻击目标,但中国学者自己也说不清,中国政府为何要制定产业政策,推进产业升级,需要时立刻干预市场。

 

生活中道德缺位,社会诚信普遍丧失。建基于社会自然分层,社会职责之上的道德,千百年来维系着中国社会的文化基础,随着社会主义道德体系在文革之后的隐退,国人失去了道德标准,利益成为唯一标准。于是,各种触目惊心的公共安全事件频发。加上中国学界拒绝回归中华法系,西式法律起不到支撑道德底线的作用(法生德),导致道德缺位与社会失序的恶性循环!

 

是我们回归灵魂家园的时刻了!西方理论救不了中国,思想文化、意识形态领域也要自力更生,法天自强。中国学界必须明白:

 

从尧舜禹汤到孙中山、毛泽东,建立超越特殊利益集团的中性政府,“建中立极”、天下为公的政治理念是一贯的。靠亚里士多德、卢梭、罗尔斯,以及美国畅销书作家解决不了中国政治合理性、合法性问题。

 

从汉武帝时代的桑弘羊,到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的陈云,政府参与市场的经济逻辑是一贯的。靠亚当·斯密,李嘉图,萨缪尔森,以及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解决不了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的理论和现实问题。

 

从春秋时代到近代初期,根据社会名位,完成社会责任,一直是中国道德的基础所在,这种道德不是来自上帝,而是来自人间秩序(人伦)。国学家们不能再假装成上帝,将儒学打扮成儒教,向全世界一会儿宣传仁义礼智,一会儿宣讲自由民主。左右逢源,八面玲珑。貌似圣贤,实为小丑。

 

不失根本,方能容纳万流;失去根本,会被万流淹没!目前,我们必须回归中国本土的政治、经济、社会理论,返此基础,开新局面——脱离社会现实的文化思想是一钱不值的文字游戏,也是瓦解中国本土学术的毒药。

 

学人可以引进罗尔斯的《正义论》,但不能忘记《尚书·洪范》和《黄帝四经》,后者才是我们走向未来的基础;

 

学人可以引进萨缪尔森的《经济学》,但不能忘记《管子》轻重术和《盐铁论》,后者才是我们走向未来的基础;

 

学人可以引进西方的伦理学,但不能忘记中华礼义及内圣(业)修行,后者才是我们走向未来的基础;

 

学人可以引进西方逻辑学,但不能忘记中国政教的根本名学,后者才是我们走向未来的基础;

 

学人可以引进大陆法系,但不能忘记中华法系,后者才是我们走向未来的基础;

 

……

 

社会如人,政教分裂相当于精神与肉体的分裂,极其危险。若我们跟在知识分子后面,坚持走一味引入西学的教育文化路线,中国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都会失去合理性和合法性,政教分裂会越来越严重。

 

政教统一的正确道路是返本开新。在政治、经济、文化诸领域大力宣传中国古典政治、经济、文化思想,让这些思想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成功经验有机结合。

 

今天,我们可以用压制和赎买(忠诚)的办法,遮蔽诸多西化知识分子的“反国家”本质。但这只是一时手段,不是长久之计。我们需要争取知识界对中国的文化认同,制度认同,道路认同,改变学界的大方向,整体风气;这个大本大源的问题不解决,政教分裂永远是埋在社会深层的定时炸弹。

 

未来,一旦经济、社会、政治、军事某个领域出现问题,这颗炸弹会被随时引爆。结果将是灾难性的,其社会破坏性可能远远超过1989年那次!

 

我们不能对这个问题视而不见。再也不能叶公好龙,空谈中国话语,中国气派,中国风格!

 

近读南宋诗人林升的名篇《题临安邸》,“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林升对杭州腐朽南宋政权苟且偷安,不思进取的讽刺,让我想起今日除了“老子天下第一”,几乎再无一实语的人文学界。

 

由于包括国学在内的严重西学化,社会主义理论深入中国化的所有道路几乎都被堵死了!

 

悲夫!有所感,和八百多年前忧国忧民的林升——但愿唤醒更多有识、有志之士。诗云:

 

  千帆舶来主义多,

  清谈特色若悬河。 

  西风熏得学人醉,

  直把中国作美国。


 (作者系北京大学中国与世界研究中心研究员,新法家网站总编辑)



相关文章:
·翟玉忠:欧亚大陆所见八卦历盘杂考(上)
·答美国副总统:美国“重建中国”,胡扯!
·韩建业:乱世出英雄 震荡生文明——早期中国文明的形成与气候冷干事件
·翟玉忠:彝族古籍中八卦、洛书、河图及相关经文
·翟玉忠:恒南书院观南师墨宝

文章评论
新法家网友(2018-08-24 08:28:36.0)
    切中要害!能否警醒梦中人?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