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中国历史告诉我们“儒家”是中国人民的“灾难” 
作者:[幼儿园] 来源:[] 2006-03-29

    现在,到处听说大学在开“国学”,让娃娃“读经”,真有点惊诧莫名!一种学说,一种教义好不好,并不在于你把理论说得有多么圆滑和漂亮,而是在于他维护谁,抑制谁,做过些什么,对社会起没起促进作用,是不是有利于大多数人民情众。通俗点说就是:“话说得再好是没用的,关键看你做了什么?”唐朝李林甫“口蜜腹剑”、“笑里藏刀”的故事大家都听说过,就不用我来论证了。但是,我们现在的“大儒”们,一提起儒家是好是坏,他们就要问你:“读没读懂儒家,知不知儒家的谁谁谁,在哪里哪里讲了什么什么话”,就好象说:“周光召,你要讲核裂变吗?你有没有进核反应堆走一圈,没走过就不要讲了。”这些“大儒”们,只敢在儒家的思想和经文里绕来绕去,不敢接触历史和事实,因为他们知道:儒家“躲在黑暗里的东西”是见不得光的,好!我们就先从儒家的基本理论说起吧!只要是上过点小学的人,谁不知道儒家思想的最基本的核心就是"三纲五常","五常"只是蒙人的漂亮理论,他要维护的"三纲"既"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也就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才是儒家的主旨,把理论绕来绕去的说得漂亮是没用的,邪教“法轮功”还讲“真善美”呢,可是他鼓动信徒自焚,是“真残忍”;儒家讲“仁义道德”,可他维护“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就是“吃人”的理论。还有,我们的“大儒”们实在是没话说了,他们就会像小孩耍赖一样说:“儒家存在到现在总有他的道理。”哈哈!说起来都好笑。印度的“种姓”制度、非洲的“割礼”制度存在的时间都比中国的儒家思想要长,谁敢说是合理的;艾滋病,禽流感流行得比儒家思想还要广,影响还要大,谁敢说是好的、有益的,所以存在的流行的不一定合理,也不一定好,更不一定就有益,而中国的儒家思想就恰恰是这样。关于儒家思想,我不想在他的固有理论上进行讨论,这会象文革时期的红卫兵们一样,大家都用“小红本”,仍然会相互打起来,这样永远也辩不清。我只有用辩证法和“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结合中国古代、近代的历史来讨论,以历史事实为依据,以唯物辩证法为论断,我想就是“大儒”们也没话说了吧?

  虽然,我们不能够说儒家思想完全没有好的有用的成分。但是,纵观中国古代、近代历史,儒家在中国史上,确实是从来没干过什么好事。首先,我们来说说孔子刚当上鲁国的大司寇吧。他的第一件事不是想法治理国家,而是先把和自己有学术争议的,法家代表人物——少正卯杀了,开启了中国历代政权暴力干涉学术争端的先例,随后,就是“树欲静而风不止了”,秦朝的法家李斯很快就以牙还牙,来了个“焚书坑儒”,跟着又有了董仲舒跑出来搞什么“独尊儒术”,最后发展为“文字狱”、“文化大革命”,呜呼!悲哉!先秦“百家争鸣”之后,中国哲学、科学和社会科学思想“万马齐暗”,只有儒家最高兴了,真是“天不变,道亦不变。”这一不变就是2000年..............啊!2000年!儒家思想第二次跑出来参与中国政治,应该算是汉朝刘邦统一中国之后,在一帮良臣猛将辛辛苦苦打下江山之后,儒家的一个坏小子,好象是叫孙叔通跑出来,给刘邦出了一个馊得不能再馊的“馊主议”,大搞什么“君臣之礼”,极端的“尊君抑臣”,对不起!史书上的“抑臣”这个词错了,应该说是“虐臣”才对,礼节极为繁琐,大臣们稍有礼不对的地方,怎么办?当庭辱骂之后,赶出皇宫,试想韩信、彭越、周勃、英布、张良.........这一大堆跟刘邦打天下的英雄人物怎么受得了啊。于是,就有了张良的出走,一大堆武将的谋反,导致大汉朝内无“运筹帷幄”之谋臣,外无“攻敌拔寨”之武将。结果开国皇帝刘邦在与匈奴的战场上,中了一个很低级的"隐强示弱"计策,差点连皇帝的小命都不保,只能靠“送女儿,赔金银。”才保一时之安,丢脸啊!丢脸!要不是儒家的使坏,灭匈奴哪里用得着等到汉武帝,一个韩信一个张良够不够?再说宋朝"程朱理学",他们的荒谬和危害黎鸣教授已经论述很清楚了,主要就是极端禁锢人们的思想,极端压制人民群众的正常欲望,视科学技术为“奇技淫巧”,视体力劳动者和武将为“大老粗”、“低俗浅薄”,把中国人都教成了“奴才”和“太监”,这些大家都可以在网上多浏览浏览。反正自"程朱理学"之后,中国就积弱不振,先后两次被蒙古和满清灭亡,“子女金帛”尽为所掠,汉人每十户驻一“家鞑子”,凡有婚嫁,“初夜权”归“家鞑子”。尽管满蒙最后都以这种暴力的方式融入了中华民族;但是,每一个有血性的男儿(除了儒家)会把这种“同化”认为是光彩,从而挂在嘴边书上吗?会把这种把自己的妻子女儿送给主子淫乐,生下的孩子有半个主子的血缘的事,认为是光彩的“同化”。我看应该说是“悲惨的征服”更符合历史事实。还有,大家不要忘记,卖国的满清政府信奉的是儒家;抗日战争时期,投降的和想投降的汪精卫、蒋介石、孔祥熙信奉也是儒家,幸好西方传来的“马克思主义”救了中国;否则,现在我们的“大儒”们,又可以象李登辉、陈水扁一样,以有了半个“大和民族”的血统,而“沾沾自喜”了。行了,说的都是拖中国历史后腿的事,不好,说上一件推动中国历史前进的事吧。学过一点中国近代史的人还记不记得,在20世纪一、二十年代,孙中山、鲁迅等民主革命先驱与儒家的梁启等守旧派,进行了一场关于民主和文化思想的大辩论,由此引发了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次以“批儒批孔”和打倒“孔家店”为主题的、全国性的“文化运动”,产生了“辛亥革命”,推翻了封建王朝统治,让儒家的“天不变,道亦不变”永远成为了过去时。要没有这次“批儒批孔”和打倒“孔家店”,说不定我们大家还在喊:“万岁!万岁!万万岁!”所以,从中国的历史实践可以总结出一个事实规律:“儒家兴,则中国衰;儒家衰,则中国兴!”希望我们现在的“大儒”们,睁大眼睛看看中国历史,你们就是自己不怕当“亡国奴”,也要为自己的妻子、儿女和子孙们着想,不要让他们来当“亡国奴”啊!

  “有些人说的,并不打算去做;有些人教导人们的,并不打算自己去落实。”儒家的开山鼻祖孔子在鲁国当官时,鲁国国君荒淫无道,有人就问孔子国君怎么样,结果孔子昧着良心赞颂了一番,人们就说:孔夫子满口“仁义道德”原来是假的啊!孔子还为自己辩解说:圣人有点错,人们就盯着不放。可是人们都不买他的账,弄得自己声名狼藉,在鲁国待不下去了,这事是史书上记载的吧。他搞的“为尊者讳”,是不是儒家压制言论自由,鼓励“暗箱操作”的最有力的证明。明王朝大肆修贞节牌坊,有的1个县就修了200多个,可是他们的皇帝和大臣们怎么做,逼宫女裸戏,用女人搞什么“香汤盂”、“香屏风”,这也是历史上记载的吧!现在,“大儒”们把有个梁漱溟向毛泽东提了次意见,说得很高很高,甚至于说到"梁漱溟以一人之力,敢于触犯毛泽东的权威."那有什么,伪军里还有爱国者呢,你能说伪军就是好的。再说,敢于向毛泽东叫板的人多了,因此被坐牢杀头而仍然坚持真理的共和国元勋有成百上千,全国各地的小民百姓就更是数都数不清了,有他一个梁漱溟算什么,何况真正进入文化大革命时期,他在干什么,可见,他的骨头虽然比普通人强些,但也不比彭德怀、贺龙的硬。

  现在,有些“大儒”们把中国的落后推给天灾啊、兵荒啊、河难啊..........什么的,简直是不知所云,看看世界各地,有几个国家没有天灾、兵荒和河难的。新中国成立后没有天灾、兵荒和河难吗?儒家思想统治中国近2000千年了,使中国本来由先进变成落后,不由它来负责,哪该由谁负责?难道你还埋怨西方发展太快了吗?......黎鸣教授说得不错,儒家学说就是“太监学说”,是使中国人都变成"太监"和"奴才"的学说,中国的落后就得由他来负总责,“基督教都为烧死布鲁诺道歉了,儒家也应该不避讳儒家把中国搞得很落魄。”有个网友的打油诗,很能说明问题,我给大家推荐推荐:

  “儒教是哲学?

  状元秦桧就是哲学家了

  女子无才便是德

  愚民的哲学

  秦皇汉武被骂为穷兵黩武

  祸国的哲学

  科技被骂为奇技淫巧

  落后的哲学

  民主思想被三纲五常压制,永远不得诞生

  害人的哲学

  儒教就算是哲学

  也是哲学里边的败类!”

  顺便说一下,我们并不是反对有些教授和研究工作者对儒家进行研究,再怎么坏也是我们历史文化的一部分啊。我们反对的是大学开“国学”(不知是哪个不长眼的人自封的,好像中国的宪法和国家纲领里都没有写过:“以儒家思想为指导”吧),反对的是让小孩子“读经”,因为大孩子、小孩子都还没有辩别是非的能力。现代“大儒”们关起门来,自己搞搞研究我们还是支持的,只是别再拿着到处宣扬了,中国可再经不起儒学的折腾了,要是中国人被开除“球籍”了,我们可是哭都哭不出来了!


相关文章:
·余云辉:中国是美国主导的全球经济体系的受害者
·翟玉忠:西方移植到中国的学术不等于中国学术(附贝淡宁评论)
·余云辉:吸引美元纸币刺激中国经济如同饮鸩止渴
·姜广辉:应重新评价荀子的历史地位
·李英华:中国古代政教思想及其制度研究——古代政教文明的基本特征(下)
大六经工程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