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社会主义研究
张文木:也谈“不改革开放只能是死路一条” 
作者:[张文木] 来源:[四月网2017-02-20] 2017-02-20


原作者按:这是一篇2012年11月的网发旧文,今重发,以纪念邓小平同志南方谈话25周年和逝世20周年。


导读:综合讲话前后段落,邓小平在这篇讲话中所说的“只能是死路一条”,是有马克思主义,尤其是其中的列宁主义的本质规定性的。其核心意思并针对所谓“不改革开放”,而是针对不坚持“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不坚持社会主义的“改革”,说这样的政策才是“死路一条”。邓小平说:“右可以葬送社会主义,‘左’也可以葬送社会主义。”


2012年2月4日,温家宝来到广州白云电气集团考察时说: “二十年前,小平同志不顾八十多岁的高龄来到广东,讲了许多语重心长、发人深省、具有深远历史意义的话。他明确告诉我们,要坚持改革开放不动摇,不改革开放只能是死路一条。”[1]

1992年邓小平南方讲话确实是一篇极为重要的文献,之所以如此,不仅是《邓小平文选》的最后一篇,更重要的是它是邓小平一生思想的最凝炼的总结。因此,这篇文献在研究邓小平思想中“具有深远历史意义”。那么,邓小平是怎么表述不改革开放“只能是死路一条”的思想呢?邓小平当时的原话是这样的:

要坚持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关键是坚持“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不坚持社会主义,不改革开放,不发展经济,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条。[2]

关于“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党的十三大的表述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

关于“改善人民生活”,邓小平同志是在社会主义的“共同富裕”语境下谈的,早在改革之初,邓小平就将以是否实现共同富裕作为检验中国改革开放成败的试金石。

1985年邓小平在会见津巴布韦政府总理穆加贝时说:

“至于不搞两极分化,我们在制定和执行政策时注意到了这一点。如果导致两极分化,改革就算失败了。”[3]

邓小平同志从对人类历史负责的高度进一步展开说:

坚持社会主义,是中国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如果十亿人的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对世界是灾难,是把历史拉向后退,要倒退好多年。[4]

致富不是罪过。但我们讲的致富不是你们讲的致富。社会主义财富属于人民,社会主义的致富是全民共同致富。社会主义原则,第一是发展生产,第二是共同致富。我们允许一部分人先好起来,一部分地区先好起来,目的是更快地实现共同富裕。正因为如此,所以我们的政策是不使社会导致两极分化,就是说,不会导致富的越富,贫的越贫。坦率地说,我们不会容许产生新的资产阶级。[5]

中国根据自己的经验,不可能走资本主义道路。道理很简单,中国十亿人口,现在还处于落后状态,如果走资本主义道路,可能在某些局部地区少数人更快地富起来,形成一个新的资产阶级,产生一批百万富翁,但顶多也不会达到人口的百分之一,而大量的人仍然摆脱不了贫穷,甚至连温饱问题都不可能解决。只有社会主义制度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摆脱贫穷的问题。所以我们不会容忍有的人反对社会主义。我们说的社会主义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而要建设社会主义,没有共产党的领导是不可能的。我们的历史已经证明了这一点。[6]

是否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和党的领导是个要害。整个帝国主义西方世界企图使社会主义各国都放弃社会主义道路,最终纳入国际垄断资本的统治,纳入资本主义的轨道。现在我们要顶住这股逆流,旗帜要鲜明。因为如果我们不坚持社会主义,最终发展起来也不过成为一个附庸国,而且就连想要发展起来也不容易。现在国际市场已经被占得满满的,打进去都很不容易。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在这一点上,这次暴乱对我们的启发十分大,十分重要,使我们头脑更加清醒起来。不走社会主义道路中国就没有前途。中国本来是个穷国,为什么有中美苏“大三角”的说法?就是因为中国是独立自主的国家。为什么说我们是独立自主的?就是因为我们坚持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否则,只能是看着美国人的脸色行事,看着发达国家的脸色行事,或者看着苏联人的脸色行事,那还有什么独立性啊!现在国际舆论压我们,我们泰然处之,不受他们挑动。但是,我们要好好地把自己的事情搞好,这次事件确实把我们的失误也暴露得足够了。我们确实有失误呀!而且失误很不小啊![7]

世界上最不怕孤立、最不怕封锁、最不怕制裁的就是中国。中国搞社会主义,是谁也动摇不了的。[8]

邓小平在1992年南方讲话中再次强调:“走社会主义道路,就是要逐步实现共同富裕”;小平同志还设想“在本世纪末达到小康水平的时候,就要突出地提出和解决这个问题”[9]。脱离了这个语境,就会将有严肃政治内含的“社会主义”概念偷换为赫鲁晓夫的“土豆烧牛肉”[10]式的福利主义。

关于“四项基本原则”,早在1979年邓小平就有概括,他说:

“第一,必须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第二,必须坚持无产阶级专政;第三,必须坚持共产党的领导;第四,必须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他指出,‘这是实现四个现代化的根本前提’”[11]。

在1992年南方讲话中,邓小平同志进一步强调说:

“在整个改革开放的过程中,必须始终注意坚持四项基本原则。” [12]

1986年,面对国内外反社会主义势力的挑衅,邓小平说:

“没有专政手段是不行的。对专政手段,不但要讲,而必要时要使用。”[13]

这说明,邓小平在南方讲话中关于改革开放的思想是与“四项基本原则”紧密相联系的,其中最珍贵的是他将改革开放的进程始终与坚持马克思的无产阶级专政的学说相联系。他说:

依靠无产阶级专政保卫社会主义制度,这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基本观点。马克思说过,阶级斗争学说不是他的发明,真正的发明是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历史经验证明,刚刚掌握政权的新兴阶级,一般来说,总是弱于敌对阶级的力量,因此要用专政的手段来巩固政权。对人民实行民主,对敌人实行专政,这就是人民民主专政。运用人民民主专政的力量,巩固人民的政权,是正义的事情,没有什么输理的地方。[14]

“无产阶级专政”是马克思主义中最本质的东西,针对当时欧洲伯恩斯坦的民主社会主义对工人阶级意识的毒害,列宁说:“只有承认阶级斗争,同时也承认无产阶级专政的人,才是马克思主义者。”[15]

综合讲话前后段落,邓小平在这篇讲话中所说的“只能是死路一条”,是有马克思主义,尤其是其中的列宁主义的本质规定性的。其核心意思并针对所谓“不改革开放”,而是针对不坚持“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不坚持社会主义的“改革”,说这样的政策才是“死路一条”。邓小平说:“右可以葬送社会主义,‘左’也可以葬送社会主义。”

邓小平同志倡导的改革是有强烈方向感的历史运动,邓小平同志在南方讲话中将中国改革与共产主义方向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他在讲话的结尾时说:

我的入门老师是《共产党宣言》和《共产主义ABC》。最近,有的外国人议论,马克思主义是打不倒的。打不倒,并不是因为大本子多,而是因为马克思主义的真理颠扑不破。实事求是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

我坚信,世界上赞成马克思主义的人会多起来的,因为马克思主义是科学。它运用历史唯物主义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封建社会代替奴隶社会,资本主义代替封建主义,社会主义经历一个长过程发展后必然代替资本主义。这是社会历史发展不可逆转的总趋势,但道路是曲折的。资本主义代替封建主义的几百年间,发生过多少次王朝复辟?所以,从一定意义上说,某种暂时复辟也是难以完全避免的规律性现象。一些国家出现严重曲折,社会主义好像被削弱了,但人民经受锻炼,从中吸收教训,将促使社会主义向着更加健康的方向发展。因此,不要惊慌失措,不要认为马克思主义就消失了,没用了,失败了。哪有这回事!

世界和平与发展这两大问题,至今一个也没有解决。社会主义中国应该用实践向世界表明,中国反对霸权主义、强权政治,永不称霸。中国是维护世界和平的坚定力量。[16]

目前有些媒体只是从小平同志的讲话中孤立地抽出“改革”二字,再配上“死路一条”,其意思与小平同志的说法南辕北辙;其报道手法,用毛泽东批评的话说,就是“秦琼卖马”[17],掐头去尾,很不地道。

共产党员是坚信马列主义的,温家宝所说的改革一定是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和四项基本原则的改革;他说的改革一定是在马克思主义,尤其是在列宁主义及其继承者毛泽东、邓小平主张的社会主义的共同富裕原则之上的改革。我们的舆论战线要警惕少数人通过曲解领导人讲话误导民众可能导致的恶果。20世纪末苏联解体的事件说明,如果脱离了社会主义共同富裕原则,放弃了“四项基本原则”,那这样的“改革”只能是“死路一条”。


注 释:


[1]“温家宝重温南方谈话:不改革开放只能是死路一条”,http://finance.eastmoney.com/news/1344,20120206189762126.html。

[2]邓小平:《在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的谈话要点》(1992年1月18日~2月21日 ),《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70页。

[3]邓小平:《改革中国发展生产力的必由之路》(1985年8月28日),《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39页。

[4]邓小平:《坚持社会主义,坚持和平政策》(1986年4月4日),《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58页。

[5]邓小平:《答美国记者迈克·华莱士问》(1986年9月2日),《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72页。

[6]邓小平:《中国只能走社会主义道路》(1987年3月3日),《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207页。

[7]邓小平:《第三代领导集体的当务之急》(1989年6月16日),《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11页。

[8]邓小平:《社会主义的中国谁也动摇不了》(1989年10月26日),《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29、328页。

[9]邓小平:《在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的谈话要点》(1992年1月18日~2月21日 ),《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73~374页。

[10] 1964年4月,赫鲁晓夫访问匈牙利,对“共产主义”作出修正主义加机会主义的解释,用福利主义的概念替代共产主义,将以无产阶级专政为基本实现手段的共产主义社会说成是“一盘土豆烧牛肉的好菜”。

[11],邓小平:《坚持四项基本原则》(1979年3月30日),《邓小平文选》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64~165页。

[12]邓小平:《在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的谈话要点》(1992年1月18日~2月21日 ),《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79页。

[13]邓小平:《旗帜鲜明地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1986年12月30日),《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96页。

[14]邓小平:《在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的谈话要点》(1992年1月18日~2月21日 ),《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79页。

[15]列宁:《国家与革命》,《列宁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199页。

[16]邓小平:《在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的谈话要点》(1992年1月18日~2月21日 ),《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82~383页。

[17]秦琼是唐初将领,以骁勇善战为著。他也是明清小说平话《说唐》中的重要人物,“秦琼卖马”就是《说唐》叙述他落魄时的一段故事。1956年6月20日,毛泽东批评《人民日报》一篇社论时说:“社论提法同魏忠贤的办法一样,君子小人。引用我的话,掐头去尾,只引反‘左’的,这不对。不用全段话,是秦琼卖马,减头去尾要中间一段。”盛巽昌、欧薇薇、盛仰红:《毛泽东这样学习历史,这样评点历史》,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161页。



相关文章:
·李君如:也谈“文化自信”
·张文木:毛泽东诗词中的战略思想——纪念伟大领袖毛泽东同志逝世41周年(下)
·张文木:毛泽东诗词中的战略思想——纪念伟大领袖毛泽东同志逝世41周年(上)
·张文木:地缘政治的本质及其中国运用
·张文木:中国的地缘政治优势在世界各国中绝无仅有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