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翟玉忠:这才叫金融战——抗日战争时期共产党人超越时代的金融创新 
作者:[翟玉忠] 来源:[作者惠赐] 2017-02-19

                        新中国著名经济学家薛暮桥先生


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初,当时山东有三种货币:一是抗日根据地自己发行的货币,叫抗币;二是国民党政府发行的货币,叫法币;三是日本扶持的伪政府发行的伪币。1941年,缺乏金融经验的山东省政府曾经企图用行政手段压低法币、禁止伪币,但效果极差,黑市流行,且伪币币值最高、法币次之,抗币反而最低。

薛暮桥和他的同事们意识到,要稳定物价就必须驱逐不断涌入的法币。1943年6月,他们在报纸上宣布,从是年7月1日起停止使用法币,人民可以用法币换抗币。同时,根据地的银行也不再以法币作发行准备金,而是将这些法币从敌占区换回大量物资。有了这些物资,就能支持抗币的币值。他写道:“排挤法币使我们换回大量物资,能够用于支持抗币,在物价上涨时抛出物资,回笼货币,提高抗币的币值,物价就自然回落。”(《薛暮桥回忆录》,天津人民出版社,2006年,第165页)

实际上这就是《管子·国蓄》中所说的:“夫物多则贱,寡则贵,散则轻,聚则重。人君知其然,故视国之羡不足而御其财物。”

驱逐法币丰富了薛暮桥管理货币的经验,他提出了自己的经济管理理论。其基本要点是将银行发行的一半货币直接给工商局,让它购买主要商品,并赋予工商局吞吐物资的功能。他总结说:“由于根据地是在农村,货币发行应当有季节性。秋冬增发抗币,大量收购农产品。到春荒时期,则应抛售农产品,回笼抗币。这样来保持物价的常年稳定。因此,省政府决定加强工商局,使它有力量吞吐物资,稳定物价;并决定银行发行的货币必须以一半交给新成立的工商局,用来收购各种农产品,随时吞吐,以此稳定物价。我们发行的货币没有用黄金、白银、外汇作储备,是用物资来作储备的。随着物价的涨落,工商局随时吞吐物资,调节货币流通数量,以保持币值和物价的稳定。当时各资本主义国家都实金本位制,不会发生通货膨胀问题。我们这种从实践中取得的规律性的认识,可能是货币学说史上的一个新的发现。”(《薛暮桥回忆录》,天津人民出版社,2006年,第166页。)

薛暮桥层讲过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1945年日本投降后,一位美国经济学家以记者的名义去山东访问他,认为山东既无金银储备,又无外汇储备,能保持币值和物价稳定,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奇迹。薛暮桥当时回答说:“我们采取的是‘物资本位’。抗日民主政府控制货币发行数量,勿使超过市场流通需要。我们每发行10000元货币.至少有5000元用来购存粮食、棉花、棉布、花生等重要物资。如果物价上升,我们就出售这些物资来回笼货币。平抑物价。反之,如果物价下降,我们就增发货币,收购物资。我们用这些生活必需品来作货币的发行准备,比饥不能食,寒不能衣的金银优越得多。根据地人民是欢迎我们这种货币制度的。他们不要黄金,更不要美元和英镑。”(《薛暮桥学术论著自选集》,北京师范学院出版社,1992年, 第153页。)

当时这位经济学家还问薛暮桥,美国能不能也实行这种制度,薛暮桥回答,美国现在掌握着世界三分之二的黄金,还可以实行金本位。不过他在回忆录中惊叹:“当时我万万料想不到,30年后美国也被迫放弃金本位制,也要用控制货币发行数量来稳定物价。并因此而产生弗里德曼的货币主义学说,但比我们解放区迟了30年。”(《薛暮桥回忆录》,天津人民出版社,2006年,第170-171页。)

薛暮桥更为想不到的是,他的理论两千年前已经被我们的先人详尽地论述了。我们看《国蓄》中保护农民的手段和薛暮桥的思想如出一辙,也是国家发行货币,掌握物资,调控市场。比较来说,整体上管子的轻重术理论化程度更高。上面说:

“各种物资的余缺随季节而有不同,注意调节则维持正常不变,失掉平衡那就价格腾贵了。人君懂得这个道理,所以总是用平准措施来进行掌握。使拥有万户人口的都邑一定藏有万钟粮食和一千万贯的钱币;拥有千户人口的都邑一定藏有千钟粮食和一百万贯的钱币。春天用来供应春耕,夏天用来供应夏锄,一切农具、种籽和粮食,都由国家供给。所以,富商大贾就无法对百姓巧取豪夺了。”

显然,薛暮桥并没有注意到国家掌握商品和货币还能发放农贷,进而节制资本——这是管子思想的高明之处。

另外我们看薛暮桥讲的“饥不能食,寒不能衣”的金银这段话,它们也是直接源自《管子》一书。《管子•国蓄》的原文是:“三币握之则非有补于暖也,食之则非有补于饱也,先王以守财物,以御民事,而平天下也。”这段话为历史上为许多学者所引用。到了薛暮桥那里则成了“饥不能食,寒不能衣”。

(节选自翟玉忠《国富策——中国古典经济思想及其三十六计》,该书由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0年1月出版。)



相关文章:
·翟玉忠:常平仓制度与现代市场经济
·翟玉忠:人类历史上极其重要的平抑物价机制——常平仓
·翟玉忠:珠海联合国际学院(UIC)讲学二首
·翟玉忠:法家的复兴与中国法治的未来
·翟玉忠:返本开新——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社会主义因素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