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时事述评
公方彬:不要过度解读,特朗普改变不了美国和世界 
作者:[公方彬] 来源:[侠客岛微信公众号2016-11-11 ] 2016-11-13

侠客岛按:这两天,美国那旮沓牵动了世界的心,不知道特朗普大叔的胜出会让多少人有得心脏病的嫌疑。昨天,岛上就给大家分析了美国部分民众上街游行的事儿。岛妹只能说,这是美国人民选择的民主道路,估计到这时候你们也只能跪着走完了吧。

今天,国防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公方彬分析了特朗普上台以后的种种。不知道公方彬的解读能不能为那些不希望川普大叔胜的人带来一点儿宽慰。公方彬教授认为,特朗普当选,既改变不了美国,也改变不了世界,当然更不可能改变中国。根本原因,美国总统权力是有限的!至于美国总统权力如何有限,谁来限制等等问题,且看公方彬教授解读全文。


特朗普与希拉里PK,前者胜。或许太多人因此大跌眼镜,各种解读出现在舆论场,且解读不断升格。比如很多人认定这会改变美国,同时深刻影响世界和中国。其实,特朗普当选,既改变不了美国,也改变不了世界,当然更不可能改变中国。根本原因,美国总统权力是有限的!

美国总统上任宣誓,按照程序要求,宣誓者手按《圣经》,宣誓效忠宪法。这叫“上帝的归上帝,恺撒的归恺撒”。具体来讲,人们的精神世界由上帝照看,社会运行由法律来规范。

既然两个重头戏都不是由总统演,他也就只能干些具体事务。例如,奥巴马执政8年,交棒前访问英国,有英国人问:“执政期间你做了哪些值得骄傲的事情?”回答:“我推动了医疗改革!”

美国总统权力有限且有范围。“水门事件”,面对特别检察官考克斯的步步进逼,尼克松要求司法部长理查德森罢免考克斯的职务。理查德森说我不能执行你的命令,我辞职。副部长拉克尔·肖斯接任司法部长后,面临同一难题,也选择辞职。最后,司法部三号人物博克成为司法部代理部长,答应罢免考克斯的特别检察官职务。

为什么检察官与司法部长敢于和总统“过不去”?原因是多方面的。美国联邦检察官算是司法部长的下属,因而是总统下属的下属。但是,“国王的国王不是我的国王,奴仆的奴仆不是我的奴仆”。法理上总统无权越过司法部长解除联邦检察官的职务,只能通过司法部长下令。从权力关系上看,司法部长应当执行总统的命令,但由于司法部长一般是有影响的法律学者,或有成就的检察官、大律师,这决定了他们不担心丢饭碗。同时,司法部长属于政治官僚,而政治官僚与事务官员不同,其被解职不是最可怕的,道义形象受损才是最可怕的。只要道义形象在,被解职后仍然可以东山再起,甚至可以竞选总统。因此,没有必要和失去民众的总统绑在一起。

总统对经济的影响能力更小。西方国家搞的是市场经济,虽然二战期间的罗斯福新政,政府干预经济的程度有所提高,但总体上仍然不直接介入经济运行。某种程度上,美国总统在经济领域的话语权比不上美联储主席。至于用钱,更得向管钱袋子的国会伸手。这就是美国政府预算出现短缺,只能关门等国会给钱的原因。

别说总统跨界用权在美国是大忌,甚至自己的“人权”或私权,都因担任公职而受到大幅消减。比如,特朗普做商人出现桃色事件,或许可以花钱摆平,当了总统后再干类似的事,克林顿与莱温斯基就是前车之鉴。至于权力寻租,几乎不可能。比如,德国前总统武尔夫就因为受贿700欧元,而被告上法庭。类似情况在西方国家不是个案,参照系数极高。

当然,美国总统虽然不能从制度层面改变美国,但一段时间里会影响美国的政策走向。特朗普在竞选过程中抛出的一些观点,一定会反映到政策中来。“美国制度不适合所有国家”“美国利益第一,意识形态第二”“美国不会继续输出价值观”“发展经济是第一要务”和“美国不要强出头”,等等。这些与邓小平推进改革开放时的一些观点很相近。“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跳出以阶级斗争为纲”和“不输出革命”“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和“韬光养晦”,等等。邓小平的观点深刻改变了中国。“三权分立”下的美国,特朗普的观点不可能深刻改变美国,但在一至两个任期内影响和决定政府行为,实属必然。既然美国是世界警察,既然美国经济高度影响世界,那么影响了美国政策也就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世界。

这里强调的是,我们要客观评价美国总统的作用,不能高估。当今世界,因为经济全球化、贸易自由化和网络联通,整个世界就是一个大有机体,既然是有机体,也便决定了其走向和怎么走,不会完全决定于单一体,而是决定于各部分的磨合与作用。所以,即便特朗普很疯狂,仍然不会导演出想象中的大风暴。

至于对中国的影响,更不必担心。每一次美国总统大选,中国注定成为双方的攻击目标。这一点在苏联解体后,反映特别突出。似乎不管哪个上任,都会立即拿中国开刀,结果呢?都得和中国商量着办,因为中国已经成为“大块头”。哪怕只是为本国着想,也不能两败俱伤。

保持定力,做好自己的事,就让美国总统折腾去吧。



相关文章:
·余云辉:今天不可恐惧,未来不要贪婪 ——写在股市开盘
·张文木:管子论经济过度金融化对国家安全的危害——读史札记
·王三义:不要跟着西方起哄,开辟新航路并非因为奥斯曼阻断东西方贸易
·李学俊:决不要中兴公司的颠覆性错误在中国金融业重演
·张文木:管仲论经济过度金融化对国家安全的危害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