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时事述评
李建宏:笼罩在色情与暴力之下的西方选举闹剧 
作者:[李建宏] 来源:[察网2016-09-25] 2016-09-26

摘要:西方的所谓“民主”选举,根本就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政治丑剧与闹剧。利用人性的弱点以低级庸俗的下流手段投选民所好,是西方政客出奇制胜的不二法宝。口水战中,脏话、黄话频频出现,不少政客甚至堕落到依靠色情笼络选民的地步,同时暴力事件层出不穷,西方“民主”选举制度的荒诞性便可见一斑。

 
 正文
 
    曾几何时,由于受西方的蛊惑,我曾经将西方式“民主”选举当作解决中国诸多社会问题的灵丹妙药。在这种思维方式的主导下,我言必称民主,口不离选举,以为中国的一切问题都可以通过“民主”选举迎刃而解。直到在西方生活多年并对西方的“民主”选举有了比较深入的了解之后,我才深刻认识到,西方的所谓“民主”选举,根本就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政治丑剧与闹剧。
 
    在西方式选举制度之下,任何候选人要想取得选举的胜利,都必须争取大多数普通百姓的支持。中国人往往据此想当然地认为,普通百姓按照自己的意愿选举的国家领导人一定是倾力维护普通民众利益的优秀政治家。其实不然,在选票数量决定一切的情况下,广大选民的知识水平、认识水平以及民主素质的高低优劣便直接决定着民主选举的质量。然而,在激烈的政党争斗及选举竞争中,教育与引导广大人民群众站在国家民族的立场上思考问题却不是一件一蹴而就之事。相反,利用众多凡夫俗子的愚昧无知,隐瞒、操控信息;扭曲、篡改事实以及煽动、操纵选民的非理性情绪,反倒成了在选举中屡试不爽的精良武器。利用人性的弱点以低级庸俗的下流手段投选民所好,更是成了西方政客出奇制胜的不二法宝。这样一来,蝇营狗苟的小人常常轻易登上国家领袖的宝座,德才兼备之士却往往败下阵来。对此,美国著名作家马克•吐温在《竞选州长》中早有精彩描述,故在此不遑多论。近年来,哗众取宠、低级庸俗的丑剧与闹剧更是愈益充斥着西方国家的政治舞台。为赢得选举,西方政客可谓无所不用其极。今年二月,为吸引选民以换取其手上的选票,希拉里在竞选时竟然“汪汪汪”地学起了狗叫:“当有人说经济萧条是管制过度造成的时候,这只狗就会汪汪汪地叫起来。”
 
    更有不少政客甚至堕落到依靠色情笼络选民的地步,在西方各国政客的口水战中,脏话、黄话频频出现。在今年的美国大选中,共和党候选人卢比奥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攻击对手特朗普的生理尺寸缺陷,“他一直以小马克称呼我,我承认他比我高,特朗普大概有六尺二寸,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他的手看起来像是五尺二寸高的人的手。你们看见过他的手吗?它们就这么大。你们知道人们怎么说手小的男人吗?你们不能相信他们,你们不能相信他们。”卢比奥的这番言论被普遍认为是在含沙射影特朗普没有男性雄风。为回应卢比奥的挑战,特朗普在一次辩论会上特意向现场观众展示他的双手:“看看这双手,这是一双小手吗?他说我的手这么小,我的其它东西一定也很小。我向你们保证,我没有问题,我保证。”美国各大媒体自然不会错过这一吸引观众眼球的绝佳时机,纷纷就此大做文章,CNN甚至使用了极为露骨的标题:Donald Trump Defends Size of His Penis(特朗普为他的阴茎尺寸辩护)。特朗普和卢比奥具有浓厚色情色彩的挑逗性言论皆引发在场观众一阵阵疯狂的掌声与欢呼,两人的人气瞬间增长不少,美国今年的总统大选也就在这一片黄腔黄调中鸣锣开场。
 
    西方国家的“民主”选举也越来越笼罩在一片暴力与枪声的恐怖之中。2009年10月12日,德国联邦财政部长Wolfgang Schaeuble在出席竞选活动时遭遇暗杀,一位精神异常的暗杀者向Schaeuble连开三枪,造成他下半身瘫痪,此后必须终身依靠轮椅才能行走。2015年12月西班牙大选在即,首相马里亚诺∙拉霍伊在大街上演讲时,站在近旁的一个男青年突然以一记左勾拳奋力击向拉霍伊的头部。拉霍伊即刻倒下,眼镜也应声落地跌得粉碎,肇事者在被警察带走时仍高高举起双手向围观者作胜利状。即使在西方民主的发源地——希腊,政客们也开始在光天化日之下公开上演大打出手的拿手好戏。2012年6月希腊大选前夕,在一个名叫“早晨好希腊”的电视政论节目中,来自金色黎明党的三十一岁的男国会议员Ilias Kasidiaris在众目睽睽之下向两名女性国会议员滥施暴力。当一名年轻的左翼政党代表Rena Dourou提到“你们将会把国家带回五百年前”时,Ilias Kasidiaris勃然大怒,将一杯水泼到她的脸上,接着又对希腊共产党议员Liana Kaneli挥拳相向,打得她脸上伤痕累累。之后不久,又有两名左翼政党议员在希腊北部遭受金色黎明党的攻击。
 
    正在进行的美国大选当然也不能置身暴力事件之外,特别是具有高度争议性的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的出现更是增添了很多暴力场面。特朗普在全美各地的集会都闹得不可开交,其中亦不乏肢体冲突。例如,今年2月29日在弗吉尼亚州举行的一次集会上,《时代》杂志的一名摄影记者试图拍摄几十名黑人抗议者离开会场的镜头,却被人锁住颈部推倒在地。《布赖特巴特新闻》(BreitbartNews)记者菲尔兹则对特朗普的竞选经理提起诉讼。菲尔兹称在一次选举集会上,该竞选经理对其暴力相加,造成她的胳膊瘀伤。
 
    如此这般一番管中窥豹之后,西方“民主”选举制度的荒诞性便可见一斑。这也就难怪很多象我一样原本热切向往西方“民主”的人,在亲身见证了西方“民主”选举的种种丑态后,纷纷改弦易辙了。流亡美国的著名作家刘宾雁在2004年美国大选前夕发表的《美国大选》一文表达了他对美国选举制度的极度失望之情,他认为单凭那场“得不偿失、完全可以不打的”伊拉克战争,布什就应该下台。但是令他深感意外的是在几次民意测验中布什居然高票领先。面对债台高筑、失业率上升、工资收入及生活水平下降等“明摆着的事实”,刘宾雁很不理解为什么“很多人居然还死死地抱住布什不放”。经过对美国社会的深入观察与思考,刘宾雁认为广大选民的愚昧无知以及操纵民意并故意制造思想混乱的利益集团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在文中反思道“我们不要以为一个阶级或者一个民族的思想一定会和它的利益相一致。糊涂人还是很多的,要把糊涂人变成明白人本来就不容易,何况还有那么一些人就专门靠颠倒是非、把明白人变成糊涂人吃饭呢。”临去世前,刘宾雁留下遗言称“自由民主不能解决中国的所有问题”。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旅居美国近二十年的刘宾雁临死前的肺腑之言,值得每一个奉西方“民主”选举为圭臬的炎黄子孙深思。

相关文章:
·李建宏:西方人为何热衷慈善事业
·李建宏:移民妈妈对决移民爸爸
·李建宏:白人到哪里去了?
·李建宏:西方资本主义行将就木,中国道路蒸蒸日上
·李建宏:移民的命运——鱼在盘子里想家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