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艺术
“当代艺术”:世纪骗术——《艺术的阴谋》更新版 
作者:[河清] 来源:[作者惠赐] 2016-07-29

00003.jpg

  新版序:当代艺术是骗术

  十年前,拙著《艺术的阴谋》出版,曾在国内艺术圈引起一些议论。官方也有一些注意,但依然不改支持当代艺术。一些官方机构,还开设了当代艺术的委员会或中心。拙著有过一些影响,但很快归于沉寂,不为大部分艺术界人士所知。


  最近几年,中国当代艺术有泛滥之势,日益祸国殃民,不得不再次出来发一点自己的声音。


  十年前我告诉国人:当代艺术是一种美国式艺术,也许太过学术。有人会说,美国式艺术也是一种艺术呀。


  如果当年点到为止还不够彻底,那么这次新版有必要彻底挑明,把话说透白:奇奇怪怪的当代艺术不是艺术,官方不应该再资助和宣传当代艺术。


  忽然悟到:当代艺术是骗术,是巫术,是传销(洗脑)!


  当杜尚指着小便池,曼佐尼指着自己的大便,博伊斯指着一堆油脂和毡布,克莱恩售卖看不见的无形画,沃霍尔指着西红柿汤料,莱诺指着花盆,霍夫曼指着大黄鸭,孔斯、村上隆等人指着幼儿玩具说:这就是艺术,这难道不是骗术?难道不是公然的洗脑?高价天价倒卖这些艺术品,难道不是金融骗局?


  这些指粪土为黄金的当代艺术家难道不都是骗子?是江湖术士和现代巫师?


  那些云雾缭绕、不知所云、仿佛让人吸食鸦片头晕目眩的当代艺术理论,难道不是骗子作法时口中咕噜吧唧的念念有词?


  毫不犹豫,就此把新版书名改作:当代艺术:世纪骗术。


  所谓骗术,就是以无作有,以假充真,把不是说成是。古今中外,行骗最典型的方术,都是洗脑,忽悠,巫术式的蛊惑,宗教式迷信。


  西方当代艺术的传布,完全就是靠洗脑和欺骗。其最大的骗局或骗术,就是把杜尚的小便池奉为艺术品。其实当初杜尚只是一次并未实现的恶搞,留下一张小便池的照片,并无更多想法。但二战以后美国为了夺取西方乃至世界的艺术主导权,硬是把杜尚的恶作剧说成是正剧小便池就是艺术品!


  可以说,西方当代艺术的整个逻辑,都是基于小便池是艺术品。由此,小便池式的日常俗物,都可以被指认为艺术品。日常俗人,都可以被命名为艺术家。


  正因为此,杜尚被所有西方现当代艺术史,被所有当代艺术家和理论家尊为大神,奉为当代艺术之父。研究杜尚的著作,汗牛充栋。成千上万的著述,都在赞美杜尚。2000年时,关于杜尚研究的书单已达十七页之多,甚至还有所谓杜尚学!(王瑞芸语)为什么杜尚会成为神?因为所有当代艺术家点化日常俗物为艺术,都要追到杜尚的小便池。


  事实上,1960年代美国夺得西方艺术霸权之后,对全世界实施了大规模、长时期的理论洗脑,让人们相信小便池就是艺术品。一个法国混混(1),被神化为当代艺术教教主,成为美国制造的当代艺术骗局最大的骗子宗师。


  安徒生笔下,两个骗子面对赤身裸体的皇帝,指着空气说:新衣裁得多么好看啊!不愿自认愚蠢的众人也齐声赞美:多么美的纹样,多么美的色彩!中外众人被洗脑后,也不愿自认愚蠢不懂艺术,发出阵阵赞叹:杜尚真了不起啊!他怎么想到把小便池端到艺术展厅呢,这样小便池就成了艺术品,简直神了杜尚改写了艺术史,扩大了艺术的范畴,太了不起了!


  尤其杜尚代言的这个艺术,还挂着当代的神圣牌子,谁敢质疑?


  其实,这不过是骗术导致的迷信而已。皇帝依然赤身裸体,小便池依然是小便池。


  既然是骗术,总有人出来戳穿。法国艺评家让克莱尔二十多年前就揭露:X君压扁的汽车、Y君的油脂堆、或Z君的书写,我们的眼睛穷于在那里寻找艺术性,因为事实上正如皇帝的新衣,那里没有任何艺术性可看。(2)克莱尔也比喻当代艺术是皇帝的新衣,没有艺术性。


  Y君就是德国当代艺术教父博伊斯。克莱尔批评他的艺术是一种祛除古魔鬼的驱魔法,艺术家的萨满教。(第92页)的确,博伊斯就是一个萨满,曾宣称他的艺术可以对现场的信徒弟子产生治疗作用。这其实可以与李师傅的轮子功相提并论了。骗术很轻易就导向一种宗教或邪教。


  2014年,英国学界名人罗杰斯克鲁顿,在BBC新闻杂志也明确指控当代艺术是撒谎和欺骗(lying and faking),虚假不真(untruth)。(3)fake本义是赝品、假货的意思。用谎言来推销假货,正是典型的骗术。他憎恨艺术界混有多不胜数的伪君子和骗子。


  当代艺术的重要特征,是靠观念、说法和诡辩,美其名曰观念艺术。作品无足轻重,甚至无需作品。任意指认一个日常俗物或一个日常行为,给出一个说法,就可以将其点化为艺术,真个就是现代巫术。可以说,整个当代艺术都是建立在理论说法之上。这就给骗子和江湖术士们的招摇撞骗,提供了广阔天地。


  制造赝品的行骗,比如造假画,你还得需要手艺。而搞当代艺术,则根本无需上美院,不需要美术技艺。真如博伊斯宣称人人都是艺术家,凡夫俗子,摆弄一个俗物,编一通鬼话,都可以摇身一变成为艺术明星。


  正因为当代艺术无需技艺,只需观念,于是出现了当代艺术女性艺术家占极高比例,实为人类艺术史所罕见。女性在产生灵感或古怪念头方面,一点不比男性差,甚至有优势。所以很自然,女骗子混当代艺术特别容易,也特别多。


  法国著名女当代艺术家索菲加尔(S. Calle),只是展示一些个人日记,叙述一些个人日常感受,于是就可以在蓬皮杜中心办大展,个人照片的广告挂得半天高。英国女艺术家翠西艾敏(T. Emin),只是展示她睡觉的那张脏兮兮的床,和一个缀满跟她上过床的男人姓名的帐篷,差点得了英国最重要的当代艺术大奖透纳大奖。


  为了让这场人类文化史上空前的骗局得以持续,除了洗脑蛊惑之外,美国人一手拿着大棒,一手拿着胡萝卜。


  所谓大棒,就是美国人动用政治和体制的力量,在全世界强力推行这种美国式骗术的同时,全力在舆论上打压、抑制那些质疑当代艺术的声音。


  大棒也就是赵高的指鹿为马:美国人说小便池是艺术品,就不许有人出来说不是,否则后果很严重。在西方,批评当代艺术是要冒风险的。都说西方言论自由,其实并不然。许多学者都指出西方存在一种言论管制(censure)。法国艺评家让-菲利普多梅克,指控当代艺术是一种极权主义意识形态,构成人类压迫史上一种新种类的精神压轧,一种恐怖理论(oriste,与恐怖主义terroriste谐音)(4),压制对当代艺术的批评。克莱尔正因为批评当代艺术,在法国被骂成反动派、法西斯。


  法国女艺评家欧德德凯洛丝,2016年新出《当代艺术之伪》一书,明确宣告:艺术(A)与当代艺术(AC)是两个不同的实体,当代艺术可以是一切,除了艺术。(5)同时她也揭露:当代艺术是一种极权主义本质的乌托邦关于(当代艺术)主题的公共讨论是被禁止的。(第18页)


  事实上,当代艺术在法国已成为一种官方艺术。民众上街游行抗议没有用,官方照样到处展示低俗恶俗的当代艺术。可见,当代艺术的骗术带有强制性。你不信也得信,不接受也得接受,涉嫌恐怖主义与极权主义。


  所谓胡萝卜,就是通过金融手段捧炒当代艺术,用金融骗局诱惑大众崇尚、购买当代艺术。在这里,当代艺术的骗术展现为一种赤裸裸的金钱利诱。日常俗物被说成艺术品,爆炒到高价天价。从事这种营生的骗子,一个个暴得大名,大发横财。


  曼佐尼的大便,号称《艺术家之屎》,分装90罐头,每罐30克,当年以黄金价格拍卖,全部售罄一罐难求,近年已拍卖到每罐100多万人民币。(其中有一罐收藏于巴黎蓬皮杜国立现代艺术博物馆)艾敏的那张床从十四年前的15万英镑,2015年被拍卖到254万英镑。英国当代艺术巨星达米安赫斯特的一个药柜子,就是一个普通书架模样,上面放了一些药瓶子,从十几万英镑,十多年间在大西洋两岸来回倒卖,很快被炒到1000多万美元。


  仅2014年一年,那位声称随便什么东西都可以是艺术品的美国波普教主安迪沃霍尔,其作品拍卖成交额竟达5.69亿美元!


  凯洛丝直指当代艺术是一种金融衍生品,一个金融和体制的乌托邦,魅惑而时髦的极权主义,庞氏骗局(une utopie financière et institutionnelle, un totalitarisme glamour et cool, une pyramide de Ponzi)


  说当代艺术是庞氏骗局,可谓入木三分!


  当代艺术的金融投机或金融骗术,不能不令人想起17世纪的荷兰郁金香投机:一个像洋葱头似的郁金香球茎,竟然炒到6700荷兰盾,可以买下一栋阿姆斯特丹运河边的豪宅。但无论把洋葱头炒作得如何名贵,如何有价值,投机泡沫终究还是破灭,洋葱头终究还是洋葱头。


  当代艺术的骗局也呈现为三足之鼎:体制金融理论。体制主导,理论洗脑,金融爆炒,三者紧密配合,实施骗术。这三足,某种程度上也正好对应后文提到操控当代艺术的那个黑手党式三M党:市场博物馆媒体(market, museum,media)。


  凯洛丝的《当代艺术之伪》这本新书,许多内容与本书描述的内容完全一样,也提到了美国把艺术作为文化冷战的武器,借用当代艺术消解欧洲真正的艺术


  公然指认一个小便池为艺术品,美国主导的当代艺术不仅仅是阴谋,更是骗术。


  注释


  (1)参阅拙文:杜尚一位被神化的法国混混


  (2)让克莱尔:《论美术的现状现代性之批判》,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年,第11页。


  (3)Roger Scruton: How modern art became trapped by its urge to chock, BBC News Magazine, 7 december 2014


  (4)Jean-Philippe Domecq: Artistes sans art?(《没有艺术的艺术家》),Editions Esprit, 1994, Paris,第9、11、29页。


  (5)Aude de Kerros: LImposture de lart contemporain, une utopie financire  (《当代艺术之伪一个金融乌托邦》), Eyrolles, 2016, Paris,第7、20页。



相关文章:
·河清:慎用国家的钱资助“当代艺术”
·黄河清:中国当代艺术的末日正在来临 ——西安2017 当代艺术研讨会小记
·军报:收买舆论是日本的“百年骗术”,中国须高度警惕
·“当代艺术”:世纪骗术——《艺术的阴谋》更新版
·“阐旧邦以辅新命”:冯友兰20世纪中国学术思想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