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资本主义研究
翟玉忠:全球化的终点——圣迭哥墙(多图) 
作者:[翟玉忠] 来源:[作者惠寄] 2006-03-12

冷战结束了,柏林墙倒塌了;全球化前进,圣迭哥墙建起!

一名墨西哥人试图攀越美墨边境的圣迭哥墙

中国经济学家要学会吃西餐

拿来主义是典型的实用主义思维。别人的东西好,就应学习并为我所用。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在中国经济界拿来主义变成了全盘生吞,盘子里的好东西吞下去可以,但不要连盘子都吞到肚子里去了,结果当然是灾难性的。自去年“主流经济学”与“非主流经济学”(这两个名词不好,但谁能阻止它们成为中国现代化史的一部分呢?)的激烈争论开始,这种灾难性已经越发突显出来。

拿国有企业改革来说吧,国企是有产权不清的问题,明确产权当然要作到“公私相分”,公有产权和私有产权同样神圣不可侵犯。可产权改革到中国有些经济学家那里就成了私有化改革,那么这种改革的结果是什么呢?世界银行的研究表明,国有企业大规模私有化后实际绩效并没有改进。在许多前东欧国家,国家财政现在对那些已经私有化的国有企业的补贴跟私有化以前相比是增加了而非减少。难怪林毅夫前不久也不得不承认,今天主流经济学作为计划经济国家从计划转向市场的工具是有缺陷的。

中国经济学家要学会吃西餐,可是连盘子一起生吞这种毛病似乎不是一朝一夕能改变的。这不,前不久一位经济学界的朋友给我寄来了几篇介绍托马斯·L·弗里德曼(Thomas L. Friedman)新著的文章,说是要我好好学习一下,有助于增进我对全球化的理解。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有“全球化大师”之称的弗里德曼的新著当然要读一下,细看文章才知道这本热卖中的经济学著作叫《世界是平坦的》(The World is Flat),书中将全球化形象地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全球化1.0版,是“国家”的全球化。从哥伦布时代直到1800年工业时代来临而结束;第二阶段是全球化2.0版,是“企业”的全球化。这一阶段从1800年起一直延续到2000网络泡沫化为止;第三阶段是最新的全球化3.0版,从2000年开始,到现在还没结束,是“个人”的全球化。3.0版的全球化让世界变平了。

那么世界是如何被“抹平”的呢?这里边有十种力量:一是1989年柏林墙倒塌,它使市场经济在全世界大行其道;二是1995年网景(Netscape)浏览器的诞生和先前一系列的计算机技术革命,包括1981年IBM第一台个人计算机上市。个人计算机上的窗口软件让人与计算机、人与企业的内部网络不再有鸿沟;三是工作流程整合的软件逐渐成熟,它为工作流程网络化、实现全球供应链奠定了基础;四是开放源代码运动(open-sourcing)。它开创了大众与程序设计师之间的崭新合作方式;五是业务流程外包(outsourcing),比如印度软件公司通过光纤网络为美国公司工作;六是境外生产(offshoring)。即公司把部份服务或生产工作外包给海外的其它公司,中国因此进入了全球生产链;七是供应链。那是一种供货商、零售商、与消费者水平合作的方式,目的是创造价值。沃尔玛(Wal-Mart)的供应链每年让二十三亿件商品从供货商流入商店;八是承包企业内部业务(insourcing)。亦即利用如联邦快递和UPS等外部组织来提供全球物流服务;九是是信息搜寻革命(In-forming),据说Google带来了信息民主革命;十是高科技工具带来的数字化、行动化、个人化、与虚拟实境化(digital, mobile, personal, and virtual)等趋势。

面对平坦化了的世界,国家、公司和个人该如何应对的?弗里德曼开出了一系列药方,其中对个人的劝告尤其引人注目。他在书中回忆说,有一天他站在印度一家外部采购公司门口,看着公司进出的无数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看到他们一脸的热忱和干劲,弗里德曼感慨:不论是印度、中国或者美国,他们都在以自己最有优势的项目参与全球竞争。想到这里,他不禁焦虑起来:“天哪,瞧瞧这些孩子,他们工作起来多么积极,多么努力,多么不计报酬!唉,我女儿和其他千千万万的美国孩子该怎么办啊!”

弗里德曼的错觉

弗里德曼用不着为自己的下一代焦虑,因为信息时代的世界体系实际上是越来越“等级化”,他的孩子将生活在富裕的“美利坚庄园”中。现实中根本就不存在他所说的“平坦化世界”,那么是什么造成了这位“全球化大师”的错觉呢?

圣迭哥墙局部

我们知道,二战后,特别是冷战结束后全球化大生产的实现是由两种力量推动的,一是信息技术的革命,它大大加快了资本的全球流动、实现了跨国公司的全球治理。二是远洋运输的飞速发展,它将产品供应链延伸到地球每一个角落、促进了生产的国际分工。从表面上看来,信息技术和远洋运输是建筑“地球村”的推动力量,事实上正是这两种力量加剧了世界经济的等级化。

拿信息技术来说吧,当你悠闲地坐在电脑屏幕前,自由地在互联网上冲浪的时候,很难想到,控制互联网流量的根服务器(root server)的监控权几乎全部集中在美国及其盟国手中。目前全球拥有的13个互联网域名根服务器,其中美国有10个、英国、瑞典和日本各1个。另有根镜象服务器有80多个,分布于世界各地(2003年初中国就已经引进根镜象服务器),但这些镜像服务器在互联网世界中的等级是低于那13台根服务器的,也就是说最终的管理权还是集中在那13个根服务器。

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研究员钱华林曾不无担心地指出,美国对根服务器的监控打破了全球对互联网安全的幻想,一旦美国与其他国家发生激烈冲突,便可以从技术上停止对该国国际域名的解析,造成该国注册.com的政府企业网站都将无法访问;另外,如果美国要拦截通用顶级域名解析报文(TCP/IP协议传输时电子文头指令)时,就可以统计通信行为,这样就意味着对方国家的网络有可能失去安全的保障。信息产业部电子科技情报研究所研究员唐静女士告诉笔者,2003年伊拉克战争时,美国政府就曾对管理伊拉克域名.iq的根服务器进行控制,导致伊拉克境内的网站不能和世界正常互通。

低成本、大容量的远洋运输对全球化的影响常常被人们所忽视,可以说世界海洋运输业的发展同经济全球化进程是同步的,请看如下数字:二十世纪初期,世界商船注册总吨位约为6600万吨,到1948年,注册总吨位上升到8029万吨,1965年达1.60亿吨,和1948年相比增加了一倍。1975年达3.42亿吨,比1965年又增长一倍多。1985年,世界商船注册总吨位约为4.20亿吨,截至1999年底,世界商船总吨位为7.99亿吨;1948年,世界海上运输的总量不过4.9亿吨,1960年为10.8亿吨,比1948年增长一倍多,1972年“石油危机”前竟达27亿多吨。1985年,世界海运总量达32亿吨左右,是1948年的近7倍。1999年,世界海上运输的总量达到51.00亿吨,预计到2001年,这一数字将达到62.85亿吨!

那么在世界各大洋上这些巨轮是自由行驶的吗?不是的,美国海军以绝对的优势控制了全球所有大洋及其咽喉要道,它想对谁进行经济制裁只要将这个国家的港口用军舰封死就行了。目前除美国以外,世界上只有17支海军舰队总吨数超过5万吨,而美国的海军吨数已经超过286万吨。但美国还不满足这一点,2006年2月7日,美海军作战部长迈克·马伦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五角大楼计划在未来5年内耗资663亿美元,新建51艘军舰。

全球化的终点——圣迭哥墙

美国及其盟国对信息技术和海洋力量的垄断将世界撕扯为不平等的三大板块:最上层为资本板块,主要是美国及其欧洲盟国(还有亚洲的日本);下边分别是廉价劳动力板块国家和资源板块国家,前者包括中国、印度、越南等国,后者包括中东、俄罗斯、南美等国家。不同板块国家间,只有资本是自由流动的,而劳动力却不是自由流动的。进一步说,当资本走向全球化的时候,生产要素中的劳动力却呈现为封建化的趋势——越来越被禁锢在民族国家的领土之上,这在“9·11”之后变得尤为明显!

2006年1月3日,由于这段位于圣迭戈附近海边的隔离墙已经被风暴损坏,一名男子在圣迭哥墙缺口处

在《世界是平坦的》一书中,弗里德曼煞有介事地将柏林围墙倒塌作为开辟历史新纪元的一件大事,他骄傲地宣称,自由市场经济从此在世界上取得主导性的地位,冷战时期的意识形态隔阂被彻底铲平。弗里德曼忘了,就在柏林墙倒塌5年后,1994年,克林顿总统面对通往美国圣迭哥市的公路上成群结队的墨西哥人,开始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偷渡高发地区修建隔离墙,目的是封锁潜入美国的墨西哥非法移民,长期允许两国居民自由来往的美墨边境从此不再自由——圣迭哥墙是全球化时代世界经济体系的象征,它比柏林墙的建立显得残酷得多,从1995年到2005年,在墨美边境的沙漠地区发现了3600多具移民的尸体(据说真正的死亡数字是这个数字的两倍至3倍,那些被禁锢的劳动力为了避开圣迭哥墙,在美墨边境极其恶劣的存在环境里偷渡),而柏林墙存在的28年时间里,只有192人在试图穿越边界时死亡。

圣迭哥墙高约4.5米,下面是用钢板做成的,上面是铁丝网。这些钢板是越南战争时美国作登陆铺板用的。说到底,圣迭哥墙不过是全球化时代“新铁幕”而已,它将那些廉价劳动力永远排除到了美国劳动力市场之外,弗里德曼及其子孙们则成了“美利坚庄园”中的“世袭贵族”。广义上的圣迭哥墙普遍存在于资本板块国家与资源板块国家、廉价劳动力板块国家之间,只不过中美之间的圣迭哥墙是用水作的(宽阔的太平洋)。请看如下数字:同样的劳动,美国每小时的工资是16美元,墨西哥约4美元,而中国只为0.5美元;一位美国贫困老人每月领取的救济金竟然是肯尼亚一位杰出医生月工资的两倍,达500多美元。在中国云南大理和丽江生活着数百名拿救济金的美国公民,他们每月500多美元的救济金换成人民币时近5000元,这在中国简直可以过上富翁生活。

为了加固“美利坚庄园”,美国可谓不惜血本。一个叫“民兵计划”的美国民间组织从全国各地召集了约有600名志愿者“保家卫国”。从2005年4月1日起这些人开始在美国亚利桑那州的美墨边境一带进行巡逻,以防止非法移民进入美国。2005年12月15日, 美国众议院表决通过了在美墨边境再建设698英里长围墙的决议(这将使该墙延伸长达1130公里,超过美墨边境线长度的三分之一),该围墙将有前后两层,一旁建设道路,并在附近安装摄像头和传感器等监控设备。围墙的建设费用预算为每英里150万到200万美元;此举立刻引起了墨西哥人的普遍不满,墨西哥总统福克斯称这是“丢人和可耻”的做法。墨西哥外长德韦斯在接受墨西哥一家电台的采访时说,此法案是一些“目光短浅、极力排外”者的不负责任的行为。 有意思的是,就在圣迭哥墙建立那一年,1994年1月1日,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正式生效。协定决定自生效之日起在15年内逐步消除贸易壁垒、实施商品和劳务的自由流通——圣迭哥墙是对这一协定的最大讽刺!

按照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劳务自由流通实指对白领工人的流动将予放宽,移民仍将受到限制。不过即使这样墨西哥人相对于中国人也是“幸运”的。2005年11月25日,英国《金融时报》(网络中文版)报道说,美国政府准备提出实施一些规定,可能限制中国人及其他外籍人士在美从事高级研究,因为美国执法和情报官员担心中国可能利用其逾15万赴美留学生中的某些人,为其充当间谍——联想到李文和在美国的冤案和前两年中国彩电企业在美国和墨西哥受打压,看来中美之间的“圣迭戈墙”更高,也更严密。

世界历史上无数人为建立起来,禁锢人类自由的墙不是坍塌了就是失去了效用,那么圣迭哥墙何时回归它的历史宿命呢?或许只有时间才能回答这个问题。但我们今天已经能够清楚地看到,圣迭哥墙消逝后的世界是一个资本和劳动力都自由流动的世界——那是一个真正的地球村,一个自由女神高唱凯歌的新时代!!!


 


相关文章:
·翟玉忠:中国知识界还有多少《平安经》?
·翟玉忠:早期中国长期都是法家治国,哪有儒家什么事
·翟玉忠:法生德——中国传统道德需要法律的支撑 ​
·翟玉忠:中华大道文化的“四大突破”
·翟玉忠:黄老之术非“无为”之道,而是讲法之道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