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探微
刘英团:明清思想文化与社会历史价值 
作者:[刘英团] 来源:[全民书评大赛2016年6月9日] 2016-06-11

  

    明清堪称“中国思想史上黎明前的黑暗”,因“思想犯”、“文字狱”获罪之人多矣。但是,在这种严酷的现实环境和残酷的政治氛围中,也总会有一股理想的光芒冲破种种阻隔,发散出弥足珍贵的理性之光。一如著名近代史研究员吕妙芬所言,“……明清学术思想与文化议题的重要性,并不因年代或写作风格而稍减……”她主编的《明清思想与文化》论文集囊括了11篇学术论著,侧重于生命实践、历史书写与历史建构等主题,涵括了从清初到晚清各时代的重要学术发展与文化现象,以及针对几位代表性人士的学术主张及其核心思想,并从思想史的角度阐释这些思想的积极意义与可贵价值。

  清代思想文化,多承明末遗产。以黄宗羲、顾炎武、王夫之、颜元等为代表的明末思想家不但开创了与宋明理学相对立的新思潮、新学风,还以犀利的笔锋、奔放的热情,深刻地阐发了经世务实的政治态度和哲学视野,甚至一度产生了幼弱的民主启蒙思想。一如沈松侨在《振大汉之天声——民族英雄系谱予晚清得国族想象》一文中所言,“历史具有高度的可塑性,它的具体形貌永远取决于不断地诠释与重构”,晚清知识分子在“国族主义”风潮的鼓荡下,透过一套由特定的“框架、声音与叙事结构”所构成的论述策略,“将上起秦汉、下迄明清,前后两千年间的历史人物,扯出其原有的历史脉络,重加评骘,编次甲乙,终至为近代中国的国族认同修建了一座华丽璀璨的殿堂……”,以“唤起国魂”、“振兴民族”。

  “历史为国魂之聚心点,国民爱国心之泉源。”从传统历史叙事与文本所找到的中国的过去,确是一幅集黑暗、腐败与堕落之大成的黯淡景象。就连梁启超也在《新民说》中痛陈中国数千年之历史“脓血充塞”。但是,沈松侨认为,中国历史“积弊深重”并不是“历史”本身的错误,而是“传统史学家未能恪尽职守,有以致之”。“原本是‘国族’创生者的‘历史’,却在国族主义论述策略的不断移位与转换之间,变成了捍卫‘国族’、为‘国族’效命的忠心奴仆”,历史人物“裹挟”,被不同政治立场的知识分子操纵于笔尖,“呈现出诸多扭曲的新形象”,或“历代统治者一家一姓的偏私记录”。

  从晚清知识分子提出的“民族英雄系谱”(“民族英雄”的历史叙事),到革命派知识分子的“国族建构”(以“种族”为分际、以排满为号召),二者“蔚为二水分流、双峰对峙的抗礼之局”。这场革命与君宪之争,“盖不仅是一场涉及现实利益与权力角逐的政治斗争,也是一场由符号表述与叙事策略所构成的文化斗争”。从本质上看,明清思想与文化是与时俱进的,能够随着时代的变化发展而不断发展变化。从思想史来看,面对着前所未有的大变局,明清思想与文化本身也不可避免地要有所调整,“以适应变局”(龚书铎)。

  经世致用“是读书人治学所追求的目标,也是一种抱负……”,“是具有相当的入世与积极精神的。”作为一种流行的学术思潮,“经世致用之学”主张“实学”,主张将学术研究和当前社会现实紧密结合起来,研究历史之治乱,总结其盛衰、变化规律,探究缘由,以“救裨当世”,才是真正的“学”。尽管“传统儒家思想限制了他们对西法的接纳,使得他们的改革始终未能脱出传统的范围”(李国祁《道咸同时期我国的经世致用思想》),乃至清末变革没能取得实质性效果。

  当然,这是历史的局限,是近代中国的无奈。但是,如果站在今天的立场和观点,我们能从中找寻到解决当代各种问题的济世良方,则善莫大焉,则是书写了新的历史。


相关文章:
·贾坤鹏:思想史研究中常见同语词概念混淆及其辨析方法
·石小力:清华简《畏天用身》中的天人思想
·厉传:稷下学宫——文化思想交流的好范式
·翟玉忠:《大学》“德本财末”思想的时代意义
·施格:《孔门理财学——孔子及其学派的经济思想》序
大六经工程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