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资本主义研究
李建宏:西方“民主”与议会暴力 
作者:[李建宏] 来源:[作者惠赐] 2016-04-08

  议会民主是西方民主理论与政治制度的重要核心内容之一,其主要特点是,由经过选举产生的议员组成议会,内阁成员由议会成员中产生,议会中的多数党成为执政党,政府首脑则由议会中的多数党领袖担任,政府的重大决策必须经过议会讨论通过才能正式实施。但是,议会民主制在实际运作中却产生了很多意想不到的问题。其中,议会暴力就是困扰着当今世界很多“民主”国家的一道无解的难题。

  日本、韩国与台湾等东亚国家和地区国会内频频爆发的肢体冲突与打斗,在中国早已家喻户晓、尽人皆知。遗憾的是,如此精彩的“民主”闹剧,非但不能唤醒国人认清西方“民主”的实质,反而被某些别有用心者利用,唆使国人对东亚民族妄自菲薄,以此证明黄种人素质低劣,不配施行西方“民主”。然而,一个不可忽视的事实是,在实行西方“民主”之前,东亚历史上从未发生过如此荒唐的政治领袖在庙堂之上大动干戈的暴力事件,东亚议会暴力的出现无疑是伴随着西式“民主”的强势输入而产生的新生事物。

  白种人一向以文明的高等种族自居,亲西方的中国人对此也是随声附和甚至推波助澜。那么,白种人是否真的象他们所说的那样,比黄种人与黑种人高等、文明呢?听其言不如观其行,还是让“高等”的白人们以自己在议会中的种种丑态来献身说法吧。只要对国际新闻稍加关注,就不难发现,白人国家的政客们同样不断上演着一出又一出精彩绝伦的“民主”武打闹剧。乌克兰和俄罗斯等白种人占主体的东欧国家一直是政治斗殴首屈一指的重灾区,斯拉夫民族的暴烈性格,在西方“民主”的挑逗与刺激下,变得更加火爆,暴力事件充斥着东欧国家的政治舞台。东欧议会等政治活动场所中武斗、群殴等暴力现象屡禁不止、久盛不衰,其激烈与荒诞程度绝对远在亚洲国家之上。

  自乌克兰脱离苏联独立并实行西方“民主”以来,国家一直处于政治动荡、经济衰败与社会混乱之中。新成立的乌克兰 议会就众多问题争论不休,根本无法达成协议,经常由文斗发展到武斗,搞得整个议会乌烟瘴气、打闹不断,在全世界声名狼藉。就连美丽性感的女总理季莫申科打起架来,也是巾帼不让须眉。2006年7月,季莫申科率众封锁了议会秘书处,此举最终在议会大厅演变成一场国会议员之间的集体斗殴。2010年4月27日,乌克兰议会就是否延长俄罗斯海军基地问题发生激烈争论,由于无法通过和平手段达成共识,议员们干脆诉诸武力,从而引发人肉大战。议会中鸡蛋、烟雾弹横飞,议长利特温不得不在雨伞的保护下继续主持会议,以抵挡雨点般飞来的鸡蛋等各类什物。2012年5月24日,乌克兰国会因是否让俄语成为官方语言发生争执,争论双方互不相让,再度大打出手,一名议员被打得头部着地、两脚朝天,另一名议员则头破血流地被送进了医院。随着乌克兰“民主”进程的进一步推进,政治斗殴也愈益呈现多发之势,仅2015年一年就发生多起轰动世界的政治暴力事件。12 月11日,总理亚采尼克在议会作政府工作报告时,竟被一名议员强行抱走,随即引发两党议员之间的一场混战。亚采尼克被抱走时双手死死抓住演讲台的照片,在世界各国网络疯传,成为国际社会的笑柄。仅仅在几天之后,乌克兰高层再度发生暴力冲突。在总统波罗申科主持召开的改革会议上,内政部长阿瓦科夫与敖德萨州长、格鲁吉亚前总统萨卡什维利争吵不休。面对言词犀利的萨卡什维利,阿瓦科夫情绪失控,顺手抄起水杯狠狠砸向滔滔不绝的萨卡什维利。这起突发的暴力冲突使得会议被迫中断,波罗申科总统掩面而去。而此次事件的受害者萨卡什维利本人也是劣迹斑斑,在任职格鲁吉亚总统期间,他曾在办公室殴打总理姆加洛布利什维利,并将电话机砸到他的身上。

  乌克兰并非唯一一个在国会中动辄武力相向、拳脚相加的东欧国家,另一个东欧小国科索沃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自从前南斯拉夫独立以来,科索沃可谓战乱不断。反映在政治上,就是议会中暴力事件频发。去年十月,科索沃反对党议员竟在议会现场施放催泪弹,以抗议政府在欧盟推动下与塞尔维亚和黑山达成的协议。由于局面混乱,议会被迫多次休会。同时,一百多名全副武装的警察进入现场,以防止武力冲突进一步升级。今年三月十日,反对派议员又故伎重演,再次在议会上喷放催泪瓦斯。一时间,庄严肃穆的议会大厅中烟雾弥漫、硝烟滚滚,不知情者还以为进入了两国交兵的战场。

  象乌克兰、科索沃等蕞而小国的政治领袖们打打闹闹到也罢了,但是,就连堂堂的超级大国俄罗斯竟也不惜放下身架,在全世界人民面前上演了一出又一出拳脚相加的精彩好戏。该国自由民主党领导人、国家杜马副主席、具有博士学位的日里诺夫斯基就经常对国家杜马的同事大动拳脚,而且全然不顾男子汉的尊严,就连妇女也不放过。他揪着女议员季什科夫斯卡娅头发不放的画面经俄罗斯各大电视台播出后,一时轰动全球。2005年3月30日,日里诺夫斯基与祖国党议员萨韦利耶夫在国家杜马会议上因意见不合发生争执,两人由口角发展到对骂以至互殴,最后引发议会成员之间的群殴,共有十五名议员参与了这场持续五分钟的集体肉搏。日里诺夫斯基还干过很多非常离谱的事情,2008年2月20日总统大选期间,作为候选人的日里诺夫斯基与民主党候选人波格丹诺夫在电视台录制辩论节目,由于被对方的批评激怒,日里诺夫斯基命令保镖将民主党竞选负责人戈茨“带出大厅,拉到走廊里枪毙”,然后亲自动手殴打戈茨。2014年4月,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今日俄罗斯》通讯社一名怀孕六个月的女记者就俄罗斯与乌克兰关系提问,没想到日里诺夫斯基竟勃然大怒,继而怂恿他的手下强奸这名女记者,并将两个助手推过去。两名助手果然遵令而从地冲到了女记者身边,其中一个人还真的用手抓住女记者。但是,就是这样一个跳梁小丑般的人物,竟然深得俄罗斯人喜爱,这使日里诺夫斯基如鱼得水般地在俄罗斯政坛纵横驰骋长达二十多年之久,成为名副其实的俄罗斯政坛的常青树。

  这些沐猴而冠的政客在俄罗斯、乌克兰与科索沃等国议会内外剑拔弩张的场面本来足以戳穿西方“民主”以及白种人“高贵”的假面。但是,在西方国家强大的宣传攻势以及亲西方势力紧锣密鼓的配合下,东欧国家的政治闹剧被扭曲为对共产主义的批判与责难。他们故意张冠李戴、混淆视听,非但不去追究西方“民主”的责任,反而猪八戒倒打一耙,将责任推到共产党的身上,他们诡辩说东欧政治暴力的根源在于共产党长期统治所造成的人民民主素质低下。但是,如果只有西方人才是人类中唯一的文明民族,其他民族包括与西方人同文同种的东欧白人都素质低劣,无法享受西方的“民主”成果,西方为何至今依然不惜余力地在全球范围内大肆推行西式“民主”呢?如此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西方究竟意欲何为?无论西方及其代理人如何狡辩,一个无可争辩的事实是,在共产党统治下的东欧,社会和平稳定、人民生活安宁,明目张胆的政治殴斗更是闻所未闻。近二十多年来东欧国家连绵不绝的战乱与争斗,绝对是拜西方“民主”之赐,必须记在西方“民主”的功劳簿上。

  其实,西方所宣扬的所谓普世“民主”并不普世,唯一普世的就是它的暴力与荒诞。纵观全球范围内的西式“民主”运动史,我们不难发现西式“民主”与政治暴力之间的因果关系。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只要“民主”到哪里,就打斗到哪里,就连西方人自己也不能免俗。只要翻开西方历史就会发现,西方的“民主”从来就是和暴力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即使是在西方“民主”的萌芽期,议会政治也是和血腥的暴力甚至谋杀如影相随的。古罗马著名政治家提比略∙格拉古力图发动土地改革运动,由于既得利益集团的大力阻挠,这项旨在使普通民众得益的土地政策并没有能够通过民主表决的方式得以实行,相反却由于一场政治谋杀而胎死腹中。公元前133年保民官选举当日,元老们手持棍棒、板凳、石块等武器来到现场,将提拉古活活打死,与提拉古一同被打死的还有三百多名支持者。提拉古绝非西方历史上死于“民主”之手的唯一一位政治领袖,英名赫赫的凯撒大帝也是在一次元老院会议中被持不同政见者谋杀的。公元前44年,凯撒计划远征帕提亚,共和派议员担心凯撒称王,遂策划谋杀他。三月十五日,一群元老假意邀请凯撒去元老院宣读一份陈情书,要求凯撒将权利交给议会,却趁机将其刺杀。战功卓绝的凯撒大帝猝不及防,就这样惨死于元老们之手。按照史学家尤特罗匹斯的说法,当时有六十多人参与了这起政治谋杀。

  正因为议会“民主”与暴力之间关系紧密,英国最初才在下议院的地毯上以一条红线将执政党与反对党的席位分开,并规定辩论过程中议员不得跨过红线。因为当时的议员允许持剑进入议院,如此安排就是为了防范不同派系议员之间的武力冲突。尽管如此,英国议会中的暴力事件仍然禁而不绝。1972年,无党派议员Bernadette Devlin因意见相左而对保守党议员Reginald Maudling暴力相向,为此Devlin在六个月内被禁止进入议会。1976年,英国下议院就造船业及航空业的国有化问题展开激烈辩论。当工党议员高唱凯歌庆祝胜利时,保守党议员MichaelHeseltine突然抡起仪杖猛击左派议员。

  就连当今世界头号强国美国的议会也没有能够逃脱暴力的宿命,自建国以来,美国的议会“民主”就始终笼罩在暴力与死亡的阴影之下。1798年 2 月 15日,Roger Griswold 和Matthew Lyon 两位议员因政见不和在美国众议院挥舞着棍棒相互追打。1837 年12月 4日,在阿肯色州众议院辩论过程中,由于Joseph J. Anthony的发言触犯了John Wilson的个人利益,John Wilson霎时变得怒不可遏,突然拔刀刺向Joseph J. Anthony,致使后者不幸身亡。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悍然杀人的JohnWilson不仅被判无罪,反而于1840年再次当选州议员。《阿肯色公报》发表评论说这是“阿肯色野蛮生活的又一例证”,并称该事件“玷污了美国的历史”。然而,玷污美国历史的政治暴力事件却一发而不可收,时至今日仍然时常光顾美国庄严神圣的议会大堂。1856年5 月22 日,来自南卡罗来纳的议员Preston Brooks把来自马萨诸塞的议员Charles Sumner打得鲜血直流、失去知觉。1858年2月5日,美国国会就黑奴问题发生激烈辩论,相持不下之际,大约五十多名议员竟然打起了群架。1887年2月24日,印第安纳州议会发生一起严重骚乱,民主党与共和党议员之间的政见冲突竟然发展到双方拔枪相向的程度,州长不得不紧急调派大量警察前来维持秩序。1902年2月20日,参议员Benjamin Tillman与另一位议员 John L. McLaurin之间发生暴力冲突。 2007年6月7日,阿拉巴马州参议院会议期间,共和党籍参议员Charles Bishop 因一言不和,一拳打向民主党籍参议员Lowell Barron的头部。2011年6月15日,加利福尼亚州议会投票期间再起冲突,Warren Furutani和 Don Wagner两位议员之间又是打得不可开交,场面一片混乱。

  毋庸赘述,堂堂国会议员在国会内外大打出手的“民主”好戏在世界各地包括西方国家频繁上演,并非仅仅局限于东亚地区。据初步统计,美国、英国、加拿大、意大利、俄罗斯、乌克兰、科索沃、爱沙尼亚、土耳其、格鲁吉亚、玻利维亚、阿根廷、巴西、委内瑞拉、墨西哥、秘鲁、南非、尼日利亚、索马里、肯尼亚、巴基斯坦、黎巴嫩、阿富汗、尼泊尔、约旦、印度、日本、韩国、香港和台湾等国家和地区都曾在国会出现打斗场面。可以说毫不夸张地说,不分国家、种族与地域,议会暴力已经成为只有“民主”国家和地区才会上演的拿手好戏。按照西方及其代理人的说法,东亚国家的议会暴力来源于“低等”的亚洲文化,东欧国家的议会暴力得益于共产党的毒害。那么,西方国家自身议会暴力的始作俑者又是何方神圣呢?目睹世界各“民主”国家政客免费奉献的一幕幕精彩纷呈的“民主”闹剧之后,被西方及其代理人所津津乐道、奉若神明的“民主”瞬间变得令人望而却步。面对群魔乱舞的“民主”国家的议会,我不得不承认国学大师辜鸿铭高瞻远瞩的超人智慧。早在一百多年前,辜鸿铭就警示国人:西方的“民主”(democracy)就是 demon(魔鬼)+ crazy (疯狂)。


相关文章:
·彼得·圣吉:中国教育的最大失误,是一直效仿西方
·郑保卫:西方“新闻自由”——谁的自由?
·李建宏:从厨房辩论到人权大战——西方话语霸权的演进
·朱云汉:后西方世界秩序重构与新时代的中国担当(上)
·黄树东:中国要防止“金融殖民主义”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