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资本主义研究
美学者:“美国的自由贸易条约已经造成严重的不平等” 
作者:[恩里克•洛皮斯] 来源:[《西班牙起义报》2016年3月] 2016-03-25

  跨加拿大公司提出建设一条长达1900公里名为“基斯通XL”的输油管道,每天能够运输83万桶原油。油管的起点将是加拿大的阿尔伯塔,穿越美国到达墨西哥湾。2015年11月在美国社会组织、环保和印第安组织强大的压力下,经过7年争论之后,奥巴马拒绝建设该输油管道。几个月以后,跨加拿大公司宣布起诉美国,要求赔偿可能造成的损失150亿美元。为此,公司借助1994年1月1日美国、墨西哥和加拿大之间签署的自由贸易条约(NAFTA)的相关规定。

  美国组织“公共市民”的“全球贸易观察”国际运动负责人、积极分子梅林达·路易斯提醒说,这些向私人仲裁法庭提出的起诉不是一种例外。她在参加西班牙瓦伦西亚大学“反对TT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运动组织的活动之前说,在加拿大已经发生许多类似的事情。美国矿业公司比尔孔对加拿大国家提出一项起诉,因为加拿大决定中止新苏格兰一个砾石采矿场的大型扩张计划,而此前独立专家进行了一项对环境影响的研究。美国投资者在仲裁法庭赢得了诉讼(2015年3月),获得3亿美元的赔偿。

  公共政治和国际发展硕士路易斯通报了“从大西洋彼岸反对TTIP的运动”,她主要研究对南方国家的债务进行国际援助,也研究国际金融机构(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的职能和为美国进行生产的国家劳工权利情况。她在尼加拉瓜、萨尔瓦多、哥伦比亚和墨西哥等国开展研究活动。她所工作的“公共市民”是40年前由律师和活动分子、美国绿党1996年和2000年总统选举的候选人拉尔夫·纳德创立的。该机构的目标是在不同的领域如健康或金融调控等领域保护消费者,一般来说是为了减少金钱对民主的影响。

  美国的社会运动已经聚焦于反对TTIP(跨大西洋投资和贸易伙伴关系协定)和TT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后者是美国和另外11个太平洋国家(拉丁美洲、亚洲和澳洲的国家)之间的自由贸易条约,经过六年的闭门谈判和交换建议后,2015年结束谈判。路易斯认为,“这是一个非常不透明的进程,大型跨国公司明显地影响这个进程”。

  2016年2月有关国家已经签署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TP)(还有待各成员国的国会批准),这是一个包括世界国内生产总值40%的经济体。长达6000页的文件2015年11月公布。路易斯指出,“它比我们想像的更糟糕。解决投资者--国家的争端的机制不仅被塞进条约,而且权力扩大了”。她批评说,比如允许外国银行能够利用这些机制反对金融调控。这个模式与美国和欧盟之间的TTIP模式一样,“对于阻止进口受到污染的产品将会更困难,让人对食品的安全存在严重关切”。

  美国的公众舆论对大型贸易条约如NAFTA(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之间签署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TTP或TTIP有什么反响呢?路易斯说,“存在着一种普遍的感觉,认为它们损害了居民”。她从90年代开始研究美国签署的自由贸易和投资协议,认为自由贸易条约导致就业的丧失,工资下降,不平等加剧,这也是在街头人们的感觉。

  美国的媒体对过去的自由贸易条约报道很少,但是现在由于签署了TTP,“有更多的人意识到这个问题,因此他们组成了一个强有力的运动,比如工会、环保组织和消费者的运动”。他们在社交网络上也进行重要的传播工作。相反,“在美国人们对TTIP还几乎不认识”。有时《纽约时报》或《华盛顿邮报》发表某篇文章,但是大多数居民得到消息的电视频道“不谈论所有这些事情”。今年11月总统选举所有的预备候选人都已经表示反对“跨大西洋投资和贸易伙伴关系协定”(TTIP),不论是共和党的唐纳德·特朗普和特德·克鲁斯,还是民主党的希拉里·克林顿和伯尼·桑德斯。民主党的大多数议员与共和党人的一个重要阶层一样,反对TTP。工会人士完全拒绝这项贸易条约。

  也许由于战略上的原因,“他们(预备候选人)观察到居民并不同意TTP,为了当选他们拒绝TTP”。路易斯解释说,“尽管实际上我们自己并不相信这是他们真正的意见”。事实上奥巴马表明他对批准条约有很大兴趣,争取在选举前不经辩论就批准TTP。另外一个阵线是公司的阵线,有近500家公司拥有顾问可以直接影响国会批准TTP和TTIP。“美国的农产品加工业对解除转基因产品的控制很有兴趣”。比如生产农用化学产品和生物技术的孟山都公司就完全卷入此事。制药部门的大公司同样有兴趣扩大它们的垄断,能够在各国政府确定药品价格时施加压力。雪佛龙石油公司也把解决冲突和仲裁机制列入它的优先事项,他们认为“应当坚持这个机制”。厄瓜多尔印第安人社区曾起诉雪佛龙,因它将8万吨原油的废料倾倒在印第安人的土地上。

  在美国反对大型贸易协议(TTP和TTIP)的运动从两年前就开始了,当时民众组织就反对所谓“快速通道”,即反对由国会授权奥巴马总统可以谈判贸易条约,然后将其交给国会,以便国会简单地表示“通过”或“不通过”条约,连国会也不能修改条约。2015年6月该程序被通过,“但是由于抗议的运动如此强有力,对国会来说此事结果如何也不简单”。当时在地方一级协调组织了工会、环保团体、老年人组织和教会等参加的联盟。“提出从众议员到众议员、从参议员到参议员的战斗”。积极分子们提出的报告和调查指出该运动在每个地区的影响,占有它应有的地位。

  反对批准条约的行动成倍增加,已经收集了100万人的签名交给国会,在地方的报纸上发表文章,或是在政治家的办公楼前举行示威。这些活动从一个区到另一个区举行。必须加强反对自由贸易条约的人们与战斗在其他战线的战士之间的联系,比如与反对警察暴力或种族主义的战士之间的联系。从长期来说,他们的准则在重复或至少相似。在1994年NAFTA生效之前,官方的宣传宣布将创造数十万个就业岗位。但是,两百多万墨西哥农民失去了他们的工作,许多农民被迫移居他乡,与此同时,美国的大公司可以按有补贴的价格出售它们的玉米。

  路易斯强调,在美国的制造业500万个工作岗位受到破坏(占总数的四分之一),“预计TTP和TTIP将采取类似的政策”。在许多情况下制造业的就业由工会安排,但是服务部门由其他人替代,工人没有保险,工资更低。总之,这种模式降低了工会的谈判权力,因为它总是受到“工厂将搬到其他地方”的威胁。“中产阶级和工人阶级已经20年没有增加工资,尽管生产率有很大提高。这导致了严重的不平等”。(原载2016年3月3日西班牙《起义报》)


相关文章:
·紫虬:扎紧篱笆打好桩,绝不为美国经济的寄生性买单
·九刀衣 | 亲历美国疫情:从新冠抗疫看英美“豪强共和”的本质
·南怀瑾先生:盲目倾羡美国,于国于家后果不堪设想
·余云辉:美国剑指中国三大领域 ——中美贸易协议后果严重
·李超民:强化公共卫生应急响应能力,美国经验给我们哪些启示?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