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时事述评
迟宇宙:王石早干嘛去了?安禄山都破潼关了! 
作者:[迟宇宙] 来源:[新浪财经2015年12月17日] 2015-12-21
 

       野蛮人”正式宣布获胜前,王石就知道结局了。12月8日,他在微信朋友圈说:“1988年万科进行股改的时候我就放弃了股权,表明自己对财富的态度,也表明自己要和团队一起作为职业经理人,将万科打造成为现代优秀企业的自信。既然放弃了股权,谁想要成为万科的大股东,就不是管理层所能左右的。管理层能做的就是为全体股东创造财富,为消费者提供满意产品,为社会承担责任。”

  王石不是这样的人。我见过的王石,虽然并不飞扬跋扈,却也不是如此唯唯诺诺之人。他是坚韧和刚毅的,万科是他的梦。然而他此时话语,却像一声叹息。

  其实早在12月7日,万科A(24.43, 0.00, 0.00%)(SZ.000002)就发布了第一大股东变更提示性公告,称截至2015年12月4日,钜盛华及其一致行动人前海人寿合计持有公司A股20.008%,为万科第一大股东。

  一个星期后,作为“野蛮人”的宝能系终于宣布胜利,承认自己已经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这桩从七月开始的“野蛮人入侵”,终于以“门口的野蛮人”获胜暂告段落。

  宝能系旗下的深圳钜盛华股份有限公司12月15日晚发布公告,回复深交所询问,承认其已持有万科20.008%的总股本,超过华润集团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并称不排除进一步增持或减持的可能性。

  它获胜的确切时间是12月4日。王石在4天后发出了哀鸣,因为他知道大势已去,宛如“安史之乱”,叛军早已攻破了潼关;何时宣告对长安的占领,那是安禄山的事儿。

  宝能系入侵的路线图如下:宝能系的前海人寿筹集200亿,三次举牌万科,持有万科15.04%的份额。华润集团马上增持0.4%的股份,勉强保住大股东位置。宝能系继续与华润鏖战,用两倍的杠杆又增持了万科股份,而此关键时刻安邦系携100亿加入战团。

  “友军来了”的激动还没消退,华润就发现,安邦系不是给它助阵的,而是给宝能系护法的。12月8日晚间,万科A公告称,截至12月7日安邦保险持有公司普通股股票占比达5%。万科A无法公告的是,安邦系也站在了华润的对面。

  这就相当于安禄山造了反,要过黄河了;史思明带领大军杀了过来。唐玄宗还以为史思明是来“勤王”的,等人家联手破了潼关才知道,这叫“安史之乱”。

  郁亮肯定傻眼了,王石估计也傻眼了。郁亮在万科力推的管理层合伙人制,此时此刻,在300亿的游戏当中,就像个发呆的看客。

  我想起王石有一次对我说:“我当时认为自己有野心。中国传统文化对财富是鄙视的,财富积累创造就是为富不仁。所以突然很有财富,在中国这个社会当中会处于不利地位,要发展大,一定会问你的财富干不干净,要追踪祖宗八代,这与自己的野心是不一致的。既然不一致,我有更大野心,就放弃它。另外还有自信心。对很多企业来讲,你的命运可以自己主宰,如果股权是你的当然可以主宰,财富积累是自己的,自己说了算,主宰自己。我有自信心,不需要拥有多少股权才能经营企业,只要有这个能力就行。野心、能力和自信心使我相信,我不需要控制公司,就靠我的能力,就可以经营这个公司。”

  今天,他会不会感到后悔?他跟我说:“人生和搞企业都是一样的,实际上是一直在犯错误的。王石也不例外,但是有的错误是可以改正的,有的错误是改正不了的。比如说掉到冰窟窿里面,很可能就不出来了,所以该谨慎要谨慎。但是不能因为说怕这个错误,而不去试,这是很重要的原则。”

  然而这一次,他或许大错特错了。

  我想起唐玄宗李隆基和唐肃宗李亨这对父子,如何在惶恐中逃离繁花般的长安;我想起宋徽宗赵佶和宋钦宗赵恒这对父子,如何在绝望中等待悲惨的命运裁决。

  我想起2007年5月,在万科第五园,我目睹王石当着柳传志、李东生、王中军等人的面,当着年轻的鲁伟鼎的面,谨慎地劝诫郁亮不要走得太急。他觉得万科的“千亿计划”太快了。那时候,郁亮在他眼里是一个充满活力,但依旧毛躁的小伙子。我坐在他们旁边,就像看一位父亲在谆谆教导自己的儿子。他对他寄予厚望。他要考验他、磨练他。

  然而市场的火热超出了他的想象,万科的销售额很快突破了1000亿,2014年突破了2000亿。

  王石曾对我说:“一定要相信运气,换句话说就是你成功了,你不要觉得自己了不起,你仅仅是运气而已。”然而数字是最好的实力证明。郁亮向董事会和投资人宣示了存在,也宣告了王石可以安心“退休”。他可以去哈佛游学,给他的田朴珺做红烧肉了。

  今天,此时此刻,一些人开始嘲讽王石“爱美人不爱江山”,为了给田朴珺做红烧肉,葬送了万科,也有人总结出企业家的“死亡规律”——一碰女明星,企业家“必死无疑”。

  倒果为因很容易得出“无比正确”的结论,但每一条线索都指向同样的结果。“商业人物”(“biz-leaders”)今天扯出另一条线索,试图告诉你另外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在万科,在安禄山的叛军渡过黄河的时候,郁亮和王石他们,还在琢磨谁当皇帝、怎么当皇帝,以及何时即位的问题。

  帝国总是先从内部崩塌,堡垒总是先从内部瓦解。权力是最好的春药,再坚挺的神话,有时候也会一戳就破。

  安禄山的叛军来了,长安城里浓烟滚滚,李亨遥尊了太上皇,强取了皇位;大金兵临城下,宋徽宗六神无主,才把皇位给了儿子宋钦宗。

  你们傻啊!早干嘛去了?

  今时今日,那山他已爬过,那爱情的味道,他已多次品尝过,那权力是最好的春药,却不知坚挺于何处。

  以下文章系“商业人物”(“biz-leaders”)迟宇宙于2015年3月份撰写,标题叫《禅让只是一种不存在的神话传说》,又题《太子们的选择权》,扯出一条线索,或可稍解疑惑。

  禅让只是一种不存在的神话传说

  2011 年,中国房地产业发生了一桩具有象征意义的事件。

  华远的任志强、万科的王石和万通的冯仑,三位董事长,三位开发商中的“大佬”,一起选择了退隐。任到站,非退不可;冯卸任,算是激流勇退;至于王石,选择了去哈佛“游学”。

  在哈佛,王石“自己做早餐,步行上学,坐地铁出行,和十几岁的孩子一起学习语言”,以及,给田朴珺做“红烧肉”。

  “未来5年,我将逐渐淡出。”他说。

  未来5年,王石的确正逐渐淡出,万科开启了郁亮的时代。媒体已经开始描述“他的万科”。一个完美的权力棒交接故事,一场可以被描述为“禅让”的神话传说。如果没有“红烧肉事件”、“安信地板事件”,以及“王的归来”的话。

  发生在2011年的“锵锵三人行”,无论从新闻还是社会学的视角来看,都具象征意义。这三个“大佬”各具特性,或是桀骜不驯,或是平淡迂阔,或是玩世不恭。在举目四顾遍是泪水和血腥的“地产风云”中,在最初那个原始竞争上开满鲜花的年代里,他们风云际会。

  他们是英雄,是骄子,是宠儿。他们被命运选中,为这样的一个时代背书。他们得到的酬劳,除了现金、有价证券外,还有镁光灯、印刷术、无线电波和数字技术的关爱。他们是“一哥”,是“大佬”,有时候也扮演着“带头大哥”的角色,就像他们一贯扮演的那样。

  四年多过去了,任志强正在转型为一位公共知识分子和作家,冯仑选择了“二次创业”;王石则通过“归来”,试图对万科进行再度控制。2012年,他说:“万科要开始进入平稳发展模式了。”“就算我死了,你们搞多元化,我还是会从骨灰盒里伸出一只手来干扰你。”

  尽管万科回应说:“王董事长只会做短暂停留,且将留学年限从3年延长至5年。”但是人们都知道,他对郁亮并不放心,也并不满意,倘使郁亮不能使董事会、投资人满意,倘使郁亮与他设计的战略背离,他依旧有能力变更“接班人”。

  “禅让”的故事慢慢就变成了“即位”故事,郁亮成为了“太子”,而历史上的很多“太子”,最终变成了“废太子”。皇帝越是英明神武,“太子”就越容易成为“废太子”。汉武帝、唐太宗、康熙……都这么干过。宋太祖和宋太宗的权力更迭有趣,像是一种“内禅”,却依旧留下了“烛光斧影”的传奇。

  “禅让”的美好传说,来自《尚书》的夸张描述,但人们从来没有获得有效的证据,表明它的确曾存在于现实当中。在传说里,尧、舜、禹以“禅让”的模式完成了权力更迭;皋陶和伯益作为陪衬,曾出现在禹的权力谱系中。最终,禹的儿子启为“禅让”送了葬,开启了夏朝。

  如此完美的传说只能存在于神话当中,而《尚书》确切地说,的确可以当作神话历史来对待,除非考古发现能够对它进行实证。“禅让”的传说后来也出现在中国的信史当中,成为流血的暗战和不流血的政变进行的“最优选择”。如果你不肯给,那我自己强取。曹丕是这么干的,李渊也是这么干的……

  毫无疑问,作为英雄的王石已经不再年轻,不再充满活力、斗争精神和孤注一掷的勇气。凯撒会老,安东尼也会老;尧舜禹会老,刘彻和李渊也会老。他们必须退休,就像士兵必须退役。

  然而谁都知道,权力是最好的春药;谁都知道,凡人一旦尝过了权力的味道,就无法真正地向昨日告别,与往事干杯,无法告别对权位和财富的觊觎、争斗、囤积、探寻。

  贪婪会驱使他们寻找真实而不愚蠢的新生活,恋栈则使他们沉醉在权力当中。他们一面把玩着权力,一面又把沉重的遗产留给了不确定的继任者,使后者的命运充满变数并更富有戏剧性。

  界面的报道,《他的万科》,描述了正在进行的“禅让”。它说:“没有人愿意永远活在别人的阴影里。王石开创了万科并享有了近乎所有的赞誉,他毫无疑问就是那个最聪明的人……收获的季节总要来临,在万科,战投帮崛起,郁亮的时代已至——这是他应得的。”

  郁亮如今是全球最大住宅公司的总裁,是万科真正的控制者。他已将“太子”之位坐牢,并且建立了这个行当中最庞大的“东宫卫率”。倘使成功即位,他和王石都可以实现完美的“禅让”神话,成就韦尔奇与伊梅尔特那样的故事;倘使即位遇到障碍,或是王持久地恋栈宝座,他也有足够的力量,像李肃那样遥尊玄宗皇帝为太上皇,并且慢慢地将高力士、陈玄礼们清理掉。

  《他的万科》说:“作为一个在过去十几年一直蓬勃发展的公众公司,64岁的王石和49岁的郁亮的组合,是这家独特的中国公司的心脏。王与郁之间也不仅仅是一种上下级关系,而更类似于师生──多年以来,王石负责做梦,而郁亮是那个把梦想照进现实的人。用郁亮的话来说,‘董事长(王石)负责不确定的事情,我负责确定的事情。’”

  在万科,不确定的事是权力交接的人选;确定的事是权力谱系的更迭。王石所曾倚重的老臣,如今正在被边缘化。郁亮不再扮演配角,他正以自己的“东宫卫率”(所谓的“战投帮”)取代那些核心的权力。

  “在王石海外游学三年后,郁亮似乎要比任何时候都更自信,他正在跨越王石走到万科最前台,并以自己的想法,对这家公司进行大刀阔斧地重组。这种微妙变化,自然引起了人们对这家公司的怀疑、猜测和对它未来走向的关切。”

  毫无疑问,王石与郁亮是存在战略分歧的。2007年5月,在深圳的万科第五园,王石就曾告诉我们,万科的速度太快了。他以阅历看到了风险,在谨小慎微中完成了万科的“千亿时代”;但是郁亮充满了年轻的活力与勇气,与“提示风险”相比,他更喜欢“揭示机遇”。

  勃勃野心取代了对未来的恐惧,“千亿万科”只有他一半的功劳,而“两千亿万科”则全是他的功绩。谁都喜欢独享权力和镁光灯,郁亮也是个凡人。

  《他的万科》援引说,有一次媒体采访郁亮“谁是你最崇拜的人”,他的回答是自己的女儿而非王石——这或许是一种发自内心的选择。

  这世界上最残忍的权力更迭,曾经发生在宫廷;当宫廷逐渐被演变为历史的遗迹,角斗场变成了公司。多巴胺、荷尔蒙的角逐从来不曾停止,钩心斗角、两面三刀从来不曾消褪。人们只是换了一个战场,血腥杀戮只是换了一种描述形态,残忍却没有改变,它变得更加残酷。

  每一个继承者都充满了恐惧,他们只有成为强者才能掌握命运。一切的顺从、驯服和隐忍,要么是为了学习,要么是为了韬晦。权力更迭中只有一种表现形式,成为比强者更强的强者,取而代之,建元或是改元。

  对于万科来说,也对于联想这样的公司来说;对于郁亮来说,也对于杨元庆这样并不年轻的年轻人来说,“禅让”从来只是一种不存在的神话传说,活生生的、血淋淋的权力更迭故事,已经发生在他们身边、他们身上。他们的选择是顺利即位,为此他们建立了自己的“东宫卫率”、树立了自己的威权,形成了自己的权力谱系。

  他们所要做的无非就是等待,要么先皇驾崩,要么遥尊太上皇。此时此刻,正如“玄武门之变”的那个凌晨,李渊正泛舟于海池,尉迟敬德奉李世民之命擐甲持矛,出现在了李渊面前。

  此刻,选择权在他们手中。这已是他们的时代。

  12月16日,A股收盘。万科A(SZ.000002)报收于20.18元,跌4.27%。

  现在,我们看到了。

  这TM谁的时代也不是。

  这是资本的时代。

  一切尚未结束,绞杀的大戏才刚刚开始。

  搬个小板凳,坐下,等。

  就这样。


相关文章:
· 翟玉忠:宇宙中的文明之花——孔门四科
·翟玉忠:少谈些普世价值,多谈些宇宙大道
·翟玉忠:践行宣传中华文化、宇宙大道需要大定力
·中医是站在宇宙上看人体
·南怀瑾:《易经》包含宇宙间一切事物的大原理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