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法家人物
南一鹏讲述父亲南怀瑾:纵横此生传国学 
作者:[李苑] 来源:[工人日报-2015-12-14] 2015-12-16

 

 

后排:南怀瑾(右)南怀瑾夫人(左)

前排:南圣茵(左一)南国熙(左二)南可孟(右一)南一鹏(右二)

 

 

    他一生贯通儒、释、道,熟读诸多典籍,秉承“佛为心,道为骨,儒为表,大度看世界;技在手,能在身,思在脑,从容过生活”;他全心致力于传播中国传统文化,出版《论语别裁》《孟子旁通》《原本大学微言》《易经杂说》等数百种著作,并被翻译成8种语言流通世界,在华人世界掀起国学热。他弘扬传统文化,备受尊崇;却也因学术性不强,饱受非议。

    就在一代奇人南怀瑾辞世三周年之际,其子南一鹏携50万字长篇传记作品《父亲南怀瑾》讲述父亲的传奇人生。

没有小学文凭只有家风传袭

    1918年农历二月初六(3月18日),南怀瑾出生于浙江温州乐清翁垟镇地团村南宅组。因是家中独子,备受疼爱。幼时家境殷实,南怀瑾很小就被送到私塾,学习四书五经。几年后,父亲送他去县小学插班,上了最后一个年级的课,接受了些新式教育。所以,南怀瑾一直说,自己一辈子连个小学文凭都没拿到。

    南怀瑾的父亲特别注重家风,不仅自己身体力行,也要求南怀瑾学行一致、知行合一。家里桌上长年摆的《朱子治家格言》就是布置给南怀瑾的课业,不仅要背诵,还要照着做:“黎明即起,洒扫庭除,要内外整洁;既昏便息,关锁门户,必亲自检点……”

    父亲对南怀瑾的影响是终身的。在后来讲课时,南怀瑾常常引用《朱子治家格言》的最后两句话:“读书志在圣贤,为官心存君国。”正是在父亲的引导和影响下,南怀瑾从小志存高远。

    南家还有一种特殊的教育方法——功过格,即在书房贴一张纸,画100个或30个同等大小的格子。父亲要求南怀瑾每天睡前反思,当天如果犯错,就用黑笔在一个格子点墨点,若是做好事,就拿红笔点红点。一张“功过格”满了,新的一张就换上。父亲也会根据红黑比例,给以相应奖惩。这个“功过格”是数百年来民间教育的传统,据闻明代的袁了凡也用此法教育子孙。

    年少时,南怀瑾曾思索读书为何,而与祖母的一段对话,意外地改变了他“读书为官”的初衷。一天,他坐在祖母床边读《三国志》,祖母突然放下手中针线活,说:“孩子啊,读书可以,千万不要做官哪!”正看书看得心潮澎湃的南怀瑾惊诧万分,问:“那我读书干什么呀?”祖母回答说:“一代做官九代牛。”祖母的这句话,后来常被南怀瑾在课堂上引用,告诫学生读书不是为了做官,教育要有更大的目标。也是这句话开启了南怀瑾“不问禄位问功德”的修行之路。

从《论语别裁》开始普及传统文化

    南怀瑾一生涉猎颇广,儒、释、道经典著作皆有所长,但他最为著名、也是传播最广的著作之一,当数《论语别裁》。时至今日,普通人如何理解、学习、继承传统文化,仍莫衷一是。但早在1975年4月,南怀瑾就已经开始了普及传统文化的探索。

    那时,社会上有风气认为,传统文化僵硬老旧,不能用以解决现实问题。但南怀瑾一直主张,传统是随时可以创新的,并非简单的复古。复古,就是把当代中国的命运交给三千年前的古人承担。当代知识分子自己不承担国家的责任,反而让孔夫子扛责任,就把孔夫子打死了。

    南怀瑾讲《论语》,不复古。他说,朱熹注释的《论语》问题太多了。比如,孔夫子评价宰予“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好像是说宰予是一个又笨又坏的学生。但孔门七十二贤,宰予是言语科里的第一。所以,南怀瑾认为,这句话不是孔子在骂宰予。宰予身体不好,白天在那睡觉,孔子的意思是说,宰予这个孩子身体不好,他是叹息,心疼他。

    南怀瑾一直试图还原孔夫子思想家的地位,让大家看到儒家思想是正向的。他说,那些强调纲常伦理一类的东西,是后代儒生为了适应国家统治的发展而逐渐附加上的。于是,孔子的思想在发展中曲解和误读渐渐多了,孔子也成了一个被随便涂抹的偶像。

    在此后的一年时间里,南怀瑾一直在讲《论语》。他将原文撮编成一个个历史故事,寓意深远而妙趣横生。一时间引发台湾读《论语》热,很多人甚至将刊登其讲解的杂志剪贴成册。

    半个多世纪以来,南怀瑾漂泊四方,但他一直为重整中国文化断层而奔走呼号。回到香港后,他愈发认为,文化重建要从儿童抓起,于是他开始着力推广儿童读经运动。读诵的内容,包括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儒家、道家的基本经典,甚至也可以包括一小部分佛家的书。要教小孩子像唱歌一样,很轻松愉快地背诵。

毁誉参半引非议

    也正是在南怀瑾将传统文化解读给大众之际,非议渐生。有人称其是“伪国学大师”,也有说《论语别裁》根本就不是一部严谨的学术著作。

    对此,台湾学者薛仁明的话,也许能说明一二。“他(南怀瑾)将文史哲艺道打成一片,不受学术规范所缚,也不受学术流派所限,更不管枝节末微的是非与对错;他行文论事,总信手拈来,左右逢源;言说之方式,更是不拘一格。因此,他的书可风动四方,也可让没啥学问的人读之欣喜。于是,明白者,知其汪洋闳肆、难以方物;不知者,便难免有‘随便说说’‘野狐禅’之讥了。”

    “从学术视角看,有些人认为南怀瑾还称不上是一位国学大师,当然我认为从坚持和传播传统文化方面看,今天又有哪一位学者能超过南怀瑾先生的社会影响呢?”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所长、北京大学国学研究院教授楼宇烈对南怀瑾的贡献感佩不已。他还说起了南怀瑾和北京大学国学研究院之间少为人知的关系。

    上世纪80年代中,楼宇烈曾经两次去香港拜访南怀瑾,饭桌上,南怀瑾非常关心北京大学在传承传统文化方面的作用。他多次建议,希望北大能够成立一个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中心,他可以出资来支持。楼宇烈带着南怀瑾的建议,在学校等多方支持下,1992年1月北京大学传统文化研究中心成立,它就是如今的北京大学国学研究院前身。此后,南怀瑾如言,为研究中心提供经费予以支持。

    作家余世存虽对南怀瑾著作的学术性有质疑,却也称赞其在传统文化普及方面的功绩:“他打通了庙堂和江湖,让普通大众对传统文化有了亲切感,为大众提供了一种入门的可能性……我们大陆知识分子没有完成文化现代化、知识现代化的任务,大众对世俗化的知识、学问是有需求的,所以南先生的著作填补了这个空白。”

    南一鹏一语道出父亲的心思:“不同于学院派中规中矩的思路,这就是他讲学的风格,大抵能引起人们关注传统的心思,父亲的目的就达到了。”

不是神的南怀瑾

    南怀瑾对社会现象非常理解,所以告诫诸子,不以标新立异来耸人听闻,不以“怪力乱神”来谋取私利,要回到诚意正心的修身本位。

    自从南怀瑾过世以后,网络上就有许多假借他的名义,成立微信号,假说推广国学。南一鹏认为,这些做法,正是欠缺中华文化礼义的表现。不但擅用南怀瑾的名义,而且将他的学说碎片化,既无礼,也无义,让人不禁感叹中华文化的复兴不易。碎片化的短语或许可以起一时的作用,但是见树而失其林,更是可惜。现代人每天接触大量资讯,而无启发;接受大量的碎片化资料,而无整合;所以偏见、谣言,很容易误导群众。这是标准的速食文化表征,也是文明肤浅的现象。

    “我不希望大众学子神化我父亲,因为神话了之后,就会变成‘迷信’,而不是‘正信’。‘迷信’是指要建立一个偶像,然后外求,而‘正信’则是‘内求’。”南一鹏说,“神化南怀瑾,就是自己偷懒了。我父亲之所以努力教化,就是相信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中华文化的继承人,相信每一个人自性的光华,终有一天会显现出来造福世人。”


相关文章:
·南怀瑾:一个社会承平久了,不用严刑重法那就不得了
·南怀瑾:老子思想的天道无为与自然的观念
·南怀瑾先生:《春夜》
·翟玉忠:梦遇南怀瑾大士
·刘雨虹:成立东西精华协会 ——南怀瑾先生侧记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