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经世济民
余云辉:索罗斯“第三次世界大战论”卖的是什么药? 
作者:[余云辉] 来源:[海疆在线 2015-06-08] 2015-06-11

内容提要:

    在美国把中国列为全球头号对手并把各类武器都对准中国的情况下,如果中国央行和证监会继续推行人民币自由兑换和资本项目自由化,那么,未来等待中国的将是金融悲剧、产业悲剧、社会悲剧、政党悲剧和国家悲剧……

    在中国国内经济、金融和社会等诸方面的问题没有得到有效解决之前,在中国的经济实力、金融势力和军事能力还无法与美国为首的国际联盟相抗衡的情况下,资本项目管制是中国经济金融安全的最后防线。

                  一、索罗斯的烟雾弹

    近日,华尔街金融大鳄乔治.索罗斯在世界银行布雷顿森林会议上警告,我们正处在第三次世界大战的门槛上。他认为,发动世界大战的国家可能是中国,制止战争的解决途径是:把人民币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条款权的货币篮子,同时,要求中国允许人民币自由兑换(即放弃资本项目管制),为中美两大经济体创建“一个有力的链接”。

    美国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金融帝国主义国家。美国的国家战争机器实际上是控制在以华尔街金融巨头为首的金融、能源和军工等财团手中。索罗斯的战争警告实际上是华尔街发出的战争声音,这将可能转化为美国针对中国的战争行动。中国对此必须给予高度重视。

    显然,根据历史的经验,索罗斯已经看到了中国挑战美国霸主地位的必然性,同时,也看到了美国对华动武的可能性。但是,索罗斯以他惯用的瞒天过海的手法提供了一个中国主动发动战争的错误逻辑,其实,这是华尔街惯用的烟雾弹。这是因为:(1)索罗斯认为,如果中国经济持续衰退,中国很可能通过发动对外战争来缓解国内矛盾。这个判断根本站不住脚。中国从来没有采取过通过对外战争来解决国内经济矛盾的先例,更何况,在美国重返亚太的情况下,中国对外战争就意味着对美战争。对美战争怎么可能解决中国经济问题呢?(2)根据索罗斯的建议,美国应当作出“重大让步”,把人民币纳入SDR的货币篮子,通过推动中国资本项目自由化和人民币国际化来促进中国经济发展壮大,缓解中国的国内矛盾,制止中国发动对外战争。这一点同样站不住脚。美国高调重返亚太并将60%以上的军事力量集中于亚太地区,显然是为了遏制中国的发展壮大,防止中国成为挑战美国全球霸主地位的挑战者。在此背景下,美国怎么可能大发慈悲帮助中国发展经济、摆脱困境、最终成为美国全球霸主的挑战者呢?可见,索罗斯只是代表华尔街拉响了中美之间爆发战争的警报,却故意隐瞒了中美战争的逻辑和真相。

                    二、美国发动对华攻击的推演

    华尔街,除了追求财富增值的欲望是真实的之外,其它的一切陈述都可能是谎言。在此,我们需要穿透索罗斯抛出的语言迷雾,看清华尔街金融寡头的真实意图,并按照站得住脚的逻辑过程推演出中美战争的步骤和场景,以便于中国提前布局,防范于未然。

    中美之间能否爆发战争?在什么时间爆发战争?战争的具体表现形式是什么?这是我们重新解读索罗斯的“第三次世界大战论”的关键。

    战争,必须有战争的逻辑。但是,战争逻辑往往表现为虚假的烟雾弹和真实的内在逻辑。这是因为“兵者,诡道也”。只要能够实现美国的国家战略目标和金融掠夺目标,战争形态既可以表现为军事对抗,也可以表现为毁灭性的“网络攻击”和“金融攻击”,或者三者同时进行。在中美关系方面,美国的对华战略目标是抑制中国形成挑战美国的能力,特别是要解除中国挑战美国全球金融霸主地位的金融能力;美国的金融掠夺目标是掏空中国企业和居民的储蓄财富以及对应的外汇储备,同时摧毁人民币国际化的物质基础。

    美国的国际战略专家认为,一战和二战的战争形式不再可能带入第三次世界大战,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包括核武器)的对抗不可能构成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战争形态,但是,第三次世界大战仍然会以其它形态表现出来,而击垮战略对手的武器可能是思想、文化、舆论、互联网、汇率、利率、能源、粮食、转基因食品等工具。这些武器既可以单独使用,也可以综合使用。

    从历史角度看,这些新型的战争武器具有类似于核打击的威力,前苏联的解体便是真实的案例。

    美国对华的战略围剿和战略打击不会简单地重复瓦解前苏联的路径,但是,美国针对中国的致命性打击方案一定会体现以下原则:(1)战略利益最大化原则。美国的最大利益在于美元、在于美国的全球金融霸主地位,因此,一切挑战美国金融霸主地位的国家和货币必然成为美国的头号敌人。目前,美国的头号敌人就是中国。(2)现实利益最大化原则。中国拥有50万亿的储蓄存款和3.7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这是美国金融巨头的现实利益。(3)发挥美国最大优势原则。在美国战略武器库中,目前唯一可以打得对手毫无还手之力的武器不是核弹头,而是金融和美元。(4)打击对手最薄弱环节原则。中国国家安全的最大隐患不在军事领域,而在金融经济领域。美元资本已经完全控制了“中国经济的顶层权力”(即:中国基础货币发行权、人民币汇率定价权和人民币资产定价权)(5)选择对方堡垒内部美国代理人最集中的领域,以点带面,全面打击原则。美国已经完成对中国经济金融界的理论洗脑。这里是美国利益代理人最集中的领域。他们是美元的逐利者,也是美国的思想俘虏和利益代言人。中国央行的问题尤其突出。可以设想,在抗日战争时期,如果百团大战的前线总指挥不是彭德怀而是汪精卫,那么,日本皇军还有失败的可能吗?

    从美国全球战略布局角度看,美国导演的乌克兰危机仅仅是为了同时牵制着北约国家和俄罗斯,那里上演的仅仅是武器秀;而实现美国国家利益的主战场是亚太、是亚太地区的中国、是中国地区的经济与金融领域。美国要获取的是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形成的国民财富,同时,摧毁中国挑战美国和美元的经济基础。必须认识到,美国近期针对中国的军事威胁和互联网攻击属于战略试探和战略测试,最终都将服务于美国的金融攻击。这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也符合美国的对华作战原则。

    在索罗斯等华尔街巨头的操纵之下,“美国政府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定会给中国递送一个插满野玫瑰的花篮,让人民币进入SDR的篮子,然后,以此来换取华尔街展开对华金融攻击的核按钮。

    历史可以总结,但未来只能描述。如果中美两国的领导人接受了索罗斯的解决方案,那么,中美之间的金融博弈与战争冲突极有可能按照以下的步骤而展开:

    第一阶段,美国做出“重大让步”

    在华尔街金融资本的操纵下,美国政府做出所谓的“重大让步”,允许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的货币篮子;

    第二阶段,中国放弃资本项目管制,推行人民币自由兑换

    为了回应美国的“重大让步”,中国央行必须承诺人民币自由兑换。接受了美国理论洗脑的央行领导会积极游说中央进一步推动资本项目自由化,比如,进一步扩大沪港通、深港通和境内外基金相互承认的额度,进一步扩大海外资金进入国内资本市场和金融衍生品的投资额度,等等。在此过程中,美国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会继续对中国政府实行威逼和利诱。

    中国一旦放松或者放弃资本项目的管制,那么,华尔街资本可以自由地兑换人民币投资于国内的股市、债市和指数期货市场。由此,借助美联储的美元印钞机,华尔街金融财团可以轻松地“以市场化手段”掌控中国资本市场和期货市场的定价权。海外资本可以通过美元资本优势、金融产品优势和金融技术优势,把中国企业和居民的银行储蓄吸引到资本市场,然后通过资本市场的上下大幅波动再把这些储蓄转变为跨国资本的利润,最终完成对中国的国民财富的转移和洗劫。这是由华尔街为首的跨国资本的逐利本性所决定的,也是他们的拿手好戏。

    其实,人民币汇率实行单边升值的政策,已经引来海外美元的狂潮并挣得盆满钵满。中国的外汇储备从2005年底的6000亿美元到2014年底将近4万亿美元,增长了将近7倍,其中,潜伏入境的热钱预计超过1万亿美元。

    第三阶段,引爆金融经济危机

    只要中国放弃资本项目管制,那么,以华尔街为首的国际资本可以联手起来进一步推高人民币汇率,拉升中国的股市和债市,然后,反手做空中国,引爆金融危机。索罗斯倡导的“刺激反射理论”可以再次应用于掠夺中国百姓的财富之上。

    通过数据对比,可以看出中国已经存在爆发国际金融危机的可能。

    截止2015年一季度末,中国外商直接投资(包括金融类直接投资)净余额是1.9万亿美元;此外,专家推算,国际热钱预计在1万亿美元左右。二者之和大约2.9万亿美元。假如这2.9万亿美元的资本多年来在中国累计取得了50%的收益(实际上外资在华的累计收益率远不止50%),那么,美元资本的累计利润在1.5万亿美元以上。因此,外资的本金加盈利之和已经超过4.5万亿美元。

    一季度末中国外汇储备是3.73万亿美元(其中包括大约8955亿美元外债,而且69.4%属于短期外债)。中国外汇储备减去美元外债后的余额是2.83万亿美元,而外资本金加盈利之和超过4.5万亿美元。二者之间存在巨大的缺口。如果中国放弃资本项目管制,一旦资本集中外流,那么,中国将出现严重的兑付危机,并瞬间摧毁人民币信誉,使人民币国际化成为国际笑话。

    陈云曾把货币比作“笼中老虎”,老虎是会吃人的。外国投资者持有的人民币资产属于“笼中洋老虎”。中国“笼中洋老虎”已经大到了足够吃人的程度。管住“洋老虎”的笼子就是资本项目管制,就是人民币不能自由兑换。

    在资本项目自由化的情况下,华尔街资本可以动用美国的“硬实力”、“软实力”与“巧实力”之间的巧妙组合(即美国在全球攻城略地的“魔鬼三角阵”),通过放大中国国内的经济、金融和社会危机,甚至制造中美之间的经济冲突、外交冲突和军事冲突,促使海外投资者把他们在中国国内持有的人民币资产兑换成美元,离开中国;同时,在人民币自由兑换的情况下,国内企业和居民也可以通过抛售股票和债券,并将人民币兑换成美元流到境外,进入美国等发达国家市场。

    美国的资本力量、网络力量和军事力量对中国发动致命打击的时间窗应该就在于人民币自由兑换之后的某个时点上。可以断言,如果人民币自由兑换,资本项目全部对外开放,美元资本和美国的战争机器可以像驱赶羊群一样驱赶着中国国内的银行储蓄资产,驱赶着国内的资金流和外汇流,并主宰着国内股票市场和期货市场的波动,那么,美国以互联网、经济金融和军事为综合手段的对华战争就一定会降临。具有战争一样破坏力的网络攻击、金融攻击必然发生。

    从某种意义上讲,没有“金融大跃进”,没有人民币自由兑换,就没有美国的对华攻击和对华战争。正如,对大象而言,没有象牙就没有杀害,而不是“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当人民币汇率处于高估的价位并已经基本摧毁的中国的出口产业、当社会资本逃离了实体经济而进入资本市场并把金融指数推高到危险的位置、当证监会和人民银行对外开放的资本项目吸引了足够多的境外热钱足够做空中国、当央行把个人跨境投资业务和非居民在本国资本市场的投融资业务进行了大尺度的开放,当这些指标一旦同时达到,这就意味着美国对华攻击到了扣动扳机的时刻。把中国经济金融的现实状况和政策走势与上述条件相比较,美国扣动扳机的时刻正在逼近。

    一旦出现这种情况,人民币汇率必将暴跌,一大批美元负债企业将倒闭,股市和债市将出现断崖式的下跌,中国进口的石油、原材料、粮食等价格将快速飙升,国内恶性通货膨胀随之出现。此时,中国的经济危机、社会危机和政治危机可能同时爆发。

    也许,这个时点也会成为美国发动对华军事打击和颜色革命的时间窗。古人云:“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娇,自遗其咎”。

    第四阶段,美元资本的最终收获期

    在美联储可以无限量提供美元纸币的情况下,美元资本的终极追求不是美元,而是自然资源、产业股权、金融机构股权和社会政治控制权。在中国外汇储备被掏空、出现严重的美元兑付危机、进出口企业无法运转、国内经济处于停顿和崩溃的情况下,中国必然需要向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求助。这时,美国政府控制下的国际金融机构早已准备好了详细的条件清单:要求中国彻底打开国门,向国际资本交出国有企业的控制权和国有金融机构的控制权,实行完全的市场化制度,给华尔街金融资本绝对自由的掠夺空间。这正是美国政府始终把中国的“开放”与中国的“改革”联系在一起的根本原因。

    到了这一阶段,华尔街资本已经彻底掏空中国并绑架了中国。中美两国的经济体之间不仅创建了索罗斯所说的“有力链接”,而且实现了美国对中国经济体的彻底控制。这是资本的时代,这里体现着资本与金融的力量。

    在此,索罗斯的财富目的彻底达到了;同时,索罗斯的战争警报也彻底解除了:此时的中国不再是东方的龙,而是重病的虫。中国已无力发动任何战争,哪怕是自卫反击。但是,中美之间的战争仍然可能发生。与索罗斯的战争预言不同的是,发动战争的不是重病中的中国,而可能是落井下石的美国和日本。美国和日本可以在南海和东海挑起局部战争,潜伏在中国内部的“美国第五纵队”也可以趁机起事与之配合,最终达到瓦解中国的目的。

    在美国把中国列为全球头号对手并把各类武器都对准中国的情况下,如果中国央行和证监会继续推行人民币自由兑换和资本项目自由化,那么,未来等待中国的将是金融悲剧、产业悲剧、社会悲剧、政党悲剧和国家悲剧。

              三、资本项目管制是中国经济金融安全的底线

    成功的战略需要提前布局,长期守候。华尔街成功的金融投机家,首先必须是一个杰出的预言家。显然,索罗斯属于其中杰出的一员。

    索罗斯不仅富有预见性,而且富有行动力。早在2007年,索罗斯的对冲基金就已经像狼群一样进驻香港,随时准备逐鹿中原。他把SDR作为诱饵,抛给急于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中国央行,然后换取中国放弃资本项目管制。只要中国放弃资本项目管制的最后防线,索罗斯们就可以代替美国政府和美国军队征服中国、打败中国,续写美国瓦解前苏联之后的又一战例。

    如果说,前苏联是美国全球战略下的思想舆论战败国,那么希望中国不要成为美国“魔鬼三角阵”围剿下的金融战败国。

    中国必须防止央行和证监会的主要官员出现头脑过热,不能搞国际金融“洋跃进”,不能刻意追求人民币特别提款权和人民币国际化,不能为弥补跨国产业资本的流出而引进国际金融投机资本,不能为掩盖人民币升值的错误而去犯更致命的错误,不能为此放弃资本项目管制,不能为美国实施对华的精准打击而提供各种金融渠道、金融平台和金融炮弹。中央应该尽快叫停包括沪港通、深港通、境内外投资基金可跨境投资、允许境外资金投资国内证券和金融衍生产品等“金融洋跃进”的做法,绝不提供人民币自由兑换的时间表。

    在中国国内经济、金融和社会等诸方面的问题没有得到有效解决之前,在中国的经济实力、金融势力和军事能力还无法与美国为首的国际联盟相抗衡的情况下,资本项目管制是中国经济金融安全的最后防线。

    (作者余云辉系安信信托独立董事、厦门大学金融系客座教授、投资银行专家、厦门大学经济学博士)


相关文章:
·余云辉 于中寅:治金融若烹小鲜,不可瞎折腾 ——当前资本市场流动性危机的成因及其救市对策
·余云辉:为什么要把货币上升到国家和军队的高度?——法国经济的兴衰转变对中国摆脱经济困境的启示
·余云辉 :人民币基础货币发行机制应该与资本市场挂钩
·余云辉:中兴事件说明中国的工业化之路还很长
·余云辉:关于成立“中国资本市场上市企业稳定基金”的建议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