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新法家研究
李农:文明是一种动态的过程 
作者:[李农] 来源:[网友推荐] 2006-02-16

    要给文明下定义,就不能不先搞清楚一个与之紧密相关的概念:文化。

    什么是文化呢?我认为文化是以一个民族的哲学为其核心和精髓的这个民族的人的生活的所有方面的总和。文化之有异同,实因哲学之有异同也!以中国的文化形态的变迁为例,周朝之前的华夏民族以对天的信仰作为自己的哲学,春秋战国时期,百家争鸣,统一的民族哲学未能形成。但是,秦国以法家哲学为自己国家的哲学而富国强兵,并最终统一了中国。天下一统之后,统治者汉武帝选择了儒家哲学为官方哲学,因而,儒家哲学从此也就成为我们民族的哲学直到今天。因此,可以说,中国的传统文化就是以儒家哲学为其核心和精髓的中华民族的人的生活的所有方面的总和。


  再以西方民族的文化形态的变迁为例,古希腊和古罗马人均以神话信仰为自己的哲学。公元前后,他们接受了基督教之后,遂有西方千年以上的基督教文化的历史。文艺复兴之后,基督教被否定,人文主义(或曰人本主义,人道主义)得以确立。


  通过以上两例,我们可以清楚,中国的文化形态的变迁图是:


    天之信仰的文化→百家争鸣的文化→儒家文化


    西方民族的文化形态的变迁图是:


    神话信仰文化→基督教文化→人文主义文化


  而综合以上两个系图我们不难得到中华文明和西洋文明的概念来。即:


    中华文明=天之信仰的文化+百家争鸣的文化+儒家文化  


    西洋文明=神话信仰文化+基督教文化+人文主义文化  


  因此,文明就是从开始到结束的某一人类集团自己所创造的文化的历史之流。

  文明有始也有终,历史上死亡的文明不乏其例,如古埃及文明,古巴比伦文明,古希腊和古罗马文明等等。


  因此,吸收其他文明的有益成分说起来容易而做起来却比登天还要难。这是为什么呢?如果我们意识到文明(≥文化)的核心就是哲学,那么我们就找到了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其实,哲学(或者宗教)是有着强烈的排他性的。当你选择了一种信仰时,那么其他的思想就会成为异端,而你接受了一种新的信仰,你就必须放弃你过去的想法。因此,接受一种新的文明毋宁说是接受一种新的哲学体系,而哲学变了也就意味着文明的性质也就变了。如果这个新的哲学体系是本文明的自然发生物,那么,这个文明的变化也只是本文明的自然演进而已。而这个新的哲学体系如果是本文明以外的他文明的创造物,接受了他文明的哲学体系也就意味着必须放弃自己固有的哲学体系,其实就是放弃自己的固有文化,这意味着一个文明的终结。具体到我们中国那就是中华文明的终结。试问,你倒是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出现吗?!为什么说古希腊和古罗马文明死亡了,因为西方人放弃了固有的哲学而接受了基督教;为什么说西方文艺(文化→文明)复兴了,那是因为西方人又放弃了基督教而回归了古代的人文传统。


  原来文化→文明的存亡兴废只在于所属的人们的一念之间,好像也太简单了,但现代多文明之间的取代转换为什么就没有一个成功的先例?倒是有一个特例值得研究,就是日本倒是一个吸收外来文明的成功典范,日本的特点就是不论是儒家文化也好,西方近现代文化也好,它都能毫无障碍地全盘吸收,横的移植,而原有的文化则可弃之如敝屣。小日本何以能如此痛快?如果我们意识到文化的核心就是哲学,我们就能理解小日本的果断与决绝了,他们根本就没有过属于自己的哲学,说到底就是文化→文明。过去他们是儒家文明的一部分,现在则是西方文明的跟屁虫。日本学者中江兆民很有自知之明:我们日本没有哲学。丸山真男也不无坦率:日本文化是一个杂种文化。


  我们中国真能舍得老祖宗的儒家精髓,又不怕号称绵延五千年的中华文明就此寿终正寝,或者我们能放得下悠久文明的架子去当从来被视为原来比我们野蛮得多的文明的跟屁虫吗?!


  如果做不到以上3点,就请不要再谈“吸收其他文明的有益成分”,这实在是一个沉重的让人不能承受的话题。

 


相关文章:
·翟玉忠:六经——中华文明的顶层设计
·李英华:中国古代政教思想及其制度研究——古代政教文明的基本特征(下)
·李英华:中国古代政教思想及其制度研究——古代政教文明的基本特征(上)
·李学勤:中国早期文明史上的虞舜
·陈赟:六经成立与中华文明的精神奠基
大六经工程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时代Java教程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alexzhaid@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