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登录 登录 新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 谈天说地
黄纪苏:谈邓英淘“为了多数人的现代化” 
作者:[黄纪苏] 来源:[乌有之乡2014-06-06] 2015-02-28

    早就听说邓英淘的名字,但一直没有好好读过他的书,因为书太多了。电脑上有一种游戏叫“连连看”,我对邓英淘发生兴趣,是从王小强那儿“连”过去的,这也算是一种知识和思想传播的“关系学”吧。我读王小强的“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系列, 一边读一边替这位病友揪心:这样的苦搜冥求、广征博引不说,还笔端长带感情,字里行间透着也不知是窦性的还是室性的心律不齐,王小强就不怕把自己写死么?他们“三老汉”战斗队如今只剩了二老。邓英淘已经写死了。邓住院两年写了两本书。他的友人听说他快不行了,去医院探望。邓英淘在垂死的病床上“那双大眼睛一如既往闪烁发亮”,“竟无一语涉及生死”,侃侃而谈的全是多数人的现代化。那天读书会上听他另一位朋友回忆,说邓平时也是这样,见面没别的。这大概即古人所谓的“国士”吧。“国士”就是把小我扔地上,大我抗肩上,以书生之微、江湖之远,为芸芸众生、茫茫大地穷理究心,殚精竭虑,死而后已。所以,今天的精英如果嫌“大师”当得没意思——确实没意思,如今年满18岁的,一半看着都像“大师”—— 他们可以随便当点别的什么,千万别来受这个罪。

    说起现代化,其实中国早在晚清那会儿就部分实现了。慈禧太后往来北海和中南海的小火车据说今天还在,真应该送到国家博物馆去陈列,展板上就写:一个人的现代化。现代化有诸多问题,例如2.5抑郁症、PX恐惧症以及“现代性焦虑”什么的,但最大的问题,无论中国还是世界,都是现代化得太参差不齐了。旋梯上已走到后后现代的一些精英豪富,他们会认为还滞留在前现代的队尾不如就近“天人合一”,回树上当猴儿算了。后面的国家、后面的人民当然不干了。国际上一多半烽烟,国内一多半矛盾,都因此而起。迄今现代化所需资源,即以化石能源为代表的不可再生、相对稀缺的资源,不够用了。所谓不够用,就是世界总储量除以世界总人口,大大小于先锋队的人均占有量。也就是说,按照富国富人的现代化标准,多数人实现不了现代化。早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也就是在绝大多数知识精英见了新干线摩天轮之类正欲仙欲死的时候,邓英淘就冷眼默察到这个问题。从此他发心肆力,为中国也为世界大多数人的现代化之道孜孜矻矻,寻寻觅觅。一个别样的现代化蓝图在沼气、风能、植草、调水种种构想中,在人类社会组织的互惠、科层、市场三大机制的辩证关系和历史运动中隐然而生,焕然而发。完成这样的蓝图实属名山事业,功成不必在我,人间蜡炬成灰,天上星河灿烂。写到这儿,联想到友人刘立群,也是一位还活着版的邓英淘。跟看门老头似的老刘,曾揣着自己的微薄积蓄实地勘察大西线调水,如今仍骑着一辆比身板略强的破自行车“高驰而不顾”,浑身上下的原子都围着国土整治、改革总体规划在全速旋转。其气象之宏,用思之密,如同在天安广场写蝇头小楷,居然已写了小半个广场。

    邓英淘是邓力群的儿子,他身上带着中国革命的血统和血气——或谓风格。中国革命起于底层反抗,这反抗包含了两种倾向。一种是打天下坐天下吃天下,以李铁牛表述的最为经典,“杀进东京,夺了鸟位,在那里快活,不强似这鸟水泊里?!”从水泊杀进东京,快活完了再被打回水泊,循环往复,人之道历来如此,其兴也合情,其亡也合理。另一种试图打破循环,上个台阶,有所升华,《共产党宣言》里说得最极致:“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这件事可是千难万难。中国革命被“十月革命”一炮震醒,从黄土里爬起,生就一身的粗朴雄劲之风。看老照片上的朱总司令真就像个伙夫;邓子恢三年游击战没脱过鞋,和脚都长一块了;毛泽东与梁漱溟在延安聊天时胡子拉碴,一身破棉袄,一条腿搭椅把上,还不如今天工地上的包工头有样呢。就是在这些大禹、愚公似的汉子们手下,新旧军阀纷纷成了俘虏——其中那些腰挎佩剑、足蹬马靴、口衔英语、身陷花丛的“民国范儿”完全有把握打败霍尊张惠妹、将他们的粉丝虏为己有。中国革命携刚猛的“西北风”扫荡民国的软玉温香、“七滋七味”后,进了东京 —“刮民党”则被打回到革命党,跑到宝岛减租减息,开展大生产运动,那场面跟南泥湾没多大区别(见阎锡山、傅斯年等人亲旧的回忆文字)。进了“东京”的众将士,据前些年出版的杨尚昆日记,不少人对软玉温香、“七滋七味”的竞逐,力度也相当惊人(手边没书,记得是说他们“贪图享乐”到了“惊人”的程度)。为此,老毛他们一会儿“三反”,两会儿“五反”,为第一种倾向昼夜拉警报;同时大树特树焦裕禄王进喜,为第二种倾向不停吹喇叭。李逵阮小二还被定期下放到“鸟水泊”修身养性,意在警策他们不忘出处,别山不转水转真地再转回去。就这样,中国革命捆着押着第一种倾向,架着推着第二种倾向,深一脚浅一脚走过了新中国的前30年,功过得失纠缠对冲得乱哄哄的,不去说它了。但革命的第一代人物,也就是以老红军老八路为核心的领导集团,他们那种拼命三郎的劲头,是分明不误的。高层的情况总归隔膜,如朱老总1959年在庐山会议上说彭老总“生活方面注意节约,艰苦卓绝,谁也比不过他”,我就一直在琢磨“谁”是一个什么范围——一个事业常常是从下往上胜利,从上往下失败的。但基层干部“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我们有幸亲见。记得20世纪70年代在工厂劳动,有一夜我们一群自报奋勇的小青年在工厂老书记率领下,在两个厂区之间的马路上突击一条自来水管沟。这位老八路瘦得跟柴火似的,头发花白如乱草,大衣外面勒根草绳,拎着大铁锤一马当先。那夜极寒,星星冻得直哆嗦,铁锤砸下去,路面只一个白点,看着相当绝望。可架不住老头又是领唱红歌又是讲黄段子,大家热火朝天,不知不觉沟挖成了,东方红了。听说老书记几年后去世,和焦裕禄得的是同一个病——肝癌。这些年,我有时会想起他,觉其未享天年固然是遗憾,但走得及时也可谓圆满。当年为大众往死里干后来随时代一转身又为自己往死里贪的,多如过江之鲫。

    接下来的几十年里,“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基本路线,为中国革命打天下坐天下吃天下的第一种倾向松了绑,按说已用不着再打天下的精英们为吃着方便,都忙着把屁股下的公天下打成个人账户上的私天下。至于第二种倾向,则做了弼马温,一边悠闲去了。中国革命的刚猛作风倒是一点没变:权贵豪富们以大无畏的革命英雄主义扑向权、钱、色,那种义无反顾的气势与当年千里跃进大别山一路上见僧杀僧、见佛杀佛的勇决如出一辙。在打砸抢资本主义的狂风大潮中,中国革命的二代三代血统分化剧烈,其中一部分人,以镇国公李逵的儿子李刚、孙女李咪为代表,化幻灭为疯狂,扮演了敢死队兼模特队的角色。小李咪一身珠玉就像穿了金缕玉衣,对名媛party上的其他钻石翡翠说:“养那么多藏獒黑贝怕丫李逵干吗?再说了,英国美国没水浒吧,实在不行,姐特么fucking撤!”坐独门独院小水浒边观鱼的李刚不会说这话,他年年都要去李逵撒忠骨的真水浒凭吊。他是那种要把中国革命当房产证一天摸好几遍的人。这种人也是中国革命的掘墓人。

    邓英淘与他们血统相同,血气相同,但方向不同。他是为大多数人,体现了那场革命最难能可贵的升华。可惜天不假年。


相关文章:
· 黄纪苏:调整中国观,筹备世界观
·维珍CEO理查德·布兰森:为了达成目标,我养成了5个习惯 
·黄纪苏谈“国学”:只有混得国将不国时才会缩“国”里偷安
·黄纪苏:中国革命的正负面遗产
·为了中医呐喊——邓铁涛访谈(视频)
发表评论
                                  请输入左则的验证码,再提交.
遵守本网提供的任何行为准则或其它通告;
保密您的服务账户密码;
如果您获悉与本服务有关的泄密行为,请立即通知我们。
自行配备上网和使用电信增值业务所需的设备,自行负担个人上网或第三方(包括但不限于电信或移动通信提供商)收取的通讯费、信息费等有关费用。
保证自己在使用各服务时用户身份的真实性,正确性及完整性。如果数据发生变化,您应及时更改。在安全完成本服务的登记程序并收到一个密码及账号后,您应维持密码及账号的机密安全。您应对任何人利用您的密码及账号所进行的活动负完全的责任,本网无法对非法或未经您授权使用您账号及密码的行为作出甄别,因此本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    独家网   |    国学网站   |    香港中国文化研究院   |    联合早报网   |    草根网   |   
万联数据   |    观察者网   |    环球网   |    文化纵横网   |    四月网   |    南怀瑾文教基金会   |   
新诸子学刊   |    学习时报网   |    求是网   |    善因文化   |    恒南书院   |    海疆在线   |   
版权所有:新法家网站  联系电话:13683537539 13801309232   联系和投稿信箱:xinfajia8888@163.com     
京ICP备0507368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512号
关闭[X]
新法家微信
(扫一扫,关注新法家)